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拯救大儒蔡邕(上)

    ;

    “你要的是什么?”蔡琰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被洁白的贝齿几乎咬出血痕,眼睛直视着秦旭的眼睛,颤声说道。

    “呵!”秦旭被蔡琰紧张的表情逗笑了,强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蔡大家,你就不能理解为刚刚你为我解围,我现在报答你么?非要想的那么龌龊!”

    “那你的手放在这里,也是在报答我么?”蔡琰指了指搭在自己略显消瘦的肩膀上的手,月光下愈显白嫩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红晕,问秦旭道。

    “咳咳。这个是不小心,不小心……”秦旭被蔡琰说的老脸通红,盯着双手心中暗骂今天差点闯了两次祸了。

    蔡琰的眼睛一直盯着着秦旭,不知道秦旭这番话究竟是真是假,可惜唯一看到的是,秦旭的眼神很清澈。

    刚刚秦旭的手搭在肩膀上的时候,蔡琰就已经知道秦旭不是故意轻薄了,眼前这小子,似乎有着很大的胆子和一些不合礼法的习惯,之前就算是吕布又怎样,还不是让这小子拍了肩膀。可是想归想,当秦旭凑过来的时候,蔡琰心中就像是被拨动了绷紧的发丝一般,恐慌、羞涩、愤怒不一而足,隐约还有一丝蔡琰不愿意承认的期待。

    “秦主簿,你刚刚的意思是说有法子救家父?”蔡琰将心中突然冒出的一丝旖旎强行压下,正视着秦旭,凝声问道:“需要琰做些什么?”

    “你知道蔡大人被老王头关在什么地方么?”秦旭可不知道才一会的功夫,在蔡琰的心头已经转了这么多心思,而且自我的称呼也从妾身变成了自称名字。

    “应该就关在诏狱之中,离此地不远,就在城中西苑一侧。是天子亲军,隶属禁军龙骧卫的驻地。”蔡琰听秦旭问的郑重,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秀眉一蹙,问道:“你问这些,不会是想……”

    “没错!”秦旭肯定的点点头,笑着说道:“你可要好好感谢一下你的大恩人李傕郭汜两位将军了。”

    “你是说吕大人有可能调西苑禁军抵御来犯的西凉军?”蔡琰双手拢在胸口,紧皱着眉头思量了一会,道:“这不可能。吕将军因曾前侍董卓,禁军不可能会听他调遣的。”

    “哎呀我的琰姐姐呀。”秦旭的手又不自觉的拢上蔡琰秀美的双肩,说道:“这里是长安,可不是洛阳。现在宫里的西苑禁军之前可是董卓的麾下。虽然反正,但是那一位会不会相信这些人还有待商榷呢。”

    “对啊!”蔡琰也似乎刻意的忘记了秦旭揽着自己的事实,兴奋的说道:“我真是笨,这次西凉军来犯,王允老贼又是疑心颇重,怎么可能放任之前同属西凉军的禁军占据宫闱!”

    “宾果!”秦旭打了个响指,趁机将手从好像没有发觉的蔡琰肩膀上拿开,说道:“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自要我们赶在老王头想起转移蔡大人之前,那么他就没有机会了。”

    蔡琰不明白秦旭口中所说王允没有机会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她认可秦旭的这个计划。双手扳着秦旭的肩膀,十分认真的说道:“秦旭,只要我能用这计策救出父亲,琰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去救?”秦旭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合着蔡琰压根就没想着带他玩啊?

    “不错!”蔡琰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坚定之sè,说道:“虽说李傕郭汜二贼的进犯会令王允老贼自乱阵脚,但是,谁也不敢说这些原本是西凉军的禁军士兵会不会附逆,太危险了,你没必要同去。”

    “你用什么身份让那些兵油子相信你不是假冒的?”秦旭拍了拍蔡琰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毫不留情的打击着蔡琰,道:“长安战乱将起,城中肯定会有异动!长安城离着匈奴边境不远,说不得这次李傕郭汜二人这么来势汹汹,也纠合了异族也说不定,要不然就那两人的xing子,借给他们个胆子也不敢冒犯天下第一猛将的虎威的。”

    “你似乎对李傕郭汜二贼很熟悉?”蔡琰听了秦旭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疑惑的问秦旭道。

    “你忘记吕将军之前同他们也可以算是同僚,我对西凉军中这俩货还是有些了解的。”秦旭貌似随意的答道。

    熟悉!?当然熟悉!你不就是在这个时候被趁火打劫的匈奴兵将掳去做了他们王妃的么?秦旭心中暗道。

    既然“有幸”来到这个时代,而且又和蔡琰也算是熟悉了,还不小心占了人家不小的便宜,自然是不能见死不救,这可不是秦主任的风格。

    秦旭见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蔡文姬都被自己给忽悠住,心中大为舒畅,脸上不经意的就带上了得意的笑容,道:“你去可能有危险,但是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奋武将军府的属官,又有十名陷阵营的兵士佐证。我去办这件事情,他们就算是发现了什么,也不敢拿我怎样的。”

