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跑路计划

    ;

    “事在人为!”秦旭暗暗打气。..

    十五岁怎么了?既然这个时代能够接受一个十四岁统兵的周瑜,令孺子成名,震惊天下。那么好好运作一下,凭借着超出这个时代两千年的见识,就算老曹不识货,胡乱混混保个平安,哪怕是躲去蜀中做个安乐翁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吧?

    “不管了!不管了!总之还是要先想办法离开吕布军才是上策!”秦旭使劲摇了摇头,将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外。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怎样让周围的人相信自己就是他们眼中的秦主簿,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否则还没等想出离开吕布军的办法,秦旭就会被老许撕成碎片,估计到时候就是秦旭想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被酒缸砸的那一下太狠了,也不知道之前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要进入陷阵营中。为了这个所谓的“理想”,竟然还能接受司马冒这死猫一伙人的怂恿,陪他们一起偷酒,最后竟然还被从两千年后来的秦主任捡了便宜。

    现在的秦旭可非彼秦旭,对于任何一个熟读三国的人来说,陷阵营虽然是天下无双的勇悍之军,但下场却并不怎么好。被所有吕布军的士卒艳羡的陷阵营,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在不久之后,主帅将会被吕布换成他的妻兄,魏续!而高顺,将会被吕布进一步疏远,沦为一名普通的战将。

    一头狮子带领的狮群,和一只绵羊带领的狮群,威力岂能同ri而语?

    不过对于秦旭这个自认为是旁观者的人来说,这也许能够成为脱离吕布军的一个机会。

    “既然要走,可得仔细打算打算,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要知道现在这个世道可不是很太平。三国的乱世现在虽然才刚刚露出些端倪,但是各地黄巾不时传来的小股sāo乱的消息,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来若是想要在离开吕布军找到下一个东家之前,好的护卫力量是不可或缺的。否则秦旭可能就要成为第一个被山贼流寇干掉的穿越者先驱了。

    不过可惜的是,在秦旭所接收的记忆中,除了老许之外,实力比较强的人着实少的可怜。加上秦旭太过年幼,也根本不可能认识多厉害的人物。

    更何况,就算是秦旭认识,以他小小的年纪,官不过是个主簿,要说招揽豪雄,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看来只能从老许身上下手了。

    如果是秦旭刚刚来到三国时代之处就有这个想法,在听说了司马冒等众人口中所听到的,各种版本不同的秦旭对老许那莫名其妙的救命之恩,或许秦旭还有那么几分信心试一下。

    但是,秦旭在见过了老许等人见到高顺时,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绝对发自内心的敬佩神sè的时候,秦旭的心中就凉了一半。

    之前所谓的救命之恩之类的事情,秦旭本身并没有丝毫的印象。有的也只是听司马冒等人开玩笑般的说说,反正记忆中老许是从来没有做出过任何的解释,被问急了,也只是扯着被横亘着刀疤的丑脸,呵呵的傻笑带过。这其中的真真假假还真不太好说。

    以秦旭在前世混过多年职场的经验来看。只要高顺在陷阵营一ri,不!只要高顺在吕布军一ri,估计请老许作护卫的事情的难度系数并不小。更别提要带着老许离开吕布军去投奔他们曾经的死对头了。别忘了,或许陷阵营对高顺的感情是敬佩的话,那么对他们的绝对统帅吕布吕老板来说,那绝对称得上是崇拜了。改变一个人的信仰,难度系数实在太高。

    再一个,即便是老许顾念着那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救命之恩,真的答应了和秦旭一起去投曹cāo,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让秦旭挠头不已。

    那就是:钱!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特别是在这个世道。人吃人都有可能发生。无钱可真是寸步难行。

    记忆中秦旭并没有想到自己有什么积蓄。而作为主簿,秦旭的俸禄只有区区的二十担。

    二十担是什么概念?

    形象点说大概还不够老许等陷阵营的兵士一个月的口粮。

    更令人尴尬的是,秦旭一心想收为护卫的老许,俸禄却是一百担。

    整整是秦旭的五倍,这还是非战之时。待有了战功,陷阵营的赏赐往往是最丰厚的,是俸禄的十几倍也不无可能。

    “或许秦主簿这么强烈的要求想要加入陷阵营,和俸禄的高低也不无关系吧?”秦旭恶意的揣测。

    看来归根究底就是一个钱字。

    钱能通神啊。

    三国大拿们之所以乘风而起,刘备先是得了苏双资助的战马镔铁等战略物资,又有个有钱的兄弟黑脸张,才在黄巾之乱中闯出莫大的名头。之后若不是有徐州糜家的倾力相助,又是送钱粮,又是送兵器马匹,还把亲妹妹送给了刘备,单单附带的“嫁妆”,就有整整三万训练有素的家丁。

