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隐藏的真相

    ;

    “你真的是吕将军麾下的羽林骑主簿?”见秦旭小身板上套着一副将军府属官的服饰,又听他自称为羽林骑主簿,素衣女子一副怀疑的神sè问秦旭道。.. 免费电子书下载 ..

    “嗯。”秦旭心不在焉的回答道。这女子虽美,但在这三国历史之中,长的美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往往就代表着无边的麻烦,眼前这位也不例外。

    “那你还敢对那人那样?”

    “谁?哪样?”秦旭现在一心只想着抓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去投奔曹cāo。对刚刚“救”下这女子之后,激愤之下对魏续的恶搞已经有些后悔,只得继续装糊涂。

    “你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素衣女子仿佛知道了秦旭的想法,黛眉微皱,娇嗔道。

    “我不学好的话现在哪还有命在?”秦旭没好气的说道。心中却是被这女子刚刚不经意间流露的姿态震的心跳都少了半拍。我的个乖乖,难怪魏续那么急sè,甚至用强,这女子七分庄重中带着三分妖媚,诱人的魅力简直就是从骨子里直接透出来。

    “那你跟着我做什么?不怕我了么?”女子星眸中透出一丝狡黠,反过来质问秦旭道。

    “我忘记出去的路了。”秦旭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没法不老实,秦旭本来也想一走了之的。

    刚刚收拾完魏续的时候,秦旭只不过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可惜没有刀,否则给他留个记号也不错”的话,就见这女子竟然真的从身后掏出了一把牛耳尖刀!

    一把刀!

    这个女人身上竟然还带着一把刀!?

    那刚刚这女人泫然yu泣的表情,充满绝望的眼神,难道都是装的?

    管他呢,反正也算是在走之前最后为吕布军和高顺作件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改变陷阵营的历史吧。秦旭哭笑不得的在这女子的注视下,给魏续的胸毛设计了一个新的“发型”之后,便发现这女子竟然手段极其熟练的在魏续的脑袋上画了一只乌龟!

    用刀子画一只乌龟!?

    这是把魏续往死里得罪啊!

    感觉嘴里有些发干的秦旭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顿时感觉两世为人的脑子加在一起也不太够用了,受委屈被欺负的弱女子和面不改sè在人脸上画乌龟的两极对比,让秦旭内心中刚刚升起的一点英雄救美的豪情瞬间被浇上了一盆冷水!事情的后续发展难道不能正常一点么?这算怎么回事?

    见女子将刀收起后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盯着自己,似乎在问自己接下来怎么办?秦旭就感觉胆边有些发毛。

    见秦旭提议抓紧离开这里,这素衣女子竟然还能提议秦旭伪造一下现场,并且弄出些大的动静以便引人前来。差点就让秦旭误以为这位也是穿越来的了。

    这女子演技直追后世影后,是个人物啊,就是不知道是历史上的哪位。

    看来就算自己不出现,估计魏续到最后也在她手里讨不得什么好去。

    直到多年之后,秦旭偶然间问起当时为什么没有直接杀掉魏续的时候,这女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当时心存死志,又有后手,杀之无用,就是连累了你。”……

    书归正传。

    刚刚经历了魏续的事情,秦旭脱口而出的话让两人间都有些尴尬。使得刚刚“通力合作”的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素衣女子不知道究竟是何人,竟然对吕布的奋武将军府十分的熟悉。三转两转之下,竟然真的将秦旭给带出了后院,来到了一处偏门之中。

    “你从这里出门,百步后左转,穿过小门,就是前院柴房的后门了。”素衣女子的眼眸十分的灵动,不经意间微微皱起的眉头竟然让秦旭生出了一丝怜惜。

    “你自己小心吧。别再这么冒险。好运气不可能都在你这边的。”秦旭点了点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两人至今甚至还没有通过姓名,苦笑了一下,索xing不再多说。

    “嗯。”

    “或许之后再也见不到这位奇女子了吧。”秦旭摇了摇头,强忍住没看女子最后一眼,扭头便走。

    现在是乱世,是汉末,是三国的开端。稍微一个不小心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主角一到王八之气乱发,英雄美女接踵来投,最后定鼎中原称王称霸的那是小说。

    现实中人会死,每个人都有面具,美女不一定都是温柔的。

    特别是在知道了ri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下。

    秦旭只想活下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吕布的筵席一结束,肯定是要过问这件事情的。秦旭向后院走的时候曾被不少人看到。虽然秦旭的年龄和身份都不会引起别人太大的怀疑,但秦旭毕竟不是之前的秦主簿,而且魏续的命令大家都知道,一些事情秦旭毕竟是说不清楚的,还是抓紧想个对策为好。

    “啊!不要!小心!”

    就在秦旭为一会怎样应对质问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那来历神秘的素衣女子惊诧的叫声。

    秦旭下意识的猛的一回头,却没有想到,迎接他的,竟然是一根长长的木戟,铺天盖地的砸在秦旭的头上。

    “贼子,看打!”

