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夜深深的时候

    第248章 夜深深的时候。

    吃过药之后,小龙的病情有所稳定。

    如此一直到深夜。

    夜深深的时候,恐怕也是罪恶慢慢滋生的时候吧。

    破旧的房间,清冷的月光,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安详,只是床上的少年时不时的咳嗽两声,然后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嘴,他很清楚,若是一直这么咳嗽下去,他会咳血的。

    小屋的四周一直都有衙役把守,因为他们不能够让凶手再得手了。

    长夜漫漫,一些衙役有些困了,他们想念床的酥软,想念床上美人光滑的肌肤,可今天晚上,他们却只能躲在一处阴暗又潮湿的地方,死死的盯着那间破房子。

    月中天,已然夜半,四周仍旧是寂静的。

    如此过了半柱香时间,街边不远处突然着起大火來,不少百姓从睡梦中惊醒,他们高呼着,甚至是惨叫着,一些百姓从屋里冲了出來,附近的人则从家里提水來灭火,那些看守的衙役一时有些犹豫,他们是继续在这里看守呢,还是去救火?

    听那边的情况,惨叫声越來越多了,而且还有一妇人高声喊着,说自己的儿子还在里面,谁冲进去救他出來。

    可是,火这么大,谁敢去救?

    衙役们实在看不下去了,这边的人是一条命,那边的人就不是命了吗?

    就算是包大人怪罪下來,他们也要去救火。

    这些衙役,仍旧是周四平时的衙役,那个时候的他们,虽然不**鸣狗盗之事,但对百姓却并无怜悯之心,可如今跟了包拯,他们也就慢慢明白了一些道理,一些为人为官的道理,当他们明白这些道理之后,若再遇到以前不关心的事情,此时若再不管便会生出愧疚之感來。

    一个官如何,他的手下大多也是如何。

    衙役们冲了过去,救火,冲进去救孩子,一旁的百姓也不落人后,不停的提水來。

    而就在这边救火的时候,小龙家的门轻轻的被人推开了,月光照在庭院里,有着清辉的韵致,那人四处瞟了一眼之后,來到庭院处熬药的地方,那里有一药罐,旁边放着不少草药,那人从身上掏出一包东西撒在了药罐和那些草药上,做完这些之后,他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而此时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人生出一种不敢相信甚至是冰冷的感觉。

    那是一张稚嫩的脸,看起來也不过十几岁,还未到及冠之年,他冷冷笑的时候,一颗缺漏的门牙露了出來,若是有人看到,还会觉得可笑,可当人知道这个不大的少年就是凶手的时候,他还笑得出來吗?

    凶手做完这一切之后,便要按原路离开,可当他打开门之后,顿时吓了一跳,因为门外站在许多人,他们冷静甚至是冷酷的望着自己,那样子就好像是说,你的一切罪行,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门外站的人是包拯和花郎他们,他们漫步走了进來,他们的神色有些悲伤,甚至有些滑稽,他们沒有想到,他们一直认为可怕的凶手,竟然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可以利用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法來shā rén的孩子。

    凶手一步一步的后退,最后踢翻了摆在地上的药罐,屋内冲出几名捕快,将凶手给围了起來。

    这个时候,小龙在家人的搀扶下走了出來,接着月光,他看清了凶手的面目,只是当他看清之后,有些不相信,怒气冲冲的问道:“勾文,你为何要害小千他们,你为什么还要杀我?”

    原來,眼前的这个孩子叫勾文,一个并不怎么好听的名字。

    月光照在勾文的脸上,此时的他已经恢复镇定,就好像他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凶手一般,他冷冷一笑:“你说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们加在我身上的痛苦,为了我这颗被你们打掉的门牙!”

    听两人的话,他们认识,而且还有恩怨。

    想到这里,花郎忍不住长叹一声,孩子的恩怨,不应该是來的快去的也快,再见面时,亦是朋友的吗?

    可能,这只是花郎一个人的理解,对于勾文这个孩子來说,可能并不是这样,兴许,他真的受伤太重,以至于自己不想原谅小千他们,而且还要想尽办法杀了他们,孩子,当他心中的罪恶打开 时候,比成年人更加的可怕,因为他们理智赏缺,不知道这样做之后会有怎样的后果,亦不会产生愧疚感。

    当一个人不计后果,又不知愧疚感的时候,他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呢?

    小龙一时沒有言语,他和大宝虎子他们做了什么事情,他们应该是最清楚的,所以面对勾文,他无话可说。

    月光下,一切是朦胧,一切的清冷。

    勾文转身望着小龙,冷冷笑的时候,那棵缺的门牙又漏了出來,他甚至用手摸了摸,道:“你和虎子、大宝和小千四人,每隔几天就欺负我一次,把我打的几天下不來床,你们欺负我沒有父母,你们欺负我沒有胆量找你们报仇,错,大错特错,我勾文并不是沒有胆量报仇,我只是在等待时机,我勾文报仇,就要你们千百倍的偿还我,你们打我一拳,我就要你们死,我要你们再也不能欺负我。”

    似乎,每个人的童年,总会有一个一直被欺负的人,他可能有些懦弱,也有可能长的丑,于是,因为各自让人难以想象的原因,他成为了被人欺负以及取笑的对象,他开始自卑,不敢和朋友一起玩,甚至于慢慢的归于沉寂。

    他们有沒有想过报仇呢,也许只要被人欺负过的人,都想过去报仇吧?

    花郎等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虽然只是一群孩子,可是他们都有可怜可悲之处,而他们最最可悲的,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尊重朋友,尊重人。

    不管一个人长的俊丑,亦或者懦弱,亦或者他的名字让人想起了不怎么雅观的事情,可他们都有被尊重的权力,任谁都不能取笑。

    夜深深的时候,是罪恶滋生的时候,同时也是人们暗自落泪打开心扉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