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诏狱bào luàn

    ;

    “呜……”

    “呜……”

    一声声刺耳的jing报声响彻长安城的夜空。访问下载txt小说 ..将近年来饱受战乱侵扰的平民从睡梦中惊醒。城中瞬间沸腾起来,男人的骂声,女人孩子的哭声霎时间响彻云霄。

    长安主干道朱雀大街上,一队队的传令兵背插着代表最高级jing报的令旗,奔向城中屯兵的四大营寨,

    西苑诏狱中,蔡邕看了王允的回信之后,似乎一时间还难以接受,如同抬线木偶一般,一言不发,任由秦旭和司马冒给他换上了胡长史的衣物。

    “咱们怎么出去?”蔡琰自秦旭成功“说服”蔡邕后,看向秦旭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见秦旭同司马冒扶着蔡邕出来,连忙上前问道。

    “老王头为了保密,肯定会授意胡长史命莫将军将守军远远调开。否则这么大的动静,咱们早就被包围了。”秦旭笑道。

    “大坏蛋!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出去的办法?”吕玲绮见到秦旭一副惫懒的笑容,冲秦旭晃了晃拳头,小嘴一撇,不悦的说道:“快说快说!又有什么坏点子了?”

    “就你这脾气,也不知道嫁不嫁得出去!”秦旭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大点声!一个男子,这么细声细气的说话,还妄想进陷阵营?快说,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吕玲绮没听清秦旭说的什么,又向秦旭凑近了一步,不耐烦的说道。

    “当然是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咯!”秦旭决定还是离这小辣椒远一点。拜吕玲绮所赐,秦旭的脑袋到现在还有些微微作痛,对这个武力和脑子成反比的丫头,秦旭决定还是远离的好。见吕玲绮有些不耐烦,秦旭又退了一步,说道。

    “就这么走出去?你就不怕被外面龙骧卫的守军抓了你去?”吕玲绮仿佛看怪物似的看着秦旭,一脸的不屑道:“刚刚还夸你有脑子呢,就这馊主意?”

    “你夸我?还说这是馊主意?”秦旭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吕玲绮,仿佛听到了三国时代最好笑的事情。

    “你抓了他们的官长,还敢这么走出去,就不怕被他们瓮中捉你!?”吕玲绮翻了翻白眼,说道:“我还夸你?切!”

    “他们的官长?莫智?”秦旭恨不得敲开吕玲绮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浆糊,没好气道:“谁告诉他们我抓了他们的官长?你告诉他们了?他们的莫将军不是请胡长史随我们出营么?”

    “明明是你……”吕玲绮话说到一半,也似乎明白了秦旭话中的意思,顿住话头,不满的白了秦旭一眼,转过身去帮蔡琰扶着蔡邕,说道:“琰姐姐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

    “呛啷!呛啷!”

    “嚓啦嚓啦!”

    由于老王头别有用心,关押蔡邕的牢房在诏狱中比较偏僻,离着整个诏狱的大门却并不太远,众人收拾好了现场,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外面一阵阵的铠甲的碰撞声和刀出鞘的摩擦声。

    “姓秦的,你不是说他们不知道这事么?外面是怎么回事?”吕玲绮听到声音,怒视着秦旭,压低声音喝问道。

    吕玲绮不愧是吕老板的独生女,深得乃父真传,不等秦旭回答,仿佛被惊到的小豹子,弓背探身,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下意识的将蔡邕和蔡琰护在身后,。

    “这么快!竟然这么快!”秦旭似乎没有听到吕玲绮的质问,透过门缝,看着外面龙骧卫的军士在各队主官的呼喝声中迅速的集结。

    “呜……”

    “呜呜……”

    “秦主簿!这是敌袭jing报!”护卫在秦旭一侧的老许侧耳凝听,眉宇间挂着一丝凝重。

    “龙骧卫是西苑禁军,看样子是要调兵去守城啊?难道是城中出了什么变故?”司马冒也紧皱着眉头,变戏法似的从两只衣袖中取出一对倒刺,透过门缝,凝视着大门外的动静。

    司马冒的意思秦旭明白。他怀疑李傕郭汜带西凉残军攻城的事情败露了,这是朝廷在调兵平叛。

    “不!”秦旭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忧虑,慢慢的说到:“应该是吕将军回来了。”

    “吕将军?”老许等人还没明白秦旭的意思,蔡琰的脸上却露出惊诧,道:“秦主簿,你是说吕将军他……?”

    “不错!”秦旭沉声说道,眼眸望向远处星光下的夜空,想着那个几乎一手导向了三国历史的奇人的模样,语气沉重的说道:“吕将军败了!”

    “不可能!姓秦的,你……”吕玲绮听到秦旭这般说,顿时急了眼,也不顾外面是否能听到,大声对秦旭喝道:“我父亲怎么可能会败?绝不可能!”

