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黑山贼来犯(下)

    ;

    什么?求援?

    谁求援?求什么援?

    秦旭的一句话,顿时让整座军帐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眼睛都将目光在秦旭和许攸身上来回打量。

    怎么个情况?求援?开玩笑吧?

    在帐内众将的眼中,黑山贼寇掠河内,这可是张杨的探马打探到的消息,而且距河内已经不足百里。许攸可是在四五天前就已经到了河内,送来了袁绍“慰问”的军资。恰逢其会的得知了黑山贼来袭的消息,又费心出力帮他们想制敌之策,多好的人呐!

    但秦旭居然说许攸是来求援的?

    这怎么可能?许先生肯定会将这孺子的狂言驳斥的体无完肤!这几乎是河内诸将内心中一致的想法,甚至连张杨都不能幸免,看向吕布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探询。

    可是,许攸许子远先生,冀州牧、河北雄主袁本初的心腹,却是没有体会到河内诸将的殷殷之望。

    激愤中被秦旭一句轻飘飘的话打断,许攸好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似的,紧紧的抿着嘴,眼睛凸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站在军帐zhongyāng好整以暇的秦旭。

    这个被河内诸将推崇备至的许先生,不光演技不过关,看来心理素质也需磨练啊。秦旭真的无法将眼前这个几乎把所有心事都摆在了脸上的中年文士,和那个令人妻曹光脚相迎,一语就道破了曹cāo窘境,将整个河北卖给曹cāo的许攸相比。

    不过再一想也就释然了,许攸以官渡之战的胜败和袁家生死为晋身筹码卖给了曹cāo,自命非凡,以为曹老板肯定给他个大价钱,最后,不但没收到钱,还把小命给丢了,真是冤的很呐。

    许攸不知道秦旭心中已经将他和冤大头划上了等号,却也不妨碍他震惊于秦旭消息来源的厉害。

    的确,许攸此来的目的,除了拉拢河内诸将,加强对张杨的控制外,还有一个秘密目的就是求援!

    求援!河北霸主袁绍竟然会向一个区区河内太守,经常有事没事就拿来揉圆捏扁的张杨求援!多么讽刺的事情,多么可笑的事实,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但却是事实!

    据许攸得到的袁绍密函,年初袁绍率兵同公孙瓒一战;虽然一开始大获全胜,但最后却在界桥磐河大营遭遇了伏击失利。虽然损失不大,但却使得公孙瓒有了喘息之机,迫使袁绍不得不据守南皮以求再战。

    可偏偏这个时候,一直盘踞在并州幽州一带的黑山贼主力,却不知从何处得知了袁绍失利的消息,举兵来犯。

    冀州与并州、幽州的州界是太行山脉,山高谷深路险,端的是易守难攻。别说剿灭,因袁绍带兵在外,冀州连防御都略显兵力不足。好在袁绍的谋士团这个时候还算团结,推算了几个黑山贼容易攻破的据点重点防御,几番攻守之下,倒是勉强能保住界不失。

    也不知道黑山首领张燕发了什么疯,据探子报知,就在几乎抽调光了冀州仅剩的所有兵力布防后,张燕竟然留下少数兵力同冀州守军纠缠,亲自带领大军,绕道壶关入境河内。鬼都知道张燕这是打的西行北上袭击袁绍邺城大本营的主意,可偏偏手中无兵可派,临时调回分散在各个据点的守兵更是痴人说梦。

    无奈之下,正巧长安乱后,吕布出奔河内,众谋士才想出了这个借张杨吕布之手,剿灭黑山贼的“妙计”。

    许攸这才趁黑山寇边的消息没有大规模传开的时候,绕道提前进入河内,本来已经几乎算是成功的令张杨等人相信黑山贼的目的是河内郡,就算是吕布,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改变了和袁绍联姻的念头,也出于同张杨的关系加上对袁绍开出的价码心动不已,议定奇袭黑山军。这才决定召开这次军议,却没想到,冒出了秦旭这么一个玩意。

    不但用寥寥几句话就让自信满满,为这次成功的忽悠河内诸将沾沾自喜的许攸许大谋士乱了方寸,最后更是一语道出了许攸来此的真实目的。

    河内诸将其实更愿意相信许攸的,只要许攸开口辩驳秦旭这个嘴上没毛的黄口孺子,他们一定会发扬痛打落水狗的jing神,并趁机耻笑吕布军一番。甚至有的人连怎样奚落吕布都想好了。就等着许攸给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在不用担心生命安全的前提下,狠狠的羞辱一下这个披着天下第一猛将皮的豺狼。

    但是,他们失望了。许攸的表现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来,秦旭说的是真的,河内诸将对许攸的埋怨也升了一格。好歹您也是河北名士,袁公手下数得着的大谋士,且不论你的辩才如何了,至少这城府也要有一点吧?夸你两句你就美的冒泡,被这孺子一句话,就直接傻眼,这这这,这也太名不副实了吧?

    不提河内诸将的怨念,张杨也是对许攸的这般做派哭笑不得。许攸这次算是栽了。不单单给这个身份奇怪的小主簿扬了名,当了一次垫脚石,还间接的把吕布得罪狠了。

    什么叫主簿是猪狗一样的人物?这话平ri间随便说说,因为许攸身份清贵特殊,军中人不和他一般见识也就罢了。但这话能在吕布面前说么?