    “不!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蔡琰听完秦旭所说,突然说道,一副你不让我去你也别想去的坚定模样。

    “这……”秦旭有些头大,看来女人如果当真要做一件事情,那绝对比男人还要固执的多。秦旭仔细思量了一下,就点了点头,答应了蔡琰的要求。

    在秦旭看来,长安城城高墙厚,吕布威名无双,又是夤夜出击,以逸待劳,虽然击溃二十万大军很不现实,想来也能阻挡二贼一阵。

    而在长安城中,吕布军的数量只有总士兵的一半,仅有近三万大军,除了分出一部分兵士监视城中的西凉降军,一部分随吕布劫营,还要分出一部分守卫重要关卡和保护天子和朝臣的安全,今晚城中肯定不会安稳,正是火中取栗之机会。只要趁着二贼进犯的消息没有大肆传播扰乱军心之前,那么救人的计划成功率是非常高的。

    “但愿蔡老头心理素质好一些。不要被王允的几句话就说的失去了生活的希望,进而自杀,成全了王允的心思。”秦旭心中暗暗祈祷。记得蔡邕自杀,好像就是在李傕郭汜进犯长安前后,具体时间秦旭却是记不大清楚了,令秦旭大为懊恼。

    “琰姐姐,还有秦……大坏蛋,你们要去哪里?”

    正当两人要实施计划的时候,吕玲绮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大大的眼眸中满是惊讶的看着秦旭和蔡琰两人。

    “唔!”秦旭同蔡琰两人皆是吃了一惊,回去看去,吕玲绮依旧是之前见到时的打扮,撅着小嘴,正等着两人回答。

    “这个……”

    “我们……”

    秦旭和蔡琰谈论救蔡邕的事情时,似有心似无意的都没有将吕布这个当事人的意见考虑其中。

    秦旭是知道历史上吕布军此战是必败的!原因无他,无论吕布再如何厉害,麾下兵士再怎么善战,将近十比一的兵士倍数差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还要分兵数用。吕布也是人,以寡敌众本就是兵家不取,要不然当年虎牢关时,吕老板也就不会成全了刘大耳朵哥儿仨了。

    再者,后方王允为首的文官集团又同吕布是貌合神离,整ri想的是如何削弱吕布的实力,加之他们因董卓之事,固执的认为西凉军只不过是群乌合之众,此战能不给吕布拖后腿就谢天谢地了,指望他们稳固后方,几乎是无稽之谈。

    再加上现在秦旭还有投奔曹cāo的想法,所以秦旭对无论怎样用吕布的威名去救蔡邕,都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蔡琰可是不知道历史发展的,想到危难时蔡邕的旧友都因估计王允而不敢收留离开卫家的蔡琰,唯独吕布这最不可能相助的人,反而将她安排同女儿住在一起。吕玲绮对待蔡琰更是如同亲姐姐一般,对蔡琰言听计从,甚至算计魏续这个表舅都没皱下眉头。

    可蔡琰不仅为了某些原因,逼反了吕布的部将外加小舅子魏续,现在又要假借吕布的军令直接去诏狱提人,所以蔡琰的心中对吕玲绮始终存着一份愧疚,现在看到吕玲绮,蔡琰着实有些心虚,不知道该如何给吕玲绮解释。

    “我刚刚好像听到蔡伯伯的名字,是琰姐姐又想到法子救蔡伯伯了么?”吕玲绮惊喜的问道。

    看着吕玲绮不带一丝作伪的面容,蔡琰的脸上透出一丝红晕,强笑着问吕玲绮道:“玲儿mèi mèi怎么出来了,你不是陪着严夫人和貂蝉夫人么?”

    “哼!还不都是这个大坏蛋!”吕玲绮竟然出奇的没有回答蔡琰的问话,娇哼一声,大大的眼眸狠狠的盯着秦旭,把秦旭看的莫名其妙。

    “我……”吕玲绮的态度恶劣,秦旭大概也能猜到几分,但又无话可说,只能讪讪的摸摸鼻子,对蔡琰道:“事不宜迟,我先去见见吕将军拨给我的军士,你将吕xiǎo jiě送回去吧。”

    蔡琰深深的看了秦旭一眼,得到秦旭的眼神肯定,不是抛下她单独去的意思之后,蔡琰温声对吕玲绮道:“玲儿mèi mèi先回去吧,两位夫人还在等你,等事情结束了,姐姐再对你细说。”

    “那这大坏蛋?他?”吕玲绮撅着小嘴,不满的看着蔡琰,语气很不信任秦旭的样子,说道。

    “是姐姐有事要请秦主簿帮忙,秦主簿是去帮姐姐的,玲儿mèi mèi先回去吧,别让两位夫人等着急了。”蔡琰一时间也想不出怎样对吕玲绮解释同秦旭的谋划,只能温声软语劝吕玲绮回去。

    “我不!我也要去!我刚刚看到你欺负琰姐姐了!”已经先入为主,认为秦旭不是好人的吕玲绮冲秦旭扬了扬小拳头,语出惊人!

    /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