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男人

    第257章 男人.

    花郎等人的到來.并沒有给词楼多少惊动.那些个书生仍旧聊着.喝着.时不时的吟出几句新做來.

    他们几人找了一空桌坐下.然后开始打量里面的人.并且按照他们从七里铺那些书生的口述中.寻找孙一文.

    里面有男男女女.人数家起來大概有三十多人.大家相互讨论也发出不少的声音來.花郎他们几人四处打量.最终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孙一文.

    那孙一文长的英俊.身材修长.如果不知道他的过去.还真以为他是一风度翩翩的才子呢.

    此时的孙一文在角落里陪一女子聊天.所聊的什么花郎等人虽然听不清.不过看那女子兴奋的样子.就好像恨不能马上扎进孙一文的怀里.而那孙一文呢.处处保持着君子之风.谈吐优雅.举止更是书生风范.

    众人见此.心中都气.看來这孙一文根本就沒将朱媚放在心上.他跟朱媚的海誓山盟.也不过是想要骗取朱媚的信任.两人若能成亲.他也就不用当落魄书生了.

    换言之.他是寻找猎物.一个可以改变自己身份已经命运的猎物.

    在这个时代.虽然商贾的地位很低.书生总是感觉高高在上的.但若是沒钱.谁都受不了.若是不肯再寒窗苦读.那最快能够享受生活的方法.就是找一个有钱的女人成亲.

    大家趴在一起.温梦气愤的说道:“怎么办.要不直接上前抓了他吧.”

    花婉儿也连连附和.道:“沒错沒错.抓了他.”

    可在这个地方.抓一个书生.会不会让这里的书生感觉很沒面子以至于引起公愤呢.书生虽然沒权.可他们的倔脾气有时真的让人一点办法沒有.

    正当几人这般商议的时候.一书生摸样打扮的小厮很是不屑的将一壶茶几个杯子放到了桌子上.随后头也不回的便走了.

    大家沒有心思喝茶.仍旧继续商量.花郎斜眼望了望孙一文.然后向公孙策说道:“这次恐怕要仰仗公孙先生了.”

    公孙策不解.道:“什么意思.”

    花郎坏笑了一下.道:“公孙先生儒雅无双.你去跟那女子交谈.让孙一文沒有了猎物.他若是走出这词楼.我们想抓他.不就沒有顾虑了吗.”

    公孙策一听.脸顿时红了.道:“这……这怎么能行嘛.我……我可从來沒有做过这种事情啊.”

    “正是因为沒有做过.所以才会刺激啊.”花郎说着.将公孙策拉了起來推了出去.公孙策无奈.只得整一整衣领.然后向孙一文走去.

    公孙策來到那个角落的时候.孙一文跟那女子正聊的开心.那女子样貌一般.但是衣着却是极其华丽的.公孙策來到他们两人跟前.先是行了一礼.随后问道:“两位在聊什么诗词.不知在下可否加入.”

    这样的开场白很蹩脚.可这已经是公孙策唯一能够想到.又不至于被拒绝的理由了.

    公孙策刚说完.那孙一文便淡淡一笑:“兄台这话说的.大家共聊诗词.怎么不可加入.”话说的很动听.只是在孙一文说这话的时候.却不停的给公孙策挤眼.意思是让公孙策赶快离开.莫要耽误他的好事.

    这孙一文不敢明言让公孙策离开以免让自己丢了身份.只是他给公孙策挤眼.却是一点用处沒有的.因为公孙策根本就装作沒看见.他见孙一文说出了那话.于是彬彬有礼的一拱手.便在一旁做了下來.

    而那名女子.已经被公孙策的仪表和风度给吸引了.此时她的眼里那还有孙一文.她的眼里只有公孙策.

    两人这般一聊.就把孙一文给晾在了一边.孙一文想插嘴.可是一点插不上.最后气的脸通红.无奈的他只得起身离开.不然他继续留在这里.就太过沒趣了.

    花郎几人见孙一文起身了.心中顿觉兴奋.而且想着.公孙策真是厉害.他若是想靠自己的气质和样貌娶妻.什么样的娶不到.

    大家想着.孙一文起身.恐怕要离开词楼吧.

    可是大家都猜错了.那孙一文起身之后.并沒有离开词楼.而是继续物色猎物.花郎等人见此.都气愤不已.而仔细想过之后.也觉得他们刚才的做法欠考虑.进词楼可是要出钱的.谁肯花了钱沒有一点收获就离开呢.

    大家一时有些无奈.公孙策陪那女子聊天.一时间也走不开.花郎他们几人.若是主动去和孙一文搭讪.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从词楼的二楼走了下來.只见他走下來之后.向众人拍了一下巴掌.这一巴掌拍响之后.整个词楼顿时安静下來.

    然后那人向楼下的人说道:“鄙人杜若白.开这词楼虽说是想让各位江南才子有个地方聊以诗词.但在下毕竟是生意人.所以总想着能够挣些钱财來养活词楼的伙计.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总要请诸位才子写词数首.由在下整理之后.拿去印刷出版.凡是被征集的.都有二两银子可拿.所以还请大家莫要吝啬笔墨的好.”

    楼下的众位书生一听.纷纷高声欢呼.而此时的他们.并不是为了那区区二两银子.而是为了自己是诗词能够出版.能够为更多的人所知晓.

    他们无力印刷出版.也只能靠这位杜若白了.

    在众人的欢呼中.杜若白淡淡一笑.道:“今天我们征集的主題.是伤春.各位才子佳人们.若有词才.还不快快呈现.让大家一睹为快.”

    台下的书生门相互议论.说这伤春的词该怎么写.用什么词牌名最好.大家这般讨论着.却沒有一个人肯先上來吟做一首的.

    而这个时候.温梦望着花郎笑道:“伤春和暮春是一样的.我看你不如将你刚才做的满江红暮春拿出來.让这些个所谓的书生也大开一下眼界.如何.”

    见温梦如此.花郎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扭头望向了孙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