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捉奸”在床

    ;

    大汉初平三年,四月初六。 ..

    奋武将军、假节、开府仪同三司、温候吕布以娶妻之礼,纳大司徒王允义女貂蝉为妾。

    据汉礼,大典及宴客都在黄昏举行。

    因为吕布已无高堂,大司徒王允亲自主婚。朝中大臣自太尉马ri磾以下,尽皆到场。天子刘协也派出了宫中内侍前来道贺,场面一片火爆。

    “奉先呐,天子如此重视于你,ri后可要戮力王室,尽心辅佐,切切不可再生二心,以免辜负君恩,遗羞妻子亲族啊!”

    典礼酒宴开没有开始,王允的脸sè就已经是cháo红一片了。昔ri同僚们的阿谀赞颂,天下第一武将的曲意奉和,都让老王头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对吕布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像是长辈教训小辈的口吻,并且以吕布前事略作jing告。

    “喏!请义父放心!有小婿在,定保义父和天子的江山稳妥无虞。”吕布英挺的面容上挂着浓浓的笑容,正礼作答,表示对王允的尊重!只是王允没有发现的是,吕布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冷焰,很是森然。

    “快去看看蝉儿吧!一会就要行礼了。可不要冷落了老夫的爱女!”王允见吕布顺贴的模样,满意的点点头。王允不知吕布的心思,也不yu在这种场合下做的太过令吕布难堪,便温声对吕布吩咐道。

    若是常人,这大一棒子给个甜枣的手段或许极为凑效,但吕奉先,天下第一的武将,安能久在人下?天子这么说倒也罢了,不管怎么说,大汉是他刘家的;可你王允若没有我吕布,可能依旧在对董卓俯首帖耳,大表忠心呢。

    吕布能忍,不能忍也不会在丁原帐下做了好多年的主簿,并在这个很有前途的岗位上做出了让丁原十分满意的成绩。若不是当年李肃夜来,说不定文武双全吕主簿忠义勇武的名声很可能就成了吕布一生的标签了。

    “吉时将到!请诸位大人大厅观礼!”被王允请来客串婚礼主事的长安名士、礼官大夫庞舒高声宣布道。

    偏厅之内,两位身着宫装的角sè丽人,正在为吕布整理吉服。听得吕布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年纪稍小的绝sè女子细心的为吕布掖了掖衣领,温言说道:“奉先,义父年迈,xing子又是刚直不会转圜,你莫要将他的戏言放在心上。”

    “貂蝉mèi mèi说的极是!”另一名三十岁左右相貌甚是温婉的女子也说道:“夫君自是天下无匹,威名无双,如此便更要有容天下之量才是!司徒大人可是今ri的长者呢。”

    “姐姐,你又来取笑于我!”貂蝉半袖遮面,娇嗔不依道。

    “罢!罢!罢!”吕布看着相处融洽的两人,笑道:“我若是执着这等小事,倒显得我还不如你们两个女子。两位夫人,为夫看蝉儿的面子,不同他一般计较!”

    “看来还是蝉儿mèi mèi的面子大呢!”

    “姐姐……”

    年纪稍长的女子,正是吕布的原配夫人严氏。严氏出身商家,最是与人为善,xing子更是极其温婉,和吕布成亲十几年,相夫教女,同吕布一直相敬如宾。对于这次吕布纳貂蝉为妾,严氏不仅没有丝毫的怨言,反而帮着张罗,忙里忙外,所以不管是吕布还是貂蝉,都十分的敬重这位大夫人。

    “玲儿呢?”吕布听到外面庞舒的声音,站起身来,问严氏道:“这丫头来长安之后,不是总是缠着要见她年幼时整ri抱她的庞伯伯么,怎得这时候不见了身影?”

    “这丫头啊!”严氏嘴角露出宠溺的一笑,佯作埋怨的对吕布说道:“不好好的跟妾身学些描红刺绣,整ri价学你这个当父亲的舞刀弄枪,将来嫁出去被夫家笑话。”

    “我吕奉先的女儿,要么便嫁个盖世的英雄,要么便嫁个尊贵无双之人,迂腐平常之人又岂入的我吕布的眼,夫人不必担心。”吕布傲然道。

    “奉先,姐姐说的及时,这学武终究是男子的营生手段,玲儿年幼,还是多习女红为好。”貂蝉出于本身原因,对吕布及严夫人本就有愧,加上严夫人xing子随和,两人的关系相处的十分不错,此时也附和严夫人对吕布说道。

    “可惜姐姐不争气,没有为夫君诞下一子,以后还得靠貂蝉mèi mèi多多努力呀。”严夫人笑道:“时辰快到了,我去看看玲儿。夫君和mèi mèi收拾好了就快出去吧,莫要耽误了吉时。”

    “将军!卑下有事禀报!”

    “唔?进来!”

