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驰援邺城(下)

    ;

    吕布很地道,至少在张杨眼中是如此。.. 阅读

    就在军议的第二天清晨,似乎忘记交接粮秣的吕布军jing锐齐出,直奔邺城。等张杨接到吕布出兵的消息,出城相送的时候,只能望尘而叹了。行军之迅速,许攸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十分的庆幸。

    只是当看到身边的张杨一副感动的模样,想起昨ri受到的屈辱,许攸只觉内心中憋屈无比。

    若不是为了拖一拖黑山军的后腿,减慢袭击邺城的行军速度,给袁绍回援创造时间,许攸也不会紧赶慢赶的来河内,见这个被他看来注定是韩馥第二的张杨,忽悠河内军出兵。

    不来河内,也就不会在那么多对许攸十分崇敬的河内郡诸将面前,被一个黄口孺子弄的颜面大失。

    想起昨ri自认辩才无双的自己,被奚落的无话可说,张杨劝说吕布出兵,和那副口苦婆心要替许攸想办法减免一些袁绍军的“资助”的模样,许攸就恨不打一处来。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都怪那个小主簿,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偏生让这小子得知,所以才会大丢颜面。

    还有吕布,出走长安,投奔河内,客军就要有个客军的样子,你老老实实的在河内呆着也就是了,将女儿嫁给袁公最爱的幼子有何不可?别人想有这个机会还没有呢。

    吕布!张杨!还是那个什么什么主簿!许攸咬牙切齿的将这几个人恶狠狠的记在心里,只盼着袁绍赶紧稳定了北方战事,回军邺城。至于答应吕布的粮草和军马,此时倒是没有让许攸太过担心。

    袁公只要一回邺城,张杨吕布之流,能不能保住河内还要看袁公心情,想必吕布也明白这个道理,才没有像昨天那般对粮草之事咄咄逼人吧?

    最可恶的就是张杨,不是对袁公挺上心的么?每年袁公的资助也没见你少拿啊,怎么尽帮着“外人”来对付袁公近臣?

    老好人张杨怎么也不会想到,许攸会连他也恨上。

    吕布被称作飞将,一来是说吕布乘赤兔越沟壕如履平地,形容吕布的勇武,再者也是泛指吕布军的行军速度。

    吕布军的主要组成是骑兵,机动力非凡,黑山军的驻地本就离着河内郡不足百里,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就远远的看到了山坡下黑山军连绵的营寨。

    虽然许攸的人品不咋的,而且别有用心,但计谋上倒是颇有见地。因袁绍同公孙瓒交战,几胜之下失了小心,在磐河大营被公孙瓒伏击,受损颇多,不得已刚从邺城抽调了不少兵力,加上为了防范黑山军攻击冀州几个重要据点,此时邺城的守兵不满千人,如此从背后袭击黑山军,延缓其兵围邺城的战略目的,的的确确是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

    “啊!敌袭!敌袭!”

    当吕布军的身影出现在山坡之上时,黑山军中刺耳的铜锣声响彻整个营地,没有丝毫准备的黑山贼众四处乱窜,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看的人眼睛发麻。

    人数上万,无边无沿。更何况黑山首领张燕这次带来袭击邺城的军队号称十万,实际兵力也有足足五万。

    而吕布这次却只带了张辽的骁骑营和成廉的飞骑营,加上吕布近卫,不过三千余人,兵力对比达到了恐怖的一比十六。

    “主公!你说秦主簿他们真的能成功吗?”成廉骑在马上跟在吕布的身侧向山坡下看了一眼,满脸无趣的撇了撇嘴,问吕布道。

    “怎么?担心给那小子当一个月的马夫?”吕布蔑视的目光从黑山军乱哄哄的身影上收回来,笑着问成廉道。

    “咳咳!怎么可能?”成廉一副被吕布看穿了心思的模样,支支吾吾的说道“那可是十万石军粮加三千匹战马啊。就高将军的陷阵营那几百个弟兄,光是搬也得搬他个把月吧,我担心什么?”

