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邺城之变(上)

    ;

    邺城。 ..高十数丈,横宽七里有余,两重城郭,阔能并行六马,女墙上上插着玄黄sè的袁字大旗,忽忽烈烈,迎风招展。

    这里原是冀州牧韩馥城治所,北方重镇,少受战乱,兵粮优足,自年初被袁绍使计强夺之后,就成了袁氏的大本营。

    “这里就是邺了?比长安也不遑多让啊!可惜就是少了点人气。”在略显的萧索的邺城城门前,被四五个壮汉护卫的马车中发出一声清脆的惊叹。

    “这可到邺城了,咱们可说好了,进了城一切都要听我的!你可千万别乱来。”坐在车辕上的一名文士打扮的年轻人,满脸的苦笑,扭头对车内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真烦,一路上说了十几二十遍,知道你秦大主簿,不不,是秦管家,是来办大事的,我不给你惹事就是了!”马车中的女声不在意的说道。

    “记住了,你现在可不是吕大小姐,而是张太守的堂侄女,是许攸许大人请你来邺城游玩的,记住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烦!怎么还不进城?高叔叔还等着我们回信呢!”

    对话的男女,赫然正是从河内而来的秦旭和吕玲绮。

    当ri秦旭在吕布军众将面前同成廉打了赌,要顺利的从袁绍处取回许攸许诺的军粮和马匹。如果真的等着许攸兑现,估计等到袁绍老死估计也白搭。

    既然知道了老袁不会认账,但张杨的面子,吕布得给,邺城一失,袁绍肯定回兵相救,兵力、战力相差悬殊,张燕肯定守不住邺城。

    若是邺城的收获张燕满意,而且也够聪明,干完这一票之后缩回山中,躲避袁绍的兵锋,保全实力,自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除了张杨!

    张杨的河内军不过万人,庇护于袁绍之下,对袁绍一向是委屈求全,不管许攸是用什么方法,对老好人张杨来说,都推脱不过。

    以张杨和黑山军的军力对比,救援不利这个帽子肯定是戴上了,盛怒之下,以袁绍的xing格脾气,发起火来,估计够张杨喝一壶的。

    可若是张杨要是不发兵,估计张杨马上就会成为许攸所期望的那般,成为第二个韩馥。张杨在眼皮子底下受难,吕布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但白白出兵,徒然耗费吕布的军力,也是秦旭所不想看到的。

    “既然于情于理都必须得出兵,袁绍又有意结好我军震慑长安,些许资助,将军就笑纳了吧,而张太守既然说搬运颇为费力,索xing我们就自己去搬得了!”秦旭当ri如是说。

    秦旭的话让吕布这天下第一猛将也有些变sè。虽然秦旭在军帐中同成廉的玩笑话时,吕布就隐约觉得秦旭存着这样的心思但此时秦旭说出来,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袁绍占据一州,家世四世三公,名望冠绝天下,同冀州世家大族关系不凡,就算是真的被攻破了邺城,黑山贼也讨不了好去。”吕布皱着眉头说道:“更何况袁绍若是真下定决心回军救援,急行军不过五六ri便可以到达邺城,若是被袁绍发现我们这般,稚叔兄可就……”

    吕布虽然不以智谋见诸于史,但能在汉末混的风生水起的诸侯,又有几个是真正的傻大粗?虽然秦旭的话有些大胆,但好好cāo作cāo作,并不是没有可能成功的。吕布本就天不怕地不怕,之所以顾忌袁绍,大部分也是担心袁绍算总账。

    “不是有黑山贼在么……”秦旭的嘴角微微一翘。道:“反正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黑山贼是来帮公孙瓒的,袁绍刚在公孙瓒手里吃了个亏,两家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咱索xing再给他们加把火得了。”

    “……”

    计划相当不错,步骤也很合理。对在前世经常做策划案的秦旭来讲,一切计划都不如变化快,所以,计划若是没能成功,吕布的安危自然是不用担心,秦旭看中了陷阵营的高攻高速,自然是邺城攻略的首选。

    吕布在秦旭执意亲自去邺城时,没有因为秦旭的年纪和资历而反驳,反而是在秦旭还没有开口时,就令高顺和陷阵营配合秦旭的这次行动。

    秦旭明白吕布的意思。邺城虽然是袁绍的大本营,但在黑山军未至之前,危险xing是最小的。就算再不济,秦旭的计划失败,有号称攻城拔寨无所不破的陷阵营在旁,区区只有千余守兵根本难不倒高顺。

    对于吕布对待秦旭宽容近乎纵容的做派,秦旭也有些麻木了,左右套不出原因出来,索xing也就暂时不去想。

    一切按照既定的剧本行事,吕布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命城外张辽的骁骑营和成廉的飞骑营截击黑山军主力,高顺率领陷阵营在中途分兵潜入冀州。秦旭在老熟人老许、司马冒和孔二愣子等熟悉的陷阵营兵士的随同下,扮作许攸说服张杨后,为使袁绍放心而送往邺城的堂侄,赶至邺城。

    可事情越是想的完美,就越容易出问题,古今如一。

    就在这些人刻意避开张杨和许攸离开河内,佯作替张杨完成袁绍的托付的时候,河内太守府内也乱成了一团。

    吕玲绮不见了。

    “娘亲,貂蝉姐姐,我去找秦旭玩了!”

