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王允之死

    ;

    &真是对不住,在外边紧赶慢赶的回来,还是晚了半小时,维伤给大家作揖道歉了。另外在下厚颜相求,若是大家手中还有推荐票,还请支持下维伤,拜谢!&

    长安城中!

    因为秦旭这只小蝴蝶翅膀的威力,使得历史上坚守了两个月未被攻破的长安城一夜之间易主,李傕郭汜等董卓残军提前占据了这大汉陪都。

    “二位将军,长安城已下,军士长途奔袭,尽皆疲惫,须提防吕布回击啊!”李郭二人正在仰望宫城紧闭的大门,志满意得的时候,一个中年文士略带清冽的声音仿佛给他们二人的满腔热情,泼上了一瓢凉水。

    此时天sè刚刚蒙蒙亮,李傕郭汜二人兵围宫城,扬言要见献帝刘协。只是二人身后的军队却是如同那文士所言,士气不高,反而有几分低靡。使得数万大军带来的威势略减了几分。

    西凉军虽然曾经是董卓的军队,董卓未死之前也是威势熏天,但好歹也是朝廷正规军。纵使董卓在世的时候做下那么大的事,又是换皇帝,又是**帝宫,但也未曾敢带兵像李郭二人这般兵围宫城。

    大汉四百年的威势,也的确不是一两个枭雄之辈旦夕间就能消除殆尽的。看刘大耳朵从一无所有,仅仅靠着一个汉室宗亲的名头,就打下了三分之一的基业,可见大汉这两个字所蕴含的能量。

    就算董卓换皇帝的举动惊世骇俗,但也得乖乖的找个理由,自称是秉承先帝遗诏,而他董卓则是效法霍光、周公,给自己找了个大义。就这还招来了或正气凛然或心中有鬼的十八路诸侯讨伐,逼得他不得不舍洛阳迁都长安。

    所以,不管李傕郭汜二人怎样同属下部将军士们许愿,打下长安如何如何,但在真的来到长安宫城前时,士气也难免为之一滞。这也就是为什么长安宫城仅仅数千的守军却能坚守了一个晚上,而西凉军士始终没有强攻的原因。

    “军师之言大善!我等起兵之因,正是如同军师之前所说,乃是为了不受jiān人之害。”李傕对这中年文士一脸的恭敬,在马上抱了抱拳,说道:“只要这小皇帝交出王允这老贼,再对我等这清君侧之功加以封赏,我等自然会继续保着他老刘家的江山,并无二心。”

    李傕这番话说的很大声。一方面是回答文士的话,另一方面也是说给身后的兵士和宫城城墙上的守军听的。

    作为曾经吕布未来时董卓麾下第一大将,李傕能得董卓赏识,证明他还是有几分谋算的。此刻军士士气低迷,在这大汉宫城前相持,长时间下去,对己方的军心十分不利,若是不能及时控制局面,恐怕在攻下宫城之前,自己这边就要先出乱子了。

    拢马站在李傕身旁的郭汜也随声应和:“不错!皇帝年幼被jiān臣蒙蔽,以至于要杀光我们!杀光大汉最能作战的军队!我等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就是清君侧!并不是造反!”

    没有历史上二贼军心换撒,又被吕布军硬守了两个多月粮草见绝,不得已借羌兵前来助攻,使得匈奴找准了机会南下的情况,郭汜说出这番话来,竟也显得义正言辞。二人身后的军马一传十十传百,竟然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李傕赞许的看了看自己这个多年的老搭档,只是心中那种隐约的不安却依旧难以挥去。

    长安城来的太容易了!

    一方面固然是有高人指点,用一座空营寨做疑兵,使得吕布夜袭失败,又中途设伏,打了吕布一个措手不及;另一方面,吕布麾下健将魏续的反叛打开了长安城坚固的城门,接连的胜利仿佛得到长安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李傕清楚的知道,伏击吕布的损失,根本动摇不了吕布军的根骨。虽然魏续反叛,令吕布伤了些元气,但吕布麾下除了本部原并州狼骑的羽林骑外外,还有以张辽、侯成为首的七大健将,以及jing锐中的jing锐,高顺率领的陷阵营一直没有露面。

    李傕其实是做好了打大仗的准备的,却不想在遭遇吕布之后,吕布却好像只是象征xing的抵挡了一阵,就弃长安而走,这让一直怨吕布抢了自己董卓的关注,因此下大了力气研究吕布,自认非常了解吕布秉xing的李傕来说,真是太不正常了。

    而且在城破之后,李傕第一个决定就是去吕布府邸,偌大的奋武将军府内空无一人的情景,再次令李傕感到一阵阵的不安。

    时间久了他还真怕像这文士所说,被吕布杀个回马枪。吕布的武力和军队的战斗力,以及因吕布诛杀董卓在长安城中的影响力,都让李傕心中及其不安,以至于在得知了吕布军最终的去向是河内的时候,这种不安到达了极限。

    河内那可是当年吕布的大本营之一啊。而且长安距离河内,不过八百里有余,以吕布的骑兵速度,不过两三ri间便可以走个来回。

    这种忧虑,连带着郭汜在长安城破时欣喜若狂的给部下下达追击吕布的命令时,李傕产生了一阵阵的犹疑。

    事不正常反为妖啊,不知道李傕知不知道这句话。

    “二位将军!天子出来了!”正当李傕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的部将和兵士突然一阵sāo动,满军哗然之声不绝于耳。

