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秦旭杀人(下)

    ;

    “这些村民何辜?为何曹将军要将之杀害?”在得知了眼前这个杀良冒功的首恶,竟然是历史上将马让给曹cāo,说出那句“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壮语,被曹cāo称之为“白鹄”的曹洪!

    这里离着潼关不远,从那小头目的话中可以推测的出来,当初董卓撤退时伏击曹cāo的地方,恐怕就是此地。

    这里是曹cāo的伤心地,之前秦旭还为曹cāo的这次失败扼腕叹息,为曹洪的“大义”而击节赞叹。

    曹cāo允曹洪报仇?怕是又一件被历史掩盖的事情,当时的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但看曹洪这般下狠手对那些村民,恐怕中间的事情不是当事人,很难说清楚。

    不过允曹洪报仇这事曹cāo绝对干的出来,若是在小说中这般写,没准秦旭还会赞叹一声曹cāo真会收买人心。

    但是,这是秦旭亲眼所见!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手无寸铁的村民。没有任何反抗,就死在了曹洪等人的刀下。

    “你这小子,究竟是何人?为何知道这些?”曹洪的手已经放倒了刀把上,曹洪不是白痴,从秦旭的问话中就感觉到秦旭似乎知道的太都了些。

    “秦主簿,这回我们发了!整整五十匹战马,主公这次……呃?还有活的?”

    正当秦旭和曹洪之间剑拔弩张的时候,司马冒惊喜的声音突然自曹洪背后的村庄废墟中传来,令曹洪顿时抽刀反身自护。

    “哼!”秦旭此时正是心乱如麻,见司马冒如此冒失的叫喊出来,不禁冷哼了一声。

    “原来是你们?”曹洪也反应过来,满含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旭,语气中难以置信的问秦旭道。

    “不是我们!”秦旭淡淡的说道,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yin恻恻的对曹洪说道:“是这村中枉死村民的厉鬼!”

    “放屁!”曹洪听到秦旭的话后,拿刀的手竟然抖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对秦旭怒目而视道:“我等乃是东郡太守麾下兵士,你们好大的胆子,若是能俯首轻罪,也许……”

    “秦旭小心!”吕玲绮一声娇喝,声道戟到。

    “咔!”

    曹洪手中砍向秦旭的钢刀同吕玲绮伸出的木戟撞到了一起。刀锋砍断了木戟的小枝,深深的陷到了木戟枪头之中。

    “恶贼敢尔!”徐晃抬腿一脚将曹洪踹倒在地。徐晃的兵器大斧挂在了马匹的鸟翅环上,刚刚见曹洪突然出刀,手中无甚兵器的徐晃,竟然将自己的身子挡在了秦旭的面前,此时见曹洪失了兵刃,怒气勃发的徐晃瞬间三下五除二将曹洪弄成了一团。

    也活该曹洪倒霉,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之后,本就身子发虚,好容易找了个机会,看准秦旭似乎就是这帮人的领头,本想着一下就擒住秦旭,或是结果了秦旭的xing命,却没想到现是刀被卡住,紧接着又被刚刚挡住秦旭的壮汉一脚踹翻后擒住。

    “秦主簿,你没事吧?”吕玲绮嫌弃似的将只剩下一只木棍的木戟丢在一旁,随口问了秦旭一句,反而一直在嘟囔:“木戟就是不隔用,都怪爹爹,老是不许人家碰他的方天画戟,真是的,真讨厌……”

    秦旭的目光一直复杂的盯着在地上扭成一团的曹洪,听到吕玲绮这般话,也不禁失笑,对撅着小嘴一直在抱怨武器不趁手的吕玲绮说道:“吕小姐放心,等见到了主公,我替你想想办法,不管怎样也要给你讨一柄你喜欢的兵器。”

    “我就要爹爹的方天画戟!”吕玲绮星眸放光,兴奋的说道。

    “……”

    “爹爹?方天画戟?你……你们是……”曹洪被徐晃含怒收拾的yu生yu死,在一旁被从后面出来的司马冒捆成一团的小头目在听到秦旭和吕玲绮两人之间的对话后,惊叫道:“你们是吕布军的人?”

    “你知道的太多了!”心头已经做了重大决定的秦旭,语气也随之轻松起来。

    曹cāo真正重用的是曹氏和夏侯氏等亲族,这些人有能力,有忠心,最能使曹cāo放心。而现在秦旭已经和曹洪是不死不休之局,而曹cāo允许曹洪这次“报复”的举动,也令秦旭心里绝了去投奔老曹的心思。

    去做什么?做刽子手么?虽然三国时期人命贱如狗,但作为一个后世人,却是怎么调整心态也难以接受的。

    老曹啊老曹,你收买人心就收买人心吧,干嘛要用一些不相干的人的xing命来抚慰你的重臣之心呢?不过曹cāo好像就是这种人啊,想想不久后老曹在徐州的大动作,那可不是死在曹洪手下的这数十名无辜村民科比,而是整整的四五个城池,被老曹下了屠城令之后,可是变成了百里无人烟之地。秦旭皱着眉头,在经历了曹cāo纵容曹洪杀良民的事情之后,之前被刻意淡化的曹cāo干过的一些事,让秦旭越来越觉得腻歪。

