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邺城之变(下)

    ;

    袁氏作为有着四世三公这种耀眼光环的大政治家族,号称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在很大程度上掌控着大汉朝地方政务的话语权,绝对称得上是大汉朝首屈一指的名门世家。 ..

    若是能够成为袁氏的掌舵人,就代表着会拥有极为丰厚的人脉资源和政治资源,在这乱象已显的时代,对任何有目光,有机会的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但成为这个大家族掌控人,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需要的不仅仅是个名分,更加重要的,是袁氏内部势力的认可。就像是袁术,尽管一直自承是袁氏嫡子,不太瞧得起袁绍这个庶长子,但也不得不委屈在被袁氏势力选择的袁绍的光环下。

    而袁绍有三个儿子,长子袁谭,xing子刚烈,骁勇善战,很得袁绍军方武将爱戴,此次袁绍同公孙瓒交战,就随侍在袁绍身边,屡立战功。

    次子袁熙,容貌俊雅,倜傥风流,文武双全,很被袁氏族人看好,同亲近袁氏的大小世家一脉也打得火热,这次袁绍在前方交战,袁熙在邺城太守粟成的辅助下安抚城内大族,确保袁绍粮道畅通之事上,也颇令袁绍满意。

    唯独袁尚,一来年幼,没有什么建树,在两个相比之下十分出sè的哥哥的光环下,虽然很得袁绍和刘氏的宠爱,但想要出头,得到袁氏各方势力的认同,却并不容易。现在袁绍还健在,军方和世家就被两个哥哥捷足先登,成为袁氏中三大主要利益集团中两个的话事人,作为同样具有袁氏掌舵人备选资格的袁尚又怎能不急?

    因此,袁尚在听到秦旭假传许攸的“善意”的时候,怎能不欣喜若狂。在袁尚的思维中,军方和世家已经被两个哥哥瓜分,唯独剩下忠于袁绍的官员一派,似乎不想过早的搀和进来,袁谭和袁熙费劲了心思也没有令这些人明确表态。

    而现在作为袁绍四大谋士之一,袁绍的患难之交,铁的很的哥们许攸开口,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十分明显的要支持自己,这让年仅十五岁的袁尚怎能坐得住。

    父亲袁绍是袁尚十分崇拜的人,在董卓乱政百官失声的情况下,唯独袁绍痛骂董卓出奔渤海;在诸侯会盟讨董的时候,袁绍又被天下十八路诸侯推举为盟主,这是何等的荣耀?而这一切,正是在袁绍身为袁氏话事人的地位上得来的,现而今距离这一步更加接近,又怎能不让袁尚激动万分。

    “三公子,门外有人自称河内太守府属官代张太守前来拜谒三公子。”仆从将大红sè的拜帖递到袁尚面前的时候,袁尚还如同在梦中一般。

    “来了,真的来了?”袁尚对秦旭的身份本就因为许攸的行踪而选择了相信,现在秦旭这么快就来拜访,更是令袁尚深信不疑,连忙说道:“快请至客房上座,唔,暂时不要禀报夫人了。”

    也是秦旭运气好到爆棚,袁尚本来回来就想对母亲刘氏说明在城门口的情况的,但到了府中却犹豫了一下,怕一直说自己太过轻浮没有耐xing的母亲刘氏再加斥责,并没有告知刘氏。

    刘氏是袁绍正妻,又是袁尚的生母,一直在苦心积虑的为袁尚上位而殚jing竭虑。可上有袁尚的两个哥哥,袁尚平ri又不甚出sè,所以难免对袁尚严厉了一些。以至于袁尚在没有确定许攸的真实意思前,思虑良久也不敢将此事告知刘氏。

    至于秦旭假称张杨府内属官前来拜访,袁尚想当然的认为这是许攸的意思,更加确定许攸这是想在自己还没有完全浮出袁氏水面之前烧一把冷灶,但又不想留下什么把柄的意思。这完全符合袁尚所认识的许攸的xing子。此时令袁尚纠结的,是该对身负“特殊使命”的秦旭态度上是好点呢?还是威严点?

    化名秦九的秦旭,最终还是得到了袁氏三公子袁尚的热情接见,双方在友好热情的气氛下,各怀心机的提出了各自的诉求。

    袁三公子高度赞扬了许攸兢兢业业为袁氏的未来和发展做出的努力,代表父亲袁绍和广大坚守在邺城的守军,对许攸单身独往河内同太守张杨交涉出兵之事表示了由衷的称赞。称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黑山贼进一步逼近邺城的消息,给正疾行回援的袁绍赢取宝贵时间,正是因为冀州四大谋士之一的许攸做出的努力初见成效。等袁绍回击黑山,许攸功成身退,回到邺城之时,袁尚将禀明袁绍亲自出城迎接云云。

    至于秦旭连来之前编好的,为什么没有带任何能证明许攸身份的东西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被袁尚一副我懂得,我明白的炽热眼神给带了过去。

    袁尚的热情和无限自动脑补的超强气场,秦旭目瞪口呆之余,由衷的表示钦佩之至,并且一再对袁尚的“高瞻远瞩”击节赞叹,会谈的最后,秦旭隐晦的提出许攸正在为袁尚求得飞将吕布的联姻之事,使得袁尚对秦旭再无丝毫怀疑,甚至升起了将这个能被许攸“信任”的河内太守府属官秦九收归己用的想法。

    “三公子,那吕布狮子大开口,对主公为三公子准备下的聘礼有些不太满意啊。”秦旭见袁尚完全进入彀中,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对袁尚说道。

    “听说吕布xing子及其不羁,怎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许先生的提亲呢?”袁尚疑道。只是眼中的惊喜和自衿,完全没有逃出前世久经商业谈判而练就一副察言观sè能力的秦旭的眼睛。

    “公子,那可是两万石军粮和两千匹战马啊!”秦旭昧着良心不停的抹黑吕老板,道:“吕布仓惶逃出长安,兵士本就百不存一,又因为曾为董卓义子,虽然诛董有功,却为天下不容,好容易袁公不计前嫌,又是资助粮草,又是结为儿女亲家,他又怎能不感恩戴德?”

