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贼人招否

    第265章 贼人招否.

    离常安成亲那天已经过去两天了.在这两天里.常安夫妇两人一直很安全.沒有发现任何人想对他们进行靠近亦或者烧扰.

    这让花郎他们多少放心了一点.以为凶手害怕了.所以不敢继续作案.

    而在这两天里.花郎他们一直都在等包拯的消息.那玉佩到底是谁的.

    不过很可惜.一直沒有任何的线索.

    暮春真的要过去了.蝉已经有些肆无忌惮了.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他们的鸣叫.

    本來这个时节.花郎想带他们一起去扑蝉的.那是一种很有趣的游戏.一些蝉会叫.一些不会.抓到他们之后你可以控制它们叫或者不叫.

    只是如今被事情缠身.他们实在沒有那个心情去抓蝉.

    正午.天气有些燥热.花郎等人刚吃过午饭.包拯就派人來了.说是包大人有请.

    來到县衙.包拯一脸兴奋.道:“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包拯一脸说三个找到了.那就说明他真的很兴奋.花郎见此.也连忙问道:“可是找到了玉佩的主人.”

    包拯点点头:“沒错.玉佩的主人姓南.叫南天.在天长县颇有些家资.不过听说是几年前从外地迁來的.我已经派人去抓他來了.花兄弟可在此等候.”

    不多时.衙役押着一个有些微胖.但身材健硕的男子走了进來.他们将这男子摁的跪下.然后向包拯回复道:“回大人.此人就是南天.”

    此时的南天脸色很差.而且很紧张.他跪拜之后.连忙喊道:“包大人青天之名在外.如今怎么抓我一无辜之人.”

    听南天这么说.包拯冷冷一笑:“你无辜与否.岂是你说了算的.”

    南天一惊.这个时候.包拯大声呵斥道:“你且來看.这可是你的玉佩.”说着.让衙役将玉佩拿给他看.

    南天看过之后.脸上顿时出现惊讶之色.道:“回包大人.这的确是小民玉佩.只是三天前丢失不见了.如今怎么在包大人这里.莫不是有人拾得.送到了县衙.”

    见南天如此巧舌如簧.包拯大喝一声.道:“你这恶贼.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在狡辩.我且问你.这玉佩既然是你的.你可知你丢在了什么地方.”

    南天更显紧张.连连摇头.道:“不知.”

    包拯冷哼一声.道:“我來告诉你.你丢在了本县一姓常名安的人家.而且是半夜三更丢在那里的.”

    一听包拯这话.南天眉头紧皱.好像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问道:“包大人此话怎讲.我从來不认识一个叫常安的人.更沒有去过他家.我这玉佩怎会在他的家中.”

    此时的南天拒不承认去过常安的家中.而包拯他们却是认定南天就是凶手的.

    “天长县最近接连发生新人被杀案.两天前常安与其夫人成亲.结果半夜发现有人在窗口处出现.后來我们在窗户下发现了这枚玉佩.你还要狡辩吗.”

    听到这话.南天顿时明白过來.连忙跪下高呼冤枉.道:“大人明察.小人真的沒有去过常安家中.这玉佩也的确在三天钱不知了去向.大人且不可冤枉了小人.”

    南天的央求很是让人动容.只是想到那些被杀的新人.包拯怒气仍旧未消.于是继续问道:“我再來问你.两天前.也就是常安成亲的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南天一时犹豫.许久后才答道:“我……我一直在家.那里都沒有去.”

    “真的那里都沒有去吗.谁人可作证.”

    南天一脸冷汗.道:“真的那里都沒有去.证人……证人却是沒有.”

    包拯冷冷一笑:“既然沒有证人.你又如何让本大人相信你所说的话.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如若不然.休怪本大人用刑.”

    可南天仍旧坚持.说那里都沒有去.也沒有证人可以作证.

    如此.包拯只好用刑.

    打了南天十几板子之后.南天就痛的晕厥过去.包拯见此.怒也消了一点.道:“将他押下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让他來回话.”

    衙役得令.押着南天去了大牢.

    内衙.大家各自喝着茶.包拯几次欲饮.却又放下.最后望着花郎问道:“花兄弟.你觉得这南天可是那凶手.我觉得此事怪异啊.”

    花郎淡淡一笑.问道:“哦.那里怪异.”

    包拯将茶杯放下.说道:“如果南天是凶手.他怎会任由我们抓來.再有便是.他是凶手.在这两天之内.应该早就想到如何应答我的问话.可我问他可有人证明常安成亲那天晚上他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他却说沒有可作证.花兄弟不觉得奇怪吗.”

    听完包拯的话之后.花郎微微点头:“的确挺奇怪的.那包兄的意思是说这南天不是凶手了.”

    包拯摇头:“这倒沒有.如今他的嫌疑还是最大的.只是奇怪而已.”

    花郎笑了笑.说道:“其实也不用太过奇怪.派人去打探一下南天的情况就知道了.他府上那么多人.随便找一个人來作证不就可以证明自己不在现场了吗.他沒有找.那就说明他的家是有问題的.”

    对于花郎说的这些话.大家是认同的.如果可以证明自己无辜.那谁会不去证明呢.可是南天就偏偏沒有证明.那么这其中必然有一些说不得的事情.

    所以.包拯派了几名衙役去调查南天的情况.以便对此事有个彻底的了解.

    而在衙役去调查南天家情况的时候.包拯和花郎他们又去了一趟大牢.又向南天问了几个问題.只是南天的回答和在公堂上的回答沒有什么区别.最后沒有办法.包拯他们只好离开.

    此时的他们.就像是看到了希望.可又觉得渺茫.

    嫌疑人找到了两个.可这两个嫌疑人都有一些地方是他们解释不通的.亦或者说.现在的嫌疑人只有一个了.那个孙一文此时已经排除了嫌疑.因为在后面的两起案子里.他一直被关押在大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