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花郎的计策

    暮春时节,街上多行人。

    这天一早,阳光和煦,春风轻柔,沈三石从沈府出来之后,先到茶馆待了一会,随后又起身在街上转悠。

    大概转悠了半柱香的时间,他向四周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于是他漫步向西。

    走到街的尽头,他再次躇足四望,然后轻步转了一个弯,进入了另外一个更加繁华更加热闹的街道,又走几步之后,在一家名为十里长街的青楼门前停了下来,此时十里长街门前人来人往,女子的莺莺燕燕之声真的好生**,沈三石嘴角微微上翘,踏步走了进去,而十里长街的姑娘门见有客上门,争先恐后的冲了上来将沈三石驾了进去。

    就在沈三石刚进去,一个装扮普通,长的也普通的人骤然转身,这便要离开。

    可就在他刚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四个人给拦了下来,两男两女,此时正望着他那张很是普通的脸笑,他们都在想,怪不得沈三石发觉不了跟踪他的人是谁,原来是跟踪他的人太过普通了,普通的放在人群中你根本就分辨不出他是谁来。

    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是最适合干跟踪这一行当的吧。

    那人见被拦,却也不想生事,于是准备绕路而过,可这个时候,阴无错突然伸手将他拉了回来,而阴无错这一拉,可把那人给弄气了,怒道:“你们是什么人,干嘛拦我的路,我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还拉我,我可告诉你啊,现在的包大人是清官,若是去告,你们少说也得吃几板子。”

    见这人说出这种话来,花郎他们几人听完之后忍不住想笑,不过他们还是忍住了,因为他们有正事。

    花郎望了一眼十里长街的门口,然后沈三石就从里面走了出来,那个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人看到沈三石出来了,顿时一惊,拔腿这就要逃,可有温梦和阴无错两人在此,他又如何逃得了?

    所以,当他再次被抓来的时候,还受了一拳。

    而这个时候,沈三石已经来到了跟前,他怒不可揭的问道:“是谁派你来跟踪我的?”

    那人还想狡辩,道:“谁跟踪你了,我跟踪你了吗?”

    这句话让沈三石一时无法回答,是啊,他可有证据证明跟踪他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普通人呢?

    沈三石有些为难的望了一眼花郎,花郎微微点头,道:“朱大小姐可还好?”

    那人一惊,连忙问道:“你认识朱小姐?”

    花郎摇摇头:“不认识,不过你不是认识吗?”

    花郎说完这些,那个人才知道自己漏了馅,而沈三石在一旁听着,却不明白,这朱大小姐是谁?不过沈三石也并非一直不明白,在他的思绪想到自己未婚妻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

    而明白过来的沈三石怒瞪着眼前的这个人,只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问道:“是朱媚让你跟踪我的?”

    那人此时可吓坏了,不知是该摇头还是点头,最后是先点了头又摇了头。

    而他虽然没有明确的回答,但沈三石却已经全都明白。

    怅然,萧索,在这热闹街头。

    沈三石走了,他的背影看起来不知为何,显得是那样的单薄无力,他慢慢的消失在人群中,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人的心头。

    这件事情之后,花郎便再没有去关心过沈三石,他跟朱媚的关系如何他是管不了的,而且他也不是很关心,虽然,如果他们两人没有在一起,他是要付很大责任的,可沈三石来找他,他却又必须这样做。

    只是,在花郎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的时候,在一个黄昏幕落的时候,沈三石又找上了他。

    此时的沈三石是兴奋的,或者说是激动,他见到花郎和温梦等人之后,便有些迫不及待的递上了请帖,请帖全是用红纸做的,看起来很是喜庆,花郎打开后看了看,心中顿时释然起来,只是虽然释然,却也有不些不解,于是问道:“你和朱小姐两人要成亲?”

    沈三石点点头:“没错,虽然上次派人跟踪我的人的确是她,可是回到家之后,我发现我仍旧爱她,爱的死去活来的,所以我不能没有她,我去了一趟朱府,见到了她,我跟她谈了许久,最后发现她只是因为不了解我,所以才派人跟踪我的,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多了解一点,应该没有什么不可以吧,于是,我们重归于好,决定后天成亲。”

    沈三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开心,就好像他找到了一生中的挚爱。

    花郎见他如此,也不能够再说什么,毕竟要成亲的男人,你跟他说再多他也很难听进耳朵里去的,此时的他恐怕满脑子都是新娘娇羞摸样。

    将请帖放下之后,花郎向沈三石拱拳道:“沈公子大喜,我们自当前往,这里还祝沈公子新婚快乐。”

    沈三石也连忙回了几句,之后就匆匆离去了,因为他还有好几家朋友要送请帖。

    在沈三石离开之后,温梦略有羡慕的说道:“他们两人,还真是挺波折的,不过还好,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羡慕。”

    花婉儿听完温梦的话之后,打趣道:“温姐姐若真羡慕那朱小姐,何不跟我大哥成亲呢,这样一来,就该别人羡慕你了!”

    被花婉儿这么一说,温梦的脸颊顿时微红起来,娇嗔道:“去去,你瞎说什么,我才不想嫁人呢!”

    花婉儿也不示弱,笑道:“哟,温姐姐若真不想嫁人,那怎么还脸红呢?”

    两个女人这般打趣着,可花郎却神色忧郁,好像在担心什么,阴无错见此,问道:“你觉得沈三石并不是真的喜欢朱小姐,他不过是为了朱家的钱财?”

    花郎望了一眼阴无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婚姻之事,一旦牵涉到钱财,往往要生出无数的麻烦和变故来,更何况,人心复杂难测,他沈三石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又如何猜测的到,只看他兴奋的表情,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