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有关命案

    第259章 有关命案.

    在众人纷纷称赞虞美人这首词的时候.花郎漫步走到孙一文跟前.淡淡一笑.道:“孙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孙一文有些茫然.他好像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最后只是微微点头.

    于是.孙一文跟在花郎身后.走出了词楼.

    而词楼里的人.仍旧在称赞着这首虞美人.词楼的老板杜若白更是让人将词作递交上來自己亲自吟唱.可是吟到最后.却发现这张纸上并未署名.遥目去望.却也不见了写词人的踪迹.

    杜若白英俊的脸庞微微抽动.即刻吩咐道:“一定要找到刚刚写这首词的人.快去.”

    几名手下得令.急匆匆的出去了.

    而这边.孙一文一走出词楼.突然回过神來.他突然停下脚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我跟你们出來.”说着.孙一文便想掉头回去.

    可已经出了词楼.那里还容得他掉头回去.

    这个时候.一直隐藏在词楼附近的衙役和捕快冲了上來.他们押着孙一文便赶向县衙.包拯望着花郎他们几人淡淡一笑:“看來花兄弟又写了一首好词啊.”

    花郎连连谦虚道:“不过看不惯这孙一文嚣张样子罢了.而且也是为了破案.包兄就莫要取笑我了.倒是公孙先生.这次可牺牲大了.搞不好要娶一位有钱人家的xiǎo jiě呢.”

    正说着.公孙策也从词楼追赶了出來.他出來之后.一身的狼狈.见到包拯和花郎他们之后.连连叫苦.道:“花兄弟.你可害苦我了.现在的女子.唉.真是难缠.”

    大家听了公孙策这话.顿时都哈哈大笑起來.

    却说來到县衙大堂.包拯立刻开始升堂.孙一文跪在大堂之上.沈万和朱有庸两人站在一旁听审.而孙一文看到朱有庸也來了.顿时慌乱起來.而他越是慌乱.就越发的让人觉得他就是shā rén凶手.

    包拯拍了一下惊堂木.怒声问道:“孙一文.快将你杀害朱媚和沈三石之事如实交代.”

    包拯审案.好像很喜欢先恐吓一下犯人.让他们心慌然后露出破绽.只是这孙一文听到包拯的话之后.连连大呼冤枉.道:“大人明鉴.小人与那朱媚是有过一段交往.可后來被……被朱老板给拆散了.沒有办法.从那之后.我就一直沒有见过朱xiǎo jiě.我哪里会杀了他们两人呢.”

    包拯一怒.道:“你结交朱媚.还不是为了她手中钱财.可如今朱媚要嫁给沈三石.你见自己的饭碗要丢.于是心中愤怒不已.便在他们成亲的那天晚上.潜入沈府.杀了沈三石和朱媚两人.你可还要狡辩.”

    孙一文浑身出冷汗.连连说道:“大人明鉴.我是为了朱媚的钱财.可朱老板不同意.我们两人根本沒有可能.所以在朱老板反对之后.我就另寻女子了.那里还想过纠缠朱媚.请包大人明察.”

    包拯冷哼一声.道:“你是有shā rén动机的.现在我且问你.沈三石和朱媚两人成亲的那个晚上.你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在一起.”

    孙一文一时不语.许久之后才战战兢兢的说道:“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家.那里都沒有去啊.”

    “那也就是说沒有人可以为你作证了.”

    “那个时候.谁能够为我作证.”孙一文明显有些温怒.可却也不敢发作.

    “既然沒人可为你作证.那你就是有嫌疑的.來人啊.将孙一文押进大牢.听候调查.”

    两名衙役冲了上來.押起孙一文便去了县衙.

    孙一文离开之后.众人都有些失落.现如今孙一文不承认shā rén.他们也找不出证据來.接下來该怎么办呢.去找沈三石以前的相好蝴蝶吗.

    这是必须的.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却必须等一等.等天黑.

    离天黑还有些时间.花郎等人想回侦探社休息一下.毕竟晚上不知道要忙多久.有足够的休息才行.

    只是回到侦探社之后.他们并沒有时间休息.因为有一个人在等他们.那人样貌英俊.身材修长.是词楼老板杜若白.

    杜若白见到花郎之后.连忙迎上來笑道:“原來今天在词楼的才子竟然是花公子.以前久闻大名.今天终于得见.花公子该不会不欢迎我吧.”

    见杜若白如此.温梦和花婉儿都是很兴奋的.因为她们多少已经猜测到.他是來向花郎请教诗词一事的.

    花郎见杜若白來了.心中多少有些不自在.毕竟今天所写的那首虞美人.是南宋词人叶梦得的词.他不过是看不惯孙一文.所以借來打击一下他罢了.如今杜若白來向自己商讨诗文.自己岂不是要露馅.

    一番考虑之后.花郎淡淡一笑.道:“杜老板光临.那里敢不欢迎.请进.”

    进得侦探社.杜若白便连忙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來.

    “今天得见花公子才情.在下十分仰慕.奈何在下只是个生意人.与诗词不懂.所以在下这次前來.是与花公子商讨生意一事的.”

    花郎一听是商讨生意而并非诗词.这心顿时放了下來.道:“原來杜兄为此事而來.只是在下只会破案.这生意何來呢.莫不是杜兄遇到了麻烦.需要我來帮忙.”

    杜若白连连摇头.道:“花公子谦虚了.今天花公子写了一首虞美人.所以在下想知道.花公子是否还写过其他诗词.若是够二十首的话.在下就帮忙替花公子出本诗集.利润方面嘛.你七我三.如何.”

    花郎无奈的耸耸肩.道:“恐怕要让杜老板失望了.在下一直忙于破案.今天在词楼做词.也不过是想抓捕孙一文这个嫌疑人罢了.以前更是沒有写过词.以后也沒有这个打算.所以恕我帮不了这个忙了.”

    杜若白听完花郎的话.却也不气馁.道:“这个无妨.花公子仅凭今天那一首虞美人.便足可在我大宋文坛立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再有佳作.只是在下有一个请求.不知花公子是否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