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袁氏图谋(下)

    ;

    吕玲绮的话,让秦旭十分尴尬,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貂蝉是谁?不说她是吕布爱妾的身份,单单华夏史上四大měi nǚ间谍之一,折腾垮了董卓还令计中人吕布宠爱无比,只这份心计,就令秦旭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才好。

    更何况,不管别人怎么想,在秦旭心中,王允之死或多或少和秦旭脱不开干系,面对王允的义女,赫赫有名的拜月貂蝉,秦旭总是感觉提心吊胆。

    “成功人士”的首条格言就是趋利避害,měi nǚ有很多,小命就一条,更何况后世网络上měi nǚ如云,秦旭也不至于像吕玲绮说的那样难堪。

    可秦旭两辈子快四十岁的人,实在没办法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更何况这小姑娘的老爹是出了名护短的吕布。

    “旭身子不爽,脑子也有些发昏,这个……”秦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房间里的四个女人,心怀忐忑的解释道。

    眼前这阵势,由不得秦旭不服软。

    严夫人和貂蝉也不知为何,一左一右像是在打量一件好玩的物品似的,将秦旭从头看到脚,不时轻笑低语一番,好像在秦旭身上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诡异的目光看的秦旭有些心虚。

    蔡琰自吕布同张杨离开后就表现的很奇怪,一直凝视着窗外,不知道在盘算什么,只是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瞟向秦旭,让深刻认识到蔡琰腹黑潜质的秦旭心里发毛却怎么也摸不着头绪。

    这些人都怎么了?

    一个个莫名其妙的!

    “貂蝉姐姐说这次因为你的谋划,才让爹爹从容离开长安,拥兵河内,威慑二贼,令李傕郭汜不敢轻动,夸你有见地呢。”还是吕玲绮的话打破了尴尬,小丫头皱着鼻子,满脸不屑道:“还说什么你年纪轻轻就这般有胆识,敢shā rén什么的!也没看出你这脑袋比别人大一圈吗,至于这么夸你么!”

    “……”刚刚想自谦两句的秦旭,在听到吕玲绮后面的话之后,直接无语。

    和女人争论是很不明智的行为,特别是和被宠坏的小女孩争论更是自讨苦吃,尤其是在她家俩大人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

    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

    秦旭很明智,很快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乖乖的闭上了嘴。

    好在张杨请来的医者来的及时,将四女请出了房间,总算是将秦旭救出了这“水深火热”之中。

    张杨的太守府邸很大,特地给吕布家眷安排了单独的一处院落,由陷阵营兵士把守,旁人不可轻进。秦旭因为是病号,在严氏的吩咐下,也没有搬到外面同军士们同住,同蔡邕父女一起也留在了这里。

    在床上将养了几天,又有军中医者的调养,秦旭总算是恢复了不少。这几ri吕布来过几次,不过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看的出来张杨那ri语焉不详的话给吕布带来不少的困扰,也让秦旭愈发的担心。

    说实话,虽然河内曾经是吕布发迹的地方,又有张杨这么个至交好友在旁策应,可保一时无虞,但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

    毕竟当初张杨当时同吕布共在丁原部下,反董时,扯得却是为丁原报仇的大旗,丁原是谁杀的?再者,在虎牢关,张杨部下大将穆顺,可也是死于吕布之手,虽然说是各为其主,张杨也很够朋友,但张杨军中的将士们,有没有想法就很难说了。

    而且河内临近洛阳,地处兵家要冲,物产富饶,粮草丰足,少受战乱且文风鼎盛,在这饿殍遍地的汉末来说,绝对称得上是天堂了。因此对河内馋涎yu滴的诸侯豪强可不止一个,黑山张燕,河北袁绍对这里虎视眈眈,长安城中的那两位,想必也不会放过这么一块膏腴之地,还有被秦旭得罪狠了的曹cāo,想必也早就把河内当成了囊中之物,所以这里并不是一个适合发展的地盘。

    要改变吕布军的历史,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找到一块能够安心发展的地盘,可是找哪里呢?河内的正北方并州本是首选,那里是吕布曾经的大本营,但自丁原死后,匈奴不断扰边,境内有黑山贼众啸聚,而且袁绍的势力也趁中原大战的时候趁机渗透,并州现在就像是一个火坑,能安稳点都是上天眷顾,更别说发展以待天时了。南下倒是一个好去处,此时曹cāo正在青州平乱,后方不稳,而且历史上吕布也是在投奔袁绍被袁绍猜疑追杀后,才被因为曹cāo杀了名士边而不满的陈宫张邈等人迎入兖州的。只是现在陈宫刚刚劝张邈主张曹cāo接任兖州牧,可能马上叛曹投吕吗?秦旭有些头疼的想到。

    “想什么呢?”一个温婉的女声传入正在发呆的秦旭耳中,正是蔡琰。

    “能想什么?想琰姐姐好不好?”不知为何,在面对蔡琰的时候,秦旭总是忍不住想逗一逗这个大才女,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蔡琰俏脸微红,佯作没有听到秦旭的逗笑,反倒是忍俊不禁的向秦旭示意了一下身后。

