第240章 一群孩子

    第240章 一群孩子。

    一具尸体当然不可能回答王氏的话。

    而王氏自然也明白,她之所以如此伤心疯狂,是想让外人知道,她的侄儿小千在她的心目中有多重要。

    那些衙役看到这一幕,突然觉得这个王氏不去当戏子真是太可惜了,刚刚在家还骂着这熊孩子,如今到了公堂,突然成慈母般的人了。

    包拯望了一眼王氏,有些不耐烦的吩咐道:“大堂之上,禁止喧哗,若再哭闹,先打二十大板。”

    这句话一出,那王氏那里还敢再哭,立马跪倒在地,一语再不发了,而刚才的伤心竟然也一扫而光。

    待大堂静下之后,包拯望着王大炮问道:“你们的侄儿失踪了好几天,为何不來县衙报案?”

    王大炮吓得浑身哆嗦,结结巴巴的答道:“回……回大人话,小……小千这孩子不大听话,整天和一群孩子到处跑,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所以几天不见他,我们也不紧张,可……可谁知道他怎么就死了呢!”

    王大炮说完,竟然还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好像是惋惜,只是只有惋惜而沒有悲伤。

    包拯一肚子怒火,想撒却撒不出,结果脸憋的通红,一时间连该问什么都给忘了,公孙策见包拯如此,心知包拯气愤,想拿堂下的两人开刀,只是这种事情,怨不得堂下两人,所以公孙策连忙给花郎递了个眼色,要他化解一下局面。

    这种局面花郎又岂会不知,所以这个时候,花郎连忙站出來问道:“小千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不见之前和谁在一起,你们把事情说清楚,若是有一点不清楚,定然不饶。”

    王大炮和王氏两人连连点头,只是在他们说之前,王氏突然问道:“不知……小千这孩子是怎么死的?”

    花郎眼神凌厉,一瞪,道:“淹死的。”

    一听是淹死的,王大炮和王氏两人放心了,这才连忙答道:“是三天前的一个正午,小千吃过午饭之后就跑出去玩了,去了哪里,我们却是不知道的。”

    花郎微微点头,继续问道:“那小千和谁一起跑出去玩,你们可知道?”

    王大炮想了想,道:“还能有谁,就他的那一群狐朋狗友,整天在一起瞎跑。”

    随后,花郎让王大炮将小千的那几个朋友的名字以及地址说了出來,公孙策登记在案,随后拿给包拯看。

    一共有三个人,都是同一条街的,小龙,虎子、大宝。

    三个最普通的名字,包拯看过之后,心中的气这才稍微消了一点,于是望着王大炮说道:“小千的死你们是有责任的,身为他的监护人,却对他不加教育,对他放任自由,以至于酿成了今天祸事,你们可知罪?”

    王大炮和王氏两人虽然不以为然,可还是连忙跪下磕头道:“知罪知罪,我们知罪。”

    对于他们两人的认错包拯很满意,随后点点头:“既然知罪,那就每人打十个板子,然后回家好生安葬了小千吧!”

    王大炮和王氏两人一听这话,顿时傻在了那里,怎么知罪了还要打板子啊,这也太不通情理了吧。

    看着板子打在王大炮和王氏两人的身上,包拯这才有些舒心的笑了笑。

    待众人散去之后,包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如今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桩教育失当引发的悲剧,唉,现在好了,案子结了。”

    可包拯这样说,花郎却仍旧眉头紧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在考虑什么事情,包拯见此,不解的问道:“花兄弟,怎么,你还怀疑此案有问題,该不会觉得这件溺水案是谋杀吧?”

    见包拯这般调侃自己,花郎连连摇头:“尸体已经检验过了,并沒有谋杀的痕迹,我又怎会怀疑,只是我觉得死者的另外一只鞋子还沒有找到,现在说案子已经结了,是不是为时太早?”

    包拯眼睛瞪的圆圆的望着花郎,眉头突然一皱,道:“也许那鞋子被水冲走了呢,你又何必太在意,只要尸体验证过不就行了!”

    对于包拯的这种看法,花郎也沒有办法,只是身为侦探,花郎觉得任何一点线索都是非常重要的,在沒有弄清楚之前就结案,于他是通不过的。

    不过,花郎并沒有多说其他,既然包拯不想再麻烦,那这件事情由他花郎侦探社來办就行了,于是,花郎无所谓的耸耸肩之后,就和温梦等人离开了县衙。

    离开县衙的时候,春风正柔,吹在脸上暖暖的,温梦张开双臂让春风吹拂,秀发飘扬着,好生的俊美。

    可就在这个时候,花郎突然淡淡笑道:“我们现在去找小千的那几个小朋友。”

    “去找他们做什么?”温梦转过身,有些不解的望着花郎,如此舒适的天气,去游玩岂不是更好,找小孩干嘛。

    众人不解,花郎淡笑道:“因为我觉得小千是怎么落水的他们一定知道,如今虽然检验尸体得知小千是溺水而亡,但过程我们并不清楚嘛。”

    他们大家有些无奈,因为他们知道花郎的性格,一件事情,是非得搞明白的。

    沒有办法,他们几人只好在阳光和煦的午后,去找一群孩子。

    这三个孩子同住一条街,只是去他们的家中找他们却沒有找到,而听他们的父母说,不知道又跑哪里玩去了。

    如此,他们只好在街上寻找。

    此时的街道上有不少摊位,花郎等人在街上走着,发现三个孩子从对面迎面跑來,后面跟着一微胖妇女,那妇女高声喊道:“你们这群兔崽子,给我站住,把老娘的东西还给我。”

    三个孩子中,两位稍微强壮一点,另外一个显得有些瘦弱,只是个子要高那两人许多,三个孩子边跑边侮辱那个在后面追的妇女,样子很是领人厌恶。

    一旁的百姓在嘀咕,花郎从他们嘀咕的声音中,听到这样一句话:唉,大宝虎子这几个孩子,他们的父母也不管一管,成何体统嘛!

    这句话阴无错也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