    这是秦旭倒下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时间不知到过了多久,阵阵的幽香令秦旭渐渐清醒了过来。枕边闻不出是什么香味,不过暖暖香香的很是好闻,秦旭忍不住又深深的吸了几口。

    最近秦旭的脑袋好像十分的倒霉。来到三国的第一天,同一个地方就挨了两次。真不知道如果再有第三次的话,秦旭会不会又反穿回去。

    秦旭睁开眼睛,没有老套的问这是在哪里。因为就在离秦旭不到一米的床边,刚刚那位素衣女子,正努力的向后拉着一位浑身上下套着火红sè的团花战袍的少女,这红衣少女目测大概也就十一二岁年纪,满脸的稚嫩,此时正满脸不渝的看着素衣女子。而就在红衣少女的手中,那杆长长的木戟,不正是造成秦旭躺在这里的罪魁祸首么?

    “我了个去,怎么个情况?”秦旭看到这杆木戟,下意识的拿起一件东西挡在身前。

    “yin贼!sè鬼!我要杀了你!琰姐姐,不要拉着我!”红衣少女见到秦旭的动作,眼珠子都红了,娇美的小脸上写满了怒意。猛的从“琰姐姐”的手中抽出手来,抄起木戟朝着秦旭就砍。

    可惜这红衣少女忘记了秦旭是在床上,抡起的木戟长杆被床上的棂框挡住,发出“框当”的巨响,连带着整张床都猛的震了一下,秦旭不敢保证这丫头再来第二下会不会让这床散架。

    “好大的力气!”秦旭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暴力的少女。

    红衣少女虽然脸庞稚嫩,但个头却只比充满了成熟风韵的素衣女子矮半个头,一身紧身的连衣裙下,身材也是不输素衣女子,火爆的紧。充满怒意的小脸上两道斜飞的细眉竟然给人一中英气勃勃的健美感,一双美眸正迸发出逼人的杀气,让秦旭忍不住又将手里的物体抱紧了些。

    “你!……琰姐姐,你看他!”红衣少女毕竟年幼,被“琰姐姐”再次拉住手之后,竟然委屈的差点哭出声来。

    秦旭顺着红衣少女的目光,看到因为在床上移动的原因,不小心被自己下意识夹在双腿之间的枕头,终于明白了这女孩的怒气来源。也大概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对,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赶紧道歉,秦主簿一向是很有礼貌的,而且看到这少女的装束和脾气,以及招牌式的武器,再不知道这红衣少女的身份,那秦旭也就白穿了。

    吕玲绮,吕布的独生爱女,母亲严氏,差点成了袁术所建立的伪成的太子妃。今ri一见,果然气场十足啊。

    “琰姐姐,他,这个坏蛋,sè狼!他竟然把人家的枕头夹在哪里!都臭了!”

    听到吕玲绮的话,不单是秦旭,就连素衣女子“琰姐姐”都绽开了笑容。

    “真是令百花失sè啊。”秦旭脱口而出。

    “你们两个小鬼头。”素衣女子指着秦旭对吕玲绮说道:“玲绮,你可不要小看这位小哥哥哦,他刚刚可是从你舅舅手里把我救下了呢。”

    “舅舅?”秦旭一听这个词就知道坏了。怎么能忘了魏续是吕布的妻弟,吕玲绮母亲严氏的表弟啊,这,这,这怎么能乱说呢。秦旭颇有些“幽怨”的看了素衣女子一眼。

    “那个坏蛋才不是我舅舅。”没想到吕灵绮根本没有像秦旭担心的那样再次针对秦旭,反而好像对魏续也没有什么好感。

    吕玲绮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素衣女子道:“琰姐姐你说这个坏蛋从我那坏蛋舅舅手里把你救了,那岂不是说蔡伯伯的事情,连他都没有办法?要不要我去求求爹爹?”

    素衣女子“琰姐姐”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轻轻的摇头道:“王允那老匹夫是不会答应的,还是不要去麻烦你爹爹了。好在你蔡伯伯声望颇高,老匹夫不敢这么快就下杀手的。”

    !!

    琰姐姐!?

    蔡伯伯!?

    王允老匹夫!?

    秦旭只感觉自己想要尽快离开吕布军的计划怎么主观的客观的旁观的拦阻空前的多!

    这个一身素装孝衣,挽着妇人髻的女子,难道就是那个嫁给痨病鬼卫仲道,成亲不久就守寡,之后被掳到匈奴,成为匈奴王妃,后返回中原后作出胡笳十八拍名传天下的蔡文姬?蔡琰!?

    乱了,全乱了。

    蔡琰竟然出现在了吕布府中!?

    蔡琰竟然同吕玲绮情同姐妹!?

    蔡琰竟然舍身算计魏续这么一个小小的角sè!?

    蔡琰竟然这么智计多谋!?

    这究竟是三国被掩盖的历史,还是秦旭这个小蝴蝶不小心煽起的一阵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