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逃跑的人

    第246章 逃跑的人.

    又是一场大规模的寻找.而在寻找王麻的同时.包拯派了更多人去保护唯一有可能被杀的人.小龙.

    而因为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的被杀.小龙也担惊受怕起來.甚至夜夜做噩梦.半夜盗虚汗.神情恍惚不定.突然有一天.他病了.

    不过他的病并沒有让众人很担忧.因为这是他老早就落下的毛病.而这个病是他们家从上辈遗传下來的.叫羊癫疯.

    发作的时候很恐怖.吐白沫子.恨不能将自己的舌头咬下來.所以必须时刻有人照看.而且发病的时候.必须在他的嘴里放一块木棍让他咬着.不然他真的会把舌头咬下來的.

    而除去发病的时间.他还必须喝药物以稳定情绪.

    所以这一段时候.小龙一直有人陪.一直有人看守.凶手想要下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这几天.包拯和花郎他们一直在加大对王麻的寻找.甚至摆脱临近各县去寻找.

    只是这样毫无结果.而突然有一天.花郎说把人都调回來.在天长县附近寻找.因为.如果大宝和虎子都是王麻设计害死的.那么他必然躲藏在天长县的某个地方.而不是外边的地方.

    这是很有可能的.因此.包拯将衙役和捕快都从外边调了回來.在天长县境内大规模寻找.

    在开始这样寻找的一天之后.他们终于有了王麻的消息.

    消息称王麻在银白赌坊.

    银白赌坊虽然叫银白赌坊.不过却是一家很小的赌坊.在里面进行赌博的人也大多是穷人.他们虽然有毒瘾.却沒有很多钱.去不了大赌坊.就在小赌坊里面玩.而在银白赌坊.你赌金银亦可.赌头巾肚兜亦可.只要是东西.只要还值一两个钱.你都可以赌.

    因为这个.银白赌坊在天长县还是有些名头的.

    听闻王麻在银白赌坊.包拯立马派人前去捉拿.

    只是他们去晚了一步.在他们赶到银白赌坊的时候.王麻已经逃跑了.为此.那些捕快衙役很是气愤.将银白赌坊的老板给抓了去.

    包拯将捕快将银白赌坊的老板给抓來了.心中那个气啊.可又撒不出來.最后无奈的只得叹息一声.让人将那银白赌坊的老板给放了.

    只是这个时候.花郎却挥手制止道:“那王麻既然去过银白赌坊.兴许这赌坊老板对他比较了解呢.还是问一问吧.”

    包拯却是不信.道:“一个赌坊老板.能跟王麻了解.要问你去问吧.”

    包拯对此事不以为意.花郎却只是淡淡一笑.随后向那银白赌坊老板问道:“那个王麻什么时候离开的.”

    银白赌坊有些紧张.道:“就……就到中午快吃饭的时候离开的.”

    “你对他可了解.”

    银白赌坊的老板点点头:“虽然不多.可还是了解一点的.他在我们赌坊待了一年多了.虽然有时赌有时不赌.但是几乎每天必來.不过赌徒嘛.我也就沒怎么在意.所以他虽然在我们银白赌坊一年多了.像他那种小本钱买卖.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听了银白赌坊老板的话.包拯和花郎等人有些惊讶.那王麻不是刚刚回到天长县的吗.他怎么在银白赌坊一年多了.

    难道这人不是王麻?可这不大可能啊.衙役以及江湖同道的消息不回错的.可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间.一名衙役急匆匆跑來禀报.说将那王麻给抓住了.包拯一喜.连忙问怎么抓的.衙役有些得意.道:“我一直在银白赌坊守着.大约过了正午.那王麻竟然大摇大摆的走了进來.我见机会这么好.那里肯放过.就将他给逮住了.”

    不多时.王麻被人押了上來.那银白赌坊的老板上前辨认了一番.的确是在他们赌坊一年多的人.包拯微微点头.随后问道:“你可叫王麻.”

    那人虽然害怕紧张.可还是点头答道:“回大人的话.小人的确叫王麻.只是不知大人为何派人來抓小民呢.”

    包拯眉目一瞪.这王麻是在跟他装傻吗.难道他杀了两个人现如今还想故作清白.

    包拯猛拍一下惊堂木.怒道:“好你个王麻.休要装傻充愣.快将你杀人之事如实交代.不然休怪本大人大刑侍候.”

    被包拯这么一顿呵斥.王麻顿时吓的趴在了地上.只是仍旧求饶道:“大人.小人可沒有杀过人啊.我不过是好毒了一点.有时会去偷一两个馒头铜钱來花.可杀人之事.这从何说起啊.”

    包拯大怒.这便要用刑.花郎见此.连忙站出來.望着王麻问道:“你儿子小千死了你可知道.”

    王麻一听此时.脸色顿变.可片刻之后.却也故作镇定.道:“死就死吧.就当我沒有生他这么个儿子.”

    一听这话.众人大惊.他这是真的不念父子亲情.还是想这样做來表示自己不会为儿子报仇.不会为他去杀大宝和虎子.

    “哦.这我就奇怪了.难道他不是你亲生的儿子.”

    王麻神色慌张.道:“是倒是的.只是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寄养在了堂弟家里.跟他我是沒有感情的.再者说了.我也养活不了他.我嗜赌.又沒本事.有孩子只是累赘.”

    听完这话.众人似乎比刚才更愤怒了.如果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子而杀人.那么他们还会尊重这个父亲.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一种化不开的亲情.这份亲情值得让人感动.可如今的王麻.却并非如此.他只是想要自己快乐.不要自己的孩子來麻烦自己.

    不过.此时的包拯和花郎他们却也不会如此轻率的做出决定.所以这个时候.花郎问道:“大宝被吓死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一直跪在一旁的银白赌坊老板说道:“回包大人.我知道.我知道的特清楚.那天晚上他在我们赌坊.喝醉了酒.大闹了一场呢.我看他可怜.也就让他在我那赌坊讲究着过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