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邺城之变(中)

    ;

    袁绍这人,虽然历史上对他的评价不咋滴,但实打实的说,的确是个人物。.. :

    长得帅,有能力,有个很好的家世,有份天下人都羡慕的事业,而且很顾家,很疼孩子。

    除了xing子犹豫点,耳根子软点,比较爱较真之外,放到现代,就袁绍这标准,绝对是金牌钻石男的典范,稀有品种,有情有义又有钱的绝世好男人。

    可惜袁绍生错了时代!

    汉末,乱世中袁绍这些所谓的优缺点,放在“天下”这个大框架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袁绍能为了小儿子的病,伤心忧愁茶饭不思,甚至连最好的战机都能视而不见,他的脸皮不够厚,心肠不够黑,手段不够狠辣,最要命的是,这些都被他最好的朋友,最大的敌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邺城东门外,秦旭听到守城的校尉称呼眼前这个miàn pí白净,一身小号铠甲的少年“三公子”。

    虽然没有见过袁尚,但能得校尉这般称呼,上赶着巴结的,除了那位袁绍的幼子之外,别无他人。

    城门校尉之前拿不准秦旭等人的身份,加上袁绍新得邺城,对城内大族十分优渥,尚且不敢太过分,但看到这些人挡了三公子袁尚的路,惹得三公子不快,狐假虎威之下,校尉的口吻自然变得强硬起来。

    “咦,莫非是袁氏三公子袁显甫么?”

    就在城门校尉以为秦旭等人要么就是乖乖的让开道路,或者被已经等的不耐烦的袁尚随从给驱逐,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文士模样的年轻人竟然一口叫破了袁尚的字。

    这个年头,称呼不是随便就能喊的。有时候喊错了,引起口角还算是小事,总是刀兵相向的也不稀奇。能当面称呼一个人的字,最起码的条件,也得在彼此相识的情况下才行。

    “嗯?你等是何人?为何认得我?”等的不耐烦的袁尚也正奇怪。本来就被他老娘刘夫人约束的紧,轻易不能出来游猎一番,再加上最近黑山贼来攻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若是在这耽搁了回家的时间,还不知道下次出来是在什么时候呢。

    “在下秦九,乃是河内太守张将军府中属官!”秦旭答道。来汉末ri久,各种礼仪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到是没有丢人丢到邺城来。

    “河内太守?张杨?”见秦旭一副文士打扮,举止又很得体,袁尚本来还以为能一口叫破自己的字号,说不准是随老爹袁绍拉拢城中世家大族时候见过的哪家家眷,却不想竟然是老爹的编外马仔的属官,却偏偏还一副我和你很熟的样子,令袁尚心中不喜。

    看着袁尚的眉头皱了起来,秦旭才不慌不忙的表现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接着说道:“我等皆奉许攸先生之命前来邺城,许先生一再嘱咐在下,到邺城一定要拜访一下袁尚公子,难道三公子不知?”

    “许先生真的说要你等到邺城一定要拜访于我?”袁尚能得他爹老袁的看重,和袁绍一些xing格上的相似也占了很重的分量,至少这xing子犹豫得了袁绍七成的遗传。原本见秦旭认得自己,虽然只是张杨的属官,也就没了为难的心思,本想催促秦旭快走,没想到秦旭竟然提起了许攸。

    许攸是谁?那可是袁绍在洛阳时候的哥们。当年洛阳三害之一,特别是曹cāo离开了袁绍这老大哥之后,许攸坚定不移的追随袁绍来到河北,在袁绍势力内的话语权非常之大。

    虽然袁绍现在正值壮年,而且势力并不是很大,至少公孙瓒就敢和他这曾经的盟主较劲;但袁绍毕竟代表着的是袁氏四世三公积累下来的名望世家,继承这个问题,一直就是袁氏三兄弟心中的一根刺,与生俱来。

    现在许攸还没有明确的表示会支持袁绍的哪位公子,但对年纪最小还没有正式进入袁绍势力决策层的袁尚来说,目前虽得袁绍宠爱,可惜这个时代的惯例,两位兄长的号召力无论哪方面都要比袁尚强不止一倍,可如果有了作为袁绍势力目前四大谋士之一的许攸的支持,哪怕是暗中支持的话……

    “啊!哈!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那个……”

    “在下秦九!”秦旭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不卑不亢若有所指的说道。

    “对,秦九!我想起来了。”袁尚一抚额头,装作一副刚刚及起秦旭的模样,说道:“如今邺城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许先生当ri走得急,匆匆之下说的也语焉不详的,你看我这记xing。只是不知许先生命你前来,可还有别的交代么?”

