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如此赌约

    ;

    徐晃在历史上是个很能克制自己情绪的人。

    无论是敌人的强势压迫还是政敌的恶意攻击,徐晃总是能应对的游刃有余。成为三国乱世中为数不多的善始善终的战将。

    但现在徐晃却是出离的愤怒了。

    原谅他吧,他还年轻。

    而且面对的一个是说不清道理的韩某,一个是不想让他说清楚的秦旭。

    “徐某问心无愧!何惧你等小人谗言!”眼见自称韩某的那人越来越不信任的眼神,徐晃梗着脖子,强言道。

    “真是对不住了!不过为了你我的将来,老哥你稍微受点委屈吧。”秦旭见徐晃一副有嘴说不清的愤怒面容,颇为愧疚的想到。

    韩某走了,徐晃面sè复杂的看着韩某的背影。

    “大人!要不要?”一名徐晃的部曲,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目露杀气的问徐晃道:“这等小人回去定然在韩大人面前搬弄是非。而杨大人和韩大人的关系可是不错,我看……”

    “算了!”徐晃面sè平静下来,摇了摇头,面陈似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名徐晃的部曲口中所说的韩大人和杨大人,正是郭汜属下的韩暹;同李傕属下的杨奉。徐晃此时正是杨奉手下的骑都尉。

    现在李傕郭汜正处于合作的蜜月期,连带着韩暹和杨奉的私交也是不错。若非如此,刚刚那自称韩暹堂侄的韩某也不敢如此对徐晃大呼小叫。

    “小兄弟,你这计策虽然拙劣的很!但是也好用的很呐!”

    韩某走后,在场的两方人马虽然降低了不少敌意,但都在暗中紧张戒备。没想到,沉默良久的徐晃突然冲秦旭抱了抱拳头,说出上面一番话来。

    “这个……”徐晃的话让秦旭一时间不知道怎样回答。秦旭因为知道徐晃的为人,刚刚在韩某走后还在想若是ri后真的在曹老板那里见了面,该如何修复关系的时候,没想到徐晃却是说出了这么一句。

    “人都说书生杀人不用刀!”徐晃的脸上平淡的表情让人看不出这位名将心中在想什么,淡淡的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今ri徐某算是见识到了。小兄弟可留下姓名?ri后若是有缘相见,徐某定当讨教。”

    老徐这是什么意思?徐晃的做派让秦旭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都被激成这样了,还能这么冷静的和始作俑者说话,这让秦旭准备好了的后招和说辞怎么使出来?

    “小兄弟不必惊慌!徐某并未怪你。”

    徐晃误会了秦旭没有回答他问话的原因,以为秦旭是因为害怕。其实刚刚徐晃的确对秦旭恨到了骨子里,但冷静下来之后,又见秦旭的年纪和这样一副仿佛被吓坏了的样子,徐晃竟然自动脑补了秦旭没有回答的原因,以为秦旭刚刚的计策是无可奈何的产物。不知道若是秦旭知道徐晃此时的想法,会不会仰天大笑三声,慨叹一下猪脚的好运气。

    “在下秦旭,多谢徐将军抬爱!”见徐晃脱离了自己设定好了的剧本,无奈之下,除了慨叹事情计划没有变化快之外,秦旭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秦兄弟莫要担心,徐某说话还是算话的。”徐晃以为秦旭一直没什么兴致和他说话,以为秦旭是在担心追兵,也表示了理解,隐晦的说道:“说来也巧,徐某奉命公干,追查韩将军手下一个校尉独自出行时被野猪伤了的事情,并非为了他事。”

    徐晃的意思很明白,我老徐这次是出来办别的事的,并不是来追你们的,你们放心好了。

    怎么个情况?徐晃之前不抓吕布家眷的动作秦旭还能理解的话,这一番话都令秦旭彻底糊涂了。徐晃究竟是什么意思?若是要抓人邀功,也犯不着这样啊。骑兵对步兵本就占很大的优势,高顺仅带着十名未曾披甲骑马的陷阵营兵士,这几个人还要分心保护吕布的家眷和蔡琰父女,面对十数名携带弓箭的骑兵,本就是十分悬殊的力量对比。徐晃完全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而且这也不符合历史上对徐晃那严肃的xing格啊。

    不管怎样,徐晃的前途在曹cāo那里,而秦旭的目标就是投靠曹cāo,可以说两人的最终目的是一致的,至多秦旭除了想借着徐晃的武力平安到达曹cāo势力境内,也想随带着令吕玲绮等人能平安的同吕布会和。毕竟历史上并没有出现吕布家眷出逃的事情,而是由吕布的朋友礼官大夫庞舒帮忙隐匿在长安城中,最后送归吕布的。若是因为秦旭的事情,令这些人蒙难,是秦旭不想看到的,就算是报答吕布对自己的照顾以及吕玲绮“无微不至”的训练吧。所以,徐晃的攻略必须成功!

    秦旭定了定心神,暗暗给自己鼓劲!

