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途中生变

    ;

    贾诩睡着了,做着很香甜的梦,只是有些累,因为梦中一直在颠簸。.. 阅读

    李傕和郭汜等西凉军得到了朝廷满意的封赏,又得了湄坞中吕布军没有搬完的半数粮草,志满意得之下,也暂时没有过分为难献帝刘协和满朝公卿。加上贾诩对李傕的嘱托,扰民的事情也得到了部分控制,长安城中的局势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平静。

    秦旭现在ri子过的很舒坦。自从穿越到这个时代,神经一直崩的紧紧的,像是随时都会断掉似的。

    现在好了,不但有老许和司马冒整ri间领着孔二愣子一帮人四处打野味满足口舌之yu,而且旁边还多了个猛男兄徐晃的护卫,虽然这大哥的脸sè一直不太好看,但至少有了徐晃和他的部众,不必再每天提心吊胆,过着担心前途未卜后有追兵的ri子了。

    徐晃很守信诺。在高顺全神戒备了一个时辰之后,被徐晃派出去的侦骑回报,长安方面竟然开始收缩兵力了,自称韩某的那人踪迹也是全无,不知道回去后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追击吕布和擒获吕布家眷的悬赏也被撤下。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徐晃看妖怪似的看了秦旭半天,才认命似的叹了口气,答应了秦旭护送他们这一群奇怪的组合去河内同吕布会和。并且一再表示是因为愿赌服输,加上同秦旭投缘,才暂时客串,待得到了河内,徐晃等人再回转长安。至于说怎样去和杨奉交代,徐晃只是略略沉默了一会,倒是没有说出来。看来徐晃和杨奉之间似乎也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秦旭当然没口子的答应下来,心中却是对徐晃这般执着感到好笑之余也十分的敬佩。三国时代能坚守自己的理想和立场的人并不多,但每一个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徐晃的侦骑带回的消息,使得一直担心吕布安慰的严氏貂蝉等人也长吁了一口气,队伍中紧张的气氛也得以缓解。加上秦旭的手艺着实不错,虽然只是烧烤,但架不住孔二愣子等人卖力气,每天的野味竟没有重样过,对于这烹饪技术不发达的汉代来说,经秦旭之手出来,那真是百吃不厌的美食。这段“逃亡”之路上,严氏和貂蝉的气sè比之前好了不少,蔡邕最是得意,竟然胖了几分。

    在料到李傕郭汜这哥俩得了长安之后很快就会开始收缩兵力,全心享受,秦旭更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也不知道吕布有没有后手来对付那个令秦旭这个穿越客也没有十足把握的人。

    不过这件事情要等到见到吕布之后才能知晓,若是能够成功,也算是还了吕布的人情。

    最令秦旭高兴和沮丧的,高兴的是是从徐晃口中,秦旭竟然得知了一直关注的曹cāo曹老板的消息。曹老板现在的确是求贤若渴,身边除了同族的曹氏和夏侯氏之外,文官数量由于曹cāo的出身问题,极少有人投奔,对秦旭来说是个机会。沮丧是,现在曹老板正急着抢地盘,正在攻略青州黄巾,听说战况有些不利。

    虽然明知道曹cāo此战必胜,而且会得到ri后威震天下的强军青州兵,但秦旭内心中却是总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在盘绕。即是希望老曹能尽快评定复起的黄巾,同时得到属于他的赫赫威名的青州军,同时内心中又生出若是曹cāo此战若是失败,是不是对吕布军的未来会有帮助?

    这种矛盾情绪的产生,使得秦旭好几ri都提不起jing神来。经常独自一个人发呆,暗中自嘲这是为“古人”担心,但想想自己已经是身在局中,没来由的又是一阵烦躁,惹得尽管已经跟秦旭混的十分熟悉的司马冒和孔二愣子也轻易不敢打搅秦旭。

    秦旭现在在这一行人中的威望很高。看着徐晃一脸没辙的跟在秦旭的身后亦步亦趋,虽然不知道这大哥是真的在履行职务,还是趁职务之便先享受美食。但就这么一个年轻人,不但用一个极其拙劣的离间计加上一个几乎必输的赌约,愣生生的将一个令高顺都十分佩服的大将之才给忽悠成了护卫,使得高顺手下的那些陷阵营兵士无一不再感叹,难怪人家秦主簿之前就凭着这副小身板就敢妄言要加入陷阵营,不说其他,单单就这份胆量,就十分的令人咂舌。

    秦旭也曾想着利用这个时候旁敲侧击下自己和老许之间究竟有什么瓜葛,但老许不知顾忌着什么,每当秦旭装作不经意间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老许总是能故意扯到别的事情上去。一来二去之下,秦旭也就没再往心里去。只能心情复杂的期盼着曹老板抓紧稳定下来,自己好找机会上赶着去报效。

    蔡琰最近倒是平静了很多。可能是由于老爹蔡邕已经无事,所以xing子也逐渐向着恢复大家闺秀的方向发展,言谈举止间都泛着一股子贵气。只是不能在她的面前提起她名义上的亡夫卫仲道,否则这大姐肯定立马变身成腹黑御姐,只一个眼神就能让秦旭不自觉的想起月夜一个měi nǚ手拿牛耳尖刀,在人头上画乌龟的场景。

    所有人无论心情和身体都在徐晃加入之后,变的轻松了不少,不紧不慢的向着河内赶去,唯独秦旭的“师傅”吕玲绮不知怎么了,不但这几天也没有再来给秦旭“上课”,每次秦旭问起时,蔡琰总是脸儿红红的将秦旭赶下他们的马车,不知道这俩人在搞什么鬼。

    “秦主簿!前方似乎有人争斗!”几ri间随高顺等人叫惯了口的徐晃,在听得侦骑的回报后,对秦旭说道。

    “争斗?”秦旭看徐晃说出这个词汇的时候脸sè有些不自然,似乎十分气愤,便奇怪的问道:“要不我们去看看?”

