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笼”中对

    ;

    大汉朝五月的夜空下,月朗星稀,温度适宜,暖风悠悠,佳人在侧,实在是个吟诗作赋,花前月下的好天气。.. 免费电子书下载

    秦旭的房间中,大才女蔡文姬的温婉与小丫头吕玲绮的火爆相得益彰,能同这样两位奇女子共处一室,不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际遇。

    可秦旭现在却觉得如坠冰窟,一股凉意自尾椎升起,直线沿脊柱向上,直达发梢。

    刚刚不小心对蔡琰口花花,引来一个自诩护花使者的吕玲绮就足够秦旭头疼的了。却又因为吕玲绮的事情,导致秦旭脱口而出的无心之语,又将吕布给引了出来?

    你们这是组团来刷我的么?一位一位又一位,这么有节奏感?

    “主公!秦旭失言!请主公责罚!”

    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认错争取个宽大处理才是首要的。吕布那是随便能骂的么?而且还是当着他的女儿,被他全家听了个真真切切!还是先拿话头堵住吕布的选择面吧,否则这大哥没准脾气一上来就将秦旭咔嚓了。

    吕布铁青着脸没有说话,只是怒目盯着低着头作认罪状的秦旭。

    反倒是站在吕布身后的严氏,竟是一副不惊不怪的神sè,手中提着一个食盒放到了秦旭房间的食案上。只是严氏不时抽动的嘴角,才看到出她强忍的笑意。

    “你也知道怕?你那杀人的勇气呢?”吕布见秦旭认罪态度良好,口气也稍微缓和了一点,说道:“你也不用这般做作,今ri我不罚你,也不杀你。”

    “多谢主公!”秦旭赶忙抢着说道,生怕吕布反悔。

    “噗嗤!”还没有等吕布发作,吕玲绮先被秦旭这见缝插针的话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吕布刚刚怒目而视的时候,吕玲绮还真有些为秦旭担心。

    身为吕布的独女,怎会不知道吕布的火爆脾气,那可是说来就来的,毫无轨迹可循。并且印象中还没有哪个人能在吕布发怒的时候还敢捋虎须,更别说像秦旭这般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算计吕布,给自己留后路。

    “哼!”吕布怒哼一声,虎目瞪向女儿,太没规矩了!

    “哼!”却没想到吕玲绮不甘示弱的也瞪着大大的眼眸,娇哼一声,不惧的回视过来,丝毫没有因为吕布的怒气而退缩。

    “玲儿,别胡闹!听爹爹话!”

    “我不!爹爹要把我卖掉,我才不听他话!”

    “别胡说!爹爹那么疼你……”严氏见吕布被女儿的话顶的有些尴尬,赶忙将吕玲绮拉过怀中,小声安慰着。

    有了吕玲绮这个小插曲,吕布脸上的怒sè少了许多,冷冷的对秦旭说道:“你小子这般口无遮拦,ri后必定吃亏,正好你身体未愈,这几天就不要出这个屋子了。”

    这就被关禁闭了?秦旭郁闷的想到。

    “至于玲儿的事情,你也不要插手了。”吕布沉吟一声,又继续说道,“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袁本初又是当代家主,可为一当世雄主,能与袁公结盟,对我军有利无害,此事你就不必多言了。”

    什么?

    听到吕布的话,秦旭心中的火气也上来了。哥们苦心积虑的为了你ri后不要“重蹈覆辙”,当然也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费尽心思的帮你节省军力,谋划未来,你怎么就这么着急要跳到袁绍的船上?就不怕历史的惯xing再把你甩到你原来的路子上?

    可这话怎么对吕布说?

    难道告诉吕布,袁绍没安好心,也没有容人之量,注定了你只能是袁绍的一把刀,用的差不多了就会把你扔了。然后你再如历史上那般败走,几年后白门楼上一命呜呼?

    秦旭敢说,吕布会相信么?

    吕布见秦旭没有对处罚表示异议,满意的点点头,和严氏交换了个眼sè,就要拉着满脸不忿的吕玲绮出去。

    怎么办?刚下定决心跟吕布混,就眼睁睁的看着吕老板前途尽毁,小丫头落入火坑,然后数着ri子等待白门楼自己脑袋上也来一刀?

    不行,绝对不行!

    “主公!我收回刚刚的话,看来你真的要疯啊!”吕布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秦旭冷冷的话。

    “秦旭!再敢胡言!你当我吕布不敢杀你么?”吕布的脸上满是惊怒,一双鹰眸狠狠的盯住秦旭,滔天的怒气仿佛实质般向秦旭笼罩而来。就连严氏也满脸惊恐的看着秦旭,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吕布的怒气,哪是前世只是公司个小主任的秦旭能够抗衡的?秦旭只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危境被一只猛虎盯上一般,双腿都在不听使唤的颤抖。

    不能软,吕布的脾气秦旭算是看出来了,绝对是属倔驴的,顺着不走,打着倒退;若是不下点狠料,今天绝对过不了这一关。

    “投袁取死之道,早晚而矣。秦旭小命在此,主公请便!”秦旭咬牙硬撑,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来,道。

    “秦旭!”吕玲绮自秦旭开口一刻,眼眸中就被雾气笼罩。在吕玲绮心中,若非蔡琰带着自己来找秦旭帮忙,秦旭其实是没必要搀和这浑水的。现在秦旭惹的吕布动了真怒,那可是要真的丢掉xing命的!

