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恐怖杀人手法

    第243章 恐怖杀人手法。

    呕吐,一个接着一个的呕吐。

    大家在停尸房呕吐过后,又跑到外边呕吐,一直到他们再次吸入新鲜空气,觉得气顺了不少,腹内再无东西可吐的时候,他们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大家呕吐完之后,相互之间张望,简直不敢相信,花郎怎么有如此定力,解刨尸体竟然毫无反应,就好像对此事情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似的。

    他可是一介书生啊,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司空见惯?

    可他们却又无法反驳,花郎就是什么反应都沒有。

    就在大家站在外边不敢再进停尸房的时候,花郎从里面走了出來,手里拿着两样东西,众人看到那两样东西之后,连忙扭过头,不敢再去看。

    花郎他们他们如此,劝慰道:“大家这都是心理问題,你们把这些内脏想成是动物的内脏,不就不那么恶心和害怕了,來大家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花郎虽然这么说,可要他们把人的内脏想象成动物的内脏,一时之间还真有些难为他们,不过慢慢的,他们还都转过了头,毕竟破案要紧。

    大家望着花郎手里的东西,问道:“这都是什么啊,好恶心!”

    花郎举起自己的左手,道:“这是心脏。”然后又举起右手,道:“这是死者的内胆。”

    众人定眼望去,那心脏的样子的确如人所说,拳头大小,外形像桃子,只是此时这心脏上满是鲜血,应该说成是血桃子。

    而花郎右手上的胆,此时也是血淋淋的,只是看起來好像破损了。

    在大家看过之后,花郎说道:“这是死者的心脏,此时大家來看,死者的心脏有一些血斑,这是死者死之前猛然受到惊吓,导致心脏出血所致,而这是死者的胆,此时已经破裂了,也是受到惊吓而亡的重要证据。”

    听了花郎的话,阴无错连忙说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吓破胆?”

    花郎点点头:“的确可以这么说。”

    众人长叹,包拯无奈的摇摇头:“这么说,死者的确是被人给吓死的?”

    这点已经毋庸置疑了,花郎点点头:“的确如此。”

    可,谁会去吓唬一个孩子呢,而且还将他给吓死了?

    对于这点,花郎也是不知,不过现在的他们却可以肯定,小千的死一定有问題,如果说小千溺水而亡是自己不小心所致,那么大宝的被吓死,恐怕就必定是认为的了。

    而在大家毫无头绪之前,花郎给大家分了一下工作,他和温梦两人去见大宝的母亲,询问一些大宝的情况,阴无错和花婉儿则去找小龙和虎子,兴许从他们两人身上,应该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而包拯和公孙策则去询问一下王大炮夫妇,看看他们家最近有沒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样一番分工之后,大家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

    花郎和温梦两人來到大宝的家,此时大宝的母亲仍在哭泣,几个邻家妇人正在一旁规劝,见花郎和温梦两人來了,连忙让开。

    花郎望着大宝的母亲,说道:“你儿子的死因我们已经调查清楚,是被人给吓死的,所以现在我想问你几个问題。”

    屋内的人都有些惊恐,被吓死的,那大宝到底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大宝的母亲强使自己保持镇定,随后这才点点头:“想问什么就问吧!”

    花郎坐在这些妇人对面,问道:“大宝的胆子很小,是吧?”

    妇人点点头:“的确如此,他父亲去的早,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我含辛茹苦的将他抚养长大,虽说我对他太过娇养,可他却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胆大妄为,他的胆子很小的,都是跟着虎子他们学坏的。”

    对于这些,花郎点头之后继续问道:“那么昨天他是不是跟虎子他们一起玩的呢?”

    妇人点点头:“的确是的,他沒有其他朋友,只和虎子他们玩,我常告诉他,不要跟虎子那些人走的太近,可他就是不听,我也就沒有办法了。”

    又询问了几个问題,在沒有什么可问的时候,花郎和温梦两人就走了出來。

    而走出來之后,刚好碰到阴无错和花婉儿他们两人,四人见了面,将各自打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阴无错在听完花郎等人的线索之后,说道:“那虎子和小龙两人在昨天傍晚的时候就回家了,这点他们的父母都可以作证,问他们有沒有发现大宝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他们说并沒有发现,不过在我提到小千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反应都很不自然。”

    听完阴无错的话,花郎淡淡一笑:“看來那天在街上他们是在骗我们了,他们一定知道小千是如何落水的,只是他们害怕,不肯说。”

    “这帮兔崽子,我这就他们去,看他们说不说。”

    可花郎连忙阻止了阴无错,道:“不急,此事太过奇怪,如果小千的死有问題,那么大宝的死呢,他的死跟小千的死有沒有联系,我们还是等一下包拯和公孙策两人吧。”

    不多时,包拯和公孙策两人从王大炮的家里走了出來,他们走出來之后,连忙和花郎他们会合,然后去了一家酒馆,随后又点了一些饭菜。

    此时已经是正午了,不过因为刚刚看过花郎解刨尸体,所以他们都沒有胃口,只是喝了几口酒,而在喝酒的时候,包拯将他们打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们问了王大炮和王氏,他们说王氏的头饰纱巾在几天前不见了,而昨天,他们家好像遭了贼,可是仔细翻看之后,发现贵重东西并未少,只是少了一套小千的衣服。”

    听完包拯的话之后,大家似乎明白了一些,看來的确有人作怪,先是害小千溺水,然后又假扮成小千,吓死了大宝。

    可这个凶手是谁,他为何要对孩子动手呢?

    喝完酒吃完饭之后,大家正准备回去,可这个时候花郎却淡淡一笑,道:“莫急,既然來了,我们何不让虎子和小龙两人说实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