    “秦主簿,这?……”老许和司马冒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吕布,他们的主帅,他们的不败战神,怎么可能败了?若不是秦旭,估计旁人这么说他们早就让那人血溅五步了。

    不过他们今晚见识了秦旭的先知先觉,倒是没有像吕玲绮那般激动,板着脸等着秦旭的解释,不过之前看向秦旭的目光中的炽热,此时也淡了几分。

    不相信?秦旭心中苦笑。那是你们不知道西凉军中有个人,一个连曹cāo这等枭雄都要着了他的道的毒士。吕布的夜袭计划,恐怕从一开始就在他的算计之中,甚至连让吕布听到西凉军进犯的消息,也是此人计策中的一环。

    但是,现在这人声不彰名不显,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这个老狐狸啊!”秦旭没有理会众人各异的神情,反而对未来两人的共事有些期待起来。只是此时无论是秦旭还是秦旭所佩服的毒士,都不会想到两人最终还真的如秦旭所想共事在了一起,但方式却是两人都没有想到的另外一种了。

    “不管是不是,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见不管是老许司马冒还是吕玲绮,对秦旭的态度都似乎冷淡了不少,蔡琰打圆场道。

    “现在外面兵士越聚越多,之前我们的计划怕是行不通了。”秦旭看了一眼众人异样的神sè,对司马冒说道:“死猫,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我之前所说的话,但我现在也是羽林骑、并州军的一员,有件事情要你去办!”

    “秦主簿请吩咐!”司马冒咬了咬牙,躬身答道。

    “你去打开诏狱所有的牢房,让里面的人逃命去吧。”秦旭说道,接着又加重语气道:“最好是热闹一点。”

    “放?放人?”司马冒不确定的重复了秦旭的话,不过随即便低声应道:“喏!”

    “你这么做就不怕将来王司徒找你算后账?”吕玲绮冷冷的问道,之前秦旭质疑吕布的话让这小姑娘心中十分的不舒服,但还是替秦旭有些担心,

    “王司徒?”秦旭的眼神中透出一抹谁都看不明白的神光,没有回答吕玲绮的话。

    王司徒还能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秦旭没有回话,众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听着司马冒在诏狱中弄出的越来越大的声响,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发现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竟然有些看不透了。

    秦旭虽然上辈子的人生不怎么出彩,来到这里想的也是找个大靠山混吃等死。但不可否认秦旭是个敢拼敢赌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个不怎么大的单子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乱世。而这辈子的秦主簿,一个瘦瘦弱弱的十五岁少年,一门心思的想进每次上战场都在第一位拼杀的陷阵营,具体原因虽不清楚,但也着实不是什么善茬,

    受了这两世为人影响的秦旭,听着越来越急促的长号和鼓点,内心中竟然生出了几分沸腾的热血来。

    “西凉军又打回来了!快!快冲出去!出去就不必在这里受罪了!”

    司马冒的话语很有煽动xing。加上诏狱里的人也都听到了外面越来越清晰的jing报声,顿时整个诏狱中乱了套。

    长安城作为洛阳的陪都,在几年前西苑旁的诏狱只是关押政见不过关的重犯的所在。但董卓祸乱长安之时,就已经逐渐开始关押一些不太安全的人士。董卓死后,王允大肆打击董卓余党,一些和董卓走的比较近的郎将校尉和街市上的一些游侠儿也逐渐的充斥了这个本来文艺范颇浓的监狱之中。

    诏狱门口集结的各sè人等越来越多,摄于门外军士齐整的军容,愈发的拥挤。而大门外不远处集结的兵士也似乎发觉了这里的异样。已经有披甲执戈的小队士兵向这边小跑过来。

    “就是这个时候!”秦旭心中暗暗喝道:“走!”

    诏狱门外小跑过来的士兵,本来是执行上峰军令过来查看一下诏狱中突然传出的异响,以防在这多事之秋有暴徒动乱,却没想到还没到门口,就发现一个文士模样的年轻人,一只手拽着一个身着红sè甲胄的小姑娘,一只手半抱着一个绝sè的美人,后面跟着两个彪形大汉紧紧驾着一名同样文士装扮的老者跟随,再之后的大门之中,隐约可以看到零散冲出来的衣着囚衣的人。

    “不好!列阵!”为首的一名小队长反应倒是不慢,马上挥手止住后面跟上的士兵,只在片刻间便摆出了防御的阵势,最后面的士兵也马上折身示意不远处正在集结的大军。

    大汉朝虽然已经快要走到了尽头,这些西凉籍贯的士兵也不太受现在的朝廷待见,但不可否认,大汉正规军的战斗力和行动力,依旧高效高速。

    “我乃奋武将军府主簿秦旭,奉命同尚书令府长史胡某来此公干,不幸恰逢暴徒预谋不轨,将军等速速救援!”

    秦旭两只手都拽着人,非但没有绕过这些jing惕的兵士,反倒是大喝着直接向防御阵中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