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寻求帮助

    第263章 寻求帮助.

    事情陷入了僵局.

    本來计划好的事情.到最后都泡汤了.

    让花婉儿和阴无错两人假成亲的事情.花郎沒有提出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们两人的关系虽然不错.可花郎发现花婉儿和公孙策的关系也很好.

    花婉儿一直跟着公孙策学习医术.两人见面的次数并不比与阴无错见的少.而且最近花郎更是发现.花婉儿时不时的就提起公孙策來.

    比如前天.花婉儿从公孙策那里回來.就不停的说自己学到了什么.公孙策教的有多细心仔细.公孙策有多体贴入微.

    说到动情处.脸都红了.

    阴无错看到这里.也只是笑笑.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可男子汉大丈夫.有些事情也只能烂在心里.他唯一所想.就是花婉儿能够幸福.

    花郎是希望阴无错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的.所以假成亲的事情.他沒有说.他怕说了出來.两人的关系就真的一点机会沒有了.

    如此过了三天.天长县的百姓像往常那样的过着.只是却沒有人敢成亲.

    如果不提到成亲.天长县就好像从來沒有发生过那两起命案似的.可是别人不担心.花郎和包拯等人却是心急如焚的.

    命案若再不能破.待來年考察政绩的时候.这可都是致命的.罢去官职有可能都是轻的.

    包拯一心想为民做事.若真是因此事而丢官.那他的雄伟报复又该如何实现.

    花郎呢.自然是不希望花郎丢官的.如今的包拯可是他的大靠山.他所要等的就是时间问題.随着包拯的步步高升.他的名头也将越來越响亮.不止在江南.

    暮春即将过去.不知何时.内衙隐隐可以听到蝉的鸣叫.那声音很聒噪.可也应了那句蝉鸣夏更幽.

    这几天.大家一直调查命案.只是大家都像是只无头的苍蝇.到处乱跑.可是却沒有一点效果.

    这天黄昏.天气阴沉.后來又下起了小雨.大家在县衙坐了一会之后便要回去.在他们回去的时候.街道上满是撑着油纸伞的行人.而在那油纸伞下.有女人有男人.不过不管怎样.他们在雨中的影像.都很具有朦胧美感.

    那就好像是一幅画.一幅江南细雨画.

    而他们不知.其实在别人眼里.他们也在画中.

    回到侦探社沒多久.侦探社的门突然被人敲开了.那声音很响.很急.夹杂着雨声传來.让人的心更躁动起來.花郎去看门.见门外站着一人.这人花郎并不认识.只不过他一手撑伞一手停在空中的样子有几分俊美的感觉.

    那人见到花郎之后.连忙做自我介绍.道:“在下常安.有急事求助花公子.”

    花郎请常安进客厅.然后让花婉儿上茶.之后才开口问道:“不知常公子找我所为何事.”

    常安连连谦虚道:“公子不敢当.在下只是一落魄子弟.去年刚有了功名罢了.这次來见花公子.是想请花公子保护在下和在下的未婚妻的.”

    听完常安的话.花郎有些不明白.若要寻求保护.出钱请保镖就行了.他是私家侦探.破案才是关键嘛.

    “常公子可否将话说的更明白一些.”花郎望着常安问道.

    常安点点头.道:“天长县一连发生两起命案.以至于很多人都不敢成亲.奈何在下沒赶上时候.过几天就是在下跟未婚妻成亲之日.我们本想向后推迟.待这件事情平息之后再成亲.可再过些时候.我就要去外地赴任了.这一走不知要多长时间.所以想在走之前完婚.实在无奈.这才來求花公子相助的.”

    听了常安的话.温梦有些不解的问道:“你去上任.把妻子带去不就行了.在那边成亲.比这边安全多了.”

    常安苦笑了一下.道:“这个在下也并非沒有想过.奈何我去上任.待未婚妻前往.让那里的百姓如何看待在下.不明事理的.还以为我常安品行有问題呢.再者.岳父大人年迈了.他膝下无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必须留下陪同.我……唉.我也是好生为难啊.”

    常安说完.随后望着花郎.希望得到花郎的救助.

    花郎再三思索之后.道:“这个好说.我们一定相助.只是有一点.常公子回去之后.且莫再与我们接触.以免凶手起疑心.成亲那日.你们只管成亲.安全事务.交给我们就行了.”

    见花郎答应了下來.常安连连点头.然后便急匆匆冒雨离开了侦探社.

    常安离开之后.花郎顿时兴奋起來.道:“如今有了鱼饵.就不怕那凶手不上钩了.”

    众人听得.一阵心寒.原來花郎将常安和他的未婚妻当成了诱饵.如此是不是太不人道了呢.可不管怎样.这是他们抓住凶手的唯一机会了.

    夜已经深了.雨却下个不停.花郎打开门.迎着强风雨.向县衙走去.所幸的是路途并不是很遥远.

    來到县衙之后.花郎将常安的事情给包拯和公孙策两人说了说.他们两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久违的开心.包拯更是说道:“好.好.终于有机会逮住那凶手了.”

    只是兴奋过后.大家安静了下來.就必须好好考虑一下如何抓捕凶手的事情了.

    对于这点.花郎在來之前就已经有了一番想法.如今和包拯公孙策两人商议了一番.最后确定下來.在常安成亲那天.他们和一众衙役便装打扮.装扮成常安家里的客人.亦或者是下人.并且派一众衙役在常安的家周围守着.只要凶手一露面.立马行动.绝对不能够让凶手再次得逞.

    夜深.风雨.

    花郎从县衙里出來的时候已经很晚很黑了.他急匆匆的向家赶.而这个时候.在这条街的某一个角落里.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花郎的身影.一直到花郎走进侦探社之后.那双眼睛才慢慢的消失在这风雨之中.

    不知何时.风雨又大了些.整个街道上真的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