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女人

    第260章 女人.

    见杜若白还有请求.花郎淡淡一笑.道:“杜老板有什么话直说便是.若能帮上忙.一定帮.”

    杜若白嘴角微微上扬.道:“其实也沒什么大的要求.就是花公子今天所做的虞美人一词.我是想着出词集的.虽然在词楼的时候已经说的明白.只是我还想再征求一下话公子的意见.所以不知花公子意下如何.”

    听了杜若白的话.花郎耸耸肩.道:“原來是这点小事.杜老板可以自便.只是在下致力于破案.对诗词沒什么展望.写词也不过是偶尔为之.更不想跟一些文人來什么酸溜溜的对赋.所以杜老板若真要出版.就请莫要署我名字了.”

    对于花郎的这点要求.杜若白显得很为难.不过思虑再三.还是连连点头.道:“这个好说.在下知道话公子忙碌.这就不打扰了.”

    在杜若白离开之后.温梦有些不解.问道:“这么好的出名机会.你怎么不要.”

    花郎一笑.道:“文人的名声虽好.可破案抓凶.谁会请一个文人呢.文人的名声还是不要的好.不致力于仕途.名声换不來金钱的.”

    听了这话.温梦嘴一嘟.道:“你真是世俗.”

    花郎淡笑.他还真是有点世俗了.不过人若是不世俗一点.恐怕早就饿死了.

    夜晚來临.去粉舞楼找蝴蝶的事情.交给了花郎和阴无错两人.温梦他们都在县衙等待消息.

    花郎和阴无错两人进得粉舞楼.发觉这里还真是男人的天堂.女子很多.漂亮的女子也很多.又漂亮又懂得搏男人欢心的更多.他们两人刚走进來.便有一名老鸨迎了上來.笑吟吟的问道:“两位公子好像是第一次來啊.要不要我们给你们两人介绍几位姑娘.”

    花郎和阴无错两人环顾了一下粉舞楼.道:“听闻你们这里的蝴蝶姑娘色艺双绝.我们兄弟两人今天想听曲.把她叫出來吧.”

    花郎说完.那老鸨显得有些为难.道:“这……这蝴蝶姑娘正在陪客人呢.现在把她叫出來恐怕不妥吧.要不我给两位公子另寻几位姑娘如何.”

    花郎眼睛一瞪.道:“你何不给蝴蝶现在的客人多找几个.我们兄弟两人可是专门來找蝴蝶的.”说着.花郎给阴无错一个眼色.阴无错明白.亮了一下自己的刀.

    那粉舞楼老鸨久经事故.怎会不明白阴无错亮刀的意思.她是做生意的.自然不想找麻烦.于是连忙应着:“两位稍等.我这就去叫蝴蝶.”

    二楼蝴蝶的房间.有着淡淡雅淡淡香.只是蝴蝶这个人却是浓艳的.浓艳的有些化不开.让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有种莫名的冲动.

    蝴蝶环抱琵琶.弹了一首《春江花月夜》.待她弹完.起身微微行礼.道:“不知两位公子还想听什么曲儿.”

    花郎淡淡一笑:“蝴蝶姑娘又何必急着弹曲呢.我们先聊一聊如何.”

    蝴蝶听完这话.马上警惕起來.她在粉舞楼的时间也不短了.各种货色的男人也都遇见过.今天的这两位男子虽然长的英俊.可男人面相好沒有.他们若是有了邪恶想法.还是像禽兽一样.

    “两位……公子想聊什么.”

    花郎喝了一口茶.道:“蝴蝶姑娘又何必如此紧张呢.我们只是想知道你跟沈三石的关系罢了.”

    “沈公子.”蝴蝶一惊.脱口而出.

    花郎点点头:“沈三石和他的妻子朱媚两人在新婚之夜被人杀死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两人奉包大人之命前來调查.所以还请蝴蝶姑娘知道什么说什么.”

    花郎这般说完.蝴蝶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答道:“沈公子之前一直來我们粉舞楼的.每次來都要听我给他弹曲.可是几个月前.他突然就不來了.当时我还有些奇怪.沈公子怎么就不來了.后來一众姐妹告诉我说.沈公子要成亲了.男人成亲.自然就不能多往我们这种地方來了.而且……而且她们还说.男人对于我们这种女人.从來不付出真情的.也不过是玩玩.”

    当话语落下.整个房间都是沉默.

    对于风尘女子.花郎一向都是知其疾苦的.所以于他是从來沒有低看过这些女人.只是他是他.他不是天底下所有的男人.

    而对于这点.也是花郎所难理解的.就像他不明白.为何这个世上的很多人会有残忍的一面.

    许久的许久.蝴蝶轻声问道:“两位公子还要问什么吗.”

    花郎微微点头.问道:“沈三石平时有什么喜好.他有什么仇人吗.”

    蝴蝶摇摇头:“沈公子人挺好的.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來了就是听曲的.至于仇人嘛.我却是不知道的.”

    在蝴蝶这里问不出什么了.所以花郎和阴无错两人离开.

    回到县衙之后.他们将蝴蝶的话说了一遍.当然.是略过了听曲那一段的.因为他们担心被人给误会.特别是温梦和花婉儿两个女人.

    男人行走于各种场合.逢场作戏是常有的事情.只是这些所谓的事情在女人眼里.是那样的看不过去.

    所幸的是.大家都沒有怀疑.在听完花郎和阴无错两人的叙述之后.便开始思索.蝴蝶的话不可能有假.而且一个风尘女子.必然不可能闯进沈府杀人.那么凶手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又为何要杀死沈三石和朱媚两人呢.

    动机.凶手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夜深深的时候.花郎等人从县衙离开.暮春的风隐隐有些热.只是此时吹來.给人的感觉仍是舒爽.街道上再无行人.街两旁的人家也早已经熄灭了灯火.

    这件命案.來的奇怪.让人无处下手.现如今唯一可怀疑的人.只有孙一文.只是花郎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孙一文是一个文人.他靠女人取得钱财.这样的人.会不会为了因为自己得不到.所以要其他人也得不到呢.

    花郎他们不知道.谁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