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婚礼骇客

    ;

    “果然来了。.. ”听了司马冒的报告,秦旭暗道。虽然隐约记得大概就在四月,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令秦旭心中焦急了起来。

    “李傕郭汜二人无谋少计,并非人雄。加之董卓新亡,人心涣散。选择在这个时候袭击长安,怕是后面有高人相助。”蔡琰低声道。

    “宾果!”蔡琰的判断力让秦旭暗中赞叹一声。无愧是当年洛阳第一才女。历史上李傕郭汜攻击长安的借口,正是对朝廷的安抚政策不满。

    “王司徒恩怨分明,果然刚直无私啊。”秦旭嘴角露出一丝哂笑,若有所指的说道。

    王允虽然贵为司徒,朝政经验自无可说。但这件事情若是放到两千年后,稍微有点社会经验的人,站在这个角度都会考虑下善后问题。而老王头却单纯的认为杀了董卓之后,大汉朝廷就能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天下那些早已蠢蠢yu动的野心家们就会俯首帖耳。

    刚刚干掉董卓,就忙着清洗朝堂打击报复政敌,完全不拿董卓遗留下来的庞大军事势力当回事。就算是拉拢吕布,也只是将这威震天下的猛将高高供起来而已。

    汉制,奋武将军随时高级将军名号,但实际上不过是个监军;假节,不同于假节钺可以带天子征伐,只能不经请奏便斩军中违反军令者。可现下长安城中,吕布所统帅的原并州军及西凉军一部,本就占长安城内总兵力的绝大多数,所以也只是个名头。至于仪同三司,也只是给了吕布一个待遇。

    可以这么说,别看老王头又是嫁女儿,又是封高官。王允实际上除了给予吕布高待遇之外,正在逐步的架空老王头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强援吕布。

    狡兔未死飞鸟未尽,王允就已经急不可待的开始着手藏弓杀狗了。出身豪门大族,仕途一片坦途的老王头,果然应了“未曾清贫难chéngrén,不经打击老天真”这句话。

    “令高顺率陷阵营将军府外待命,命张辽传令成廉宋宪等羽林骑集结。我去见王司徒。”

    “喏!”

    吕布站起身来,慢慢的踱了几步,发出一道道军令。眼中迸发出一丝杀气。冷笑道:“李傕郭汜等,猪狗一样的人物,便是有数十万大军,何足为虑。”

    “夫人,你等在地安坐,为夫去去就来!”吕布对严氏说道,仿佛只是出去饮杯酒般自在轻松。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吕布身上那属于战场王者的滔天煞气猛的迸发出来,尚未开战,便已经展现给人一种战无不胜的自信。这就是吕布独特的魅力,纵使秦旭看多了关于吕布的各种好的坏的评论,对这次长安之乱的最终结局也早已知晓,此时也不得不被吕布的这种豪情所感染。

    果然,不单单是严夫rén miàn露自信的笑容,吕玲绮大大的星眸中,对父亲吕布的崇拜简直到了狂热的程度。唯独蔡琰,虽然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但眼神中却无可遮掩的闪过深深的忧虑。

    “奉先,秦主簿被玲儿误伤,行动不便,此番便不必去了吧?”就在吕布将要跨出门去,严氏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

    “唔?”吕布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看了一眼秦旭,意味深长的说道:“也罢,家中女眷也确实需要保护。秦旭,我听说你一直想加入陷阵营?”

    “啊?这……”秦旭想不到吕布竟然也知道之前秦主簿的这“雄心壮志”,一时间想不明白吕布此时说这些话是何用意。

    “我调拨十名陷阵营军士归你调遣,今晚若是你能护得吕某家眷平安,我便特批你进陷阵营训练一ri。如何?”吕布英俊的脸上,笑意难以掩饰。

    “你?想进陷阵营?咯咯……”还没等秦旭回话,吕玲绮就已经伏在母亲严氏的怀中,笑的直不起腰来。

    “这……喏!”

    秦旭的脸上满是尴尬。

    鬼才想进陷阵营!虽说魏旭夜奔,估计和陷阵营统领之职永远说拜拜了,陷阵营的战力在高顺的统领下得以保存。但吕布军若是还是依照历史的走向的话,就算是有陷阵营在,败亡也只不过稍缓而已。毕竟无论袁绍、曹cāo哪怕是刘备,都是有大缘法的主儿,吕布军仍旧是前途堪忧啊。

    不过吕布看自己时那种让人读不懂的眼神,令秦旭内心底处颇有些不安。小小年纪就被任命为主簿?发现出现在女儿房间中还能和颜悦sè?被一个无论年纪官职资历的小年轻很无礼的拍了肩膀还能不怪罪,甚至还为之开脱?

