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秦旭shā rén(中)

    ;

    大汉末年的夜空下。..

    赤红sè的火焰在夜sè中欢快的跳着舞,不是发出噼里啪啦的嘶叫。

    火焰的包裹中,一个个熟睡的罪恶的灵魂,被无情的带走;随风而摆的火苗,似乎那些被无辜杀害的村民的欢快的扭动。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啊!”秦旭脑海中一片空明,喃喃的说道。

    火光越来越大,很快就蔓延了整个村子,或是惊叫或是惨呼的声响,让目睹这一切的秦旭,眼眸中露出一丝不忍,但更多的是了然。

    战场上的厮杀,两方各为其主,或许只会令人热血沸腾。但这种单方面的屠杀,对象还是手无寸铁的村民,做出这种事情的只有禽兽。

    闻着夜风中不是飘来的肉香,让秦旭胃里翻江倒海。

    “再也不吃烧烤了!”秦旭自嘲一笑,对着脸sè发白,显然和秦旭想到一起的蔡琰说道。

    “走水了!走水了!”

    “嚎什么嚎,赶紧救火!房快塌了,我的妈,先救我出去!”

    侥幸没有波及到的人,再也没有了白ri间的嚣张,有的只是慌乱和无措。一个个挣扎着扑掉身上的活苗,也顾不得同伴们的呼救,像是一群没头苍蝇一般慌不择路的乱窜。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村庄中所有的房屋都被火焰包围。

    一众刽子手惊慌失措争先抢后的奔出烈火熊熊的民房,也顾不得还在房间里的同伴凄惨的呼叫声,等到这群刽子手中为首的一人将这些人聚合在一起时,人数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了。

    “真tnd晦气!早知道就不在这里宿营了!要让老子查出来是谁夜里这么不小心,非活剐了他不可!”这人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络腮胡子被火燎了一大半,被火光照的通红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这种神情出现在他看上去威猛刚毅的脸庞上,说不出的讽刺。

    “将军,好像是这村里有家的暗火被风吹着了,又点燃了柴禾,所以才走了水。”一名小头目模样的人向为首之人说道,言语中诚惶诚恐,仿佛非常惧怕这个被制作将军的恶首。

    “哼!这帮黔首,死也不安生!他们的人头才能换几个钱?都tnd被这一把火给弄没了。老子辛辛苦苦的跑来这里,合着是白跑了!?亏了亏了!你们也是废物,难道事先不知道看看吗?”为首这人揪过小头目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似乎令他这般心痛模样的,并不是损失了多少兵将,反倒是因为人头烧焦了不少,让他少了换取赏赐的军功。

    这群刽子手、恶人,怎么也想不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竟然有人目睹了他们的恶行。

    “嘶…嵂嵂”

    正在这首恶扼腕惋惜,不停的拿手下人出气的时候,一阵战马的痛嘶声,让这帮恶rén miàn面相觑。

    “哎呀!老子的战马!快快,快去看看!”这首恶听到马嘶,脸sè顿时一变,脸sè越发扭曲,嘶喊道:“若是连马匹都失了,回头老子被大兄责骂,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整个村子都着了火,唯独这群人站着的地方是村中一小块空地,此时正被火焰重重包围,别说是去村外了,就算是挪动一步都感觉火焰燎的脸疼。

    听到这首恶的呵斥,手下兵士面露难sè,这四周都是大火,而马匹所在,正在村子外围,若是想去解开拴马,必须要穿过这一道道的火墙。

    “废物!都tm废物!”这首恶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命令暂时是没有人能执行的了了,不停的怒骂道。

    “将军!声音不对!”刚刚那个小头目惊叫着指着村庄内的一角。

    “嘶…葎箻”

    “啊!马惊了!将军快闪!”

    火光中,一匹匹受惊的马匹不顾一团团的火墙,满身是火的向着小块空地上这帮恶贼冲去!

    “挡住!给老子挡住!”

    虽然脱去了军甲,但也看的出来这群恶贼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军士!很快在这首恶的呵斥下,结成了防御阵势。散落在地上的无辜村民的实体,被他们拿来当成了盾牌,将这首恶重重的围在中间。

    “啊!”

    “啊!”

    一匹战马重有千斤,因为见火受惊而产生的冲击力,又怎么会是这区区十几人能够挡得住的?

    勉强挡住了一匹,两匹,三匹,但战马好像也看不惯这群人的作为,竟然直直的冲着这群人所在的小空地冲来。

    人力终究有限,很快,顶在最前面的三个人被受惊战马的冲击力顶飞,落在这群人身后的熊熊火焰中,只见一个个人形的火团在惨叫数声之后,这罪恶的身躯,化为了一堆焦炭。

    “顶……顶住……住!”这首恶此时也没有了之前杀戮村民时的得意,脸sè在火光下变得苍白无比,语无伦次之下倒是还记得让手下人去当替死鬼。

    凶恶的人其实是最怕死的,他们凶残的手段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和恐惧。刚刚还笑嘻嘻的对无辜村民枭首的恶贼,此时也两腿站站,不知道下一匹惊马会从何处而来。

    “将……将……军,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小头目离着这首恶最近,看着身边只剩下四五名恶贼,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

