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秦旭杀人(上)

    ;

    杀良冒功!

    难怪徐晃的侦骑回来报告的时候那般支支吾吾,说是什么劳什子“争斗”,这是争斗么?这tm是屠杀!

    秦旭的心中仿佛被狠狠的砸了一下。.. 阅读初来三国就一直想要投奔曹cāo,过舒心ri子的心思,也在此刻逃的无影无踪。

    这是乱世,视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在这乱世中,妄想逃避战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否则就会像是这些与世无争的村民,看他们屋顶上的粟杆,门前挂着的蓑衣,或许上一刻他们还在担心这数月不下雨,地里的收成会不会少,可下一刻便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或许至死他们也不明白,这些满脸狞笑的恶人们,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他们淳朴善良,他们与世无争,究竟是为什么?

    怪只怪他们生错了时代。

    宁为太平犬,莫做乱世人。可这是他们的宿命么?

    若是说宿命,那些在枭了这些无辜村民人头的恶人,那些脱下了军甲的恶汉,他们的宿命又是什么?

    秦旭的眼眸中那种带着玩游戏一般的神sè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冽的清光。如果真有宿命,那老天让秦旭来到汉末这个乱世,宿命又是什么?

    蔡琰所谓的宿命已因为秦旭被更改,吕布所谓的宿命也因为秦旭发生了变化,那这三国的宿命……

    “秦旭,我去叫高叔叔!”一声含怒的娇喝打断了秦旭的思绪,手头没有兵器的吕玲绮紧咬着樱唇,被雾气迷蒙的眼眸中透出一丝杀气,狠狠的说道:“我要杀光他们!我要让他们偿命!这群恶贼,怎么对手无寸铁的寻民也下的去手?”

    曾经因为听说魏续杀良冒功,就能伙同蔡琰逼反了表舅的吕玲绮,嫉恶如仇的xing子火爆非常。

    “他们这么多人,就算高将军来了有什么用?你想让陷阵营的兄弟们一对几?”秦旭却没有附合吕玲绮,反而淡淡的说道,表情之冷漠,让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秦旭。

    “秦旭,你!你怎能这般说?”见秦旭反应如此冷淡,吕玲绮惊讶的看着秦旭,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敢在诏狱门口直接冲阵的家伙,似乎不相信这话会从秦旭的口中说出来。

    “现在冲过去就是找死!他们有马有刀,人数是我们的好几倍,徐将军和高将军的人加在一起也不过二十人,严夫人和你貂蝉姐姐要不要人护卫?蔡中郎年老,要不要护卫?你自己看看我们怎么和他们拼?给他们送人头么?”秦旭第一次直视着吕玲绮愤怒的眼眸,语速快如连珠,问道。

    “那……那你说怎么办?”吕玲绮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被秦旭这一顿抢白,知道也许是误会了秦旭,委屈的撅了撅嘴,小拳头攥得紧紧的,道:“难道就任由他们这般逍遥法外?”

    “秦主簿,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了?”徐晃说这话的时候脸sè不太好看,身为军人,眼见着无辜的村民被屠杀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这位ri后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有些难以接受。

    秦旭在马上抬头看了看天sè,道:“既然对方肯定是正规军,看他们这般作为,又不敢穿军装,想必军营并不在这附近。而且这村子十分的隐蔽,连董卓之乱都能躲过去,我们这么多人,还骑着马,也没有被他们发现,想必他们晚上的jing戒也不会那么严格吧?”

    “你究竟想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直说让我们怎么做就好了!”吕玲绮见秦旭有条不紊的说出这些话来,也大概明白了秦旭的意思,想问清楚些,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装作听不懂秦旭的话,恶狠狠的说道。

    蔡琰倒是好像明白了秦旭话中的意思,说道:“秦主簿的意思是,他们晚上有可能在这里宿营?可是我们这些人……”

    蔡琰的话很隐晦,但是大家都听明白了,就凭着这几个人加上高顺带出来的陷阵营兵士,在这荒郊野外的,夜袭也许能让他们一时慌乱,但在对方的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一旦有人反应过来,很可能就会被这些人包了饺子,最终很有可能没有给这些村民报仇不说,自己这些人也成了那些恶人的战功了。

    “秦主簿一定是还有什么别的打算!我等还是别问了,若是真到了那时候,徐某负责断后就是!”吃过秦旭一次亏的徐晃反而冷静了下来,语带凝重的对秦旭说道,想来是想打掉秦旭的后顾之忧。

    之前秦旭的离间计那般拙劣,哪怕稍微读过点兵法的人都看的出来,可就算韩某和徐晃都看破了秦旭的计策,到最后还不也得乖乖的按照秦旭写好的剧本走?所以,若是说对秦旭信心最大的,竟然数吃过秦旭亏的徐晃最大。

    “用不着那么悲壮。”秦旭冷笑道:“死猫和吕小姐回去通知高将军一声,顺便将我这几天存下的兽油给我带来。”

    “喏!”

