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好似闹剧

    花郎正要解释的时候,屋外传来阵阵哭闹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一直被拒之门外的沈万站在门外说道:“包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的亲家都来了,我……我如何向他交代啊!”

    包拯眉目一紧,随后走出了房间,在沈府的庭院当中,一个老人有些发狂似的的哭泣,他的哭有些难以抑制,以至于流了不少的鼻涕。

    包拯见此,心中也有些难受,而这个时候,沈万说道:“他是朱媚的父亲朱有庸。”

    本来哭泣的朱有庸看到包拯之后,立马跪拜下来,道:“包大人,你可一定要替小女做主啊,一定要将凶手抓捕归案,替我女儿报仇。”

    包拯将老人扶起,道:“这个你大可放心,破案抓凶,本就是我们县衙的责任,只是还请朱老板能够平复一下心情,因为要抓住凶手,就必须了解案情,所以我们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朱有庸点点头,过了许久之后,他才说道:“包大人有什么想问的就请问吧。”

    “你女儿喜欢沈三石吗?”

    朱有庸一惊,道:“包大人为何有此一问?”

    包拯并未明说,只是很平静的说道:“你只管回答便是。”

    可此时的朱有庸却是犹豫的,见他犹豫,包拯眼睛一瞪,冷喝道:“你若是不肯实说,这案子我们也不好办。”

    再三犹豫之后,朱有庸长叹一声,道:“实不相瞒,我女儿她……唉,她有自己的心上人,可是后来被我给拆散了,为了能够更好的扩展我朱家生意,我就同意了沈老板的提亲,可谁知道她刚嫁过来,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包拯微微点头,继续问道:“那么你女儿的相好叫什么名字?”

    “他是一个书生,不过还没有功名,叫孙一文,我看他没有功名,那里肯让女儿嫁给他,后来女儿哭闹,我就把她关在屋里,这都过去几个月了,她这才好点。”

    听完朱有庸的话之后,包拯来到花郎跟前,道:“花兄弟,刚才朱有庸的话你也都听到了,现在你还怀疑朱媚不是自杀吗?”

    如果朱媚真的没有想过更沈三石成亲,她也早就想过死,那么她自杀也就说得通了,只是如今虽然说得通朱媚自杀的原因,却不附和现场的证据,对于花郎来说,一切都是要用证据说话的。

    再次走进沈三石和朱媚的新房,花郎用手指了指朱媚腹部的刀,说道:“朱媚的手握到,手背面向自己的脸,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花郎这么一说,阴无错连忙点头道:“的确奇怪,一般剖腹自杀,要手心向上,手背向下,这样才更加的有力道,而如果是手背向上,则更像是要将刀拔出来,而不是刺下去。”

    阴无错这么一说,花郎连连点头:“阴兄说的一点没错,所以我怀疑朱媚并不是要自杀,而是凶手刺了她一刀之后,她想要把刀拔出来,可是刀还没有被拔出,她就死了。”

    如今在证据面前,包拯也傻眼了,他有些无奈,最后只得认输,点头道:“既然朱媚也是被人所杀,那如今我们就再找找有没有其他线索吧,争取尽早将凶手抓出来。”

    既然自己推测错了,那么再坚持只会让别人笑话,包拯却是不喜欢被人笑话的,至少他身为县令,这点度量还是有的,错了就承认错了。

    而在大家寻找线索的时候,花郎继续说道:“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他们应该是后半夜被杀的,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熟睡了,凶手撬门进入房间,杀了两人之后迅速离开,并未在房间过多停留,所以可知凶手下手很利索。”

    对于这点,大家都是同意的,只是虽然同意,却找不出任何线索来。

    沈万听闻他的儿子和儿媳是被人给残忍杀害的,于是连忙说道:“凶手可能跟他们两人有仇,一定是孙一文,他见朱媚抛弃了他嫁给我儿子,于是心生恶意,便半夜潜进来杀了他们两人。”

    沈万这么一说,朱有庸连连跟着附和:“没错没错,的确有这个可能的。”

    只是朱有庸说到这里,突然望着沈万说道:“在你去提亲之前,我听说你儿子跟一个青楼女子厮混已久,那青楼女子也有可能是凶手。”

    这句话一出,沈万感觉很没面子,可朱有庸已经将话说了出来,他也不好再掩饰这件事情,于是有些羞愧的点头道:“的确有这种可能。”

    众人见此,都从心里鄙视这两个人来,他们为了生意上的便利,拆散了自己儿女的幸福,而两家的人在都知道这些事情的情况下,仍旧同意自己的女儿成亲,这不是拿自己的儿女当牺牲品吗?

    自古都说莫要生在帝王家,帝王家里的孩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拿来牺牲,他们根本没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如今看来,不仅帝王家的孩子没有这种权力,就是有些钱财的商贾家里,亦或者想靠女儿飞黄腾达的人家的孩子,都没有这个权力。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的鄙夷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毕竟如今的他们还是先找出凶手要紧,所以在听了沈万的话之后,包拯连忙问道:“那女子在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

    沈万犹豫许久,道:“她叫蝴蝶,是粉舞楼的女子,犬子一开始很迷恋她,甚至要给她赎身,娶她过门,只是我觉得这有辱家门,就没同意,也是因为这事,我才急着给他寻一门亲事,他看过朱媚的画像之后很高兴,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之后再没有去找过蝴蝶。”

    听了沈万的话,温梦和花婉儿这两个女子心中很是不忿,她们觉得她们看错了这个沈三石,本来她们以为这个沈三石对朱媚是爱之深深,为了她不计较一切,很值得同情和羡慕,可是当知道他之前有过女人而且后来为了朱媚又抛弃了那女人之后,沈三石在她们的印象中只有一个词,那就是见异思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