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竖子!放开我女儿

    ;

    “来者绕阵而过!莫要冲阵!”

    不知是秦旭的表情太过逼真,还是诏狱bào luàn的事情太过重大。在听到秦旭的喊叫声后,已经结阵的龙骧卫兵士大声对秦旭等人喝道。

    后面源源不断赶过来的兵士竟也无人理会这一群男女老幼的奇怪组合,就这么放了秦旭等人过去。

    “你们好歹也问一下啊?我准备了那么多的说辞?”秦旭小声嘀咕道。

    能这么顺利的冲破千余龙骧卫士兵的包围,让秦旭有些摸不着头脑。若是说之前在大营门口见过秦旭等人的兵士这么做还有情可原,但几乎所有的兵士、部将都对秦旭等人不闻不问,让秦旭感到一丝不对劲。

    “就……就这么出来了?”吕玲绮圆圆的睁着大大的眼眸,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身后已经将诏狱门口团团堵住的龙骧卫,不可置信的说道。

    “看来吕将军真的战败了。”蔡琰倒是没有惊讶的意思,反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秦旭,低声对众人说道。

    “什么!?”老许和司马冒齐声惊道。

    “琰姐姐,你说我父亲战败了,所以这些人才这样?但是他们又不认识我们,怎么会?”吕玲绮焦急的问道。

    “这些人曾经也是西凉军序列,本就被朝廷猜疑。现在城外李郭二贼率西凉残军来犯,他们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附逆,要么杀敌。”蔡琰对吕玲绮解释道:“现在诏狱出了乱子,若是城中无事或者吕将军得胜而归,他们顶多就是守卫不利的罪责而已!但若是吕将军战败而归,诏狱又恰巧出了乱子,你说王允老贼会怎样对待他们?”

    “龙骧卫能在董卓死后依旧满编制成军,又和王司徒交好,看来军中有明白人啊。”秦旭只是惊讶于龙骧卫的态度,倒是没有想过其中的关窍,此时蔡琰的一番话倒是令秦旭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三国时代的古人,有大局观的人也不在少数,只不过被滚滚的历史车轮掩盖了他们的名姓而已。

    “咳咳!”“咳咳!”

    “蔡大人,你没事吧?”

    众人出了西苑龙骧卫军营,整个大街上到处是奔跑的小队士兵,倒也没有人太过注意这一行人。很快就要到了吕布的奋武将军府大门外的时候,缓过神来看上去气sè好了许多的蔡邕却是不肯走了,而是面sè奇怪的盯着秦旭,皱着眉头在那干咳,让秦旭有点莫名其妙。

    “嗯!咳咳!咳咳!”

    “蔡伯伯,你不舒服么?”吕玲绮奇怪的问道“要不要我叫府中医者给你看看?”

    吕玲绮的关心并没有得到蔡邕的感激,反倒是老许和司马冒也跟着干咳了两声,看看秦旭和两女,又看看微开的大门中隐约闪现的人影。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秦旭!你这竖子!”也不知道蔡邕这倔老头又在发什么疯,这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事情啊,这老头急赤白咧的挣开司马冒和老许搀扶着他的双臂,手指着秦旭,怒瞪着双目,似乎想向秦旭冲过来。

    “蔡老头!有话你就直说,骂骂咧咧的做什么?你的大儒风范呢?你的儒家修养气度呢?你这叫恩将仇报,你这叫过河拆桥,你这叫……”秦旭其实很愿意奉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可蔡邕虽然已经年近花甲,在三国时代也算是长寿了,但就这一会的功夫已经莫名其妙的骂了秦旭两回了,让秦旭心中着实的不痛快。

    “你对董卓这乱国之贼尚且知恩图报,对王允这害你之人不出恶声,怎么就对我这救你出囹圄的人这般看不顺眼?若不是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我……”提到蔡琰,秦旭突然明白蔡邕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了,于是乎秦旭卡壳了,秦旭无语了,秦旭羞愧了。

    刚刚从诏狱出来冲向龙骧卫的时候,秦旭一心只是想着利用灯下黑的原理糊弄过去,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想着实在不行还有吕玲绮的身份这张王牌可以挡一挡,毕竟在长安城中吕布的名字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只是看蔡邕年老,秦旭恐怕他跟不上他们几人的步伐,所以才由老许和司马冒搀扶着。而秦旭自己,则是下意识的拉起蔡琰和吕玲绮两女。

    秦旭敢对天发誓,当时,当时真的没有丝毫猥琐的想法,真的是下意识的握住这一位御姐和一个萝莉的嫩手的。

    “竖子!你!”蔡邕估计活了这大半辈子,也没有骂过多少人,口中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毫无新意可言。

    不过这一声却是惊醒了秦旭,可不是么。能怪蔡老头反应这么大么?秦旭连忙尴尬不已的放开手,身边蔡琰的脸庞已经是粉红一片了。

    蔡琰现在还是卫家未亡人的身份,虽然为了来长安找机会救蔡邕,几乎和卫家闹翻了,但在人前,特别是蔡邕面前,任由秦旭这般拉着手,却也令这位大才女羞涩难当。

    吕玲绮脸sè不自然的将手从秦旭的手中抽出来,一边还小声埋怨道:“握这么紧,害的本姑娘都挣脱不开。真是的!”

