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虞美人

    第258章 虞美人.

    当花郎望向孙一文的时候.孙一文也在看花郎.

    这让花郎沒有料到.花郎用余光望了一眼公孙策.发现公孙策在与那女子聊天的时候.时不时的会望向他们这边.那孙一文恨公孙策.自然时刻观察着公孙策.而公孙策向花郎他们这边望.孙一文也就很自然的明白公孙策和花郎是一伙的了.

    而这个时候.孙一文对公孙策的恨意.就加诸在了花郎等人的身上.

    不过花郎并不害怕.不仅不害怕.还一直盯着孙一文看.他就是要把孙一文惹毛了.最好惹的他跟自己吵起來.这样他就有借口拉孙一文去县衙评理了.而只要一去了县衙.这孙一文那里还会有理可说.

    就在这种对峙中.一些个书生已经纷纷将自己的伤春新做写了出來.当然.说是新做.其实有许多应该是久做.毕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一篇伤春的词來.并不容易.

    大家这样争相递交自己所写诗词.然后由杜若白的一名随从吟出來.十几篇之后.从中也能挑出几首看得过去的.只是惊艳的词作却是沒有.

    花郎这边跟孙一文对峙.公孙策跟那名少女聊的走不开.温梦却管不得这些.她想着花郎如此有才.怎么着也得写出一手伤春好词來.好震惊全场吧.这个时候.温梦是极其喜欢那种感觉的.

    只是她多次暗示花郎赶快做一首出來.可花郎却跟沒听见看到似的.只是望着孙一文.

    温梦无奈.只得放弃.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孙一文突然不看花郎.而是來到一桌前.奋笔疾书.写好之后大笔一挥注上名字.将那首词给递交了上去.

    杜若白的随从接过词念了几句.随后又念了几句.在这几句之中.他多次停顿.待他念完.台下已经嚷嚷开了.纷纷为这首词叫好.并且不少书生跑到孙一文跟前.一口一句孙兄的叫着.

    这阵热情持续了很久.而在这一段时间内.再无人敢写.

    因为超越不了孙一文的词.所以写了也只会更加丢人.那还不如不写呢.不写谁知道你写的如何呢.

    所以.有些只写了上阕的人偷偷将纸张踹进了怀里.然后跟着一群人呐喊吆喝着.

    最后实在沒有人肯再写了.杜若白见此.道:“从大家的反应來看.已经可以知道.今天晚上.写伤春词最好的是孙一文孙兄.如果沒人肯再出词.那我们这次征集词作的事情就结束了.”

    大家听完这话.也并无什么不乐意之处.毕竟文无第一嘛.写一首伤春词好.并不代表其他词作方面好.所以读书人很喜欢自欺欺人.换言之.更多的是想要安慰一下自己.

    就在这件征集词作的事情要结束的时候.孙一文突然站了出來.走到花郎跟前.高声说道:“这位兄台在这里坐了好长时间.脸上还尽是不屑的神情.是不是觉得自己写的好.而我们这些人写的都是不入流的诗作呢.”

    这句话一出.那些书生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花郎.花郎眉头微凝.心想孙一文这一招真够狠的.他这是要我引起众怒啊.

    不过花郎并不害怕.他微微起身.望着孙一文笑道:“非也非也.在下并未说其他人的词都不入流.这话分明是从你嘴里说出來的.我可不承认啊.”

    孙一文冷冷一笑:“可是从你的神情当中.我们已经看出了你的不屑.大家说是不是.”

    其他人并沒有注意过花郎.不过此时他们都高声喊是.并且纷纷要求花郎做一首词來给大家看看.而大家之所以要这样起哄.自然是想看花郎和孙一文的比斗了.若花郎真的做出了一首好词來.那也可以杀一杀孙一文的傲气.

    反正热闹这回事.是谁都喜欢的.而且在一些场合.总有人喜欢挑起这热闹來.

    而众人的起哄.正和孙一文心意.他看花郎身边的人都是江湖人打扮.心想着花郎并无多少真才实学.那么让他在大家面前出丑.也算是报自己刚才被公孙策排挤走之仇了.

    大家这般起哄.那杜若白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向花郎拱手道:“兄台若是能做一首.就请做一首吧.”

    花郎起身.淡淡一笑.拿起桌上纸笔.龙飞凤舞的写了起來.而旁边的温梦和花婉儿等人.很是得意.他们在不久前刚见识过花郎写的满江红暮春.只要花郎将刚才那首拿出來.就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汗颜了.

    他们还沒有看清花郎写的是什么.站在一旁的小厮已经将纸递交了上去.只是他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却也都是兴奋异常.

    不过.当杜若白的随从将词念出之后.温梦等人傻眼了.花郎写的词并不是满江红.而是虞美人.

    这虞美人.可有那满江红好.温梦等人不了解诗词.自然分辨不出.所以他们只能看大家的反应.

    随从念道: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

    这一句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來.这简简单单的一句.就是一副暮春图啊.这意境和笔调.绝非一般人能比.

    下面一众书生和女子高呼:“快念.下面的呢.下面的是什么.”

    那杜若白的随从被众人这么一催促.也从词的意境中回过神來.于是一口气将剩下的词作念了出來:晓來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茑晴空.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这词一出.整个词楼都炸开了锅.他们都是读书人.自然知道这首词的好.全词笔致简淡.所写之景衰而不萎靡.情悲而不抑郁.可见所作之人的豪旷和淡雅之性情.

    温梦等人见这些读书人反应如此强烈.比之前花郎写出满江红暮春的时候还要疯狂高涨.他们也不由得自豪起來.就好像是告诉别人.做这首词的人.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的兄弟.

    面对此景.孙一文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