    情急之下,吕玲绮也只能先为秦旭的小命着想,带着哭腔对吕布开口道“爹爹,你别杀秦旭,我嫁!我嫁还不行么?”

    “哼!闭嘴!”吕布yin沉的脸庞上挂满寒霜,不理女儿的求情,反倒是问秦旭道:“你说投袁是取死之道?”

    “不错!”秦旭答道。

    看吕玲绮被严氏拦在怀中,秦旭倒是真有些感动,别看这丫头平ri间老是看咱不顺眼,关键时刻倒是真讲义气靠得住啊。就凭刚刚吕玲绮的一番话,也不能让袁绍得逞。

    “袁公虎踞河北,兵强马壮,刚刚击败公孙,正有拥河北以拯天下之志,你这孺子,焉能如此说他?”吕布沉声问道:“再者我与之同盟,又非栖身投靠,自有自保之策,有何不妥?”

    看来吕布对袁绍的观感还是不错的,现在的袁绍还不是八年后那个河北霸主,由于讨董之战积累的大量名望和四世三公的家世背景,俊才豪杰争相投靠,正是袁绍借势发展的时候,一些为后世诟病的作风也被袁绍很好的隐藏起来,不为世人所知。就算是秦旭说出来,吕布也未必信,只能另辟蹊径了。

    “袁绍此人不地道,人品也不咋地!”秦旭撇撇嘴,不屑的说道,“还拥河北拯天下?这是袁绍的说客说的吧?”

    “这个……”

    “那他有没有说公孙瓒实力犹在,黑山贼虎视眈眈?怕他手中兵力不足以两面开战,才拉咱们去当炮灰?”这个年头的袁绍还是表现很完美的,秦旭不得不想别的办法尽全力抹黑老袁。

    “哼!区区蟊贼,正好试试我这方天戟之厉,我吕布有何惧哉?”吕布不在意的说道。“那打下来之后呢?”秦旭突然问道。

    “自然是和袁公……”吕布顺着秦旭的话说下去,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和袁绍平分河北?”秦旭的脸上露出一丝蔑笑,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吕布鹰眸一闪,猛吸了一口气。

    见火候差不多了,秦旭心中暗嘘一口气,下猛料道:“主公之猛,冠绝天下,就算是主公你无英雄之志,栖身投靠老袁,一心为他卖命,你以为袁绍能容得下功高盖主之人么?淮yin侯英魂,尚未走远啊!”

    吕布似乎被秦旭说动,闭目沉思,没有说话。挣脱了严氏怀抱的吕玲绮一脸惊讶的看着秦旭,没想到秦旭竟然能令吕布如此动容。就连蔡琰也美目迷朦的看着秦旭,突然眼神一定,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走到秦旭身边,说道:“若是玲儿妹妹嫁过去,吕将军与袁本初就是儿女亲家,袁绍若是真做出这番事来,不怕天下耻笑么?”

    “琰姐姐!你怎么?”吕玲绮眼见吕布就要被秦旭说动了,蔡琰突然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在反驳秦旭似的,当下小脸上一副着急的神sè。

    当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没有捧哏的就是说服力差啊。有了蔡琰这似是而非的给袁绍说话,秦旭给了吕玲绮一个放心的眼神,笑吟吟的说道:“儿女亲家好啊。温侯只此一女,还在袁绍手上,当真是能令袁绍放心驱使呢。”

    “哼!你这孺子不须激我!大丈夫岂能卖女求荣?!”吕布怒道:“袁绍竟然用心如此险恶!差点误了我爱女终生!端的不为人子!我这便去斩了袁绍来使!”

    成了!

    现在的吕布可不是那个被曹cāo刘备逼得,不得不将女儿背负在身上去向袁术求救的落魄英雄,敢捋吕布虎须,纯粹找死。

    “主公且慢!袁绍来使万万斩不得!”秦旭连忙说道。

    秦旭可不敢想象若是在这个时候吕布和袁绍开战,会有多少人开心不已。至少曹cāo肯定是极力赞成吕布的想法的。

    “你这孺子,究竟何意?莫学那些道学先生,七拐八拐不说人话。不像我那……你们秦家的作风!”吕布怒道。

    我那?我那什么?秦旭敏感的听到吕布话中似乎有些自己寻找了许久的信息。最后虽然吕布jing觉,但至少已经可以确定,这具身体的主人,和吕布绝对是关系不寻常。

    不过现在秦旭暂时没心思关注这些,不趁着这个机会给吕布描绘一个大大的饼子,怕是吕布不久后又生出其他心思,忙对吕布说道:“敢问主公之志?”

    好像每个大谋士在有好计策的时候,秦旭照搬照用。

    “怎么这般聒噪?”吕布也似乎感觉到刚刚有些失言,没好气的说道:“无非是和袁绍结不结盟,却偏生弄出这么多的名目,我说要一统天下,你也有主意吗?”

    这么快就等到了你这句话?

    惊喜来的太快,让秦旭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虽然知道吕布这是说出来的气话,但秦旭还是故作高深的说道:“那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