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一醉千年

    ;

    “醒醒!快醒醒!高将军快要走过来了!”

    秦旭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似的,好像一把铁钻直往脑袋里扎,突然听得身边有人晃动自己的身体,大声说着什么,却怎么也睁不开仿佛千斤的眼皮。 ..

    “今天可是主公大喜的ri子,要是被高将军发现我们躲在这里偷酒,少不得要挨一顿板子咯!啧啧,这小子看上去细皮嫩肉的,也随我们一起做这勾当,也不知道能挨几板子!”一个略显yin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满是有厚茧的指节在秦旭的鼻子上使劲按了按。

    鼻下的剧痛倒是令秦旭略略清醒了几分,眼睛也勉强的睁开一丝缝隙,勉强看清了是四五个人影,脑袋里还是一片浆糊。

    “还不都是你们这帮夯货,若不是你们起哄,秦主簿又何苦这般?”一个脸上横切着一道刀疤的中年汉子,一把拨拉开正在秦旭鼻子下面按的起劲的男子,脸sè狰狞的看着面前一脸无所谓样子的男子。

    “老许,你实话告诉我,秦旭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私生子,你怎的处处护着他?难不成……嘿嘿……啊!!”“老……老许,别动怒,死猫这小子灌多了猫尿,别……死猫,谁不知道秦主簿是老许的救命恩人,你小子怎的这般说?”

    见老许动了真怒,被称作“死猫”的青年男子被老许一个照面就放倒在了地上。房间内的众人连忙人七手八脚的扯住这脸上横切着一道刀疤的中年汉子,一边又不停的冲蹲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不停揉着胸口的死猫使眼sè。

    “嘿嘿,老许,咳咳,你这下子够劲,老子记住了,下次你要是再替老子挡刀,老子可不承你情了!咦,秦主簿醒了……”

    “啊,秦主簿醒了?”

    “起开,让俺看看!”

    拉拽着老许的几人一听死猫的话,连忙放开一脸愤怒的老许,来到秦旭的身边。

    “高将军?老许?死猫?这都什么称呼?这里是哪里?”短暂的喘息,让秦旭的大脑逐渐清明起来,可是下一刻,接连不断的或熟悉或陌生的信息涌入本已麻木不堪的大脑,让秦旭更加头疼起来。

    “秦主任,只要你喝了这杯酒,这单子我就和你们公司你签了,怎么样?哈哈!”

    “秦主簿,只要你喝了这坛酒,你想进陷阵营的事情,我死猫就拼了挨板子,和众兄弟一起去和高将军说,怎么样?嘿嘿!”

    “秦主任……”

    “秦主簿……”

    ……

    “stop!打住!停!”

    秦旭摇了摇仍旧昏昏沉沉的脑袋,借着老许扶着自己的手臂站了起来。死命的揉掐着仍旧传来阵阵疼痛的太阳穴,一副酒醉未醒的样子。心中却是被综合得出的结论吓到了!

    古装!将军!房间内的布置!无不在向秦旭诉说着一个事实。

    穿越!竟然是tnd穿越!

    这种自己一向嗤之以鼻,坚信只是某某人yy作品的事情,竟然真的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

    虽然在前世,姑且称之为前世的自己混的其实并不怎么好,要不然也不会要签一个小单就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但好歹也是过着小车开着,小领导当着,小姑娘追着的小康生活。

    即便是“大主任”的名头下每月只有不到两千的软妹币,但至少收获了办公室里不少刚刚毕业的小姑娘送的菠菜啊。

    小ri子正向着红红火火的方向发展,怎么眼睛一闭一睁,来到这不知道什么朝代的鬼地方?

    “秦主簿,好酒量啊!我就说嘛,秦主簿可是立志要进咱们陷阵营的,何惧这区区一坛酒呢!你们说是不是?”

    综合醒过来时候听到的一些只言片语和脑海中断断续续的记忆,让秦旭立马知道了这个说话的青年正是导致自己穿越到了这里的罪魁祸首,外号叫死猫的家伙。而在一旁怒视着死猫的,正是老许。

    老许的名字秦旭实在想不起来,只知道之前的秦旭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老许了,而且好像还救过老许一命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至于怎样救的却毫无头绪,之后的事情记忆中也已经模糊不清了。

    而秦旭现在主簿的职位,也是和老许重逢之后,老许拉下面子亲自向“高将军”求来的,费了不少的力气。

    但是之前的秦旭,好像并不喜欢这个职位,一心想和老许一样,进入陷阵营中,怎奈秦旭的身板实在是很难达到标准,但秦旭不为所动,依旧不时央求老许帮忙说项。

    等等!

    陷阵营!?

    高将军!?

    好熟悉的名字啊!

    好震撼的名字啊!

    “所将七百余人,号为千人,铠甲具皆齐整,每攻击无不破者,号为陷阵营!”的陷阵营?!

