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魏续的野望(上)

    ;

    “主公!”

    “爹爹!”

    “奉先!”

    “奉先兄!”

    听到吕布的声音,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秦旭虽然知道吕布此去袭营难以成功,但没想到竟然回来的这么快。

    吕布伟岸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战袍之上满是尘土,原本英挺的面容透着一丝疲惫,明亮的双眸中却是闪烁着隐隐的怒火,跟在吕布身后的高顺、张辽等将也都是yin沉着脸庞。

    “奉先,怎么回来的这么快?”这个时候,也只有貂蝉的话能让吕布听得进去,见吕布这个样子,貂蝉急忙问道。

    “哼!他们命大!”吕布沉声说道,不过话中似乎有难言之隐,但是碍着人多没有说出来。

    “伯喈兄,你平安就好。”吕布见蔡邕在场,竟然没有露出丝毫的惊讶,反而冲蔡邕拱拱手,说道:“既然伯喈兄无恙,想必也是累了,蝉儿,你随蔡小姐扶蔡大人去休息吧。”

    蔡邕不知道此中实情,还道是吕布另有军务。

    长安城中的jing报声和士兵的四处戒严,也早就说明了这一点。

    一直以为是吕布出手相救的蔡邕,深深的冲吕布行了一礼,便由貂蝉带着去客房休息了。

    唯独蔡琰在临走前担心的看了秦旭一眼,却被秦旭暗地里的一个鬼脸给糊弄了过去,又让她想起了秦旭拉着自己的手一路飞奔的场景,jing致的脸庞一片绯红,赶忙装作去扶蔡邕,疾步而去。

    该走的人都走了,秦旭静静的等待着吕布的下文。

    军令,犯了!但秦旭虽然挂着羽林骑主簿的名头,但实际上却是吕布奋武将军府的属官,更何况秦旭已经留下了八名陷阵营的兵士护卫后院门口,说是违抗军令,这话有待商榷。充其量只能说是开小差,或者说是干了点私活而已。

    再就是救出蔡邕这件事情了。蔡邕毕竟是王允的要犯,一个名扬海内的大儒被老王头关进了诏狱这种地方,可见对蔡邕有多么的不待见。若是王允知道是吕布的人将蔡邕给放了出来,估计老王头和吕老板之间的默契就荡然无存了。

    但吕布刚刚的表现却更像是默许了秦旭的做法。不说之前吕布收留蔡琰的做法,就是在给老王头添堵,单单魏续在被秦旭和蔡琰恶搞一番之后谁也没有去找,反而是投奔了王允这件事情,就透着吕布和他便宜岳父王允之间的古怪,没看到吕布连貂蝉也给支走了么。

    吕布现在沉着脸看着一脸平静的秦旭,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就连高顺和张辽二人随吕布回来后也没有离开,就这么和秦旭大眼瞪小眼。

    “爹爹!你累不累?张叔叔和高叔叔一定是累了,你们……”吕玲绮毕竟熟知吕布的脾xing,见吕布这般样子,加上之前进来的时候的话,担心秦旭这次恐怕真的要挨军法了。虽然吕玲绮自以为对秦旭这个大坏蛋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毕竟是共同“战斗”了一场,吕小姐的心胸很宽广的,岂能见死不救。

    “好好感激本小姐吧。”吕玲绮横了一眼秦旭,心中暗道。

    “去随你蔡家姐姐一同回去!看来你娘说的不错,这些年我确实太过宠溺于你了。”吕布冷着脸,打断了吕玲绮的“好心”,难得对吕玲绮这般硬心肠的说话。

    “不嘛爹爹,你都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秦旭……”

    “快去!”吕布低声喝道。

    见吕布丝毫不为自己的软话所动,反而破天荒的冲自己低吼,吕玲绮的眼圈瞬间便红了,委委屈屈的看着吕布不说话。

    “吕小姐,看来主公是有话要问卑职,要不你先去找个医者看看蔡大人?”秦旭见这对脾气火爆的父女呛上,连忙说道。

    “哼!去就去!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大坏蛋!”吕玲绮不愧是吕布的女儿,脾xing火爆如出一辙,见吕布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秦旭又对自己的“好心”这般态度,娇哼一声,拧着小蛮腰,快步向客房走去。

    “秦主簿似乎对吕某这般狼狈一点也不惊讶?”吕布的话中透着一股莫名的意味。按理说秦旭是吕布的属官,吕布若是亲密的话就称呼秦旭的表字,不过以秦旭的年纪或许没有表字也不一定。若是厌恶的话,以吕布的脾气xing格,估计秦旭早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站在吕布的面前说话,所以吕布的表现很奇怪。

    “主公言重了!卑职出于私心,不遵军令,公器私用,擅自调遣主公麾下兵士救人,令主公在王司徒之间难以回话,真真死罪该万死。”秦旭一副没有听明白吕布话的意思,脸上还真的就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私心?军令?万死?”吕布冷笑着重复秦旭的话,突然喝道:“你既然如此明白,看来你是真有悔过之心。也罢,我若是不成全你,反倒是显得吕某不近人情了。来人!”

