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袁绍回援(上)

    ;

    真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访问下载txt小说

    袁尚其实挺悲催的。一心想要超过两位同父异母的哥哥,获得在袁绍势力中的话语权,借着许攸的名头,被秦旭用个漏洞百出的说辞,忽悠着打开了邺城的南门。

    本来若只是如此,被发现后,往大了说也就是个听信妄言之错,毕竟秦旭等人没有趁机占据邺城,只是搬走了些军粮,以袁绍和刘氏对袁尚的宠溺,这点事情顶多是训斥几句下次注意,根本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可袁尚却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或许是为了给化名秦九的秦旭出头?或者是会错了秦旭“代传”的许攸的授意?更或者是因为袁尚少年萌动的心冲昏了头脑?

    总之不管因为什么,袁尚去了驿馆。

    张杨对于袁尚来说只不过是他老袁家的一条忠狗,臣子都算不上,被袁绍欺负惨了的张杨仍然能够托庇于袁绍麾下委曲求全,让袁尚没有了丝毫的顾忌。

    本以为这次会尝到一只可口的小羊羔,没想到面对袁尚的,会是一条母暴龙。

    吕玲绮的武力,连眼光奇高无比的陷阵营中人都大为叹服,毕竟是吕布独女,宠溺非常,优良的遗传基因加上将飞将的本事学了三成的吕玲绮,和袁尚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

    所以在袁尚心中生出那么一丝丝龌蹉念头的时候,就注定了他的悲惨将惨绝人寰。

    其实抛开双方的立场和对袁尚行为的鄙视,作为“同龄人”,秦旭很同情袁尚。正是青chun萌动的年纪,生在豪奢的家族,却偏偏因为为了争夺继承人而不得不极力的伪装自己,可惜……

    前些时ri被吕玲绮打过的脑袋现在还隐隐作疼,这丫头手下一直没有个轻重的概念。

    当夜风中传来袁尚那**的惨叫的时候,秦旭就已经预见到了袁尚的遭遇。

    袁尚听从了秦旭“代传”的许攸的献计,派遣随身邑从展护卫带着手令去了粮库,自己无聊之下也不知道哪根倒霉筋催的,突然想起了在进城时马车窗帘下的惊艳一瞥。

    正处于叛逆期的年纪和平ri间母亲刘氏为了顾及影响而严格的约束,使得袁尚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个大胆的主意。

    吕布世之虓虎,女儿估计也漂亮不到哪去,张杨送来堂侄女,没准就是借着许攸提亲的事情送来的诚意。否则怎么不送个劳什子堂侄堂弟,偏偏送来个这个娇俏的小美人?

    袁尚越想越是觉得有道理,二哥为了和河北大族联姻,同甄家幼女定亲,可那丫头还不到九岁,许多附庸在甄家的小家族不也是以陪嫁的名义,送上了自家的女儿么。加上会错了秦旭善意提醒吕玲绮极受宠溺脾气不好的话,内心中蠢蠢yu动的袁尚萌生了令他后悔一生的冲动。

    所以当袁尚轻车简从的来到驿馆,特意叮嘱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要进去,准备背着所有人好好享受一番张太守的“好意”的时候,正巧撞上了刚刚换上甲胄准备同秦旭会和的吕玲绮,袁尚sè迷心窍,哪还顾得上想为什么眼前这个小美人正在系甲,见吕玲绮“衣衫不整”,哪里还忍得住……

    四目相对,惊怒非常的吕玲绮,很友好地送毫无防备的袁尚加入了“捂裆派”。

    好在孔二愣子黄昏时在城门口见过袁尚,听到惨叫又见袁尚倒在地上,哪还能不明白袁尚的意图,暴怒之余也心知不好,好说歹说的制止住了吕玲绮打算令袁尚“由道入佛”,提前去参拜如来佛祖的念头,提了昏迷的袁尚上马,见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yu赶到南门同秦旭等人会和。

    刚刚出了驿馆大门就碰上了前来查看情况的吕旷,吕旷怎么也想不到,在邺城中也有人敢对袁绍军中之将不发一言,蒙头就打,这个未来在老曹麾下被封为列侯的知名人物,袭击新野的时候只一合就被赵云给挑了了“大将”,不察之下也步了袁尚的后尘。