    当下人回报说吕小姐在昨晚去了趟秦旭的房间,却没有进门,第二天就留了张纸条不见的事情,严氏和貂蝉无奈之余也是哭笑不得。这,这,小玲儿竟然和秦旭的关系这般好了?

    所以秦旭在临近邺城,如同见鬼一般看到全副武装的吕玲绮站在面前的时候,秦旭就知道那晚的谈话肯定是被这丫头听了去。

    有心令吕玲绮回河内,但秦旭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里已距邺城不足十里,吕玲绮这大小姐的脾气最像吕布,秦旭不敢保证这丫头会不会自己溜进邺城。无奈之下,最后索xing改了计划,吕玲绮就变成了张杨的堂侄女,是被许攸请去邺城“做客”,而本来享受大少爷般待遇的秦旭,也从司马冒找来的马车里搬到了车辕上,成了一名美其名曰“张”大小姐御用管家的仆从头子。

    黑山军借道河内寇掠冀州,目标直指邺城的消息,这几天已经在邺城传遍了。袁绍同公孙瓒之间的战争陷入胶着,邺城兵力所剩不多,偏偏这个时候,一直肆虐河北的黑山贼也来凑热闹,更是使得这里为数不多的守军心惊胆战。

    袁绍得邺城ri短,这时候说什么民心归附完全就是个笑话,久经战乱的大汉子民,才不会管你是否是四世三公,是否曾是什么诸侯盟主,更不会明白什么声东击西的计谋。所关心的,无非是赋税多点或者少点,家里劳力被征募给的饷银高点或者低点,稍有些消息灵通的,也不过晓得有一个叫老袁的看上了邺城,于是挤兑走了原来的老韩,但还嫌地盘不够大,又去招惹一个叫公孙瓒的,一开始打的挺顺,最后发现其实被人家给耍了,现在人家盟友要来抄他老袁的老窝了。而且来的还是恶名昭著的黑山贼。

    几天前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还能听到叫卖声、驴骡的嘶鸣声不绝于耳;四门洞开,出出进进的人群和世家大族的商队络绎不绝。可自打黑山来犯的消息传来,城中紧张气氛愈浓,不仅街市上冷冷清清,城外大门也高高吊起,只余东门供行人往来。

    驻守城门的袁氏守军也换了新面孔,不似平ri间懒散的模样,一个个持戈披甲,在一名校尉模样的军官带领下,紧张的注视着零零落落进出城池的行人,行礼信札都要拆阅检查,盘查的极为严格。

    马车很快就被士兵注意到,校尉一脸jing惕的看着这架旁若无人,直直往里闯的车架,赶忙上前拦住。

    邺城是冀州治所,城内世家大族不少,小家族极多,若是平时,车架豪华,又有护卫,说不定内有女眷,这明显不是普通人家的排场,说不定问也不问就直接放行了,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城内人心惶惶,上峰的命令,令校尉不得不上前盘问。

    “诸位请留步!”校尉很客气的拦住了马车,试探的问道:“不知几位是城中哪一家的家眷?”

    “我等……”还没等秦旭将编好的那番话说出来,就听得身后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校尉仿佛被针扎到似的,也顾不得盘问秦旭等人,带着惊喜的口气,“哎呀”一声,迎了上去。

    来的是一只不满十人的军中马队,皆是身着玄甲,身上透着肃杀之气,一看就是军中jing锐,只是为首一少年,远远看去,模样十分俊美,年纪约莫同秦旭仿佛,穿着一身小号的铠甲,正对堵在城门口的秦旭等人的车架指指点点,似乎颇有不悦之意。

    校尉一阵小跑的迎上前去,又是打拱又是长揖,对少年十分恭敬。

    少年满脸不耐的指着秦旭等人的车架对校尉说了几句,就见这校尉疾步走向等在原地的秦旭,脸上丝毫没有了之前的忐忑,像是得了什么仰仗似的,说道“你等暂且靠在一旁,等三公子过去之后,再仔细检查!”

    三公子?

    秦旭对这校尉前恭前后倨的模样有些厌烦,看着越来越近的少年,微微一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