    村庄的房屋十分简陋,大多是用草芥捆成草束混合着一些塘泥堆成,顶多加上一根木梁,刚刚着火的大多是原来村中村民收获晾干的粟杆。所以火着起来快,熄灭的也快。

    很快,四周的火势渐渐的弱了下去,也让这小头目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你小子赶快给老子找个能上报损失的理由!”听到小头目的话,这首恶倒是没有多想,话语中也只想着怎样转嫁损失。

    “将军你看,那里有人!”火势其实只燃烧了一刻钟左右,就因为无可燃物渐渐熄灭了,秦旭等人的身影也暴露了出来。

    其实秦旭是有点遗憾的,若是选择在寅时,也就是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放火,这一众恶贼将醒未醒的时候,行动会更加无头绪,那就更加完美了。

    有些cāo之过急啊!不过不重要了。被火势燎伤,又被惊马吓瘫了两个,现在中心小广场上站着的,除了首恶和那小头目外,就只剩下两名站都站不稳的恶贼。

    而秦旭这边,徐晃自不必说,老许本就是陷阵死士,更何况徐晃还带着十名轻骑……

    完虐啊!

    “走!去采访采访这个没人xing的东西!”秦旭也不管身后这些人是否听得懂采访是什么意思,看到这群人的惨状,秦旭只觉得心情舒畅之极,胃里也似乎没有那么难受了。

    “你等何人?为何会在此处?”小头目见走在前面的秦旭一身文士常服,身边还有女眷,还带着“家将”,也就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就是导致他们差点全军覆没之人,反而是一副sè厉内荏的样子喊道。

    “哦?我们?”秦旭眼珠子一转,带着一丝嘲讽,淡淡的笑道:“我等出行之人,偶见此处火光冲天,怀疑是上天在惩罚恶人,所以前来瞻仰凭吊一番!”

    “出行之人?那正好,老子遭了强人暗算,你等既然出行,正好护送老子回去,老子重重有赏!”这首恶大大咧咧的说道,竟然丝毫没有怀疑到秦旭的身上。小头目听到秦旭的话之后,起先倒是闪过一丝疑虑,但到看清了秦旭稚嫩的面容之后,也露出了一副大爷的样子。

    “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遇到事的时候,你怎么称呼啊?”强忍着心中厌恶,秦旭也懒得再戏弄这些恶人,直接问道。

    “小子大胆!”小头目目露凶光,道:“敢对这样我家将军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嗯哼!”被称作将军的这人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佯作怒视小头目一眼,眼光盯着秦旭身后的蔡琰,眼中露出一丝yin邪的光芒,轻咳一声,说道:“本将军乃是东郡太守……麾下,鹰扬校尉是也,小子,这些人是你的家眷么?”

    “不过是个校尉,还敢自称将军!”吕玲绮轻轻嗤笑一声,满脸不屑。

    “你这女娃娃好不知轻重,我家将军乃是东郡太守族弟,别说是将军,就是大将军,将来也不在话下!”小头目见这首恶面sè不渝,急着替主子申辩道。

    “东郡太守?”

    “鹰扬校尉?”

    秦旭的脸sè再无之前佯作的平静,看上去稚嫩的脸庞竟因为激动而有些扭曲,问话一句比一句冷。

    可怜这小头目没有注意到秦旭的脸sè,得意洋洋的拽文道:“然也!如果你能将我们护送回陈留,我家将军定然为你等请赏!我主一向豪爽,所赐必然丰厚,不过五百里路而已,你们赚大了!”

    “你们是曹公麾下将领?”一直为没有出场机会而不渝的徐晃,此时突然沉声道:“你们是曹公派来的?”

    “看不出来你还有点见识么!实话告诉你,我等这次来,就是主公亲自批准允我家将军来此报仇的……”

    “住口!”这首恶似乎发觉了秦旭等人的不对劲,连忙止住小头目的炫耀,一副防备的模样沉声问道:“不对,你们绝不是什么出行之人,不对不对,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吕玲绮刚要说话,却被秦旭一手止住,正巧按在吕玲绮的小嘴之上。吕玲绮刚要发飙,却感觉到蔡琰在后面拉她。吕玲绮回头看时,蔡琰冲吕玲绮轻轻的摇了摇头。

    “来此报仇?嗯,兖州牧允你来报仇!若是我没料错的话,你就是曹洪咯?”秦旭也不知道此时心里是个什么想法。

    一心想投奔曹cāo的秦旭,怎么也不会想到和曹老板手下最信任的大将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情景之下。

    这是群视人命如草芥,杀良冒功的恶贼。

    这是现下东郡太守曹cāo最信任的族亲,曹cāo的救命恩人!

    刚刚那小头目说的不错,曹洪等人没有怀疑这火是人为的,只要将其送回陈留,吕布也许还会如之前般陨落白门楼,徐晃最终还是会投奔曹cāo,然后这件事就能遮掩过去,有了和曹洪的这点“香火情”,那在曹cāo那里,肯定能受到重用。

    但是这些无辜的村民怎么办?白死了么?成为秦旭晋身的阶梯了么?

    该怎么选择应对?

    前途?

    或者,

    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