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何去何从

    ;

    公元192年,汉历初平元年四月。

    在这短短的四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曾经创造了无数辉煌的大汉帝国,自黄巾之后,实行刘焉所力推的州牧制度以来,各州各自为政,后又有董卓乱政,风雨飘摇之际,已如同一位垂暮的老者,在历史的长河中,回光返照一般,努力的散发出最后耀眼的荣光。

    献帝朝中,以王允为首的文官以及士大夫集团,此时却正在为征诛来祸乱朝纲的国贼董卓而沾沾自喜。更是以即将中兴大汉的功臣自居。

    王允有这般雄心壮志,也是在情理之中,因为促使刺董成功的连还计,正是出自老王之手,而且还搭进去一个干女儿。单单这一大功,就使得司徒王允几乎顿时就成为了整个文官集团的代言人。现在皇帝年幼,政令皆出自王允。

    一时间,王允提调百官,臧否天下,虽无丞相之名,却是行的丞相之实。

    不过王允的xing格刚愎自用,在士林中是出了名的。

    不少的世家只要在董卓执政期间有些亲董的言论或者动作,就被王允清算,小案大办,大案重办,重案死办,一时间朝政倒是真的为之一清,不少长安城中的世家大族和海内名士也难逃其手,皆是敢怒而不敢言。

    可以说老王头权力是有了,但是潜在的敌人,却是越来越多。不少老董在的事后和王允交好的势力,也渐渐有来离心离德的倾向。更有甚者,甚至暗中相传将王允说成是第二个董卓。并扬言要再一次联络诸侯勤王。

    但是王允并不害怕!

    诸侯勤王?当年被世家大族资助称赞的所谓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闹的轰轰烈烈,最终呢?十八路诸侯分崩离柝,各自功伐无休。所谓的诸侯勤王,在王允现在看来就是一场笑话。董卓是谁除掉的?

    那十八路诸侯吗?

    别开玩笑了,是我老王使用连环计才除掉了这个国贼,使得汉室重新回到了刘氏手中。十八路诸侯加在一起都没有做成的事情,老王只是送出了一个干女儿而已。

    更何况,这件事情不单单使得王允名声一时无两,更重要的是,王允手中也因此有了一张王牌!

    吕布!天下无双的吕布!

    对于外界传言吕布弑主杀父,心xing狠毒,桀骜难驯之类的或好心或有意的话,王允一概是嗤之以鼻的。

    弑主杀父?

    吕布是谁?在讨董之战中,令十八路诸侯闻风丧胆的豪雄。被称作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是最合适不过的鹰犬爪牙之选择。丁建阳,匹夫耳,焉能指挥得动这等英雄?况且老丁刻薄寡恩,没有识人之能,狮虎之将却用来当成主簿这类文官杂官来使唤,便是背负着义父子之名,又怎么能约束得了吕布得xing子?

    董卓更是不说,若不是吕布杀了这个便宜义父,老王头又怎么能成这泼天的大功劳?

    因为连环计的成功,王允对自己的计谋可谓是十分的自信。

    都说吕布难驯,那是你没有找对办法。吕布的确是xing格桀骜,武力又是天下无双,但在王允的眼中,却是很好驾驭的一件工具,有些勇武的匹夫,强则强矣,但是单单被王允抓住了一个弱点,就由不得吕布不对他老王言听计从。

    疼女人!顾家!

    倘若是一般人物,有这两点并不算什么弱点,甚至在两千年后还会被称作好男人的典范!但是放在吕布的身上,却像是给老王头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王允此时感觉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把任红昌这个当初只是王府歌女的女子收为义女。王允子嗣不多,本来是打算利用任红昌的美貌为老王家拉拢一些政治盟友,却没想到得到了比当初预想的多出几倍的收益。

    倘若不是她,自己又何以能成这天大的功劳?又如何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虎狼一般的猛将吕布?

    看看今天,正是吕布正式纳改名貂蝉的任红昌为妾的ri子。原本以吕布的身份,完全不必这么大张旗鼓,但是吕布却依旧按足了迎娶的规矩,如此做法,却更是加深了王允对驾驭吕布的自信。

    在这一刻,老王头王允竟然有些真的找到一些嫁女的感觉。

    “呼!”