    “秦旭,你怎么了?”蔡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打将曹洪制服之后,就一直皱着眉头的秦旭身边,也没有喊秦旭的官职,反而倒是真像个姐姐似的,学着秦旭的习惯xing动作拍了拍秦旭的肩头,温声问道。

    “没事,在想这几人怎么处置。”秦旭指着被五花大绑的曹洪等四人,问道:“你们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还用想么?直接杀了就是!”吕玲绮挤到蔡琰和秦旭身边,唾弃的看着在地上哼哼的四人。

    “秦主簿不可!”徐晃急忙阻止道:“这件事情如果被曹公知道,恐为不美。”

    徐晃这话倒是没有什么私心,曹cāo虽然出身不太好,但因为刺杀董卓和首倡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此时在天下人心中的分量,几乎可以同吕布并称,而且曹cāo有人马有地盘还有大商人卫兹的财富做后盾,实力上比之吕布不知强了多少。

    “蔡姐姐你说,这恶贼该不该杀?”吕玲绮撇撇嘴,寻找强援。

    “大小姐言之有理!”司马冒凑合过来,刚刚的事情被秦旭狠狠的盯了一眼,竟然让这陷阵营的jing英出了一身冷汗,真怀疑刚刚是不是心神绷得太紧,秦主簿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有攻击力,直到现在还令司马冒还有些心有戚戚焉。

    “这……”蔡琰的美目打量着秦旭,似乎想看透秦旭的想法,没有下结论。

    “无妨!”秦旭笑了笑,闭上眼睛长长的吁了口气,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从司马冒的腰中将平ri间烧烤专用的短刃抽了出来。

    “曹洪将军,你知道吗?”秦旭凑在在地上蜷成一团的曹洪耳边,对这个历史上三国时代唯一一个对商业和金钱十分感兴趣的名将,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本来我们或许可以成为同事,成为朋友的。可惜,你太不场面了!老曹也太不场面了,不管他以后会如何,但就这事,我秦旭两世为人,真心受不了!”

    “扑!”

    仿佛是刀剁骨头的声音,秦旭猛吸了一口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短刀刺入了曹洪露出在上的脖颈之上。

    一道血箭喷了秦旭一头一脸,此时正一滴一滴的从脸庞上滴落下来。

    “再见了,杀良冒功的曹洪将军!”

    “再见了,人妻曹grd的前途。”

    “再见了,我亲爱的秦主任!”

    “我就是主簿秦旭!!!”

    秦旭将插在曹洪脖颈上的短刀用力拔起,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嘶喊着听不懂的言语。

    “秦旭!”

    “秦主簿!”

    在众人的呼喝声中,秦旭终于冷静下来,只感觉浑身仿佛没有了一丝力气,腿下一软,正巧斜靠在站在秦旭右边的吕玲绮的身上。

    “喂,秦旭,你没事吧?秦旭?秦旭?”吕玲绮此时也顾不得追究秦旭这般动作是否失礼了,刚忙将秦旭一把抱住,不停的追问着身体软的像面条却在大口喘气的秦旭。

    “吕小姐放心,秦主簿这是心神耗损,有有些脱力,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一副我早就知道这样模样的徐晃,连忙说道。

    “快扶秦旭回去,秦旭把自己弄成这样,高将军估计也很着急。”蔡琰一边帮着吕玲绮扶着秦旭,一边吩咐道。

    “喏!大小姐,蔡小姐,让我们来背着秦主簿吧。”孔二愣子憨憨的说道。

    “一边玩去!”

    没等蔡琰和吕玲绮答话,司马冒就一把推开往前凑的孔二愣子,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曹cāo军三人,努了努嘴,又对孔二愣子使了个责怪的眼sè,大声说道:“脏活才是你的,别没事瞎cāo心。”

    高顺这边已经不知道被严氏和貂蝉问过几回了,吕玲绮离开了那么久,秦旭也是久久不见回来,连徐晃和几名陷阵营兵士都去了,也不见回信,着实令人担心。蔡邕这老头倒是能做的住,只是不停向着几人应该回来的方向不时的装作吟哦一番,倒是出卖了这个倔强老头的心思。

    直到东南方火光升起,高顺才将吕玲绮和司马冒回来说的事情对几人说起。高顺和吕布的真实关系如何,严夫人和貂蝉自然知晓,不便责备高顺,反倒是蔡邕没有了这顾忌,在听明白是秦旭的计谋之后,更是大发雷霆,满口竖子竖子,还未见到秦旭就将秦旭骂了个狗血淋头。

    “回来了回来了。”

    远远的看着徐晃的轻骑缓缓的向这边走来,就连高顺都站了起来,满含关注的看着逐渐清晰的人影。只是在当真看清了来人之后,严夫人和貂蝉甚至高顺,却都变得满脸的古怪,吕玲绮的马背前面,倒在吕大小姐怀中被吕玲绮抱得紧紧的那个血淋淋的人影,不是秦旭又是谁?

    在听完蔡琰和司马冒等人所说的经过之后,就连蔡老头也怒哼一声,总算没有继续骂秦旭。

    高顺在听完之后,脸sè变了几变,古今无波的脸庞上竟然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淡淡的说道:“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