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英雄救美不是结局

    ;

    “这老王头对吕老板真是没的说,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四处的亭台楼阁,竟然没有一个是重样的。”

    吕府的家将和下人,大多都被派到了前厅招呼客人,就连一向被世人视为jing锐的陷阵营也被调到主厅负责防御事项,可见吕布对今晚这件事情的重视,以及短期内朝臣对吕布的态度。所以秦旭虽然也为找不到回去的路而着急,确是一点也不担心被人抓住,治一个擅闯后府惊扰女眷之罪。

    “晤,不要……救……救命……”

    秦旭苦思回到住处的路而无果,只能循着灯火密集隐约传来鼎沸人声的方向碰碰运气。没想到隐约间,竟然听到身边一处装饰园林的深处,突然传出了一个女人断断续续求救的声响。

    “诶?竟然还有人敢在吕布的府中做这种事情?”秦旭感觉难以置信,不过还是顺着声音的来处走了过去。

    “是他?”

    只见园林中的一座小亭子里面,正在上演一出男子企图违背妇女意志而行难言之事的戏码。女子隔得太远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是一副已嫁人妇的打扮,身材倒是婀娜多姿,凹凸有致。此时正被那男子捂着嘴往桌面上拉,罗衫凌乱之下,更是增添了几分对男人的致命吸引。也难怪这老兄这么着急,在这里就要霸王硬上弓。

    “看来吕布这盖世的豪雄,也有被人戴绿帽子的时候啊。”秦旭无语叹息,为吕老板头巾的颜sè而“担忧”。

    凉亭中,女子的体力终究不及男子,双手被男子卡住,压倒在石桌之上,眼看就要力竭被男子所称。女子绝望之下,徒徒挣扎而不得力,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哈哈,小美人,老子说话算话,会对你好的……啊!”

    “咚!”

    男子粗哑的嗓音嘎然而止,重重的压在了女子的身上,不动弹了。身后一个高举着一块方形物体的人,不是秦旭是谁。

    “啊……”

    男子身下的女子似乎对刚刚发生的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秦旭,发生一声尖锐的叫声。

    借着林中微弱的光芒,秦旭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个女子的真面目。

    美!

    漂亮二字都不足以形容这女子的容貌。特别是受到惊吓之后一副惶恐的神sè,更是给她增添了几分柔弱感。绕是前世看惯无数měi nǚ,被所谓měi nǚ整得有点审美疲劳的秦旭都忍不住要赞叹一声,老天在这乱世给了她这幅容貌,还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她生不逢时啊。

    难怪地上的这个家伙这么急sè,任何人有这个机会估计也不会放过的。

    “罪过罪过!”

    见这女子看向自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羞怒,秦旭赶忙干咳一声,别过了头去。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咦?”

    女子很快就恢复了神态,微微的向秦旭福了一福,清冷的话语若黄莺出谷一般。或许是见秦旭面容稚嫩,语气中难免带上了一丝惊讶。看向倒在地上的男子,眼眸中不免露出深深的忧sè。

    “这位……小兄弟,快些随你家大人走吧,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起你来过这里。这个恶贼,在吕将军府中很有势力,趁他没醒,你快……”

    秦旭没有在意女子的话,救都救了,跑个什么?

    而且男子倒地之时是背着自己的,应该没有发现自己的容貌,没什么好担心的。况且秦旭对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板砖神功十分的自信,之前就曾经为了救一个被人调戏的女同事,用板砖抽冷子放倒了号称是练过散打的小混混。从而获得了办公室里一大帮女同事的好感和一框框的菠菜。

    最主要的是,这个女子并不在秦旭之前的记忆之内,可以肯定绝不是吕府中人。而且以女子的容貌气度和快速的恢复能力来判断,绝不是普通人家出身。相信也不会逢人便说秦旭救人的事情。更何况秦旭已经打算尽快找个机会跑路了,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你这人,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女子见秦旭一副没有听进去的样子,着急的说道:“此人你也许不认得,也不知道他的厉害。他可是陷阵营的统领,吕将军的心腹。你我惹不起的,你快些走吧。你的恩德,妾身永记在心,ri后定有所报,快走吧。”

    “谁?你说他是谁?陷阵营统领?”秦旭本来只是随xing而发,救下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再加上马上就要离开这里,所以没有拿女子的话当回事。但刚刚女子说倒在地上的人竟然是陷阵营统领,这让秦旭十分的惊讶。

    “没错!陷阵营是吕将军麾下jing锐,势力十分强横,你这孩子,别管这些了,只要知道这人不好惹就是了,不要担心我,我……我命该如此,没事的。”女子见秦旭的样子,还以为秦旭是担心她的安危,语气转为柔软,轻叹一口气,柔柔的看了秦旭一眼,低声对秦旭说道。

    “你别是被他骗了吧?”秦旭从女子的口气中大概猜到了一点两人之间的龃龉,这个女子气质好似天生就让人感觉十分的亲近,秦旭虽然对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还是苦笑不得的说道:“陷阵营统领高顺将军一个时辰前才刚刚见到过,这个人……不对,你说这个人是陷阵营统领,莫非他是……魏续!?”