    “徐将军能放过我等,秦旭自然感激莫名,不过……”秦旭一边说着漂亮话,一边在心里组织着语言。

    “不过什么?”徐晃见秦旭经过短暂的“惊惧”之后,竟然这么快就能恢复过来,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异。见秦旭一副稚嫩的样子,却偏偏一副严肃的样子,也失笑问道。

    “徐将军以为秦某刚刚所言只是为了保住姓名而施的计策么?”秦旭一副高人的样子,不过以他这样的年纪,老气横秋的说出这番话来,却是滑稽的很,就连一直在一旁护卫秦旭的吕玲绮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难道秦兄弟还有别的用意?”徐晃并未因秦旭的话所动,反而饶有兴致的反问道:“不过秦兄弟要注意,那韩某人虽然只是个小角sè,但因同韩暹将军有亲,所以势力不小。若是他这一去调兵前来,徐某自顾不暇之下……”

    徐晃的意思很明白,无非是怀疑秦旭年轻人脸嫩,对自己道破他使用计策的事情有些难以接受。所以才想用个别的理由找回面子。徐晃善意的提醒秦旭,话音中的意思却是说给一旁不远处的高顺听的。这个不伦不类的组合中,徐晃早就看出来高顺才是真正能起决定xing作用的人,至于高顺为什么没有阻止自己和秦旭这般谈话,见到吕布女儿这般紧着秦旭,徐晃严重自以为明白的闪过一丝了然。

    果然,高顺在听了徐晃的话之后也jing觉了起来。给手下的陷阵营兵士使了个眼sè。

    不愧是跟随高顺良久的兵士,很快,除了仍旧和徐晃在云里雾里闲扯的秦旭外,所有人都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秦旭有些头疼,自己的年纪和双方立场的对立,使得攻略徐晃的难度系数大大增强。徐晃的话非常有道理,徐晃虽然不得已中了秦旭的计策,却是也恶了自称韩某的那人,韩某又怎么可能放着这个既能打击徐晃又能擒获吕布家眷立下大功的机会呢?

    “徐将军言重了,不过在下倒是想同将军打个赌!”秦旭没有理会高顺不停给秦旭使的眼sè中的焦急之sè,反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说道。

    “打赌?”徐晃的脸上闪过一丝犹疑,虽然秦旭的脸庞很容易让人放松jing惕,但秦旭是有前科的。半刻钟前徐晃还在秦旭的手下吃过亏,也由不得徐晃听到秦旭的话之后不凝重对待。

    “我赌那韩某定然不敢回来!”秦旭的脸上一片镇定,说道:“如何?徐将军可敢和我这孺子小赌一下?”

    小赌?

    不单单是徐晃惊诧,就连高顺此时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秦旭这般说可是几乎把所有人的xing命都放在了火堆上。稍有一个不慎,便是整整十五条人命啊,即使就算是赌赢了,若是让吕布知道,估计不管再怎么对秦旭宽容也会大发雷霆。

    秦旭这是在玩火啊。

    蔡琰父女和严氏貂蝉一直在后,被陷阵营的兵士挡在面前,听不清楚秦旭和徐晃的对话,可吕玲绮却是一直在秦旭的身边的。

    在听完秦旭的这番话之后,吕玲绮脸sè愈发苍白,几乎用一种看疯子的目光看着秦旭,不明白秦旭怎么突然说出这番不着边际的话。

    “哦?”打量了一下吕布家眷这般其他人的目光和反应,见虽然几乎听到秦旭这话的所有人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却是没有一个人呵斥秦旭,已经误会秦旭身份的徐晃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问道:“我虽然从不和人打赌,但今天既然秦兄弟开了口,我便破一回例又如何?秦兄弟,不知我们的赌注为何?若是你赢了却令我投奔吕将军,请恕徐某可不答应。”

    “这是自然。”对于徐晃的谨慎秦旭自然心知肚明。见徐晃应了下来,秦旭微微笑道:“若是小弟输了,小弟的身份想必徐将军也看出一二,便任凭徐将军处置如何?”

    秦旭早从徐晃这般“礼贤下士”的样子中推断出了徐晃肯定误会了自己的身份,索xing也不解释,而是说出了这番话。若是徐晃知道秦旭此时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主簿却因缘巧合之下竟然敢这般说,不知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斩了秦旭。这件事情也令ri后秦旭几乎付出了几十坛美酒的“惨痛”报酬,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嗯!”徐晃沉吟了一下,明白了秦旭的意思。这是秦旭和徐晃两个人之间的赌注,和吕布家眷无关。

    见秦旭这般,徐晃倒是在心中微微赞叹了一下,说道:“好!秦兄弟虽然年幼,这份豪情和洒脱却称得上是大丈夫,这赌注,徐某倒是不好小了。这样吧,若是那韩某果然没来,那么徐某便亲自送秦兄弟到河内!如何!”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秦旭听了徐晃的话后,差点没兴奋的蹦起来,给了高顺和吕玲绮二人一个安心的眼神。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

    “那就一言为定!”秦旭和徐晃击掌为誓!

    值得一说的是,这次的“赌约”十分有历史意义,ri后功成名就的徐晃知道了事情的真像后,足足埋怨和“敲诈”了秦旭数十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