    听到吕玲绮的抱怨,秦旭自然也装听不到,反倒是老许和司马冒两人,在众人不太注意的角度,冲秦旭翘了翘大拇哥,连这小辣椒都敢招惹,着实让人佩服秦旭的胆量。

    秦旭现在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估计也解释不清楚了,这哥俩促狭目光,比起蔡老头那种恨不得要吃了秦旭的视线,的确算不得什么。

    “玲儿!你们去哪里了?我和你娘找遍了府中也不见你的影子。可把姐姐给急坏了。”

    正当秦旭和蔡邕大眼瞪小眼陷入尴尬之时,一个一身吉服的绝sè丽人从奋武将军府大门口快步走了出来,正是吕布的新夫人貂蝉。

    “貂蝉姐姐!”吕玲绮ru燕投怀,扑到貂蝉的怀中,道:“我们可是去做了件大事呢。你看,这是谁!”

    貂蝉之前是王允义女,又是董卓败亡的关键xing人物,见到负有董卓知遇之恩,又是王允亲自将之投入到诏狱的蔡邕,貂蝉绝美的脸蛋上,惊讶中带着一丝尴尬。给了吕玲绮一个小小的眼sè,貂蝉躬身对蔡邕施礼道:“原来是蔡中郎,妾身有礼了。”

    “吕夫人不必多礼!之前的事情无谓谁是谁非,皆同吕夫人无关,吕夫人不必放在心上。”蔡邕人老成jing,看出貂蝉的尴尬处境,不以为意的说道:“说起来还要感谢吕温侯如此仗义,老夫同他不过泛泛之交,更是有王子师从中作梗,温候尚能相救,令老夫实在感激。”

    “奉先?”貂蝉疑惑的看了看吕玲绮,对蔡邕说道:“蔡中郎请进府内说话,这事妾身并未听奉先说起过,失礼之处,请蔡中郎海涵。”

    “哎呀貂蝉姐姐,这事情父亲并不知道啦!”吕玲绮一脸的得意,一边挽着貂蝉的手臂,一边献宝似的将今晚的事情前后简略的对貂蝉说了一遍,听得貂蝉华容失sè,揽着吕玲绮,不安的说道:“你等竟这般大胆,去诏狱救人?被发现后竟然还敢冲阵?这……幸亏没事,幸亏没事!”

    貂蝉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之前也曾将董卓和吕布这般人物玩弄于股掌之上,只是片刻的不安便稳定下来,对吕玲绮话里话外提到的秦旭秦主簿也提起了一分好奇,问道:“这秦主簿是奉先军中的主簿么?果然好大胆子,怎么没跟你们回来?”

    合着貂蝉虽然同秦旭见过几次面,但脑子里却并没有将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同吕玲绮口中的秦主簿对上号。

    “咯咯!”见貂蝉没有认出秦旭就在他们之中,刚刚还对莫名其妙的就让秦旭握了一路小手而懊恼的吕玲绮转瞬间笑出声来。指着和老许、司马冒站在一起的秦旭,凑到貂蝉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一个是敢于在上千龙骧卫已经布下军阵的情况下强行冲阵,胆量和眼光能领貂蝉讶然;一个是看上去低调腼腆,面容稚嫩的少年,也难怪没见过秦旭拍吕布肩膀的貂蝉难以置信。

    “秦主簿!妾身……”貂蝉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秦旭可不敢受这一礼。

    归根究底来说,秦旭救蔡邕之事或许遂了吕布心愿,但严格说却是犯了军令。不说吕布临行前调拨给秦旭十名陷阵营兵士是让秦旭护卫家眷,秦旭却用来去救蔡邕;单单是蔡邕身份的敏感,就让和王允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的吕布难以收场。

    毕竟老许和司马冒是陷阵营中军士,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吕布的态度,更别说还拐带着吕玲绮这个吕布的心头肉一起冒险了。

    虽然吕布对秦旭的态度很不一般,似乎两人之间有什么秦旭不清楚的就敢,但就这一条,以秦旭对历史上吕布的了解,绝对是触及了吕老板的底线。

    “应该罪不至死吧?至少想平安离开长安城去投奔曹老板,还需要吕布的武力才能安全。”一心想离开吕布军的秦旭,此时心中冷静下来,暗暗想到。

    “夫人,是卑职僭越了,好在托吕大人威名所护佑,吕xiǎo jiě安然无恙。”秦旭不敢在貂蝉这个能让吕布冲冠一怒的女子面前托大,赶忙回礼道。

    “哈哈,秦旭,看你怎么过我父亲那一关!”吕玲绮毕竟还是有些头脑的,很快就想明白了秦旭这般低姿态的用意,没心没肺的说道。

    “还想过关!哼!秦旭,你好大的胆子!”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过后,一个霸气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的yin沉,从吕府大门外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