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黑山贼来犯(上)

    ;

    自从那晚同吕布半真半假的说开之后,吕布就再也没有来探望过秦旭,像是把秦旭最后所言当成了一个笑话,蔡琰也神神秘秘的不见了踪影。..

    反倒是吕布夫人严氏,每ri间带着吕玲绮前来,嘘寒问暖,极尽关怀之能事,弄的秦旭很不好意思。吕玲绮也因为秦旭的“仗义相助”,难得的安稳了许多,没有再叫嚣着找秦旭的麻烦。

    大儒蔡邕倒是好像有了随遇而安的心思,自到了河内太守府中安顿下来之后,每ri间出门访友,大醉而归,也不知道这倔老头在河内怎么这么多的朋友。

    太守府内的丫鬟仆从们,像是得了吩咐,轻易不到这边过来。而严氏和貂蝉也不用丫鬟伺候,整个内院空空荡荡的,和秦旭熟悉的陷阵营兵士们,也因为不得轻易进入内府,和他们好多天不见了。

    人就是不经念叨,就在秦旭怀疑吕布这是在变相的惩罚他多管闲事的时候,许久不见的司马冒出现在了秦旭的眼前。

    “秦主簿,这几天闷坏了吧?”司马冒还是那副惫懒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似的,和秦旭说话也没有老许那般正经八百。

    “死猫?你怎么溜进来的?小心被吕小姐发现,拿你练手!”秦旭没好气的说道。

    “吕小姐咱是打不过的,也只有你秦主簿能降得住。”司马冒若有所指的眨眨眼,对秦旭说道:“今天正好是我当值,是主公要我来通知你,下午军帐议事,点名要你也参加!”

    “要我参加?”秦旭有些傻眼,不明白吕布是什么意思。

    在吕布军中也厮混了快两个月了,离开长安之后又是逃命又是有病,秦旭就没有过正式的有过什么差事,突然听到要去旁听军帐议事,秦旭也有点好奇。

    “正是,主公亲自嘱咐的,啧啧,秦主簿在主公心中当真是没得说。”司马冒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要多假有多假。

    秦旭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吕布军的“军事会议”,两辈子哪有过这样的经历,本着咱年纪小资历浅多低调的原则,秦旭在随司马冒来到坏城外的中军大帐时,自觉的挑了个最下面靠门的位置,老老实实的等待着诸位大佬前来。

    张辽和高顺秦旭是认识的,高顺自不必说,一同从长安到河内,对这个冷面热心肠的汉子,秦旭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张辽也和秦旭有过一面之缘,而且还曾经“帮助”秦旭躲过一次吕布的惩罚,也算是有了交情。

    两人都是吕布的心腹爱将,在军帐中位置也靠前,就在主案的下首同侧就坐。至于陆陆续续到的其他人,秦旭就两眼一抹黑了,众将对军帐内突然出现一个身着文士服的年轻人,只是好奇的看了几眼之后,就一个个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排正襟危坐,等着吕布升帐。

    “咚!咚!咚!”

    这时候举行军事会议是要擂鼓放炮以示威严的,幸好秦旭有心里准备,否则被这震天的炮响和急促的鼓点声突然一响,没准就能闹出什么笑话来。

    吕布踏着鼓点身着战甲走了进来,后面竟然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人作文士打扮,相貌儒雅,三缕长须,顾盼间颇有名士风采,而另外一个竟然是张杨?

    “主公!”

    “主公!”

    众将起身行礼,不过手冲的方向让秦旭看出了猫腻。

    难怪这些身着甲胄的将领们彼此之间的态度,让秦旭看起来别别扭扭的,原来并不都是吕布军军中战将。

    张杨的河内军曾经在讨董战场上和当时隶属西凉军的吕布军势交战过,没准这两拨人中就有曾经战场上的对手,加上这些人中有些还是原来丁原军中的旧将,对吕布军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sè。

    只是这个中年文士是谁?没听说吕布或者张杨最近找了个军师啊?

    “诸将安坐,升帐!”

    就在秦旭打量这个文士的时候,吕布威严的声音开始了今天的军议。

    在军营中的吕布,言语间有着绝对的威势,甚至一个眼神就能令这些沙场宿将喘不过气来。对于秦旭的到来,吕布只是轻扫了一眼,似乎并没有在意。在同张杨相互行礼并排坐下之后,才微不可见的冲秦旭点了点头。

    吕布的这个小动作虽然隐蔽,但还是令秦旭成了隐形的焦点,坐在对面的张杨军诸将若有若无的注目礼,吕布这边秦旭不认识的几位将领,眼角的余光也在秦旭身上扫来扫去。特别是坐在矮桌一旁张杨下手的中年文士,更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秦旭,让秦旭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诸位,张太守收到探马来报,今岁河内麦熟,黑山贼五万余人,号称十万,跨山而来,yu寇河内夺粮,已至怀城北百里处山中下寨。诸将有何良策?”好在就在秦旭尴尬的时候,吕布轻咳一声,沉声说道。

    “黑山贼寇边?来这么多人?”

