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露出破绽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常安成亲的这天,而这天,包拯派一众衙役跟踪花郎他们,乔装打扮成宾客以及常安家中的下人,以此起到监视和保护这一对新人的作用。

    常家虽不是什么大家,但常安如今有了功名,街里乡亲以及好久没联系的亲戚朋友就都不请自来了,大喜日子,常家的人也不好意思把这些人给轰走,再说人家拿着礼物来的,这种事情就更加的做不出来了。

    只是这些宾客虽然来了,神色上多少是有些紧张的,因为天长县的两起命案他们也都是听说的,如今常安成亲,会不会再次发生残案呢?

    若真是发生了,他们送的礼物可就白送了。

    一大早,花郎他们就以宾客的名义进了常家,在里面到处转悠,寻找可疑人物,并且时刻注意两位新人的所在,以免发生意外之后他们不能够及时出手。

    成亲的仪式进行着,在这途中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

    拜完堂之后,媒婆和下人领着新娘回房,可能是害怕的原因,新年的手一直拉着新郎的手,不大肯离开,新郎见此,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并且先回屋,他待会就去。

    新娘无奈,只得回屋,而新娘一走,温梦就连忙跟了过去,两个新人,他们都必须保护起来。

    宾客饮酒,新郎一杯一杯的敬着,一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宾客才渐渐散去,而花郎等人,也都在常家周围隐藏了起来。

    夜渐渐深了,常安带着三分醉意进了卧房,床上坐着他的新娘子,只是虽然是新娘子,他掀开新娘子的红巾之后,却并未做任何急不可耐的事情,他握着新娘子的手,安慰道:“放心,我已经找过花郎,他说过会保护我们的。”

    新娘子中等之姿,但却婉约许多,是那种让人看起来能有一种很舒服感觉的女人,他们两人就这么相互望着,等着,心里却没有一刻安宁过。

    午夜,月亮被一阵乌云遮盖,花郎等人在外边已经隐藏了许久,感觉腿都要酸了,可是整个常家却没有一点动静,而四周更是一片沉寂。

    花郎见此,心中多少有些不安起来,难道凶手知道他们会来保护,所以今晚不出现了?

    不管怎样,花郎他们必须等着,不然就有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过失。

    夜深,天也更加的黑暗起来,新房仍旧亮着灯,就在常安和新娘子相互张望的时候,新娘子突然大声的惊叫起来,常安一慌,连忙向外张望,只见窗户处有一人影,此时正在逐渐变小,他应该是逃跑。

    见此情况,常安立马高声呼救起来,花郎和温梦等人听到叫声,立马冲了进来,只是他们冲进来的时候,整个庭院当中并没有人,而常安和新娘子从里面出来,一脸惊吓。

    没有人,更没有凶手,可新娘子和常安两人明明看到了黑影,这不可能是他们的幻想,一定有人趴在了窗户上,向里张望,甚至想要冲进来杀掉他们。

    想想,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见常安和新娘子两人如此坚决的相信一定有人,花郎他们也只好在附近搜查一下了,如果真的有人,那他一定没有逃出去,因为外边有衙役守卫,如果有人跑了出去,他们一定能够看到。

    提着油灯,花郎他们把常家的各个地方都找了一遍,只是找遍了也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在大家都有些死心的时候,他们发现花郎拿着油灯在窗户底下不停的寻找着,最后好像找到了什么东西,有些兴奋的起身说道:“的确有人,大家来看!”

    众人借着微弱的光望去,只见花郎手中拿着一枚玉佩,那玉佩是有钱人挂在腰的一侧用来当佩饰的,常安虽是书生,且有功名,但却不可能佩戴如此贵重的玉佩,而且今天的客人,没几个人进得新房附近,因为知道现如今的形势,所以常安成亲,没有闹洞房。

    那么也就是说,这玉佩是凶手留下的。

    真的有凶手,大家立马紧张起来,外边有人把守,凶手一定没有离开,只是不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罢了。

    可不管怎样,他们必须找到凶手。

    为此,在花郎的提议下,大家点亮了许多只火把,然后在常家上上下下的寻找着,可是他们找到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也没有找到凶手的踪迹。

    这可有点让人不解了,凶手是如何逃走的,他还会再回来吗,毕竟今天晚上,他没能杀死常安和他的新娘子。

    常家不大,一个庭院,几间房,可他们就是找不到凶手,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难道凶手假扮成了下人?可是常家的下人一共没几个,而且都是老仆人了,跟着常家许久了,根本不可能是凶手啊。

    花郎眉头紧皱,这是他遇到的最难缠的凶手了,犯了两次命案,一点踪迹没有留下,隔了这么多天终于发现了他的踪迹,并且将他给包围了起来,可是却寻他不到。

    来到常家外边,将那些衙役都喊了出来,他们此时是又困又累,出来之后huó dòng了一下筋骨,便连忙跑到花郎跟前,花郎望着他们问道:“你们可见有人从常家出去?”

    衙役摇头,都说没见。

    事情有些解释不通,花郎留下两名衙役对常安他们继续进行保护,然后他们一行人连忙赶往县衙,向包拯禀报。

    进得县衙,诉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包拯和公孙策两人听完之后,也是不解,凶手到底如何逃脱的?

    想不明白,花郎将那枚玉佩递给包拯,道:“这是枚上好玉佩,想要找到玉佩的主人应该不难,而且玉佩上还刻有一个南字,说明玉佩的主人有可能姓南,也有可能跟南有关系,找人的事情,就麻烦包兄了。”

    包拯接过玉佩看了看,道:“花兄弟说那里话,查案本就是我们县衙的职责,那里说得上麻烦,你放心好了,我这就派人去寻找玉佩的主人,若是找到,立马通知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