    吕布闻言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接成廉的话茬。

    昨晚军议过后,秦旭在吕布军中算是暂时的有了些名气,不到一顿饭的功夫,整个军营中都知道有个之前将军府上的小主簿,将河北大名士,袁绍手下四大谋士之一的许攸给骂吐了血。最后还讽刺人家学富五车的许先生回去读两年书再出来混。

    人嘴一多,难免为了显摆自己知道的多一些,在也是道题图说的情况下添油加醋,传来传去,各种版本的秦主簿大战许名士的版本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张,越来越离谱。

    吕布也没有去制止这些诸如秦旭一眼就将许攸瞪吐了血之类,听起来都匪夷所思压根就不靠谱的言论,反而是和高顺张辽在秦旭的房间中密谈了小半个时辰之后,一个个都是哭笑不得,满脸古怪神sè的离开了。

    “大帅,不好了,山坡上,山坡山有骑兵。”吕布军还没发起进攻,外面黑山军一传十十传百的知道了有敌袭的消息后乱成一团,各级头目们努力喝止也不见多少成效,一名小校连滚带爬的冲进首领张燕的营帐,慌慌张张的报道。

    也难怪黑山军如此,黑山军虽然啸聚群山,跨州连郡,扬名河北,但说到底也只是一群山贼和失去了土地的流民而已。

    张燕与其说是百万黑山军的首领,实际上和后世电影中出现的绿林联盟的总瓢把子地位差不多,以往朝廷前来征缴时,往千里大别山中一钻,任你官军来多少人也是白给,客场作战的官军在深山密林中又怎么会是久居此处的黑山贼的对手。几次失利,一来二去,黑山贼的名头是愈发大了,但实际上,真正的黑山军jing锐,实际上不过数千而已。

    这名头大了,慕名投奔的山贼、流民也愈发多起来,虽然号称拥百万之众,手下难免良莠不齐。这些人给自己人壮壮声势,顶多再在山林中给官军下下绊子倒还堪用,自保倒是足够,真要用来打仗,估计连炮灰也算不上。

    也就是张燕胆大,身边带着千余jing锐之士,又带着五万黑山贼众,才敢去打同样只有千余守军的邺城。

    “是哪路人马?多少人?张杨还是袁绍?”张燕之前是了解过张杨的,而且之前张杨奉命涤荡并州的时候,张燕也同张杨在战场上打过几次交道,深知张杨谨慎小心的xing格,再说了,这边可是五万大军啊,就算再不济,人数摆在这里,张杨敢来么?河内一共才几千兵?

    袁绍就更不可能了,正和公孙瓒在冀州边上打的焦灼无比,一时半会怎么能脱开身?

    “报大帅,那支军马不像是河内或者冀州的兵马样子。”小校倒是有几分眼sè,躬身答道:“看那军队首领的旗帜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吕字,不知道是哪里的兵马。只是他们似乎一直在观望,并没有直接袭击我军!”

    “什么?难道是他!”张燕听完小校的回报,顿时勃然大怒:“敌军还没有发起进攻,外面就乱成这么一团?一群废物!”

    “主公!黑山贼已经被您威名所摄,乱了阵脚,我们是不是?”成廉摩拳擦掌的看着吕布,期待着吕布下达进攻的命令。

    这年头仗是越来越好打了怎得?这还只是刚刚亮了旗帜,下面就乱成一团,这大名鼎鼎为祸整个河北让官府头疼不已的黑山贼,难道就是这样?那袁绍军也太那啥了,就这样的军队也能让他们急成那样?

    “不急!”吕布慢斯条理的抚摸着方天画戟,安抚着不停嘶鼻的赤兔马,淡淡的说道。似乎面对的不是五万黑山贼,而是五万只蚂蚁似的,丝毫不在意。

    当顶盔掼甲的张燕带着千余黑山jing锐及麾下将领出现在山下的时候,成廉已经在打哈欠了。

    “敢问可是吕温侯当面?”张燕的声音十分粗犷,只是面对着高坡之上的吕布军,底气略显不足。

    “平难中郎将张将军?”吕布的语气好似在和老友打招呼似的,道:“张将军此是何往?”

    平难中郎将?

    张燕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而且说出这个称呼的是天下闻名的吕布。想当年董卓乱政时,张燕还同诸侯结过盟,共同讨伐董卓,没想到不过年余时间就已经时过境迁,原本的讨伐对象成了大汉奋武将军,温候,仪同三司,而他却还是世人眼中的贼寇。

    “温候不必相诘!”张燕面容上露出一丝苦笑,旋即正sè,在马上拱手道:“温候可是为救那袁绍邺城而来?”

    “布与袁绍,素来无交,只是有一事相请而已。”吕布也难得的没有着恼,提着赤兔马的缰绳,原地踏了几步,淡淡的说道。

    见吕布动了,张燕倒还没有怎样,身后的白绕,杨凤、左髭丈八等黑山诸将,却是好像摄于吕布的威名,乱慌慌的退了几步。

    看属下这般作态,张燕脸上怒气一闪,却也无可奈何。吕布威名太盛,竟至如斯,张燕只得道:“不知吕将军有何所求,燕等照办就是。”

    吕布眼前闪过一个年轻的身影百般作揖祈求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无他,只请张将军在此地多留三ri而已。三ri之后,任凭张将军往来,布绝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