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计赚名将(下)

    ;

    宣花斧!徐都尉!

    虽然秦旭不能确定眼前这位青年将领,是不是就是他心目中的那位,但经历了长安之乱的秦旭,明白之前自己想找个护卫的想法是多么的英明,只要是能护送自己安全的到达曹老板的地盘,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

    秦旭在见过了吕布之后,就彻底熄了招揽老许的想法。吕布的个人魅力太大了,为人处事上,同历史书中那个xing情残暴的吕奉先完全是两个极端!甚至令秦旭在吕布面前,只要一生出投奔曹cāo的念头,就愧疚不已……

    而在这已显端倪的乱世,谁不愿意追随一个武力系数高超的统帅呢?在没有先知先觉的情况下,投靠在这么一个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治军严明又很能打仗的主公,谁离开谁是傻子!

    看老许在见到吕布之后,眼中那发自内心的崇拜,就不难看出,秦旭准备策反老许的事情,根本没谱。

    至于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救命之恩?

    算了吧!秦旭找机会离开吕布军时,老许发现不告密,就足够有君子风范了。

    吕玲绮似乎注意到了秦旭的目光,狠狠的瞪了秦旭一眼,身子却悄悄的向秦旭靠近了一些。吕玲绮的动作让秦旭有些心虚,明白她这样的动作是为了能在关键时候保护一下自己。虽然在对方有骑兵的前提下,这个动作十分的多余。

    这几天这小姑娘脸sè不是很好,却依旧很遵从吕布的“命令”,对秦旭的训练十分上心。

    秦旭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这个面容姣好稚嫩的脸庞,也难为她这个年纪就经历这些事情。若是在后世,吕玲绮顶多也就是个初中生,但在这汉末乱始的时候,已经可以教授秦旭保命的本事了。

    想起吕玲绮的结局,秦旭心中突然很不是滋味,但也只能狠心的将这念头狠狠的压在心底,强迫自己的目光盯着对方突然产生争执的两人。

    “徐晃!别仗着你是杨奉的爱将就自以为了不起!”

    自称韩某的人声调高了不少,宛若一记重锤,令秦旭心中顿时惊喜非常。

    果然是他!

    真的是他!

    徐晃!

    早在看到他那大的离谱的长柄战斧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

    曹老板麾下五子良将之一,于张辽同列,谥号刚侯!

    这大哥可不简单啊。历史上曹cāo收徐晃的时候,徐晃同曹老板手下大将许褚大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更难能可贵的是,徐晃不仅仅是武力厉害,统军作战的能力更是非常人所比,刘大耳朵手下红脸关和黑脸张都在徐晃手下吃过大亏。而且还有野史传说,关羽对徐晃打仗的本事十分推崇,三国演义中也说关羽“除文远外,独徐晃与关羽交厚”。关羽那么傲的一个人,能让他佩服的人,屈指可数。

    甚至连曹cāo这个著有《孟德新书》的世所公认的兵法大家,也对徐晃的统率力赞叹不已,称之为“有周亚夫之风”对徐晃打仗的能力,更是赞叹,评价徐晃“将军之功逾孙武、穰苴”。

    且不论曹老板当时说出这番话究竟是不是真心实意,但历史上这位大哥的战绩,却是令无数三国名将汗颜不已。

    而且这个人非常的刚直,刚刚秦旭敢肯定,徐晃刚刚第一眼就知道了秦旭这些人的身份,但却拨马便走,显然,不管徐晃对吕布的感官如何,却是个纯粹的军人,尽管是在军令的约束下,也不愿意用吕布的家眷去换取荣华富贵。

    当真是个好同志啊!

    不行,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徐晃忽悠过来。反正这大哥最后也是在曹老板的麾下发光发热,早一点也许能爬得更高呢。秦旭心虚地看了看四周熟悉的面孔,经过几天的相处,若是说没有一丝感情,那纯粹是胡扯。但秦旭也只能自我安慰。和吕布军有关联的这一切,秦旭只能尽可能的让历史在吕布身上出现一些偏差,希望能够挽救这个神将的命运,挽救吕玲绮的结局吧。

    就像蔡琰一样。

    本来若是没有秦旭的搀和,或许蔡琰会有别的方法令魏续不能得逞,然后被吕玲绮保护起来。

    严氏不知情,而魏续也没有受到侮辱,也就不会在投奔王允吃了闭门羹之后,帮贾诩打开长安大门。

    而吕布也会一直和王允貌合神离下去,直到历史上的两个月后,长安城被吕布军中某个被策反的老卒才打开长安城,怒气冲天的李傕郭汜二贼借助羌兵血洗长安,吕布败走,家眷被庞舒隐藏,时恰逢匈奴南下,蔡琰于乱军中被掳走。

    秦旭想到这里,更加增强了要帮曹老板提前招揽徐晃的意图。至少导致吕布最终命陨白门楼的罪魁祸首魏续已经再也没有机会去偷吕布的兵器马匹了,若还是会发生曹吕两家决战,希望能如同历史上吕布所说的那样,和平解决吧,秦旭心虚的想到。

    “徐晃!徐公明?莫非你便是河东徐晃徐公明么?”秦旭突然在“两军阵前”开口说道。

    对于秦旭这话,不单单是徐晃一方的西凉军,就连高顺等人的脸上也透出不解。

    秦旭如何认识徐晃的?

