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大喜时的悲

    下雨了。

    这恐怕是暮春时节的最后一场雨了。

    这场雨下的并不是很大,随风入细雨,堤岸边柳丝乱飞。

    花郎和温梦几人撑着油纸伞在湖边漫步,不过他们并不是专门来欣赏下雨时的湖光景色的,他们本是要去参加沈三石和朱媚两人的成亲仪式的,只是拜堂要等到黄昏的时候,而去了只为吃一顿饭,则显得太过无趣。

    所以,一大早,他们就撑着伞出来了,在这春风细雨中漫步,于他们也是种享受,而他们决定,中午的时候在城里随便找家客栈吃一顿,然后再游玩几个时辰后再去沈府。

    在花郎他们几人在雨中游玩的时候,天长县的街道上却是热闹非凡的,虽然下着细雨,可不少喜欢看热闹的百姓还是争先恐后的跟在新郎官的马后面跑,就好像是他们娶亲似的。

    沈府上下更是热闹,而且忙碌。

    沈三石的父亲沈万是一个长相有些肥胖的男人,他在指挥家丁做着做哪,待一切快布置好的时候,门外突然一阵鞭炮声,接着便是媒婆的大喊声。

    在媒婆喊完之后,吹锣打鼓的声音便再次响起了,然后新郎牵着新娘的手来到了沈府,经过一系列复杂的仪式和活动之后,一对新人进入了大堂。

    拜过天地,新娘被府里的丫鬟领着进了沈三石的房间,而沈三石则在外边陪酒,这个时候,花郎温梦他们几人已经来好一会了,他们见沈三石那么高兴,也都提他高兴,毕竟成亲这事,恐怕是人一辈子最值得高兴的时刻了。

    天幕降临,宾客渐渐散去,最后连闹洞房的也都走了,府里的下人在打扫宾客留下的残羹,几名丫鬟则在厨房不停的清洗着。

    而这个时候,沈三石和朱媚两人则在自己的房间里做着**一刻值千金的事情。

    事情,似乎就这样完美结局了,不管日后沈三石和朱媚两人的关系是亲是疏,和花郎他们却是一点关系没有的了。

    只是,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就在沈三石和朱媚两人成亲后的第二天,花郎他们还在昏沉睡觉的时候,他们的侦探社被人狠狠的敲着,花郎迷蒙着睡眼打开了门,发现是公孙策,花郎揉了揉眼睛,用慵懒的语调笑着问道:“原来是公孙先生,公孙先生起的好早。”

    花郎说的慵懒,可公孙策却是一脸的急切,道:“赶快洗脸,出大事了,有人被杀了!”

    一听有人被杀,花郎猛然一震,睡意全无,于是连忙叫醒其他人,洗过脸之后,急匆匆的跟着公孙策离开了侦探社。

    在路上,花郎向公孙策问道:“谁死了?”

    公孙策忍不住长叹一声,道:“沈府的沈三石和他的新婚妻子朱媚,唉,真是让人惋惜啊,大喜的日子,竟然出现这种事情。”

    听了公孙策的话,花郎和温梦等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们都被公孙策的话给镇住了,沈三万和朱媚死了,这也让人太难以置信了吧,他们两人怎么会死呢,昨天晚上不还是好好的吗,他们昨天才成亲啊,花郎和温梦等人都是见过的。

    公孙策见花郎他们都停了下来,有些不解,问道:“怎么不走了,快点走吧,包大人还在沈府等着呢!”

    大家再次向沈府奔去,不过这次,花郎将沈三万请他们去调查跟踪他的人,已经他们成亲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公孙策,公孙策听完之后,也是惊讶,道:“真想不到,他们两人的故事竟然如此的复杂。”

    这个时候,花郎问道:“是谁发现的尸体?可查明死因?”

    公孙策答道:“是府里的丫鬟,她一大早去给两位新人送水洗脸,可是却发现新人的房门虚掩,推开之后,就发现他们两人死在了床上,丫鬟大惊,连忙喊人,然后沈府的管家就来衙门报了案。”

    如今,事情已经清楚了一些,而花郎他们,也已经来到了沈府。

    此时的沈府再没有昨天的热闹和喜庆,昨天刚挂上的红布和喜字还没有来得及撕下,不过大门处,已经挂上了一条白布,起的稍微早些的百姓站在沈府门前议论纷纷,他们不明白,为何昨天还是喜庆的沈府,今天就突然挂上了白布呢?

    挤过看热闹的人群,花郎他们进入了沈府,这个时候,一名衙役直接领他们去了沈三石和朱媚两人的新房,进得新房,包拯迎了上来,道:“案发现场我已经查看过,沈三石的身上中了两刀,一刀胸膛,一刀小腹,这两刀刺的都很深,不过胸膛处出现较多,应该是致命伤,而朱媚,则只是小腹处中了一刀,经过我仔细的勘察,朱媚的手握着那柄刀,她应该是自杀,所以这件命案可能是这样的,朱媚杀了沈三石,然后自杀身亡。”

    包拯说的合情合理,而一旁的衙役听完之后,也觉得甚好,若真是如此,他们就省事多了,不用麻烦着去抓凶手了。

    只是,在听了包拯的话之后,花郎和公孙策等人都觉得说不通,沈三石和朱媚两人昨天刚成亲,那么朱媚又什么理由要杀了自己的夫君,然后再自杀呢,这种在新婚的晚上杀人之后再自杀的事情,恐怕说出来谁都不会信吧!

    花郎来到床前望了一眼两人,这两个人花郎昨天还见,而且欢喜异常,可现在,他们两人却死了,而且还被认为是妻子杀死了丈夫。

    花郎看了一下沈三石身上的伤口,的确是刀伤,而且那刀此时在朱媚的腹部,血早已经染红了那把刀,刀柄处的手显得苍白,望之让人心惊。

    不过仔细看过之后,花郎很快发现了疑点,此时朱媚仰面躺在床上,她的手背是向上的,花郎发现这个之后,紧蹙的眉头这才微微放松,然后望着包拯说道:“包兄,恐怕你的推测出现了问题,这朱媚并不是自杀,而是被人用刀刺进小腹而亡的。”

    听花郎这么说,包拯有些不服气,因为他看的清楚,朱媚分明就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