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袁氏图谋(上)

    ;

    吕布本质上是个很顾家的人,家人往往能够左右这天下第一猛将的情绪,所以在听到河内太守张杨亲自送来的消息后,吕布不顾失态直接夺马而走,直奔张杨的太守府。..  .. 阅读

    秦旭在给徐晃榴了后手之后,心情大好,加上久久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随着曹洪的死而消失不见,虽然身上仍旧没有几分力气,却已经能够下地走动了。此时正在蔡琰和吕玲绮的搀扶下,慢慢的在房间内活动。

    “夫人,蝉儿,玲儿!”

    听到飞将吕布焦急中带着欣喜的大叫,秦旭感到好笑之余,能见到温候如此失态,也令秦旭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前世看三国而知晓的一个个或jiān或忠的脸谱化的三国人物,英雄也罢乱贼也好,都变成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常人,他们也有喜怒哀乐,也有不为常人而知的情绪起伏,如蔡邕如蔡琰如高顺更如吕布。

    不同于史书上吕温侯的残暴、勇武、多变,最起码吕布给秦旭的印象,是霸气是顾家,甚至有着和xing格自相矛盾的随和。

    难怪吕布虽然骂声一片,但仍旧有那么多的追随者,张辽如是,高顺如是,陈宫亦如是。假若吕布在历史上没有决策失误,英雄无所用武,反而是有一块赖以生存的地盘的话,以吕布的能力和号召力,恐怕也不会在白门楼被大耳刘一言致死了。

    既然蔡琰的命运已经发生了转变,蔡邕也没有因为王允的威逼而自杀,但吕布是不是也能够逃脱最终令人扼腕的结局呢?秦旭不敢想象。

    “爹爹?娘亲?貂蝉姐姐?你们怎么过来了?”正在吕玲绮难得安静的同蔡琰一起陪着秦旭的时候,刚刚回来不久的吕布竟然没有同二位夫人温存太久,就来到了张扬给秦旭安排的房间。秦旭一个小小主簿,能够令吕布如此重视,让秦旭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吕老板敢不敢不这样啊?

    “秦旭,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有没有力气?张太守已经帮你去请医者了,别太担心。”吕布不等秦旭见礼,就一把将秦旭按在矮榻上,关心之sè溢于言表,令秦旭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是啊,秦主簿,以后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让军士们去做就好了,你一个文文弱弱的小孩子,就这般胆大,以后可不要这样。”跟在吕布身后进来的严氏,眼睛在秦旭和吕玲绮身上乱扫一通,满面狐疑,语气古怪的说道。

    “主公!二位夫人,卑职已无大碍,劳烦主公亲自探望,旭心中难安。”秦旭苦笑道。还能说什么?除了貂蝉在向蔡琰求证秦旭的“病情”没有表现的太出格外,吕布和严氏的关心,让秦旭一时间有些难以适从。

    “没事就好。”吕布吁了一口气,面带微笑的说道:“这几次听探马来报,长安那边果然如同你当ri所料,天子与朝臣无恙,李傕郭汜二贼没敢太过威逼,只是王司徒……”

    显然,虽然老王头在对待吕布的问题上,做的有些不大地道,但毕竟是貂蝉的义父,同吕布也有共同诛杀董卓的情分在,听到王允在宫城上投地而死,令吕布也有些唏嘘之感,一旁的貂蝉神sè也有些黯然。

    “王司徒忠义为国,虽然身死,必将名垂千古!”对于已经死了的王允,看在吕布与貂蝉的面上,秦旭也不yu再多说些什么,反而给王允戴上了一顶顶的高帽。

    吕布似乎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满意的神sè,对秦旭道:“你斩曹洪之事,我已知晓了,做的不错。那曹cāo与我之前有过来往,是个胆小无谋之辈,手下也尽是这些宵小小人,不足为虑。”

    吕布的这番话,对还在考虑怎样对吕布言明得罪曹cāo之事的秦旭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吕布话中对曹cāo的那种轻蔑,却是令秦旭哭笑不得。

    其实也难怪吕布小看曹cāo。人妻曹在白门楼事件发生之前,在吕老板手下可是吃过不少亏的,刺董卓被吕布jing觉发现,诸侯讨董后追击董卓也弄了个灰头土脸,若不是被秦旭杀掉的曹洪将马匹让给曹cāo,没准老曹已是吕老板戟下亡魂了。就算是ri后吕老板失势,被老曹兵围下邳城,若无郭嘉荀彧等献计,胜负也未可知。