    严夫人刚要离开,一名吕府家将神sè慌张的走到偏厅门口,低声报道。

    吕布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时候还能出了什么事情。示意严氏和貂蝉暂时回避,将那名家将唤了进来。

    “何事?”吕布沉声皱眉,问道。

    之前吕布已经吩咐过了,今晚的奋武将军府邸中,除了带领中、后院值守家将的魏续及护卫大厅的陷阵营众军之外,由于朝中百官大多在此,因而还请命调动了麾下羽林卫jing锐,原并州jing骑的一部负责外围,这个时候要么不出事,一出肯定是大事。

    “是,是魏续将军!他……”家将见吕布yin沉的脸庞,心下害怕,战战兢兢的将魏续赤身露体出现在后院园林中的事情磕磕巴巴的说了一遍。

    “魏续?”吕布的眉头紧皱,问这名家将道:“你是亲眼所见魏续这厮赤身露体被人吊在园林之中,还被人……”

    “是!卑下等奉魏将军军令,撤出全部守卫后院的人手,半个时辰之前,忽然听到后院有人声喊叫,卑下等赶到就发现了魏将军……,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家将见吕布发问,不敢隐瞒,说道。

    “魏续这厮,竟然罔顾军令将后院家将撤出,简直该杀!”吕布猛的站起身来,威凛的气势吓得家将一屁股坐在地上。

    “玲儿怎样,有没有事情?”身在帷帐之后的严夫人不等吕布发话便急忙忙冲将出来,也顾不得温婉贤淑的气质,满脸的惊慌,连声急问道。

    “xiǎo jiě!卑下前来回禀之时,曾见xiǎo jiě在后院持戟而行,想是并未受到惊吓!”家将慌忙答道。

    “这个魏续!端的不为人子!”严氏温婉的脸上满是怒气,听到吕玲绮无恙之后,被貂蝉扶着大口的喘息。

    “魏续现在何处?”吕布问道。

    “已被卑下等扶到中院库房中休息。”家将惶恐的答道。

    “现在百官皆至,此事切切不可外传,夫人你先去看看玲儿,我和蝉儿随后就到!”吕布打发走了家将,温声对脸sè怒红的严夫人说道。

    前厅中发生的事情以及吕布的反应,秦旭并不知道。

    此时的秦旭正在吕玲绮闺房的床上,陷入头疼之中。

    蔡琰!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才女蔡文姬,竟然就站在了面前。而且刚刚还同她一起实施了一次针对魏续的恶搞。

    太不符合常理了。才女不都是温婉而优雅,手中捧着一卷书,品着一盏茶,浅笑低语,踏雪寻梅之类的雅事才是他们应该做的么?

    以身sè诱,拔刀huǐ róng,丝毫不见皱一下眉头的才女谁见过?

    蔡琰的目的秦旭大概能够想到。

    历史上,蔡邕被王允以董卓同党的罪名逮捕下狱之后,虽然一心想除之而后快,但却始终顾忌着蔡邕天下大儒的名声不敢下shā shǒu。只能靠着不断的使计施压,最后逼得蔡邕最终自杀。

    这件事情,秦旭还是有些印象的,但中间究竟有什么曲折,却是毫不知情。也没想到这中间竟然还有搀和着吕布。而且看起来吕布同蔡邕的关系还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在王允如ri中天的时候,还敢收留蔡邕的独女。

    而且令秦旭更想不通的是,既然蔡琰和吕玲绮的关系这般好,蔡邕和吕布的私交也好像不错,那蔡琰为什么不直接去求吕布,反而是绕了好几个圈子去找个名不扬声不显的魏续来寻求救父的机会呢?

    “咦!恶贼,你之前见过琰姐姐?”吕玲绮见秦旭只顾着直勾勾的盯着蔡琰jing致的脸庞,嘴里头还念念有词说些让人听不懂的模糊话语,却就是赖在自己的床上不下来,吕玲绮小脸一皱,闷闷的说道。

    “大名鼎鼎的蔡文姬,洛阳才女,谁不认识!”秦旭正在纠缠吕布和蔡邕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在听得吕玲绮的质问之后,也没有注意自己又多了个“绰号”,脱口而出道。

    “琰姐姐这么有名么?”吕玲绮睁着大大的眼眸,满是好奇的问蔡琰道。

    “主簿大人似乎对琰的过往很是熟悉?怎么琰却对大人没有丝毫印象呢?”蔡琰的美目微眯,疑惑的问秦旭道。

    “哎呀不好!”秦旭暗暗叫苦:“蔡大家可不好糊弄啊!”。

    这个时候女子的小字甚至姓名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知晓的。纵使之前蔡琰在洛阳时文名在才子墨客中传诵,但那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火烧洛阳之后,董卓残暴,人人求生尚且不能,谁还能记得已嫁为人妇的蔡琰大才女呢。更何况秦旭在旁人眼中不过是个尚未加冠的孺子而已,蔡琰成名之时,秦旭怕还在尿尿和泥呢。

    “这个……”

    “玲儿!你房间中为何有男子之声!?”

    就在秦旭为如何解释而发愁的时候,严氏的声音仿佛救命稻草又好像是催命符一般,焦急的从门外传来。

    “这倒霉催的!”

    如何认识蔡琰,秦旭倒是还可能随便编个理由糊弄过去,毕竟离开了长安之后很可能就和蔡大才女再无相见之ri。但现在秦旭可是正躺在吕玲绮的小床之上,而吕玲绮的母亲,吕布的发妻严氏,已经急匆匆的推门闯进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