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目标河内

    ;

    未央宫中。

    自天子刘协以下,重臣的脸sè皆是苍白一片。

    王允刚刚夸下海口,言称吕布定能挽乾坤于既倒,下一刻就传来李傕郭汜攻破长安,已经兵临城下的消息。

    这让殿内的重臣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更有些人看着王允的惨状心惊之余,暗中撇嘴,莫不道一声:“报应!”

    人家吕布在前方浴血杀敌,你不思应对之策,只顾在背后说人坏话;现在吕布“寡不敌众”,败走长安,你又说吕布误你。这好话坏话都让你说尽了,合着除了你老王头,这世上就没有忠臣了?

    众大臣恍然记起,之前刚刚诛杀了国贼董卓的时候,吕布就曾经上表,建议招安董卓旧将,尽收西凉诸军势为朝廷所用。

    当时王允怕怕吕布趁机扩大军势,担心吕布成了气候之后尾大不掉,没有同意。

    吕布又建言说若是不能如此,就请朝廷诛杀董卓旧将,王允当时还以准岳父的身份,当众斥责吕布杀心太重,锐气太盛。

    就连给吕布封侯,都略带促狭的封了个“温”候……

    结果呢……

    王允前前后后的这一番做派,倒是令刘协和众大臣们对吕布产生了一丝同情。连带着对吕布败走长安的事情也不像之前那样怨恨和仇视。这倒是令后来知道了殿中情况的秦旭啧啧称奇。

    “陛下,李傕郭汜在宫外叫阵,龙骧卫原本就是西凉军序列,恐时间久了,再生变数啊!请陛下早做定夺!”司隶校尉黄琬同王允交厚,见众位大臣乃至天子看向王允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不忍王允变成这般情状,忙出班奏道。

    天子年幼,以往军政要务皆是由兼掌尚书令的大司徒王允处置,现下王司徒自顾不暇,甚至在献帝和众位大臣的眼中,说严重点,王允都差不多成了罪魁祸首了,更不可能再听王允的高论。

    “众位爱卿可有良策退敌么?”献帝刘协毕竟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被那小黄门传来的消息惊吓,此时才刚刚缓过神来,听黄琬的启奏,连忙问道。

    “这……”

    “这……”

    这些大汉朝廷最后的重臣们,听到刘协的问话,皆是一个个恍若木鸡呆狗,呐呐说不出话来。

    “你们!你们!”

    献帝刘协突然觉得现在才终于看清了这些平ri里一个个自诩社稷重臣的面目,平ri里一个个自诩擎天玉柱架海金梁,说起治国方略,嘴上滔滔不绝,笔下洋洋洒洒,真真遇到事情,却是心中无一良策。现在的小刘同志心中,不知怎的,却出现那个在刺董之后,几乎被所有人顾忌的吕布了。

    “罢了!罢了!”献帝刘协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应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苦笑:“二贼既然叫阵,朕为天子,焉能惧而不见,众卿,随朕一起去会会这董卓遗党!”

    ……

    不知道献帝刘协同李傕郭汜究竟有了什么协议,一行人已经离开长安五天了,还没有消息从长安传来,不过现在秦旭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当ri吕布在得知魏续假传军令,打开西门放李傕郭汜大军入长安城时,秦旭试着说服吕布暂时放弃长安。理由是无论是李傕郭汜乃至贾诩,就算再怎么胆大包天,对皇帝却是不敢有丝毫伤害的。

    虽然秦旭知道现在已经是汉朝末年,但在此时人的心中,汉朝仍然是正硕,有天子在,大汉便在。

    就算是在十几年后,袁绍、曹cāo成了气候的时候,才仅仅敢提出“奉天子以令不臣”,仅仅是这样,还被后世野史传说给演变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呢。

    董卓在时,威势一时无两,仅仅按照灵帝的意愿换了个皇帝,就招的十八路诸侯讨伐,虽然最终失败,但也将董卓逼得迁都长安。

    所以,秦旭给吕布的结论就是,就算是借给李傕郭汜两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害了献帝的xing命。

    但吕布不同。

    秦旭告诉吕布的是,吕布此战,无论胜败,王允都不会放过吕布。若是胜了,魏续反吕布而投王允不得之后才突然反水,放李傕郭汜二贼入城的事情,一时半会是说不清楚的,更是会成为王允挟制吕布的筹码。若是败了,整个吕家都无法保存。

    事实证明,虽然暂时无法得知王允在朝堂上如何编排吕布,秦旭的以小人之心度王允之腹的猜测仍然是正确的。

    当ri吕布听了秦旭的劝告,沉思了良久之后,保全家人的念头还是占了上峰。决定听从秦旭的良言,趁长安混乱,派高顺带着数名陷阵营卫士,保护家眷同蔡琰父女一同从东门出城,吕布佯攻一阵后,同张辽带大军冲西门向北,其余吕布辅军健将,带兵从各门突围,约定众人前往河内会合。