    “多谢主公!”对于吕布这般看待曹cāo,秦旭无法言明之下,也只好苦笑应和道。

    “爹爹!秦旭还没好呐!”见吕布和秦旭聊得起劲,一旁被严氏古怪的目光盯得心虚的吕玲绮只能拿他老爹吕布做挡箭牌,打断了吕布同秦旭的交谈,娇声道。

    “是了是了,是爹爹不好。”吕布爽朗的一笑,止住同秦旭继续说下去的话头,对严氏和貂蝉道:“夫人,蝉儿,这里有玲儿和蔡小姐就给了,咱们出去吧。稚叔被我抢了马匹,晾在了练兵场上,说不定一会还要找我算账呢。”

    “哼!算账都是轻的,若是一会不好好的敬我几杯酒,奉先可别怪我不在弟妹面前给你留面子哦!”当真是说张杨张杨就到,吕布话音刚落,张杨就已经带着气喘吁吁的医者推门而入,正巧接上了吕布的话。

    “张叔叔!”吕布同张杨私交极好,加上张杨的xing格很随和,连带这吕玲绮也对张杨十分熟悉。

    “小玲儿……都长这么大了,许了人家没有?”张杨微笑道。

    “张叔叔就会调笑人家!”吕玲绮不依道,话虽说着,见秦旭见到张杨后yu起身,连忙搀起秦旭的胳膊,语带责怪的说道:“张杨叔叔不是外人,你身子还没大好,快不必如此。”

    “……”

    吕布倒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严氏和张杨却表情如出一辙的古怪。

    对于吕布对秦旭这个小主簿这般重视,以及吕玲绮下意识的举动,令张杨原本有些不在意的心思也对秦旭的身份产生了一丝好奇。

    吕布对待属下极好,很受麾下的爱戴,这张杨是知道的,但吕布多是那种爱之深责之切的举动,赏的重罚的也重。还从来没见过吕布对哪个属下,哪怕是高顺这等陪同吕布出生入死的死忠这般和颜悦sè过,听到秦旭受伤,竟然这般激动,不得不令张杨怀疑。若不是知道吕布仅有吕玲绮一女,而且对家眷十分看重,张杨差点就以为秦旭是吕布的私生子了。

    “稚叔此言实令布汗颜。今ri布就随稚叔兄长痛饮一番,一醉方休。”吕布哈哈一笑,对张杨的调笑毫不在意。

    “奉先,你啊……”张杨似乎早就习惯了吕布这般惫懒,苦笑道:“奉先与二位弟妹久别,当多陪陪两位弟妹,况且……唉!痛饮之事怕是要改ri了。”

    “稚叔兄长似乎有难言之隐?与布明言就是。”吕布大手一挥,豪爽的说道:“与小弟还这般拿捏,着实不似兄长往ri作风啊。”

    “这……奉先借一步说话!”张杨看了一眼床榻上被吕玲绮照顾的秦旭,脸sè古怪的说道。

    令张杨为难的事情?会是什么?秦旭看着吕布同张杨出去,心中默默想着会发生的事情。

    因为秦旭的搀和,历史在董卓死后就拐了一个弯,很多事情连秦旭现在也有些拿不准了。就如吕布也未像历史上那般仓惶离开长安,保存了军队的实力和从董卓的湄坞中取得的大半粮草,使得吕布在很大程度上不用过分依赖张杨。

    看张杨之前叫吕布出去时的凝重,能让这位河内太守如此郑重对待的,怕也不是什么小事。否则以张杨和吕布的交情,完全不必如此。而且历史上对于吕布投张杨之事也是一笔带过,只是说吕布在败走长安之后,投奔袁术和袁绍不果,才联合张扬最终被东郡治下陈留太守张邈及陈宫等人迎入东郡,占据了濮阳。

    但历史已经改变,吕布在离开长安后没有投奔宛城袁术和渤海袁绍,径直到了河内,究竟是什么事情呢?秦旭皱眉苦思。

    对了!二袁兄弟!

    怎么把这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苦命二人组老袁家哥俩给忘记了。

    长安之乱,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肯定已经传遍了天下,野心已经有所萌芽的诸侯们,肯定要有所动作。

    作为距离长安最近的诸侯,又一直被袁绍压制的郁闷至极的袁术不可能没有动作,袁术有了动作,袁绍自然不会只做壁上观。

    由于吕布的战略xing撤退,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失,而且飞将之名响彻天下,着么一只强有力的队伍,自然是各路诸侯争相结交拉拢的对象。

    是袁术呢?还是袁绍?

    “喂,秦旭!你在发什么呆?貂蝉姐姐在问你话呢!”吕玲绮见秦旭自吕布和张杨出去后就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连貂蝉的话都恍若听不到似的,不由娇嗔道。

    “啊?哦!”秦旭听到吕玲绮的话后才缓过神来,颇有些不好意思。

    “真服给你了!”吕玲绮翻着白眼,学着秦旭平ri间说话不是蹦出的名词,嘟着小嘴说道:“貂蝉姐姐这么大的魅力,你却视而不见,你还是不是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