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拯救大儒蔡邕(中)

    ;

    吕玲绮的话让蔡琰jing致修长的脖颈都变成了同脸蛋一般的血红sè。 ..访问下载txt小说 ..

    秦旭也是老脸微红。前前后后两辈子加起来快活了四十岁,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用鄙视的口气质疑秦主簿的人品。更可气的是还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秦旭感觉有些内伤。

    “我先去看看吕将军划拨给我的兵士。”眼见气氛愈加的尴尬,吕玲绮宛如护崽的小母鸡,充满斗志的“保护”着身后的蔡琰,更是让秦旭深刻体会到这姑娘的战斗力,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嘛?

    也不知道蔡琰会怎样调教思维一根筋的吕玲绮,秦旭按照来时的记忆,寻到了前后院之间的库房之处。

    几个小时前的“故地”酒房之外,站着一堆故人。

    吕布调拨暂时归秦旭指挥的十名陷阵营士兵,正如同标枪一般列队等待着。秦旭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老许、司马冒赫然在列,感情都是熟人啊。

    十人中六个是秦旭刚刚来到这个时代就见过的,当时除了老许外,他们一个个胆大包天,窜腾着懵懵懂懂却一心妄想进陷阵营的秦主簿偷酒喝,才导致了秦旭的穿越。后来司马冒因为秦旭替他挡灾,还信誓旦旦的在众兄弟面前拍着胸脯说要帮秦旭在高顺面前美言几句呢,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几乎眨眼的功夫,秦旭就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

    不过秦旭倒是真想好好谢谢司马冒。能找来这些眼熟的陷阵营兵士,想必司马冒是费了心思的。否则以陷阵营兵士的自尊,战场才是他们的乐园,没必要跟着一个半大孩子瞎胡闹。

    “咳咳!”秦旭被这十名百战老兵古怪的眼神弄的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道:“诸位大哥也都是熟人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长安城内西凉降军不少,吕将军将家眷交付我等,此中意义我也不多说,老许司马留下,其他人各司其职。”

    “老许,死猫,能不能帮我个忙!”八人离开,秦旭对老许和司马冒开门见山道。若是平ri,在没有弄清楚到底之前的秦旭和老许之间的关系时,秦旭是绝对不会开口了。特别是还有一个摸不清底细的司马冒。

    秦旭之所以找这两个人帮忙,一则是确实无人可用,再者因为秦旭很清楚,吕布这一去,等再回到长安城的时候,就算是两人中有人禀报吕布,估计那时候吕布已经无暇管这些事情了。再说吕布能留下蔡琰在府中,也间接的说明吕布很有可能保持中立。

    至于王允,根本不在秦旭的考虑之内,李傕郭汜占据长安时,王允能不能活者还未可知,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

    “喏!”老许和司马冒对视一眼,并没有什么异议,齐齐低声应道,甚至都没有问秦旭是什么事情,可见陷阵营的军纪之严明。

    此时已经是深夜,李傕郭汜进犯长安的消息还未大规模散播开来,但长安城中夜风的肃杀,也已经给这座古城陪都带来了几分肃杀萧瑟的意味。

    对于吕玲绮随同秦旭及蔡琰一行,老许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司马冒看向秦旭的眼神却是多了几分炽热。不过秦旭的心思完全放在了即将见到的蔡邕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司马冒的异样。

    老许对长安城中的地形十分熟悉,不一会的功夫便带着秦旭同司马冒会同了蔡琰和吕玲绮一起,来到了诏狱所在的西苑龙骧卫军营之中。

    “军营重地,来着止步!”

    长安城龙骧卫曾经也是董卓麾下的劲旅。可惜随着董卓被杀,群龙无首之下,被朝廷收编。被王允交由司隶校尉黄琬节制,由原来的皇室禁军,沦落成了狱卒。

    王允的本意是要黄琬借着这近三万的兵力,达到制衡吕布的目的,可惜黄琬出身豪门大族,或许会些走马shè箭,但抡起军中威望,实在不能同吕布相提并论。但龙骧卫好在在王允眼中还有些用处,所以粮草军马并不缺少,平ri中倒是也训练有素。

    今ri执勤兵士见除了秦旭等人深夜来此,很快通知其他兵将就布置好了防御阵势,将秦旭等人挡在了大门之外。

    “奉奋武将军吕温候之命,前来此地公干,闲杂人等一概避让!”秦旭前世常常参加商务谈判,深知先声夺人之道乃是在谈判中占据有利形式的不二法门,商者不争难论主次,生意自然也就做不好。秦旭虽然没有带过兵,一理通万法随,此时不能弱了气场,当下喝道。

    那值夜的军士不过龙骧卫中普通的小兵,看不出秦旭的sè厉内荏,见秦旭颇有威势,不敢擅专,却又不敢随意放人进入,只得躬身行礼,请秦旭等人稍等,吩咐人去请值夜的将军。

    “不知是吕温侯麾下哪位将军降阶,卑职龙骧卫中郎将莫智(西门兄推荐),劳将军久候了。”一名身着铁甲身材矮胖将军打扮的壮汉,领着七八个亲兵,出了西苑营寨大门,见秦旭火光下略显稚嫩的脸庞,莫智有些迟疑的说道。

    “吾乃温候属官,奉命前来见一名要犯。请将军速速带路。”秦旭心知自己的年纪是最大的硬伤,但一时间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当下板着脸,淡淡的说道。