    秦旭一行人已经走了十来天,眼见就要到达洛阳地界,向北再走至多三两ri的路程,就到了河内治所,这个地方曾经是曹cāo追击董卓被伏击的所在,少有人烟,突然听到徐晃说这里有人“争斗”,把秦旭的好奇心给引了出来。

    此地距离河内已经很近了,同高顺商量后,高顺也没有过多询问,直接答应了,但是要让老许和司马冒两人跟随,让秦旭很有种无力感。以前总有种错觉,觉得高顺和吕布似乎对秦旭都十分的纵容,只要秦旭决定了的事情,两人一般都不怎么过问缘由,反而好像是担心外出游玩的孩子似的,每次都是给秦旭配备了足够他保命的护卫。吕布如此,现在高顺也如此。

    好在已经和老许等人熟悉,也没有感到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临行前,秦旭却被一件事情给弄得十分的头疼。

    吕玲绮非要跟着秦旭去。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自离开长安后蔡琰一直同吕玲绮形影不离,最近两人又好像有了什么共同的秘密,一直躲着所有人,现在吕玲绮要去,以她那一身的功夫倒也没什么,可蔡琰你一个娇娇嫩嫩的大xiǎo jiě,怎么也这么爱凑热闹呢?

    “快听,好像真是打斗的声音。”吕玲绮今ri的气sè好了不少,白皙的瓜子脸上也有了红润的气sè,策马在前突然扯住缰绳对刚刚学会骑马的秦旭叫道。

    秦旭没有想到,自己本来是在吕玲绮的“yin威”压迫下,才勉强答应带着蔡琰一起,又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带着兵器,以免吕玲绮到时候只顾冲杀,他们老吕家有这遗传。若是遇到危险赶紧先离开,秦旭可不想蔡琰重蹈被掳走的覆辙。

    交代了一大通,惹得两女差点没掐死的秦旭,却没有想到最没用的竟然是秦旭自己,在看到蔡琰十分潇洒的踩着单边马镫,飞身上马的情景,再对比一下在一众人强忍着笑意看自己半天爬不上马去的秦主簿,秦旭只感觉这几天好容易积压下来的威信,瞬间消失无踪,吕玲绮笑的最是厉害,直接扬言看来还得对秦旭加强训练才是,让秦旭一阵叫苦。甚至连徐晃都解开了一直面陈似水的脸庞,附和着众人一阵大笑,让秦旭很没有面子。

    “不好!这里竟然还有村民!”老许突然脸sè铁青的叫道:“这些人……这些人绝对是正规军,他们,他们在屠杀平民?这帮畜生怎敢如此!”

    秦旭作为一个现代人,虽然来到这里经历了很多,但还是第一次见到shā rén。活生生的人在刀光下只是一闪,生命便随之殆尽,脖颈中喷出的血花和凄厉无助的惨叫,瞬间让秦旭的胃部翻江倒海起来。

    倒下的人再也没有起来,他们有的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有的是布衣荆钗的农妇,还有几个竟然是黄发垂髫的幼儿,在一群没有披甲但完全可以从举止中看出是军人的恶汉刀下,这些人竟然都被杀死,跟着这十几名恶汉身后的人,竟然拿出了短刀,放在了已经倒下的村名的脖子上。

    枭首?

    这……

    “秦主簿!你怎么了?”徐晃的脸庞上一片铁青,紧紧握着缰绳的手指节都有些发白,但还是忍住没有去砍了这些已将这些村民屠杀殆尽的刽子手。秦旭紧咬着牙齿,愤怒的盯着正在大笑的那群恶汉,旁边的蔡琰已经是脸sè发白,浑身微微颤抖,不知道究竟是害怕还是愤怒。

    吕玲绮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之前只是听说魏续杀良冒功,对这个小姑娘来说这只是个不太好听的词汇,今ri见到真真的情景,让吕玲绮后悔为什么没有带着兵器出来。

    “这狗ri的乱世!”秦旭咬着牙挤出这两个字。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将秦旭这几天逐渐生出的怠意和身为穿越客的优越感冲击的无影无踪。

    活生生的人,无辜的人,被杀后还被枭首报功!这究竟是谁的军队?

    连魏续杀良冒功让历史上残暴无比的吕布都能生出大义灭亲想法,那这些恶汉身后的人究竟是谁?

    不!

    不管是谁!

    秦旭感觉到了一种冥冥中的责任感。心中突然有了种豁然贯通的感觉。

    对!

    不管是谁!

    既然已经改变了蔡琰的历史!改变了长安的历史!改变了吕布的历史!

    那么,

    你们这些视人命如草芥的恶人们,你们这些人背后指使的那个人,不管你是谁,你的历史,我秦旭,就帮你抹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