    孙家不必说,不管是孙策还是孙权当权,其势力本身就是同江东各个大家族妥协的产物,江东的官僚体系中,充斥着大量的江东士族,人家有钱有人,共同来“帮着”你老孙家,孙氏排外便不想而知了。

    而秦旭心中既定的明主,赖之未来在这乱世安身立命的老曹,当初更是有了大商人卫兹的帮助,才有了如今的局面。历史上好像正是在这个时候,曹cāo迎来了入主兖州的机会。刚刚接掌了大片的土地,曹cāo肯定会求贤若渴。好像名震后世的“求贤令”,就是在这前后颁布的。

    相比于这个时代轻商的世俗观念,秦主簿可是前世商界的“成功人氏”,自然比之汉末时代的原住民,更有着先天的心理优势。

    看来也并不是在老曹那里没有任何机会吗!

    自以为想通了的秦旭心情着实不错。哼着这个时代没有人会听的懂的小调,心情颇为愉快整理着仍旧感觉不太习惯的发束。

    汉末三国时代虽是礼乐崩坏,但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还是有些人刻意遵守的,比如说这发髻。

    对于普通人来讲,没有行过冠礼是不能加冠的。但秦旭毕竟是有花压牌印的官身,虽然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小主簿,但还是有资格加冠的。折中之下,秦旭只能束发戴巾而不加冠,也算是一种变通吧。

    天sè已经很暗了,诺大的奋武将军府已经长起了灯笼火把。将整个数进的院落照得通明。因为吕布纳妾之事,正同吕布军处于蜜月期的朝臣们哪怕只是看王允的面子,也大多会到场恭贺。所以整个会场四处张灯结彩,彩结彩带更是扎了无数,里里外外透着喜气洋洋。

    “秦主簿!”

    “秦主簿!”

    忙碌的下人和家将们,见到秦旭,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躬身施礼。其他级别和秦旭差不多的属官,也大多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秦旭一边踱步一边回忆着“自己”平ri里待人处事的语气风格,一边小心的应对,倒也没有人怀疑什么。

    好在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来到吕布军中时间并不长,平ri里又只顾着缠着老许一心想凭借着这小身板进入最jing锐的陷阵营。老许当然不敢做主,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好明说,只好无限的拖着。使得秦旭当上主簿不到一月,竟然连正常点卯都很少见到身影。

    所以,秦旭虽然名义上是奋武将军府的属官,倒是因为出身的关系和老许的原因,和其他很早就跟随吕布的属官交往不深,有的甚至都没有见到过。

    能在这个时代混出点头来的,基本上都是人jing。

    有心人大概从别的渠道知道了秦旭得到这个职务的来路,毕竟高顺和吕布的矛盾并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属官刻意琢磨的,再加上高顺在吕布军中威望很高,并不是他们这些小官能够惹得起的。

    况且秦旭平ri里不揽权不惹事,只是一空闲下来就去找那些凶神恶煞的陷阵营兵士厮混,和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纠扯;再加上秦旭年纪实在太小,就算是有些老人儿看秦旭的不务正业有些不太顺眼,但他们当中有些年纪大的,孙子都要比秦旭大一些,自然要顾及担上以大欺小的名声,不好做的太过明显,久而久之心思也渐渐淡了,便也不去主动结交或者提点这个娃娃主簿了。

    就像是刚刚来向秦旭禀报的吕府家将,不过是碍于吕布府中森严规矩的震慑,也只是隔着门知会了秦旭一声而已。毕竟秦旭名义上是管着奋武将军府库房的主簿之一。

    秦旭见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老许和司马冒等抽调来的陷阵营兵士此时也已经进入了值守地点,无暇理会闲得发慌的秦旭。

    秦旭也乐的清闲,向着记忆中自己的住所走去,想看看还能不能搜集一些秦主簿之前的一些信息,以免到了关键时候真的抓瞎。

    转来转去,天sè已经漆黑无比了。秦旭按着记忆中的路线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却总是感觉怎么好像在绕圈圈,借着似远似近的模糊光亮,只觉得四周都仿佛变成了一个样子。

    估计是王允为了更好的拉拢吕布,以皇帝的名义赐给吕布的奋武将军府邸太大了,亭台楼阁,各sè胜景,多不胜数。

    而秦旭本身就不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人,记忆中的路线也十分模糊,估计之前的秦主簿也有些路痴的潜质,再加上秦旭心中下意识的躲开人群,结果越走越偏僻,到现在竟然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