    吕老板个人魅力要不要不这么大?现在秦旭明白为何吕布落魄时,陈宫这么有主见的人都对之不离不弃。除了陈宫对曹cāo的厌恶之外,怕是也有被吕布的这种态度所感动吧。不过吕老板,就算是礼贤下士也不必对一个小小的主簿这么认真吧?搞得秦旭现在一想起要去投奔曹cāo的念头,心中就会有一丝负罪感。也不知道是前世秦主任良心未泯,还是秦主簿残余的记忆作怪,总之令秦旭非常不舒服。

    “夫人……”

    吕布出门吩咐司马冒调拨十名陷阵营军士来此,便去前厅应王允邀约去了。

    吕布离去之后,吕玲绮房中顿时陷入一阵尴尬的气氛之中。特别是严氏审视的目光,令秦旭感觉浑身不自在。吕玲绮再大大咧咧的xing子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从严氏的怀中坐直了身体,低着头不敢直视严氏的目光。

    严氏也不说话,就这么板着一张脸在秦旭三人的面庞上扫来扫去,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让三人心里发毛。

    “九假一真么?玲儿,你都学会撒谎骗娘了?”果然,严夫人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率先发难。

    “娘,我……”吕玲绮听到严夫人的话后,眼圈顿时红了。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虽然严氏针对的只是吕玲绮,但秦旭蔡琰二人的脸sè也不太好。

    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吕玲绮才多大年纪,心思又一向单纯。严夫人这话就是说给两人听得。秦旭还好,只能算是受害者,不过因为一直想投奔曹cāo的原因,加上刚刚吕布的态度,令秦旭心里发虚,连带着对严氏和吕玲绮都隐隐带着一丝愧疚感。

    蔡琰可是首当其冲,刚刚说完了一番让严夫人信服的说辞,转眼就被吕玲绮破了个干干净净,现在严氏的这些话,几乎是一句句都憋的蔡琰说不出话来。

    严夫人不愧是久在并州高官府邸女眷中,替吕布周旋人际关系的人物,气场着实强大。这一手当着和尚骂秃驴的本事,秦旭自愧不如。

    “姐姐,你在这里么?奉先让我过来陪你和玲儿。”一声在秦旭听来不啻于仙音的女子声音从门外传来,顿时让秦旭长舒了一口气,若不是怕吕布发飙,秦旭恨不得抱着大救星貂蝉狠狠亲几口。再这么下去,秦旭倒还好说,估计蔡琰都快晕倒了。

    秦旭逃也似得出得吕玲绮的闺房,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此时静下来,想想这半ri的经历,从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迷茫,到见高顺吕布蔡琰这些青史留名的或猛将英雄或英姿美人;从定计找机会投奔曹cāo到被吕布人格魅力所感染,直到马上就要经历战乱,心境变化之快,都让秦旭产生了一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不真实感。

    “反正是回不去了!好歹哥们也是职场成功人士,就当是出了趟回不去的差!就当是在玩rpg!就当是……qtnnd!”秦旭胡思乱想了许久,依旧找不到一丝能让心跳慢下来的头绪,索xing狠狠地一跺脚,低声胡乱骂道。

    “唔?”

    秦旭发泄着负面情绪,蓦地发现身前方不远处,一个白sè的女子身影在月光下,似乎在抽动着肩头。

    “蔡大家?”经历了同蔡琰一起收拾魏续和刚刚的事情之后,秦旭除了历史上对蔡琰的评价之外,又多了一层lìng lèi的认识。美貌多才,又有个文名满天下的父亲,富可敌国家世的夫婿!无论在何时,也是标准的高端白富美的典范。却偏偏生错了时代,父亲身陷囹圄,夫婿刚刚成亲就成了一陌坟土!历史上她还要经历被匈奴掳走,回到大汉之后所嫁非人的苦难。

    她美貌、冷静、多智、机变甚至还有些腹黑。是一个有血有肉,经历了太多常人所没有接受过的委屈的奇女子,而不再是几行冷漠的文字。

    秦旭没有惊动蔡琰,慢慢的走到了蔡琰身边,月光下蔡琰jing致的面容上淡淡的落下几行泪痕。

    “秦主簿!?刚刚被严夫人吓傻了吧?没有躲到别的地方哭鼻子吧?”

    蔡琰身上笼罩着的淡淡的忧伤在见到秦旭之后瞬间不见,拢了拢落下的发丝,将泪痕不着痕迹的抹去,语气略带促狭的对秦旭说道。转变的速度差点让秦旭认为刚刚是自己看花了眼。

    “你?没事吧?”秦旭不确定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蔡琰淡淡看了秦旭一眼,说道:“长安要乱了,秦主簿怎不遵吕将军命令,去调拨军士护卫内眷?反而来看我这弱女子哭泣,是何道理?”

    脸变的真快!秦旭暗哂,走到蔡琰身边,鬼使神差般伸手将蔡琰没有擦干净的泪痕抹去,嘴上却笑道:“长安乱了,自有官军去守卫;吕将军的命令,秦旭也自当遵从,只是月下美人,自然更有可看之处。”

    “秦主簿觉得魏续那厮头上乌龟可像么?”蔡琰漠然的看着秦旭的动作,一动不动,眼中闪过一道失望的眼神,嘴角却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魏续做不到的事情,秦旭却未必做不到。”秦旭自然知道蔡琰身后有把锋利无比的牛耳刀,就秦旭这小身板,这么近的距离,保准一捅一个窟窿。不过秦旭脸sè丝毫不变,慢慢的在蔡琰的注视下,靠近蔡琰的耳边,低声说道:“琰姐姐,想不想救蔡老大人?我有个办法!要不要听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