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拯救大儒蔡邕(下)

    ;

    热烈庆祝a签,保底加更!

    “哼!竖子!”蔡邕被秦旭的口吻气的白胡子都要翘了起来,大声道:“子师何人?老夫与他相识近四十年,甚知其为人。王司徒与我所争者,忠义而已,心诚志公。董卓待我有义,与国不忠,我岂能不知?处囹圄以报之者,知遇之恩也,子师定知我心。我已书信一封,详陈吾意只在修史,子师大量,不消片刻老夫即可脱身,岂能因一时意气,做出令天下耻笑之事?”

    “我……”

    我可是来救你的,这就骂上了?合着救人还救错了?

    秦旭发现这老头倔起来,慷慨激昂,言辞凿凿,倒是让人插不上口。若不是秦旭来自后世,知道蔡邕的结局,没准以此时王允在士林中的声誉,秦旭真会被蔡邕这番说辞而感到羞愧。

    “爹爹!”蔡琰见蔡邕几乎在指着秦旭的鼻子骂了,赶忙拦住须发皆张的蔡邕,一边小声的安抚蔡邕,一边充满歉意的看着秦旭。

    秦旭摸摸鼻子,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劝说蔡邕。只能慢慢推到牢房门口,思量着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倔老头带出去,否则一旦消息走漏,怕是李傕郭汜二贼还没有攻进长安,不光蔡邕不活,秦旭等人也要人头落地了。

    不过看蔡邕这架势,若是秦旭再坚持的话,没准老爷子捋袖子就要和秦旭拼命了,头疼啊。

    “大人,今晚莫不是王司徒和吕大人联审蔡大人么?”

    “怎么,还有别人前来此处?不是说除了持王司徒文扎,一概不许旁人面见蔡邕么?”

    “可……可是,那些是吕温侯的人,末将也不敢得罪。是是是,末将知罪,末将知罪。”

    “快去将那些人轰走!耽误了司徒的大事,你担待的起么?”

    “可是末将,这个,末将……”

    “哼!一个吕布就将你们吓成这样,速速带我前去。”

    正当秦旭绞尽脑汁,想办法让蔡邕配合的时候,不远处牢门口传来莫智的谄媚的声音,和一名yin鸷中年男子的对话声。

    李傕郭汜都快打到长安城下了,王允这个时候派人前来是什么意思?

    “秦主簿,要不要?”守在蔡邕牢房门口司马冒侧耳听着愈来越近的急促将不胜,见秦旭皱着眉头不语,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做了个切脖子的动作对秦旭示意道。

    要说想些歪招胡乱糊弄过去,秦旭没准还能答应,若说是无端杀人,秦旭还真是拿不定注意,要知道前世秦主任可是连只鸡都不敢杀的。

    见一旁的老许竟然很赞同的点点头,秦旭无语的拍拍额头,说道:“不必。来人能见蔡邕,定然是王允的心腹,现在王吕两家刚刚缔结政治同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你等何人,竟然敢擅自私见诏狱重犯?”来着是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袭儒袍一副文士打扮,yin鸷着一张脸,漫声喝问道。

    “你又是何人?”秦旭冷声道。

    本来还想试着看看能不能糊弄过去,没想到来人一上来就如此趾高气扬。

    “这位是尚书令内府长史,胡大人!”刚刚还对秦旭等人一脸恭谨的龙骧卫中郎将莫智,此时也仿佛得了天大的靠山,腆着将军肚,对秦旭等人道。

    “尚书令?”秦旭不解道,怎么还扯上尚书令了?

    “王允老贼官职是大司徒掌尚书令,是文官之首。”蔡邕得知王允派人来,以为是接他出狱的,正在整理衣冠将蔡琰轰了出来,正巧听到秦旭的自言自语,于是低声解释道。

    “小娘子果然好见识!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莫大人,还不请这什么什么将军府的人出去!”那胡大人贪婪的目光狠狠的扫过蔡琰胸前高耸,一副不屑的口气,仰起头对莫智说道。

    “你一个秩比千石的中郎将,对一个秩不过四百石的长史如此谄媚,”蔡琰被刚刚胡大人猥琐的目光盯过,简直比吃了二斤苍蝇还让人恶心,又见莫智一副谄媚的样子,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你!”

    “琰儿不得无礼。莫将军,胡长史,小女年幼无状,还望见谅啊。不知道是子师兄给老夫回话了么?”蔡邕从牢房中出来,就听到蔡琰的讽刺,赶忙说道。

    “啧啧,原来是嫁为卫家妇的蔡文姬蔡大家,果然名不虚传啊。”胡长史不yin不阳的说道:“蔡大人说的不错,王司徒确实有回信,还请蔡大人过目吧。”

    胡长史从怀中掏出一幅火封的白绢,递给蔡邕。蔡邕毕恭毕敬的接了过来,捋着胡须,示意秦旭说道:“老夫上午发书,这时间王司徒已经回信,还请胡长史亲自带过来,可见老夫所预见了吧?”

