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可怕的人

    第247章 可怕的人

    凶手不是王麻

    如果凶手不是王麻  那谁会去杀大宝和虎子

    而这个时候  花郎和包拯他们必须重新考虑这件事情了

    王麻不是凶手  那么杀死大宝和虎子的动机也就不可能是为了给小千报仇了  那么小千的死和大宝、虎子的死是不是有联系的呢  凶手是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凶手是一个人  那他为何要用各种奇异的方法将他们三人都杀死呢

    他会不会继续对小龙动手

    这个大家都不可而知  因为现如今他们只知道凶手杀了三个孩子  而对于凶手的样貌动机什么的  他们一点都不知道

    在加派人手对小龙进行保护之后  花郎和yin无错他们又去了城郊的小溪流  他们按照小龙所叙述的情况  找到了小千溺水的地方

    乘坐小船  他们在那个地方仔细探查了一番  因为花郎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小千敢跳下水  那就说明他会水性的  那么他为何会突然在这个地方溺水而亡呢  凶手到底是用了怎样的方法  让小千溺水而亡的

    在那个地方  花郎探测了一下水的深度  一根大约几丈长的木棍  到了顶  那也就是说  如果一个不会水的人到了这个地方  淹死的可能性很大  可若是一个会水的人  淹死的可能行却是很小

    那么小千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淹死呢

    在花郎他们几人  yin无错的水性是最好的了  生在江南  若是连游泳都不会  那可真是太说不通了  而花郎会不会水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二十一世纪的他  却是不会的

    为此  yin无错涉险跳下了水  他一个猛子扎了进來  便不见了踪影  大家见水面渐渐平静下來  都有些担心  可这个时候  他们喊也沒用  毕竟yin无错在水下无法回答

    大家就这样等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  就在他们再也等不下去的时候  yin无错突然从水中飞身而出來到了船上  他的衣服以及**的了  不过他却全然不在乎  而且有些兴奋的说道:“看我找到了什么  ”

    那是一张渔网  一张很是普通的渔网  只是在这个地方发现  就显得有些不普通了

    yin无错将渔网打开  道:“渔网是被人用棍子钉在了水中泥沙里的  只要小千游到这个地方碰到这张网  他就会慢慢的下沉  一直到淹死为止  现在看來  他的确是被人给谋杀的  ”

    这点他们早已经知道  而这张渔网  给了他们佐证

    从这点可以看出  凶手想要杀的是小千这几个孩子  可他为何要杀这几个孩子  仇恨吗  几个孩子能又是很忙仇恨  而且如此精密的谋杀  这凶手要多么聪明才能够想到呢

    凶手可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从城郊回去的时候  yin无错打了几个喷嚏  花婉儿见此  连忙说道:“回去之后  我给你抓几服药喝吧  ”

    感冒对yin无错这样的江湖人并不算什么  兴许睡一觉就好了  只不过花婉儿要给自己抓药  那他说什么也是要喝下去的  所以他连连点头:“好啊  多谢  ”

    平淡的语调  却是暖暖的幸福

    回到侦探社之后  花婉儿真的给yin无错开了药  并且亲自为他熬了  yin无错望着花婉儿俊俏的背影  淡淡的笑了

    黄昏來临的时候  花郎去了一趟县衙  保护小龙的衙役來消息  说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事情  包拯和花郎他们坐在客厅  一时间心中很是不安  对于凶手他们知道的太少  而就是这种太少  让他们感觉的害怕  让他们不知道凶手接下來会怎么对付小龙

    鸟儿已经回窝  晚霞很美  江南的chun天  总是很怡人的

    花郎有一口沒一口的品尝着茶水  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远处的天空  天空中的云变幻出各种形态  让人琢磨不透

    就在这个时候  花郎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  道:“我明白了  ”

    包拯和公孙策见此  连忙问道:“明白什么了  ”

    花郎淡淡一笑:“自然是凶手如何杀人的了  ”

    大家望着花郎  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花郎望了一眼众人  道:“大家还记得吧  小千之所以会跳进水里  是因为水里有一个头饰纱巾  而那头饰纱巾是王大炮婆娘的  凶手将王大炮婆娘的头饰纱巾偷了出來  然后放在小千他们经常去的那个小溪边  引诱小千跳进水里  进而落入凶手制作的陷阱;大宝呢  他胆子小  经不起吓  于是  凶手就偷了小千的衣服半夜扮鬼去吓大宝  让大宝受不了刺激而死;而虎子呢  他喜欢逞强  胆子也大  打架什么的从來都不怕  凶手知道他跟街头上的混混有仇  于是在那些混混的匕首上做手脚  ”

    花郎说完  包拯和公孙策都微微点头  只是虽然点头  却有些不解  道:“这些我们都知道啊  花兄弟到底想说什么呢  ”

    “凶手对大宝他们几人很了解  知道他们的习惯  甚至知道他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而凶手就是根据这些去情况  去设计陷阱  去陷害大宝他们几人的  ”

    “如果是这样  我们该如何抓住凶手呢  ”

    一丝chun风吹进了客厅  暖暖的  很是惬意  花郎起身伸了个懒腰  如何大步走出了县衙

    夜渐渐深了  小龙的羊癫疯又发作了一次  而且这次好像很厉害  他把放在嘴里的木棍几乎都快咬拦了  最后挺过來的时候  他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

    家里的药吃完了  小龙的父亲急匆匆的去药店抓药  他的母亲一直握着他的手  眼睛里满是泪水  此时的她很是后悔  如果早一点阻止小龙和小千和大宝那几个孩子一起玩  不就沒有这么多事情了呢  那个凶手  他为何要杀死大宝和小千他们呢  他会不会放过小龙

    想着想着  眼泪从小龙母亲的眼角流了出來  许久的许久  她才别过头去  不敢让自己的儿子看到她的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