    就在老王头悠哉悠哉的坐在牛车上,前往会场的时候,吕布奋武将军府后院酒房之中,秦旭目送老许等人身影完全不见,顿时感觉身上的力气仿佛被全部抽空一般,一屁股做到地上,重重的喘着粗气。

    确定了现在所处的年代,秦旭只觉得一股无力的感觉充斥全身,袭来一阵阵的后怕和不安。

    现在可以说是吕布军同长安文官势力或者说士大夫阶层的蜜月期。董卓死后,吕布因功卓著,被封为温侯,奋武将军,假节,仪同三司;麾下的原并州刺史执金吾丁原部的兵马,连同董卓遗留下来的一部分西凉铁骑,都归到了羽林卫的战斗编制序列,划归吕布统领。

    可以说,现在的吕布,麾下铁骑数千,jing兵上万,更有天下无双,攻无不克的陷阵营为羽翼,风头一时无两,今ri更是要迎娶当朝司徒王允的义女为妾,功名美人双丰收,当真是chun风得意之极。

    若是有人对他说就在几年之后,他就会像丧家犬一般,四处奔逃,最终被曹cāo斩于白门楼,估计这人就算是最好的下场,也得改变一下身体的分子结构。

    “此地看来终非久留之地啊!”秦旭双手搓了搓脸,虽然不知道穿越后相貌如何,但终究还是想让脸sè看上去jing神些。

    “既然吕布这里不宜久留,那到底要去投谁呢?”

    天sè渐渐的晚了,酒房外面已经开始掌灯,秦旭对于怎样离开吕布军,离开之后去哪,还是没有丝毫的头绪。虽然三国演义在后世基本上没有人没看过,但若是说给人印象最深的,也就那么几个强人。大树底下好乘凉,对于秦旭来说,既然逃不脱这世道了,那便找个能依靠的大树,比起什么争霸天下,和那些猛人死磕要容易实现的多!

    “刘备刘大耳朵?”秦旭低声自语,但瞬间便否决了:“不不不,现在去追随刘备,固然可以现在老刘那里留个名字,混个脸熟,以后建立蜀国之后,比较容易混的开。但是出身吕布军这一条便注定了这条路不合适。且不论老刘这几年正走霉运,离蜀国建立至少还要流浪十几年。就算不说这些,单单红脸关和黑脸张就没有一个对吕布军的人有好感道,去了就是送菜!吃力不讨好,不去不去!”

    “难不成要跋涉千里,去投奔孙权孙绿眼?哈哈!”秦旭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孙绿眼前期能装的很,但到了后期,可是厉害之极了。而且为人极爱秋后算帐,背后yin人,从他对传位给他的孙策家的孤儿寡母的狠毒就足可知,这孙小二也不是个善茬。”

    “看来只有投奔曹cāo曹老大了。”秦旭看了眼窗外,叹了口气,道:“虽然老曹缺点多了点,又嗜杀又多疑,但不可否认曹cāo本人对待下属还是十分宽厚的。前提是你不要触及他的底线,便没有后顾之忧。嗯!就是他了!”

    仓促中定下来投奔曹cāo的心思,秦旭这才注意到酒房所在的库房外面的人声越来越噪杂,似乎有不少人在来来去去的忙碌开来。

    “秦主簿!魏将军让卑下请问,酒食可曾备好?”正当秦旭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将军府家将在门外大声问道。

    “差不多了,你等自去将酒食分好便是!”秦旭下意识的回答道。

    “喏!”

    家将似乎也不愿意同秦旭多说什么,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还好没有露陷。”秦旭长舒了一口气,好在多年在职场中锻炼出的快速适应身份反映没有让别人感到异常。

    看来得抓紧制定一个能够离开这里的理由了!照这样下去,非得被人发现不可。这里可不是**治的二十一世纪,说砍头就砍头,完全不带和你商量的。

    从记忆中得知,秦旭的官职是原并州狼骑,现划归羽林卫编制下的奋武将军府库房主簿。听上去像是非常受重用,毕竟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但实际上的职责,却只不过是类似于管家之类。

    毕竟就算是高顺的面子再大,也不会真的让吕布任命一个年仅十五岁的人负责上万大军的军资钱粮。更何况,历史上吕布和高顺的关系一直不太好,陷阵营最后也被交到了吕布的妻弟魏续手中。

    “等等!”秦旭狠狠的拍了拍额头,顿时知道了刚刚感觉到的不安是什么了:“十五岁?怎么可能是十五岁?玩人不带这样的呀!”

    秦旭突然发现了一个让人十分头疼的问题。秦旭之前的记忆告诉他,这具身体只有十五岁,而且还是虚岁!

    难怪司马冒会开玩笑说秦旭是老许的私生子;也难怪不管是高顺还是其他陷阵营士兵在听了秦旭给司马冒辩护开脱的话之后,那般大惊小怪的表情。

    或许不少yy小说中,主角仈jiu岁就如何如何,甚至四五岁便怎样怎样,但这都是小说家言。

    整个三国期间,十四岁领兵的,只有一个天纵英才的周公瑾,在无数的机缘巧合之下,才有这等机会,一直被传诵了上千年。

    在这经历了四百年风雨的大汉朝,十五岁,在一般的农家或许已经是个壮劳力,有的甚至已经结婚生子当爹了。但是在大汉guān chǎng中,却是个论资排辈的地方,纵使是不拘一格用人的曹cāo,估计也不会将一个名胜不显的吕布军“逃兵”放在眼中吧。

    “哎,这下真郁闷了!”秦旭沉浸在希望破灭的懊恼之中,有些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