    “这个……”秦旭一副为难的样子指着堵在城门口的马车,和立在一旁战战兢兢的城门校尉。

    “对对!”袁尚连连称是,一边给身边随从说道:“快带秦大人同张太守的家眷去驿馆安歇,待我回去禀明母亲再去拜访。”

    也难怪袁尚这么容易就相信了秦旭这四六不靠lòu dòng百出的话。许攸秘密去河内的事情,作为袁氏子,袁尚是知道一些的,所以秦旭一提起张杨和许攸,袁尚就相信了一半。

    再看到秦旭身边的卫士,明显是军旅中人,马车中还带着女眷。联想到许攸做事一向喜欢保本的习惯,加上他老子袁绍几次支使张杨为他老袁家拼命所用的招数,袁尚很不幸的替秦旭脑补了为什么许攸会请张杨的“堂侄女”来邺城做客的原因。

    还许攸请他们来游玩,八成是许攸怕张杨不用心,送来邺城的人质吧?

    自以为洞悉了一切的袁尚,越想越是兴奋,练练催促身边仆从部将将秦旭等人送至驿馆好生招待,自己飞也是的去向刘氏报喜去了。

    “刚刚那小白脸就是袁尚?怎么这么笨呢?这么轻易就给你骗了!就这笨蛋,爹爹还想让我嫁给他?不过,你真是个大骗子!嘻嘻!”吕玲绮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丫头片子,刚被袁尚的随从毕恭毕敬的安排在最豪华的的驿馆之中,就偷偷的溜到了秦旭的房间之中。

    “大xiǎo jiě,咱不是说好了吗?你别惹事啊。”秦旭正在安排老徐和司马冒以采买用品的名头打探邺城虚实,顺便摆出一副常住的架势安抚袁尚的情绪,没想到吕玲绮冒了出来。

    一看吕玲绮兴奋的模样,秦旭就知道要糟,又听到吕玲绮提到袁尚,秦旭再傻也知道吕玲绮这是又想起了几天前许攸向吕布提婚的事,这大xiǎo jiě心里肯定又不爽了。

    吕大xiǎo jiě心情不爽就想打人的毛病,秦旭是第一直接受害者,当然清楚的很。

    “咱们来邺城,是有事要做的。”秦旭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对吕玲绮说道。认识了这么久,秦旭也大概摸清了吕玲绮的脾气,若是不和这丫头说清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给你惹出祸事来。

    “咱们也算是朋友了,那天你既然在门外偷听,肯定也知道我和成廉将军打赌的事情吧,你也不希望我输给他吧?”秦旭不得已打起了感情牌。

    “朋友?”吕玲绮听到秦旭说起这两个字,竟然微微楞了一下,嘴里不由自主的重复了一遍。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还是没好气的说道:“算了算了,知道你秦大……管家肯定不会输给老成的,嗯,更何况城外还有高叔叔在。等高叔叔得手,至不济咱们也学袁绍夺韩馥基业一般,直接拿下他这邺城。”

    不愧是吕布的闺女,当真霸气!秦旭无奈的想道。

    邺城守军不过千余,四城守卫兵士的密度和换防频率,瞒不过久经战阵的老许,大概瞄一眼就推算了个仈jiu不离十。

    司马冒也打探到了粮仓的大概位置,只是守兵和临时征召的壮丁却是足有七八百的消息,令秦旭大皱眉头。

    还是想的简单了。运粮食有办法,虽然十万石粮草的重量要将近六十万斤,但好在袁绍为了拉拢吕布,加上很明智的没有打和公孙瓒拼骑兵的打算,所以在邺城还有留有两千多匹战马,平均下来不过负重三百斤,不怎么影响脚力。如果利用得当的话,足可以在袁绍回军之前搬空邺城的粮仓。

    但若是加上守粮仓的七八百壮丁,虽然未经训练,但纠缠起来,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有极大可能会暴露陷阵营的身份,若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吕布和袁绍的死仇就算是结下了,得不偿失啊。

    “看来袁绍也不见得就真疼袁尚那小白脸啊,只给邺城留下这么点的兵力,就不怕有人绑了他的宝贝儿子去?”吕玲绮见秦旭一副皱眉沉思的模样,倍感无趣道。

    “你说什么?”秦旭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却抓不到痕迹,当下急切的抓住吕玲绮的小手,连声问道。

    “我……我说……就不怕人绑了袁绍了儿子……”吕玲绮被秦旭抓住小手,想要挣开却发现秦旭的手劲真的“挺大”的,脸颊上透出一抹微红,支支吾吾的说道。

    “前一句!”秦旭皱眉道。

    “袁绍不见得真疼袁尚那小白脸!”

    “对,袁尚!”怎么把这哥们给忘记了。秦旭顺势放开吕玲绮的小手,也不顾人家姑娘等着秦旭说些什么道歉话的希冀眼神,满脸一副兴奋的样子,自言自语道:“估计现在袁小三被一个lòu dòng百出的谎言弄的心里烧着一团火,正巴不得秦旭等人登门拜访呢。”

    吕玲绮见秦旭仿佛忘记了刚刚抓住自己小手不放似的,只顾着念叨袁尚,气鼓鼓的摔门而去,没有注意到秦旭在吕玲绮转过身去时如蒙大赦般的吁了一口气。

    “呼,好悬没发现……”

    淡定,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