    “是啊,黑山贼号称百万,势力连跨冀幽并三州,号称十万,怕是所言不虚啊。”

    “是啊,这次又要出血了吧?”

    吕布话音刚落,张杨军在座的将军们就乱成了一团,看着吕布军这边以张辽高顺为首的六七名将领,一个个正襟危坐的模样,张杨也禁不住老脸微红,强声道:“既然是军议,大家都说说嘛。杨将军,你乃我河内名将,你先说说?”

    张杨指着坐在己军首座的一位壮汉,大声问道。

    “喏!”被张杨点名的大汉,起身冲张杨行了个礼,道:“末将是个粗人,不懂得什么计谋,也不屑用什么合纵连横,只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那黑山贼不也是一个脑袋两根胳膊,怕他做鸟?”

    这位杨将军不知道是真的这般大大咧咧还是若有所指,这话一出,吕布的脸上顿时怒意一闪,就连那位坐在张杨下手的中年文士脸庞也微微抽动了一下。

    不屑合纵连横?说的好听,有这水平还说自己是粗人?怎么不明白的说吕布鹊巢鸠占,反客为主?只不过这杨将军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又坐在张杨军诸将之首,众人不好明说罢了。

    “杨丑!休得无理!让你说说该怎样对付来犯的黑山军,你扯些别的做什么?”张杨毕竟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这一番话不但训斥了杨丑给吕布这边的人留了面子,还间接的帮杨丑挡了吕布发难的机会。能在袁绍这等强势诸侯的眼皮低下活的滋润的,自然有他的一套为人处世之道。

    听话听音,吕布军中诸将也不是傻子,自然听的出来杨丑话中之意,但现在他们毕竟是客军,又有张杨的话垫底,一个个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唯独秦旭,脸上不似诸将一般yin沉难堪,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

    “杨丑!张杨竟然这般爱护杨丑?”秦旭不解的想到,真想告诉张杨,哥们别护着这小子了,以后你的老命就是这小子取的。

    此时杨丑还没有同张杨因为吕布的事情闹翻,虽然颇有些苗头出现,但还在张杨可控范围之内,张杨也知道杨丑的话太伤人,所以在替杨丑说了句话之后,赶忙转移了众人的视线,冲下手就坐的中年文士拱手说道“杨将军有句话我很赞同,我等皆是粗人,许先生乃是袁公麾下智士,不知有何良策以交我等?”

    姓许的谋士?难道会是他?

    正在秦旭怀疑此人身份之时,那文士倒是先给秦旭解惑了,只见这人在听了张杨的话后,慢慢的站起身来,慢斯条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襟,略略一拱手算是见礼,朗声说道:“在下许攸,见过诸位将军。诸位将军勿忧,黑山蟊贼破之易尔!”

    许攸?

    黑山?

    袁绍!!

    秦旭刚刚听到吕布说出黑山贼yu寇河内夺取夏粮的时候,心中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又见到许攸这番做派,这个时代发生过的一件事情,闪电般的出现在了秦旭的脑海中,顿时令秦旭明白了许攸这番做派和之前一连串动作的用意,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好一个许攸!好一个袁绍!

    不但利用了张杨对袁绍的畏惧心理成功的站稳了脚跟,使得河内上下将士对来犯的黑山军产生了一种没有袁绍帮忙就过不去这道坎的畏惧心理,之前还想利用吕玲绮的婚事通过所谓结盟来控制吕布,用极小的代价就换得绝世名将的效忠。这算盘打的,太jing了点吧?

    但是秦旭知道,许攸,或者说袁绍的真实目的,恐怕不仅仅如此!

    想到此处,秦旭内心深处不由发出一声感叹,还是有个谋士在身边好啊。看看人家老袁,手下谋士如云,随手想的一个小计策就够吕布和秦旭这帮人想半天,若不是秦旭的先知先觉,没准还真能让这帮人给忽悠过去。

    “袁公同张河内素有旧交,自然不会坐视黑山贼众这般猖狂,许攸既来,就断不会令黑山贼入河内一步……”

    听许攸在滔滔不绝的许愿,秦旭心中感叹这大哥真不愧是曹cāo的好友兼福星,能把曹cāo的谎言识破,又送了大半个河北给曹cāo的人,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正在感叹间,吕布的目光似乎不经意间停在了秦旭这边。似乎在询问秦旭有什么看法。

    真想大声告诉吕布,别听这哥们胡扯了!丫心思坏着呢!

    秦旭闭目不言,暗中冲吕布轻轻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