    “我不去!”吕玲绮犹自嘟着小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吕小姐,你不回去拿兵器,一会怎么给这些人报仇?”鬼知道为什么每当想起要去投奔曹cāo和吕玲绮之前护在身边的举动时,秦旭心中那种纠结总是令秦旭觉得好像对不起吕玲绮似的。这种感觉的驱使下,使得秦旭不太敢同吕玲绮太过较真。

    “去就去!”

    “蔡小姐,你……”秦旭本想也劝蔡琰回去,毕竟在秦绪的眼中,相比吕玲绮有武功在身,蔡琰才是最大的“累赘”。

    “我不走!”

    “蔡小姐,这个……”

    “我不走!”

    蔡琰手中把玩着秦旭眼熟的牛耳短刀,一副对秦旭的话不在意的样子,调皮的说道:“秦主簿要大展威风,小女子又怎能不摇旗呐喊呢?”

    一件这把神出鬼没的短刀,秦旭就感觉尾骨发凉。

    是了,蔡琰虽然没有什么武功,但这大姐却是令秦旭心中最安稳的一个,很奇怪的感觉,不过如果见过一个女孩子能笑眯眯的在人头上用刀划乌龟,就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天sè渐渐暗了下来,若然如同秦旭之前所说,那些杀良冒功的恶人们在逐一搜刮了那些无辜村民家中仅有的余粮后,竟然真的没有随即离开,反而是杀了口也许是这些村民仅有的一头耕牛,架起了火堆,大声吆喝起来。

    “这帮畜生还真是嚣张的很呐!”一直在盯着他们动静的秦旭吐出了口中嚼得稀烂的草根,恨恨的说道。

    吕玲绮和司马冒很快就回来,高顺那种对秦旭有种莫名的信任又开始发作,竟然没有跟来,只是又派了两名陷阵营的军士,帮助司马冒把秦旭平ri间给大家烤肉时搜集起来的兽油给送了过来。

    “难道你是想?”还是琰姐姐聪明,见到这秦旭平ri间说要为大家做一回从未听过的炒菜所用的兽油,就大概知道了秦旭的计划。

    “不错!一刀下去,结果了这些wbd们太便宜他们了。”秦旭淡淡的说道,嘴角微微一翘,冲传来怪笑嘶叫的篝火处努了努嘴,道:“你知道高将军为什么在吕小姐还在的情况下也没有跟来么?”

    “难道是要保护严夫人和貂蝉夫人?”蔡琰调皮的眨眨眼。

    真受不了!自从蔡邕被救出来之后,蔡琰就变得多变起来,时而贵妇时而少女般的,让秦旭这个有过两个世界经历的穿越客有时候也忍不住感叹,琰姐姐若是放在后世,那绝对是影后级别的,表情从内到外,说变就变,谁也摸不清头绪。而且蔡琰有智谋,有胆量,真可谓是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级别的超级白富美!

    卫仲道这厮真是无福啊!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个!

    “秦主簿,这些兽油怎么办?”被秦旭的目光看的脸颊微红的蔡琰,瞥了一眼不远处嘟嘴一直往这边瞄的吕玲绮,又往秦旭身边凑了凑,笑吟吟的问秦旭道。

    被蔡琰突然靠近吓了一跳的秦旭,搞不懂这个明显有腹黑潜质的御姐又想搞什么鬼,心虚的向着蔡琰的小蛮腰看了一眼,确信没有那把牛耳尖刀出现,秦旭才小嘘了一口气,对司马冒吩咐说道:“死猫,上次你在诏狱干的不错,这次再交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

    “秦主簿,你这是要效仿当年火烧长社么?既如此,徐某请为先锋!”一直在一旁听秦旭给司马冒布置任务的徐晃,想是明白了秦旭的想法,冲秦旭抱拳道。

    “不错!”秦旭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杀气,道:“这村庄四周林木茂盛,村民房屋又修的颇为紧凑,而且你看这些房屋上面晾晒的粟杆,就是那些枉死的村民,专门为这些恶人预备的!”

    “秦主簿令人拿来兽油,是要火上浇油了?”徐晃难得的开回玩笑。

    “不仅仅如此。”秦旭严重闪过冷芒,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是怕只用火攻,烧不死他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