    秦旭叫破徐晃的姓名之后,高顺也有了些印象,之前在董卓执政洛阳时,李傕的确曾经收服过一只白波贼众,好像隐约间记得,白波贼中有一员猛士好像就叫徐晃,善使一柄大斧。不过白波贼毕竟是投诚的贼军,对于自己的军势往往十分夸大,再加上在李傕麾下也不过是一只杂牌军,连个番号都没有,根本没入当时董卓军的军势序列,高顺也就没有继续关注下去,却不想今ri此时,被秦旭叫破。

    高顺倒是没有去想秦旭是怎样知道的,对于秦旭,高顺虽然好像待之如常人没什么分别,但秦旭总是觉得高顺似乎同吕布一样,对自己特别的纵容。

    除了严氏和吕玲绮之外,蔡邕这么大的名头,也没见高顺指派给他父女两人专门的护卫,以及ziyou行动的权利。毕竟无论说的再好听,众人也是在逃亡的路上,行动举止往往就关系着众人的xing命,为何高顺偏偏对秦旭这般照顾?再想起那天吕布夜袭失败后同高顺奇怪的举动,更是令秦旭奇怪非常。

    “小娃娃,你如何知道某家?”徐晃也是纳闷,看秦旭的模样,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而且对于现在的徐晃来说,除了在白波贼中有些威名之外,就连刚刚那个自称韩某的小兵都敢仗着亲戚的威势压迫自己,更遑论什么天下皆知了。而且徐晃的印象中,搜遍了记忆,也找不到自己同吕布军中这个少年有过丝毫的联系。

    “徐晃!原来你竟然私通吕布,现在被人叫破,你还有何可说?”自称韩某的那人见秦旭一下就叫破了徐晃的籍贯和名姓,顿时好似得了徐晃天大把柄一般。惹得随徐晃而来的骑兵们一阵怒视。

    “哼!”徐晃铁青着脸没有回话。虽然现在徐晃还没有达到曹cāo所评价的那种近乎兵圣的境界,但也隐约感觉到秦旭好像是故意挑起他和韩某两人的争执。这个时代还没有“越抹越黑”这样的jing辟论述,但徐晃毕竟不是憨人,连带着看向秦旭稚嫩脸庞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怎么?无话可说了?”韩某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对四周“同伴”们的怒视视而不见。道:“徐晃!你若是今ri听我相劝,拿下这帮吕氏余孽,我对刚刚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不再我堂叔面前禀告这件事,如何?”这个自称韩某的人也没有笨到家,知道惹怒了徐晃自己也讨不了好处,便一副好言相劝的模样,假模假样的对徐晃说道。

    “徐某说了,从不杀老弱妇孺之辈。这黄口孺子,像是徐某在河东老家为县中小吏时见过某家而已。叫破某家姓名,又有何奇处?”徐晃闷闷的说道,不得已,这位历史上刚直有周亚夫之风的名将,此时也不得不以谎言开脱了。

    成了!

    秦旭心中暗喜。

    其实秦旭在开口之后,心中就一直在捏着一把冷汗。

    没错。秦旭又在赌!

    赌的就是历史上徐晃的名声和徐晃心中的底线。

    相当拙劣的离间计!

    秦旭稚嫩的脸庞和对历史上徐晃的了解,以及徐晃不妄杀无辜的自我信条的约束,就是秦旭的赌注。

    秦旭在赌的就是韩某对于徐晃的信任程度。

    自称韩某的那人,在一开始发现秦旭等人就是他们要追击的吕布家眷时,就对徐晃产生了怀疑。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是不会理解徐晃对于自己信条坚守的执着,所以在秦旭开口的那一刻,这个拙劣到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的离间计,就成功了一半。

    需要的就是徐晃的自辩。

    若是徐晃此时回马就走,秦旭的这个烂到家的计谋自然也就没有了用处,或许过不了几刻,韩某回去后就会调大队人马前来捉拿秦旭等人,徐晃的心软,也顶多挨上几军棍了事。

    但是徐晃却是编了个理由回答了,立马就坐实了韩某心中的臆想。

    徐晃百口莫辩!

    就如同曹老板抹书间韩遂,明知道是假的,但就是说不出的感觉,就是徐晃现在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