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又有命案

    第261章 又有命案.

    沈三石和朱媚两人被杀已经过去十天了.在这十天里.花郎和包拯他们一刻都沒有松懈对命案的调查.可是十天过去了.他们什么都沒有查到.

    花郎从來沒有像现在这样失落过.他几乎快被凶手给打垮了.

    在这十天里.他们去了一趟有一趟沈府.问遍了沈府上下的人.有沒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可是沒有.

    他们去问沈三石和朱媚的朋友.可是从这些人那里.也沒有得到有用的线索.

    沈万和朱有庸两人时不时的來县衙催促包拯尽早破案.可是沒有一点线索.包拯又如何破案呢.

    这是一个极其难以渡过的十天.

    不过.在这十天里.发现了一件让众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事情.

    十天前杜若白要替花郎他们出词集.花郎要求杜若白在署名的时候不要写他的名字.而杜若白也真的这样做了.只是词集出來之后.花郎的名字突然在文人的圈子里响彻起來.甚至于街道贩夫走卒.青楼妓馆.都有人吟唱花郎的那首虞美人和满江红暮春.

    这样的结果是花郎沒有料到的.就连杜若白也沒有料到.

    为此时花郎去找过杜若白.杜若白也很无奈.道:“我从几名落魄书生那里又得花公子那首满江红暮春.于是便一同出版了.可是出版之后.不少文人朋友來问这两首词是谁所做.我答应花公子不说的.可我越是不说.那些人就越发的觉得好奇.于是通过种种手段知道了这两首词是花公子所做.最后就成了这种结果.”

    花郎不知道杜若白所说是否真实.不过木已成舟.想要堵住这些文人的嘴.却是不能了.所以花郎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谢客.

    凡是文人shàng mén來讨教诗文.花郎一律不见.他只接案子.

    于是.江南关于花郎的传说就多了起來.其中有好有坏.好的说花郎才高八斗.可是却不炫耀.是文人之风.坏的呢.说花郎虽然有才.可是却做起侦探这样有辱文人风骨的事情來.其人品.不知道差成什么样了呢.

    对于这两种说法.花郎是不在意的.可于温梦却是不行.她的眼里.花郎是好的.人品也是好的.容不得人半点侮辱.所以走在街上.若是有人背地里议论花郎.她就有一种上前与人理论的冲动.每次若不是花郎拦住了她.那些街上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呢.

    而对于此事.花郎的解释很简单.谣言止于智者.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等时间长了.他不再去做诗词.众人对他的热情满满的消退.那他还是可以逍遥自在的当侦探的.

    这件事情只不过是这十天里的一个小插曲.对破案是完全沒有任何帮助的.不仅沒有帮助.还给花郎带來了不少的麻烦.走在大街上.比平常时候要慢好长时间.因为围住他的人太多了.

    本來.十天沒有任何线索.花郎和包拯他们已经对此案彻底绝望了.可是就在沈三石命案发生后的十天.天长县又发生了命案.

    而这件命案和沈三石所发生的命案是如此的相似.也是成亲的一对新人.在新婚夜被人给杀死在了新房之中.次日一早.被人发觉.

    包拯和花郎急急忙忙赶到命案现场.死者是一男一女.家世并不怎么殷实.所有的不过是一小庭院和几间房屋罢了.他们的身份和沈三石朱媚两人相差太大.可听到这件命案之后.花郎和包拯两人立马联系到了沈三石的命案.

    两名死者分别叫张大牛和殷翠翠.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大年二十岁翠翠十八岁的时候定了亲.定亲后的一年.他们在两家人的催促下成了亲.昨天这小小庭院里还曾热闹非凡.可如今却只有哭声一片.

    两人的父母家人哭的泣不成声.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人.今天怎么就躺在了血泊之中.

    几名衙役在安慰这些人.花郎和包拯等人进了新人的房间.新人的房间仍旧披着红布.桌子上的红盖头还在.酒杯也还在.甚至连两位新人的新衣都还在.而两位新人.此时**着身子躺在床上.鲜红的血此时已经凝固.两人身上的伤口再明显不过.

    大牛的身上中了两刀.翠翠身上中了一刀.一刀致命.他们两人的下体有行房事之后留下的污秽.

    此情此景.温梦和花婉儿两人是看不下去的.所以进了房间之后.她们两人连忙扭过了头.花郎却是不在意.仔细检查完尸体之后.说道:“手法和杀死沈三石朱媚两人的一样.看來是同一个凶手.”

    包拯微微点头:“若是同一个凶手.这事情就有些眉目了.凶手似乎专杀成亲的人.”

    可知道这些.对破案又有多大的帮助呢.

    现场很干净.任何的线索都沒有留下.只从两具尸体上面.恐怕很难找出凶手.

    回到县衙.大家商议如何抓捕凶手.公孙策思虑许久之后.说道:“如果再有人成亲.我们就可以守株待兔了.”

    “只是如今天长县连续发生两起命案.那里还会有人敢去成亲呢.”

    “其他人不成亲.我们可以自己人成亲啊.”

    这句话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了花郎和温梦两人身上.温梦见众人如此.脸一下子就红了起來.而且有些忸捏的说道:“我……我还沒有任何的准备嘛.”

    成亲这种事情.还要什么准备呢.

    温梦低头不语.只是时不时的用余光去看花郎.她心底是很想知道花郎的想法的.

    花郎见众人如此.连忙笑道:“这是个好主意.只要我们的温大xiǎo jiě同意.我是沒有一点意见的.”

    于是.所有人将目光又移到温梦身上.温梦有些娇羞.小小的肩膀耸动着.然后有些情难自禁的站起來冲了出去.而冲出去之后.还望着众人说:“你们……你们……”

    后面的话终沒有说出.大家见此.都忍不住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