    “这……请问将军有没有吕将军手令?或者王司徒的文扎?”莫智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秦旭身后的几人,一脸为难的说道:“将军莫要误会,这自从董太……不不,董卓被诛之后,王司徒下令,凡要提审这里的犯人,均需要王司徒的文扎。吕大人是王司徒爱婿,有他的手令自然也是可以的,这个……”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磨磨唧唧,难道还怀疑我等假传军令不成?”吕玲绮被蔡琰安排在秦旭的身后,刚刚没有被莫智看到,此时听得莫智推诿,似乎对救蔡琰之事有所妨碍,当下不耐烦的说道。

    “吕小姐!?末将不知是吕小姐亲至,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有吕小姐在,自然能代表吕将军,末将失礼,快,打开营门!几位请。”吕布之前是董卓义子,加上勇武无双,在西凉军中威望极高,吕玲绮随吕布习武,被不少西将军中将校认识。之前吕玲绮要跟两人一起来的时候,秦旭没有拦住,却不想此刻吕玲绮竟然成了众人进营门的关键,连带着莫智对秦旭等人也热络了许多。

    长安城虽然不比洛阳,好歹也是大汉陪都之一,诏狱修的极为坚固,厚厚的青石墙壁足足有一米多厚,不时传来的莫名怪声,使得这里显得十分yin森。龙骧卫在董卓死后也着意的讨好王允,更是将天牢守的如同铁通一般,看的蔡琰一阵咋舌。

    蔡邕毕竟是海内知名的大儒,王允也不敢轻易的让蔡邕丢了xing命。关押蔡邕的牢房也被刻意打扫的十分干净。

    秦旭等来到蔡邕牢房前的时候,只见一个皓首苍髯的老者正伏在低矮的石案上书写着什么,除了一张简单的床榻,一盏昏黄的油灯以及厚厚的一摞书稿之外,别无他物。

    莫智讨好的接过狱卒的钥匙,将狱卒轰开一旁,亲自弯腰打开牢房重重的木门。

    蔡琰透过石窗,见到这老者,当时就有些失态。苍白的脸庞微微的抽动,嘴唇被洁白的贝齿咬的没有一丝血sè,灵动的眼眸中也充满了雾气。秦旭此时也顾不得男女大防,在吕玲绮要杀人的目光中,死死的拉住蔡琰的玉手,向正在开门的莫智后背使了一个眼sè。

    蔡琰毕竟是经历了许多事情,当下强忍住情绪,却是没有将手抽出来,反而紧紧的反握住秦旭的双手,指节都有些发白。

    “几位将军,这里就是蔡大人的圄所。”莫智留意到秦旭好像才是这伙人的首领,连吕玲绮都站在秦旭的身后,虽然不甚明了秦旭的身份,但也处处陪着小心。

    “多谢莫将军,我等定会向吕大人实言相告莫大人的帮助,你看……”秦旭不以为意的点点头,示意莫智可以离开了。

    “这个……”莫智毕竟是这里的主官,蔡邕和王允的矛盾整个长安城中谁人不知?虽然吕玲绮也在,但毕竟没有见到吕布的手令,莫智也不敢轻易的让蔡邕离开视线。

    “莫将军!自重前程啊!”自从秦旭吩咐后就一直没有开口过的司老许突然站在莫智面前,挡住了莫智的视线,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面令牌,在莫智的眼前晃了晃。

    “陷阵营?”莫智砸吧砸吧嘴唇,见一旁的司马冒也掏出了同样的一枚铁牌,当下也明白看来自己在这里的打算是行不通了。作为吕布军中的王牌,陷阵营往往在很多场合就代表了吕布军,他们的赫赫威名,是用无数的白骨堆砌出来的。之前在西凉军中就已经是禁忌的代名词,莫智可不敢保证真要惹恼了这两位,会不会掉了脑袋。

    “将军请便!末将在门口候命。”见这两位煞神也只不过站在这个面容稚嫩的年轻人身后,莫智愈发的摸不透秦旭的身份,但现在龙骧卫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莫智还是明智的选择了不去触霉头。

    “爹爹!”

    “琰儿?”

    蔡琰的一声痛彻心扉的低语,令刚刚莫智开门都没有受到打扰的老者猛地抬起头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蔡琰。

    “可是蔡大人?”看蔡氏父女这无语凝咽的样子,秦旭也不想打搅他们,但也不得不打断了他们相会的温馨。

    “这几位想必是琰儿的朋友?老夫蔡邕,蔡伯喈!”蔡邕不愧是海内闻名的大儒,略一沉吟,自报身份道。

    “爹爹,不要多说了,我们现在就走,有什么话,到安全的地方再说。”见蔡邕在这个时候还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行着儒礼,自我介绍……蔡琰一脸的焦急。拽着蔡邕的衣袖说道。

    “可是王司徒命你等前来接老夫出去的?”蔡邕脸上一喜,问道。

    “爹爹不要问了,我们……”

    “难道你们……。不行不行,我蔡伯喈俯仰天地,从未亏心行事,怎能做出这等事来。”

    “真是个倔老头!”秦旭摇了摇头,心中暗道。看着一直冷静多智的蔡琰都快哭出来了,蔡邕竟是依旧不肯出狱。

    “王司徒不会放你出去的。”秦旭无奈,长安城外西凉军中有贾诩在,吕布此行沾不了便宜的,时间紧迫,只能用杀手锏了。

    “小子无知!”蔡邕虽然是被王允关进来,但似乎还没有认清楚老王头的真面目,竟然容不得秦旭“诋毁”王允一句。

    “未必!”秦旭冷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