    见秦旭不语,蔡邕看了一眼站在秦旭身边的蔡琰,说道:“你等能来看我,老夫甚是领情。年轻人嘛,谁都有冲动的时候。王司徒心阔如海,定然不会在意你等今晚所为。待我出去亲自向王司徒知会一声,也就罢了。”

    秦旭的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没有理会蔡邕的好意,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莫智和胡长史,对早已经跃跃yu试的老许和司马冒突然说道:“拿下!”

    不等莫智两人反应过来,老许和司马冒也不问原因,猛然出手,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将毫无防备的两人扳倒在地,瞬间卸下了两人的下巴,动作之快,竟是没有惊动外面的龙骧卫守军。

    这突然的变故,不单单是蔡邕,连蔡琰同吕玲绮都不明白秦旭突然这样做的原因。

    蔡邕更是又瞪圆了老眼,胡子都气的翘了起来,怒道:“竖子无状,这是要做什么?赶快放开两位大人!”

    见蔡邕不顾年迈的真要冲上来,蔡琰赶忙将老父拉住。

    在场诸人都不明白秦旭的用意,就连出手的老许和司马冒也一副疑惑的样子,秦旭苦笑道:“蔡大人,先莫要动气。你还是先看看这捐书中的内容吧。”

    蔡邕狠狠的瞪了秦旭一样,将头撇向一旁,不打算理会秦旭的话。蔡琰嗔怪的看了秦旭一眼,从蔡邕手中将白绢拿到手中,掀去火漆,打开了来。

    “啊!王允老贼!竟然……”

    白绢不大,字也不多,但就是这仅有的几个字,却是令蔡琰柳眉倒竖,一旁的吕玲绮更是直接惊呼了出来。

    蔡邕听到吕玲绮的惊叫,又看到蔡琰的异样,疑惑的将目光转到白绢之上,一时间竟是呆住了。

    “太史司马不死,多妄语帝王,伯喈宁yu效此乎?”

    短短的一行字,竟然使得蔡邕仿佛老了十岁。白绢的意思很明白,当年太史令司马迁罪大应死,但最后只受了宫刑,结果修史书对历代帝王颇为不敬;你蔡老头也想修史书,是不是也想诋毁皇帝呢?

    诛心之语啊。

    蔡琰心有余悸的看了秦旭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她自然明白。若不是自己在此,怕是蔡邕见了这封回书,恐怕真的会想不开而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王子师!你心何其毒也!”蔡邕长叹一声,掩袖对墙而立,默默无语,霎时间好像jing气神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见蔡邕的状态不佳,秦旭心中暗呼侥幸的同时也出了一身冷汗。没错,秦旭在赌,赌的就是王允的心胸和历史上的定论。

    董卓死后王允誓要在朝堂上有一番作为的,但蔡邕这个海内大儒就算是不入朝堂,影响力也是极高的,若是由他修史的话,王允就好比给自己加上了一个掣肘的桎梏。

    但直接杀蔡邕的话,王允的名声会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才写了这张白绢令心腹带来给蔡邕,两人几十年的交情,王允对蔡邕的脾xing太了解了。

    蔡邕不明白王允的毒辣,一直还在女儿面前为王允开脱。若不是秦旭等人及时感到,恐怕蔡琰所见到的,就是蔡邕自尽的冰凉躯体了。

    “秦主簿,这两人怎么办?是不是……”司马冒语带恭敬的问道,看向两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气。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又发不出声音来的两人也没有了之前的跋扈,眼露祈求的看着沉吟的秦旭。

    老许和司马冒两人也为这突然变幻的情势而暗惊,老许看向秦旭的目光也不像之前看晚辈那般,司马冒对这个之前一直都看上去不起眼的年轻人更是恭恭敬敬。甚至有只要秦旭说据杀了,司马冒就能立即将这两人送回老家的狠辣。

    “请他们也去蔡大人的房间里坐坐吧。”秦旭不以为意的说道。

    长安城马上就要乱套了,谁还会在意一个蔡邕的生死。这两个人虽然讨厌,但秦旭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原住民,很难接受动不动就要人xing命的行事风格。

    “你怎么知道这书信中的内容的?”吕玲绮见蔡琰正在安慰蔡邕,老许和司马冒也一人一个将地上两人抬进牢房,便小心翼翼凑到秦旭的身边低声问道。

    “猜的!”

    “切!不说拉到!”吕玲绮一脸不屑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