    吕布的反应不对啊?秦旭心中暗暗叫苦。自己的话中有话,以吕布尊从王允的话头来做垫脚,以吕布的骄傲,加上之前在吕玲绮房间中的一番做派,就算此时吕布再想治自己的罪过,最起码也要找个其他的理由啊。

    “主公!”

    “主公!”

    没想到应和吕布抓人命令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老许和司马冒。这是个什么情况?

    还没有等秦旭想明白,老许和司马冒就像是抓个小鸡子似的将秦旭的双臂反挽到后背,动作的熟练系数极高,看来之前没少做过这种事情。

    看来这次吕布是动了真火了?秦旭也担心自己之前的表演有些过头,激起了吕布的xing子。唉,过犹不及,古人诚不我欺啊。

    还有老许和司马冒这俩货,从穿越到这三国时代第一次见到的人就这两位,不光替司马冒挡了高顺的惩罚,甚至还想依仗着之前的秦主簿对老许莫名其妙的“救命之恩”赚个私人保镖呢。却没想到只是吕布的一句话,这俩人就直接反水,最先应声把秦旭给抓了起来向吕布邀功。

    人心啊,人心!

    “秦主簿莫要担心,主公眼中没有杀气。”正当秦旭胡思乱想,认为无论是前世还是此时,人心难测这个词语都很适用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司马冒的声音。

    没有杀气?

    没有杀气还让人把自己抓起来?

    吕老板这是唱的哪出?

    老许和司马冒跟随吕布良久,据说老许自吕布五原出山的时候就已经在了,司马冒也是吕布随丁原屯河内的时候加入吕布军的,按对吕布的了解,这两人的解释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官方”解释了。

    两人抓着秦旭的胳膊,看上去好像十分的凶狠,但是双手传来的力道之轻微,秦旭还是可以感觉的到的。

    本来秦旭已经在为自己这般轻动有些后悔的意思了,却没想到竟然又遇到这种事情。

    被司马冒这一小声的提醒,秦旭想不明白吕布究竟是何意,索xing就不想了。任由瘦瘦弱弱的身躯在两个彪形大汉的“蹂躏”下“痛苦”的折成近九十度。

    “主公!秦主簿平ri里甚是勤勉,多有功劳。这次虽然贸然犯下大错,但毕竟年幼,还望主公念在他往ri的功劳上,网开一面,就免了他的死罪吧。”说话的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张辽。

    这样子的脚本才对嘛,秦旭暗中吁了口气。心中对自己刚刚竟然真害怕的说不出话来有些汗颜。

    先是一顿大棒,还没打下去的时候再一大堆甜枣奉上,然后才可以放心的用人。看来古往今来的上位者都喜欢弄这么一套。

    不过张辽这位ri后在历史上曹老板的手下威震逍遥津,打的孙权在张辽病重的时候都不敢轻动的名将,实在不太适合做这种捧哏的事情。

    这一番给秦旭求情的话,若是高顺说出这些话,没准秦旭还能担心一下刚刚司马冒所说话的真实xing,毕竟虽然外界传说吕布和高顺不合,而且还有将高顺的陷阵营统领一职换给魏续的说法,但毕竟相比于张辽来说,高顺是吕布军的老人,xing格耿直,喜怒不形于sè,在吕布军中的威望很高,很多时候吕布也得考虑一下高顺的想法,而且和秦旭也算是认识。虽然在秦旭看来,自己只和高顺见过一面,不过高顺可不应该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呐?

    但是张辽呢?之前张辽虽然也是丁原麾下的从事,但他同高顺一样是个纯粹的军人,做这种提调人心的活总是不太凑手的。秦旭实在想不起自己和张辽有什么交集,值得张辽为他说话。

    再说也说的太假了。吕布的奋武将军府中人,哪个不知道秦主簿虽然年纪幼小,瘦弱不堪,但却一门心思的想进入jing锐陷阵营之中,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管的,因为传说中秦主簿的后台硬,再加上吕布也不理会,所以才没有人管他。秦旭的轶闻,都快成了府中下人家将茶余饭后必聊的话题了。这样的人,又会有什么功劳可言?张辽刚刚话语中言道秦旭甚是勤勉多有功劳的话,可不要被吕府中人听到。

    这样大的破绽若是秦旭都看不出来,上辈子秦主任活该被酒灌死。

    “文远所言有些道理!那就暂且将这件事情搁下,ri后再有所犯,定斩不饶!”吕布果然如同司马冒话中所说,并没有要拿秦旭问罪的意思。听了张辽蹩脚的解释,就顺坡下驴,命老许和司马冒老人将秦旭放了开来。

    小命得保的秦旭心中却并不轻松。吕布能安排下这样拙劣的“捉放秦旭”的戏码,肯定是有目的的。没准和刚刚吕布夜袭李傕郭汜失败的事情有关。

    “秦主簿似乎对吕某这般狼狈一点也不惊讶!?”

    吕布说了一句和刚刚一样的话,依旧是冷着脸,不过这回秦旭听出来了点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