    “天子!?”阵前的李傕郭汜和那中年文士三人,表情各不相同。郭汜最是狂喜,李傕也暂时抛却了那些想不出头绪来的担忧,满面惊喜,唯独那中年文士,脸上依旧十分平静,隐隐中带着一丝担忧。

    “城下可是李傕郭汜二位将军?”说话的是刚刚将女儿送入宫中的董承。

    由董承来同李傕郭汜二人交涉,是被困在宫城内的众位大臣商议后的结果。董承和董卓是同乡、偏支的同族,又曾经在董卓的女婿牛辅麾下为部将,董卓在世时同李傕郭汜相熟;一方面董承又是支持献帝登基的董太后的亲侄子,董卓被杀时,所有同之相近的人要么被抓要么被杀,唯独此人无恙。可以说这董承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最佳的谈判人员。

    “董卓已死,天下初定,大汉中兴在即,朝廷上体天心,不忍对尔等妄行征诛之事,为何尔等不顾朝廷恩典,发残兵侥入长安,不顾天子威仪,难道就不怕为万世唾骂么?”

    不知道董承哪里来的勇气,或是有什么依仗,竟然在两军阵前破口骂道。

    一众朝臣躲在矮墙之下,听到被他们推出去的董承竟然这般说话,一个个看向董承的目光充满了惊诧和不解。

    下面可是数万大军啊!这般说话就不怕真激怒了城下那两个反贼,杀进宫中来?

    你不曾经也是董卓余党么?见到亲人就算不热泪盈眶,至少你也说几句体己话啊。虽然你是唯一一个漏网之鱼,但是这个时候是你对小皇帝表忠心的时候吗?

    且不论众朝臣心中惊怒腹诽,不知道董承这是发什么疯。小皇帝刘协热泪盈眶,王司徒老怀甚慰的大呼忠臣。

    城下李傕郭汜和一众西凉军士们,反而在董承说出这番话来之后,竟然出奇的渐渐的沉默下来。

    “董将军!”李傕面sè凝重,回视了身后黑压压的西凉军士一眼,大声喊道:“我等并非谋逆!董太师乱政被诛,我等皆是大汉军士,本无疑义!”

    “既然尔等无意谋反,那你等兵围宫城,所图者何事?”董承大声问道,正义凛然的姿态,使得刚刚埋怨过他的众位朝臣心中多了几分不自然。此刻无一不在心中埋怨,这攻破长安的耳贼竟然这么好说话,平白让董承这厮占了大便宜!

    听到李傕竟然说出这般话来,众大臣中几个胆大的战战兢兢的在城墙上露出了头来,不知道李傕在这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有何话可说。

    “我等皆大汉忠军,本见天子亲政,yu卸甲归田。奈何皇帝身边有jiān人蒙蔽,不思我等为国征伐之苦,只因沾上西凉二字,便yu诛杀我等!”李傕脸上做出一副激愤的模样,大声喊道:“如此慢待我等,我等求活无路,迫不得已之下,才冒天下之大不韪,以傕汜等为首,请皇帝陛下诛杀小人,同时彻查我等功绩,重新封赏,以安军心!”

    “小人?谁是小人?”

    在确信城下弓已撤弦以示诚意的西凉军并无马上攻击宫城的意思,众大臣心安之下,眼神不由得瞟向已经脸sè铁青的司徒大人。

    是啊!众大臣这时才想起,这一切事情的源头,不都是你老王头在诛杀了董卓之后独掌朝政,却又因容不下别人的指摘,朝令夕改所致吗?

    看着重臣乃至皇帝渐渐变凉的眼神,王允平ri间jing光四shè的眸子也随之黯淡了下去。

    不!

    我王允诛杀董卓,功在社稷!

    我王允执政牛耳,功在大汉!

    我王允……

    只是此时无论是朝臣还是皇帝,甚至是一直同王允交好的司隶校尉黄琬,都似乎约好一般,将王允之前的功绩选择xing的忘记,目光中的责难,令老王头恍如梦中。

    董卓,权倾天下,死于我王允的计策中!吕布,举世无双!也被王允压的施展不开!大汉两个最强的人都败于王允之下,可我王允的结局,怎会如此?怎能如此?怎可如此?

    “清君侧!诛杀jiān贼王允!”

    “清君侧!诛杀jiān贼王允!”

    在李傕郭汜的煽动下,宫城外数万西凉军齐声高呼,使得刚刚安定下心思的献帝刘协和一众朝臣心惊胆战,不安之情溢于言表。

    看着城墙下似曾相识的场景,王允的脸sè却是慢慢的平静下来,就在几ri前,诛杀董卓的时候,不也是如此么?只是此时换了个名字而已!想到这里,王允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恍然的微笑。

    郑重的向汉献帝刘协施了个大礼,又向一众平ri间或交好,或是谄媚的朝臣拱了拱手。

    王允走向了宫城矮墙。

    在李傕郭汜等西凉军同大汉朝廷的社稷重臣的惊讶的目光中。

    一个身影,宛如一道流星,划过已经步履维艰,苟延残喘的大汉朝的天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