    “我了个去!”秦旭心头猛的一怔。

    不会这么巧吧?竟然是三国!?

    这可是不是个好时代啊。

    对于小富即安思想根深蒂固的秦旭来说,更简直是要了老命。

    三国啊,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生存下去的时代。

    无论历史书上如何对三国时代大书特书,称之为波澜壮阔也好,称之为英雄辈出也罢,但那都是用血淋淋的白骨堆砌起来的时代啊。

    强如董卓、袁绍这种豪强,放到其他的时代,说不定真能成就大业,但在这三国乱世之中,只有刘大耳,曹阿瞒和孙小二才是主角中的主角。

    至于其他人,除了司马家那一大堆变态之外,只不过是这三人的垫脚石吧了。

    更何况秦旭这个主簿,若是猜的不错,应该就是老许等人口中的“主公”吕布的手下了。

    吕布啊!

    ……

    “高将军!”“高将军!”

    正当秦旭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撼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却见围着自己老许等人,突然如标枪般挺立起来,右手狠狠的在左胸一拍,大声的叫道。

    就连导致秦旭穿越的死猫,也一改yin阳怪气的语气,高声应喝,语气中的崇敬之sè丝毫不加掩饰。

    秦旭勉强直立起身子,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令老许几人狂热敬礼,几乎高了自己一头的中年壮汉。

    高顺!

    名将啊!

    活的!

    历史上对高顺的笔墨并不多,只有淡淡的几笔带过,甚至没有详细的生平。

    但对于融合了两个位面记忆的秦旭,秦旭对高顺这位名将并不陌生。

    “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高顺皱着眉头低声喝问老许等人。

    “呃,我们……”死猫刚想张口说话,却被高顺挥手止住。“老许,你说!”

    看了一眼一脸无所谓神sè的死猫和几乎站不稳的秦旭,老许脸上露出一丝难sè,横亘在脸部zhongyāng的刀疤都快被挤成一团。

    “将军,这……”

    一方是在战场上可以将后背相交的袍泽,一方是曾经的救命恩人。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偷酒这一不光彩的事情,让老许有些难以开口。

    若是将实情道出,死猫肯定躲不过一顿军棍,甚至有可能丢了xing命,不照实说,又得让秦旭受委屈。

    高顺轻轻的一句话,顿时让老许陷入了两难之中。

    “高将军!您不要为难许什长了,是卑下……”死猫见老许一脸的为难,嘴角微微一撇,将半个身子挡在了老许的身前。

    “高将军,是卑职正要感谢两位军士的救命之恩!”正当高顺注视着老许和死猫两人,眉头越皱越紧的时候,秦旭无力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你是……”高顺顺着声音的来源,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人。

    说实话,也难怪死猫要对秦旭想进陷阵营的事情冷嘲热讽。秦旭的身子简直太单薄了,仿佛一阵风就能将秦旭刮跑似的,比之老许五大三粗的样子,几乎能比得上两个秦旭了。

    也难怪众人对传说中秦旭救了老许一命这件事情都当笑话来听。

    “卑职吕将军麾下羽林骑主簿秦旭。正要找机会感谢高将军栽培。”秦旭深深的一个长揖到地。

    一方面是代之前这个身体的主人感谢从不徇私的高顺网开一面,最主要的,是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对高顺这位运数不济的三国名将的挽思。

    “秦主簿请起!”高顺略略叉手还礼,看向秦旭的目光有些奇怪,同时目光中带有探询之意,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老许,说道:“不知秦主簿之前所言何意?”

    “卑职请高将军饶恕卑职僭越之罪,之前因为今ri大喜之事,心中着实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因卑职同许什长交好,又因为晚宴将近,所以卑职请求诸位军士帮助卑职前来整理酒房,却不料……”秦旭看了一眼一脸紧张的老许和满不在乎的死猫,继续说道:“却不料卑职手滑了一下,打翻了几坛酒,更是让酒坛给砸了一下,刚刚正是几位军士在给卑职施救。”

    “唔,原来如此。秦主簿不需请罪称谢。”高顺淡淡应了声,看样子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目光扫视了老许等人几眼,说道:“今ri主公大喜之ri,陷阵营负责守卫大厅,切不可滋生事端,更不许饮酒!尔等知晓了么?”

    “诺!”

    “秦主簿,行!够朋友!不管你进不进得咱们陷阵营,我司马冒交你这个朋友了。”见高顺等人走远,外号死猫的司马冒一把揽过正在扶着墙壁喘息的秦旭,不顾老许等人的白眼,大声对秦旭说道。

    “行了,行了,酒也喝过了,事也过去了,死猫,赶快让兄弟们各回原值,切切不可再生事端了!”老许盯着司马冒一脸严肃的说道。

    “秦主簿,你……”打发走了司马冒,老许看着秦旭轻轻的叹了口气,拍了拍秦旭的肩膀,并不多言,也随之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