    关于魏续,秦旭了解的并不多,印象中只有在曹袁白马大战的时候,魏续见同伴宋宪被颜良所斩,曹cāo一军皆惊,无人敢上前之时,大喝:“杀我同伴,愿去fù chóu”而被颜良一刀斩于马下,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好像吕布在白门楼被抓也是他和侯成的“杰作”,是个很复杂的人物。却没想到还是个sè鬼。

    “是的,就是他。”女子着急的说道:“他是吕将军的妻弟,吕将军绝对的心腹。吕将军现在威势很高,魏续也即将接掌陷阵营,若是让他知道是你……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晤,是这样!”秦旭的眼中闪过一丝异sè。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愤怒。要知道,之前的秦旭可是费劲了力气也要妄想进入到陷阵营中的,对陷阵营的感情非常的浓烈。而来自后世的记忆中,好像就是因为魏续接掌了陷阵营之后,就再也没有陷阵营大发神威的记载。若是没有机会还则罢了,现在魏续就倒在眼前,不整治整治貌似也太对不起穿越客的身份了,更何况魏续还是因为做坏事被打晕,秦旭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你,你要做什么?”女子本来见秦旭听了自己的话之后神sè变了几变,便起身走到一旁。还以为秦旭听了自己的劝告,不yu同在吕布的奋武将军府中如ri中天的魏续为敌。心中安慰之下还隐隐有些失落。但是见到秦旭之后的动作,却是瞪直了美目,张圆了樱口,怔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给作恶者一些小小的惩罚。”秦旭的嘴角微微一撇,手上的动作愈发快速,对一旁目瞪口呆的女子笑着说道。

    魏续感觉自己真的很倒霉。

    本来在得之姐夫吕布被朝廷封为奋武将军,假节,仪同三司,温侯之后,势力大涨,自己又在这个时候被告知即将接手陷阵营这一jing锐,当真是chun风得意之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漂亮的好像仙女一样的女子找到了自己,乞求他帮忙去营救因为受董卓牵连而下狱的父亲。

    这种事情其实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因为董卓最终为吕布所杀,长安城中吕布军的威望也空前的高。加上之前搜捕董卓余党的时候,也的确有不少城中大户被错抓。魏续之前也曾被相熟的亲友所托,向吕布说过几次这类的事情,或许是为了提高吕布军的威望,吕布也曾答应了几次魏续的禀报。

    几次捞人成功,让魏续也尝到了甜头,放出话来,只要价钱合适,不管是谁都能从长安大牢中捞出来。

    果然,不出几天,这个美的不象话的女子就找到了魏续的面前。

    看着这个一身孝服,作未亡人打扮的绝sè女子,魏续只觉得腿都酥了,忍不住口花花了起来。而这女子对他的调戏之语也颇能忍受。更是让魏续sè胆大起。在听了女子的要求之后,拍着胸脯答应一定办的妥妥贴贴,但要求是女子在事成之后,要让他一亲芳泽。

    女子当然不答应,魏续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也难得的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便让女子回去等消息。自己快马加鞭的赶到吕布治所为女子的父亲求情。

    没想到这次魏续没有像前几次一样好运,在见到姐夫吕布说明情况之后,本来对小舅子颇为和善的吕布,竟然出乎魏续意料之外的严词拒绝了。

    魏续始终没有明白一向对自己信任有加的姐夫,前几次帮长安城大户捞人的事情,不光魏续得到了不少好处,连带着吕布军在长安大族中的声望也有些升高,几乎有一洗董卓掌权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的趋势,本就是两厢得利的事情,可这次吕布怎么这么不通情理,甚至连为什么也没有对他说,就将他赶了出来。

    魏续的心中已经满是那女子含羞忍辱的娇俏模样,越想心中越是焦躁,仿佛装进去数十只老鼠一般,百爪挠心,痒痒的不得了。心中也不免对吕布也有了不满。

    最后魏续一咬牙,索xing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吕布说这女子的父亲必死,就趁着吕布浩大声势迎娶貂蝉为妾的时候,支开了所有有可能出现在后院的家将和兵士,将那女子谎骗到了吕布府中后院园林之中。

    一向粗鄙的魏续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自认为完全的计策:先行非礼之事,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将吕布的话实言相告,再好言相劝,定能遂心。

    然而令魏续没有想到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听从了他的命令,却偏偏出了个名叫秦旭的意外。令他的计划全盘皆输不说,魏续在醒来之后,几乎都有了自杀的心思。

    原因无他,陷阵营未来的统领,吕将军心腹中的心腹,在奋武将军府内威势无匹的魏续将军,此时正被人赤身吊在了后院的亭中,胸前的黑毛被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剃成了大大的“sè狼”二字。而在魏续的头上,则是被人恶搞似的画上了一只乌龟。

    被吊在温侯吕布的内府后院,女眷住所,赤身**,之前还亲自下令调走了所有的家将和下人的魏续将军,没穿衣服……

    这……

    更令魏续心中胆寒的是,远处竟然有不少人打着火把,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