    “果然是大坏蛋,竟然这般对琰姐姐无礼!”还没等秦旭反应过来,一声娇叱,和吕玲绮那风风火火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秦旭面前。

    怎么又被这小辣椒发现了?秦旭心中哀嚎,第一次被这丫头误会对蔡琰无礼,就被砍了一戟,昏迷了好长时间才醒过来,难道这次又要倒霉?秦旭心悸的瞟了瞟吕玲绮的手中,幸好没有带兵器。

    “玲儿不要闹了,秦主簿是开玩笑的。”蔡琰拉住吕玲绮的手,笑吟吟的盯着窘迫的秦旭,说道:“现在也许也只有秦旭能救你了。”

    “救?”秦旭听到这个字眼不由得一怔。不明白蔡琰这是什么意思。吕布的女儿还需要他秦旭来救?开什么玩笑。

    “哼!这个大坏蛋,真能让爹爹改变主意么?”吕玲绮鄙视的目光让秦旭一阵不自在。

    “究竟怎么了?”秦旭疑问道。

    “秦主簿可知道袁绍袁本初么?”蔡琰见吕玲绮撅着小嘴,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嗔怪的看了秦旭一眼,替吕玲绮说道。

    “袁绍!?耍手段抢了老韩家冀州的袁绍?”听到这个字眼,秦旭心中猛地一惊。难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历史上吕布可是投奔过袁绍的,而且替袁绍几乎剿灭了为祸冀幽并三州的黑山贼众,若不是吕布直爽强硬的xing格和袁绍惜身忘义的xing子不合,没准后来真没有老曹什么事了。此时在蔡琰口中听到袁绍这两个字,使得秦旭的神经一下子就绷了起来。

    “大坏蛋说的好,就是这个抢夺别家基业的袁绍!”吕玲绮了秦旭的话后,倒是忘记了刚刚还要对秦旭要打要杀,顿时表示赞同,脱口叫道。

    “你俩怎么这般口无遮拦!”蔡琰娇白了秦旭一眼,见秦旭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无奈继续道:“袁绍派人来,要张杨将军说和吕将军与袁绍军结盟!”

    “结盟就结盟呗,那又怎样?”秦旭佯作不以为意的说道,心中却是对袁绍的下手速度之快佩服不已,不愧是曾经的河北霸主,这么快就看出了吕布现在所处位置的重要和敏感,这眼光,毒辣啊。

    “若是这么简单就好了。”蔡琰见秦旭惫懒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袁绍给吕将军的诚意是两千匹战马加上每年二万石的粮草。”

    “嚯!袁绍这么大方,看来所求非小啊。”秦旭听到袁绍的条件后,也大吃一惊。二万石粮草,对于搬取了董卓湄坞大半库存的吕布军来讲,只是锦上添花,还算不得什么。关键就是那二千匹战马。

    战马在这个时候可是稀缺资源,大汉良马产量不多,行军作战多以步卒为首,骑兵的数量往往可以左右一次战局。所以,战马对于各个诸侯来说,都是宝贝。

    吕布军军力的强大也在骑兵,陷阵营威力强横的前提更多的是来自与它的铁甲重骑,但战马却是个损耗品,每一次大战下来,总要折损一两成的战马,没有了战马的补给,本就是另吕布十分头疼的事情,现在有了袁绍这两千匹战马的加入,吕布军的战力足可以上升不止一个层次。

    “自然所求非小,不但要求吕将军听从调遣,而且据袁绍的使者所言,袁绍yu托张将军做媒,yu与吕将军结亲,将玲儿许配给小儿子袁尚为妻!”蔡琰眼眸注视着秦旭,慢慢的说道:“玲儿偷听到谈话,吕将军似乎颇为意动!此时正在同严夫人商议,怕是要定下来了。”

    “什么?定下来?傻子都看的出来袁绍没安好心!这怎么可以答应?吕布这是要疯啊!”秦旭大惊失sè脱口道。

    秦旭就搞不懂了,吕玲绮算是和老袁家脱不开关系了怎的?秦旭自信在自己的搀和下,历史上袁术的儿子袁耀恐怕是没机会了,怎么现在又蹦出个袁尚来了?

    袁绍打的好算盘,有吕玲绮在老袁家,只有此一女的吕布还不得乖乖的给老袁家打工?那所谓的两千匹战马和粮食,和他老袁自己的有什么两样?除了换了个地方之外又有什么区别?还白赚了一个吕布和一只强军。吕布这是昏头了还是怎得?这都能答应?

    秦旭的话刚说完,就见蔡琰和吕玲绮同样一副见鬼的表情,嘴角微微抽动着,似乎没想到秦旭的反应会是这么大,说话这么冲!两女的目光中都带着怜悯看着秦旭。

    咦?蔡琰你这是什么表情?吕玲绮你眨眼这么快做什么?抽筋了?

    蔡琰的脸和吕玲绮的眼都没有抽筋,是秦旭的脑子抽筋了。

    “这辈子有胆量敢这样说我吕布的,你秦旭可是第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