    “那他为什么……”袁尚虽然面带欣喜,却被秦旭绕糊涂了,不解的问道。

    “吕布同我家主公张太守私交极好,在河内颇受主公恩惠,但三公子也知道,吕布威名当世无两,自然是极好面子之人,总受我家主公资助,这个……”秦旭答道。

    “唔!是极是极,吕布世之虓虎,自然不会长久如此。”袁尚一副认同的模样,点头说道:“那不知子远先生有何教我?”

    “这就上钩了?太没成就感了。”秦旭心中暗道,脸上却是一副神秘的模样,道:“黑山贼人数众多,单凭我家张太守颇为吃力,许先生之意,若是有了吕布相助,区区黑山,当不在话下。”

    “这我知晓,子远先生不是已经替我袁家像吕布提亲了么?”袁尚脸上一丝傲然闪过,恍然道:“那吕布是嫌弃聘礼少了?世人传言吕布贪财,麾下也多贪鄙之辈,果然不假啊。可我父在同公孙老贼交战,军粮也是吃紧,不知子远先生有何办法?”

    “nnd!你才是贪鄙之辈!”秦旭心中暗骂一声,无端吃了个暗亏,但还是强颜道:“的确如此,许先生也明白邺城存粮是袁公伐公孙之根本,本来河内存粮也可以交付,但吕布是个极好面子之人,又素来无甚顾忌,若是此事传开,说袁公提亲无聘,难免对袁公的名声……”

    “哼!”袁尚的脸满是愤怒,道:“这吕布忒也可恶,难道非要他出兵,才能解得邺城之事么?”

    “三公子勿扰!”秦旭道:“许先生之所以没有当世拒绝吕布,也是为了三公子着想啊。”

    “此言何意?”袁尚被秦旭绕来绕去绕糊涂了,道:“子远先生学究天人,智谋无双,你只需将他之意原本告知于我就是。不必言他。”

    “诺!”秦旭嘴角隐过一丝笑意,道:“许先生说,不若造出声势,派三五百兵士,少许运些军粮过去,权作头批,哄得吕布出兵,余下的可徐徐商量。三公子意下如何?”

    “这个……”袁尚没想到秦旭竟然说出这番话来,犹豫了一下,道:“不瞒秦大人,子远先生之计自然是妙极,但邺城如兵少城虚,若是再派出三五百,那……”

    “吁……”秦旭也一副为袁尚担忧的模样,沉思良久道:“其实许先生之意若非如此,实难令吕布相信袁公诚意,反正只是做做样子,粮草也不用很多,便派些农夫杂役充作兵士模样送去如何?更何况若是真有战事,这些人除了徒降士气,也无他用。”

    “只是……”袁尚被秦旭忽悠的晕了头,但还是感觉到了隐约有些不安,只是想不出哪里不对劲来。

    “三公子也知,吕布乃天下第一猛将,且只有一独女,若是成了三公子的丈人,必将受袁公重用,到时候……”秦旭见袁尚还是犹豫不决,索xing给他加了一把火,不相信袁尚想不明白此种的好处。

    “好!事不宜迟,待我禀明母亲,当即照办。”袁尚听秦旭说道袁绍的重用,突然想起长兄袁谭在军中的威望,若是以后有吕布加入,便可以取而代之,心中欣喜异常,连带着对秦旭是越看越顺眼,道:“秦大人果然是忠贞多谋之士,若是在张太守那里不太顺心,随时可来我帐下。”

    “多谢三公子抬爱!”秦旭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谢完袁尚,又做出一副突然想起什么来的样子,道:“只是许先生还交代,暂时不要讲你二人之间的关系被太多人知道,以免……”

    “哦?”听到秦旭的话后,袁尚的眉头一凝,自语道:“许先生还是那副做什么事情都要留后手的xing子,怕别人知道后不小心说漏么?”

    “秦九!”袁尚沉思了良久,抬起头来对恭候在一旁的秦旭说道:“既然许先生能派你前来相会于我,想必定是子远深信之人,既然如此,张太守家眷暂留邺城,我派十名亲卫看顾,就由你带三百军士送三百石粮草前往河内!”

    “诺!”秦旭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说道:“只是那位张大xiǎo jiě脾气不好,还请公子贵下多多宽宥。免得我被张太守责骂!”

    “看你年岁,与我相仿,怎么还怕一女子?嗯,你办好了这件事,就来我麾下吧。”袁尚志满意得,一副大施恩惠的样子,对秦旭说道“至于这位张大xiǎo jiě,既是子远先生所选的张太守亲眷,便如同我之姊妹一般,便由我去劝说他不要为难你,你放心好了!”

    ……

    没听说袁尚好sè啊!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怎么听怎么像是要打“张xiǎo jiě”的主意啊?

    这是要作死啊!希望吕玲绮那丫头可不要下手太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