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满江红暮春

    第255章 满江红暮chun

    如今有两个嫌疑人是已经知道的

    所以  离开沈府之后  他们一行人并沒有回县衙  而是直接去了七里铺

    七里铺只是一条街的名字  那里面住的大多是落魄书生  虽然破旧一些  却是充满了文学味道的  当然  因为人性的复杂  在这些所谓的文人当中  也不乏品德低下之辈

    在七里铺这个地方  每天总会看到一些书生坐在一个小茶摊上  喝茶吟诗作词  有时遇到好词  大家要忍不住唱遍整条街的

    他们虽然贫苦  可能苦中作乐  以诗词为伴  却也不错

    花郎等人來到七里铺的时候  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一个茶摊上的几名书生一个个的吟出自己昨天晚上所做诗词  然后相互比较欣赏  遇到好词  不管是谁写的  先干一碗茶再说

    看着好像觉得这些书生好奇怪  可明白其中滋味的人  自然明白

    要在七里铺找人并不困难  只是有些花费时间  而且包拯担心  若是他们一家一家的问孙一文在什么地方  可能会惊动孙一文  导致他潜逃  所以他们觉得还是找几个书生问一问的好  孙一文也是书生  自然和这里的书生熟识  问一下  应该能够更快的找到孙一问

    只是谁去问是一个问題  这些书生虽然地位低下  可大宋的读书人都是倔脾气  亦或者说有些自大  若是包拯去问  他们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  让衙役去问  只怕更是不信  最后思索一番  由花郎和公孙策两人去问

    花郎和公孙策两人都是书生  书生和书生交流  应该最合适不过的了

    而花郎虽然不是书生  却也不能够直言出來  不然让大家怀疑  那就有些不妥了  所以花郎只好硬着头皮充当书生

    來到那些书生跟前  公孙策先是行了一个礼  随后问道:“请问  孙一文住什么地方  ”

    那些书生正在吟诗作词  雅兴十足  被公孙策这么一问  顿时觉得扫了雅兴  于是不耐烦的说道:“就在这条街  自己去找去  扫了我们的雅兴  你知道我们少做出多少好词來嘛  ”

    见这几个书生如此无礼  花郎心中有些怒意  于是上前一步  冷冷道:“几位做是诗词如此不入流  竟然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真是丢尽了书生的颜面啊  ”

    花郎这分明就是挑衅  那些书生都是傲气的很  何时被人如此侮辱过  别人可以说他们沒钱  但却绝不能说他们的诗词不入流  这是文人的坚持  当然  也是他们的坚持  如今有人说他们的诗词不入流  他们又怎肯罢休

    只是读书人嘛  动手的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所以这个时候  其中一个文人冷冷一笑  道:“我们刚才在做有关暮chun的词  你若是能做出一首让我们心服口服的词來  那么好说  我亲自领你们去孙一文的家  如何  ”

    公孙策一听  顿时有些慌了  这倒不是说他做不出诗词來  而是诗词这东西  不是随口就能來的  再者诗词方面  高下很难比  如果这几个书生不认同  那岂不是难过这一关

    所以这个时候  公孙策就想暗示花郎  不要跟这些书生较劲  他们不肯说  那他们就去找其他人好了

    只是  花郎这人就是看不惯这些个书生  所以他要给这些书生好看  当然  花郎作词是做不出來的  不过还好他并不需要作词  只需要吟出一首就行了

    这个时候  花郎望着那几个书生  喊了一声:“笔墨侍候  ”

    那些书生被这么一喊  也有些心悸  于是连忙将笔墨拿來  只是笔墨拿來之后  却发现沒纸  遥眼一望  发现茶摊处有一块帆布  于是也不管茶摊老板愿不愿意  那些书生就给拿了來  而茶摊老板呢  也是好奇  想看看这些书生之间的比斗  所以也就沒说什么  而且如果眼前的这个书生词真做的好  兴许还能促进他茶摊的生意呢

    几名书生将帆布按在墙上  让花郎來些  花郎也不推脱  拿起笔便在那帆布上写道:满江红暮chun

    五个大字写出之后  那些书生并无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  毕竟满江红这个词牌名已经有不少人用了  而且写出了不少好的作品  他们要看的是词的内容  而不是词牌名

    花郎浅浅一笑  继续写道:家住江南  又过了、清明寒食  花径里、一番风雨  一番狼藉  红粉暗随流水去  园林渐觉清yin密  算年年、落尽刺桐花  寒无力

    这上阕一出  那些书生顿时惊呆  手掌都开始颤抖起來  墙上的帆布都快掉了下來  公孙策在一旁轻声吟出  顿觉韵味十足  就好像眼前出现了一幅幅暮chun时节百花残败的画面一般  让人思之心动

    而那些书生当中  其中一人竟然忍不住高声喊道:“好词  好词  真是好词啊  ”

    温梦和花婉儿他们并不懂诗词  只觉得这几句话读來极其舒坦  如今又听那些书生叫好  于是心头充满了自豪之感  就差冲上去也高声呐喊了

    花郎心中暗自得意  随后继续写道:庭院静  空相忆  无处说  闲悉极  怕流莺ru燕  得知消息  尺素如今何处也  彩云依旧无踪迹  谩教人、羞去上层楼  平芜碧

    这下阕一出  整个场面倒安静了几许  温梦一看  心想难道花郎写的这几句不好  以至于这些书生都沒看上

    这般想着  温梦便要为花郎抱不平了  可这个时候  公孙策突然高声喊道:“妙极  若只有上阕  这也不过是一首描写暮chun景象的诗词  可这下阕一出  整首词的意境立马上升了一个高度  触景生情  好  好  好啊  ”

    在公孙策说完之后  那些书生也连忙跟着附和:“这是我们见过的写暮chun写的最好的词了  这位兄台  刚才我们几人多有得罪  还请见谅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我们日后可还能相互切磋  ”

    到这个时候  温梦才终于放下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