    河内曾是当年丁原为羽林郎时,携吕布驻守过多年的地方,离洛阳极近,又是司隶的粮仓所在,河内太守张扬同吕布乃是至交,所以,吕布将会会和的地点选择在了那里。

    只不过众人分别时,吕布的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是令秦旭从此陷入苦难之中。

    “秦主簿献策有功,你不是一直想入陷阵营中么?我便替高将军做主,圆了你的志向!”吕布当时极其严肃的说道:“但是你这身板加入陷阵营完全就是累赘。这样吧,此去河内路程大概半月,便由高……便由玲儿给你做个简单的特训。”

    不知道吕布为什么临时改口,总之秦旭见吕玲绮听到这话之后,星眸中闪过的兴奋,就知道这一路上有苦头可吃了。

    “大坏蛋,你这叫马步?抹布还差不多!才加重了这么一点,你就撑不住了?腿不要发抖!你行不行啊?站稳了!”吕玲绮身着软甲,高昂着头颅,紧皱着眉头,娇媚不乏英气的面容上带着轻蔑,看着晨光下一脸苦笑的秦旭,娇哼道:“也不知道爹爹怎么想的,竟然真的要将你调入陷阵营中。这不是纯粹添乱么?”

    长安到河内近八百里,步行的话,再快也至少要半个月,若是之前的秦主簿,吕布这般说也许正合了心意,但秦旭本就搞不懂之前的这位为什么非要不自量力的进陷阵营,那可是战场的前锋,来自后世的秦旭自然不会傻到鸡蛋碰石头的去送死。便自以为吕布不在身边,吕玲绮一个黄毛丫头,随便糊弄糊弄就过去了,又怎么会是商界“成功人士”秦主任的对手。

    但事与愿违,吕玲绮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报复心理,对这暂时的“教官”一职竟然十分的上心,每天天不亮就将秦旭拽起来,美其名曰晨练。

    秦旭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这时候人的衣着也是一知半解,加上四月中旬(农历)的天气也已经开始有些热度了,每晚差不多都是半裸而眠。

    所以,出了长安之后,几乎每天早晨都会听到吕玲绮的一声尖叫之后,紧接着就是秦旭的惨叫。

    老许和司马冒因为同秦旭相熟,又是陷阵营中老兵,特地被吕布特地留下,随同高顺一起护卫家眷和蔡家父女等人。

    头几次听到秦旭的惨叫之后,两人还能紧张的露个头看看秦旭究竟如何,之后便如同失聪失明一般,对秦旭求救的眼光和惨叫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有时候还饶有兴致的围观,令秦旭郁闷不已。

    “玲儿妹妹!该做早饭了,一会还要赶路呢,今天先到这里好不好?”

    今天吕玲绮也不知道怎么了,训练的强度比之前两天重了一倍,脾气也大了许多,就在秦旭感觉两股战战,感觉站都站不稳的时候,一个宛如救苦救难的九天玄女一般的仙音,及时的将秦主簿救出水深火热之中。

    “好啊好啊!吕夫人和蔡大人还等着吃饭呢。”秦旭不等吕玲绮回答,赶忙趁机站起来,大大的做了个扩胸动作,吐出一口浊气,仿佛又活了过来似的。

    “哼!”吕玲绮似乎也有事情找蔡琰,见秦旭一副惫懒的样子,狠狠的送了秦旭一个白眼,拉着蔡琰神神秘秘的向一边走去。

    “秦主簿辛苦!”

    “秦主簿辛苦!”

    老许和司马冒见秦旭“收功”,赶忙收起刚刚看戏的模样,目不斜视的等待秦旭的吩咐,只是目光中的期待,却是藏也藏不住。

    本来高顺这次只带着当初留下护卫吕布府邸的十名陷阵营兵士,见老许和司马冒同秦旭相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然派了两人护卫秦旭。

    “秦主簿今天咱们吃什么?”

    自从逃离长安之后,秦旭才知道这大汉朝的吃食极为简单,将肉食放到小米中煮一煮加点盐就算是一顿饭了,就算蔡琰大才女横施妙手,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这让吃惯了前世美食的秦旭怎生受得了?

    这还不算,由于大家都知道李傕郭汜若是知道吕布东奔,定然派兵来追,这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的,又只有高顺带着十名陷阵营兵士,若是隐匿行藏急着赶路,饭食更是连简单都算不上。

    于是秦旭在老许打来一只野鸡,胡乱烤烤就往嘴里填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