    在座诸将,大多都是以前丁原军的老底子,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吕布以前是做什么的?那是丁原屯河内时的行军主簿,许攸的这一番话,虽然都知道是针对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主簿秦旭的,但无论是谁心中都有种许攸在指着和尚骂秃驴的感觉。

    “事情竟然是这样?那接下来怎么办?袁本初与某有同盟之谊,不能不救,至于怎么救援,不知秦主簿有何计以教杨?”老好人的称号,张杨得之无愧。在看到许攸脸sè青紫,恨不得吐血三升晕过去的情况,也只有这个xing格温和的河内太守能出来说两句了。对于秦旭,张杨在吕布听到秦旭病重夺马飞奔一事上,就感觉这个主簿不一般了,言语之中客气不少。

    “张太守,秦旭年幼,实在是无良策以示诸君,全听我家主公吕将军决断!”秦旭见好就收,来的潇洒,骂的舒坦,收的自然。这番做派,令许攸是咬牙切齿痛恨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能怎么办?“jiān计”被识破,被一个黄口孺子这般指着鼻子说书还需再读,面子脸皮都从邺城丢到河内了,许攸还能怎么办?

    好在老好人张杨在许攸的计策被秦旭识破之后,还肯发兵袭击黑山以救邺城,但接下来的谈判,许攸不用想也知道这主从之道该易主了。

    好容易在河内诸将心中种下的种子,还没发芽就被秦旭给连根拔了,再想营造袁绍的绝对威势,不知道要用几倍的力气才行。

    许攸真是恨极了秦旭,却又无可奈何。这里是河内,不是邺城,虽然张杨就是袁绍的一盘菜,但许攸也不敢太过嚣张的请张杨帮他报仇的,更何况张杨已经同意了发兵。

    至于吕布?吕布没有当场杀人就已经很给老朋友张杨面子了。看吕布铁青的脸sè和看向自己眼光中的杀气,许攸对吕布能不能随张杨一同开拔之事,不报任何希望。

    “奉先,这件事情你看?”张杨虽然答应了出兵,但也知道仅凭自己手下的几块料,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还能有一拼之力,但黑山军携十万军借道河内以伐邺城,能保河内不让黑山军顺手收拾了已经是万幸,若说是真要救援邺城,还得请吕布出手。

    “文远,你怎么看?”

    没有谋士的吕布军中,一向以来的军议,都是大家群策群力,最后由吕布这个当老板的拍板决定,所以吕布下意识的问起了一向建议颇为中肯的张辽。

    “袁绍世之英雄,区区黑山贼,乌合之众而已,主公出阵,是否太给黑山张燕面子了?”张辽其实也很为难。看的出来,以张杨同吕布的关系,只要张杨一句话,吕布肯定是要出手相帮的,但张杨因为刚刚许攸的无礼,也不好意思直接请吕布帮忙,看吕布的意思是不太想在袁绍身上浪费己家军力的,张辽也只能就事论事的说道。

    “西明,你说呢?”吕布向高顺下守的一位年轻将军问道。

    听到吕布没有问高顺这个陷阵营统领,反而问了一位下首的将领,秦旭的目光也随之看了过去。

    “嗯?”秦旭的目光落到吕布称之为西明的将领时候,突然一阵难言的情绪从心底涌了出来,亲近、排斥、不满诸般矛盾扭成一团,吓了秦旭一跳。

    看这名将领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已经在吕布军中位处高顺之下,身着甲胄,蓄着短须,面容俊美中透着一股英气,似乎颇受吕布的重用。

    奇怪了,怎么明明感觉很熟悉似的,但就是记不起这个“西明”到底是谁?

    “谊全听主公吩咐!”中规中矩,很标准的回答。瞎子都能看的出吕布眼中的失望。

    “秦旭,还是你来说说吧!”吕布目光越过了郝萌宋宪成廉等人,直接冲秦旭问道,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目不斜视正襟危坐,被称作“西明”的将领。

    “袁公不是答应给主公十万石粮草和三千匹战马请求主公出兵相助么?”秦旭佯作记错了数字,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对吕布说道:“受人之托,自当忠人之事,主公乃天下无双猛将,自是更应该以此为本才是。”

    “明明是……”在一旁装死的许攸听到秦旭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就将袁绍的“资助”提高了将近一倍,也顾不得其他,张口就要辩驳。

    “主公,河内郡距离邺城多远来着?”秦旭不理会许攸气急败坏的辩驳,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自顾自的问吕布道:“也不知道邺城里袁公的家眷中除了女眷幼子,有没有人能在黑山贼眼皮底下,将这些军资运送至河内来啊?”

    “粮草军资就在河内,只是这数目?”听到吕布和秦旭的对话有出兵相助的意思,被秦旭扰乱了思绪的许攸也顾不得其他,在河内诸将莫名的目光中,抢先说道。

    “陷阵营军士尚未结束休整啊……”吕布咂嘴道,在秦旭赞许的目光中,很上道的说道。

    “粮草至多三万石……”许攸脸sè由青转白。

    “主公,张辽将军的骁骑营也在休整啊!”秦旭暗中加了一把火。

    “粮草五万石,马匹三千匹,实在不能再多了。”许攸脸sè由白转红!

    “主公,那个……那个……”说实话秦旭实在想不出词来了,却还是胡乱和吕布扯闲篇,一脸的欠抽。

    “秦主簿好记xing,某记得了,的确是……的确是十万石粮草,三……三千匹战马!立刻可以交接!!”许攸脸都快紫透了,几乎用喊的说出最后一个字来,一口血雾喷出尺远。

    “子远真是忧主忠臣,为了本初,竟然呕血而歌,布佩服之至!”吕布面sè庄重的冲许攸一拱手,义正言辞的说道:“黑山贼yu寇邺城,借道河内,布与稚叔兄情同手足,当同忧本初之处境,众将听令,嗯,交接完毕后,即刻发兵,务必保全本初家眷!”

    “喏!主公仁义,主公英明!”众将语调怪异,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