    疼昏过去的袁尚,在马匹的颠簸中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和高顺说话的秦旭,以及垂涎不已的小美人。

    袁尚不是笨蛋,怀疑秦旭等人是来赚城的黑山贼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发现了异样。

    黑山贼号称百万,肆虐河北,来去无踪,但战力实在不敢恭维,虽然令袁绍十分头疼,在袁绍心中仍旧是上不得台面的疥癣之疾。尽管黑山贼要袭击邺城的消息早就被袁绍探知,但正在和公孙瓒交战的袁绍一开始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黑山贼虽然人数众多,但真正能战之兵寥寥无几,所谓攻破邺城在袁绍看来只以为这是公孙瓒的扰兵之计,直到黑山四处出击,张燕率主力逼近邺城,邺城兵力四散,二儿子袁熙来奔告急时,袁绍才慌了神,邺城无兵可派,只能传信许攸到河内搬兵,只求延缓一下黑山贼的步伐,给袁绍留下从容撤退回援邺城的机会。当然,若是能顺道安抚下吕布,收为己用,那也是极好的。

    这些袁尚知道一些,但许攸走的匆忙,刘氏又不对他详说,袁尚只是以为许攸去了河内,一方面是为了促使张杨出兵,一方面是给自己提亲,至于中间还有什么事情,袁尚一无所知。这也就导致了袁尚对化名秦九的秦旭在说出许攸的行踪和目的后丝毫不疑的原因。

    被柔柔弱弱大小姐突然变身女暴龙的吕玲绮伤了薄弱环节,又被丢在马上这一路颠簸,袁尚再感觉不到中计那就真无药可救了。

    一开始袁尚以为是黑山贼乔装打扮潜入邺城,所及即使醒了过来也假装昏迷,以期寻找机会逃脱,但听到打伤自己的吕玲绮称呼骗了自己的秦九为“秦主簿”,抓着自己的大汉称呼对方首领“高将军”的时候,袁尚还是忍不住喊出了声来。

    虽然张燕曾经被朝廷拜为平难中郎将,大贼首杨凤也被封为黑山校尉,但像黑山贼这等类似于贼寇联盟的散乱军势,怎么会有这么进退有序的骑兵,还有将军主簿之类的官职?

    “袁三公子醒了啊?”秦旭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因为“生理冲动”而落到这步田地的袁尚,语气和善的说道。

    “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袁尚毕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世家子,平ri里被袁绍和刘氏宠溺,被随从家将们吹捧惯了,对于形式的认知还不够,怒声斥道:“你这jiān贼,妄我这般相信与你,竟然打得这般主意,就不怕我父亲的雷霆之怒么?”

    “哎呀!三公子我好害怕……”秦旭假装被袁尚的话吓到,哆哆嗦嗦的拿过身边老许手中短刀,道“本来打算你若是不醒,到城外就把你放掉,既然你已经醒了,为了不让你那会发雷霆之怒的雷公父亲发现,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啊!你敢!我父亲可是袁绍!”袁尚的话中带着颤音道。

    “聒噪!”吕玲绮冲抓着袁尚的兵士做了个手势,“咚”的一声,顿时清净。

    高顺从袁尚和吕玲绮的只言片语中也明白了个大概,皱眉对秦旭道:“你也太胡闹,怎么带玲儿同来?还妄生枝节的抓了袁绍之子?忒也胡闹!”

    “高叔叔!”吕玲绮见秦旭刚刚戏弄袁尚,狠狠的为她出了一口恶气,这会又代她受难,也颇觉不好意思,撅着小嘴娇嗔道:“你先别说秦旭了,这邺城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咱们快走吧!”

    高顺宠溺的看了一眼吕玲绮,无奈道:“你们两人还是想想怎么应对主公和夫人吧。”

    “我就说秦旭非要带我去的!”吕玲绮想也不想的说道,哪还有刚刚那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秦旭无语。

    由于动手快,情势还在掌控之中,并没有惊动四散在近三十里城墙上的零散守军和毫无军纪可言的大族家兵,四散的杂役早已逃的不知踪影,容得高顺麾下兵士在巡逻兵士到来之前从容的来回搬运粮草到城外。

    本来看着来回搬运粮草人马两疲的军士,秦旭还担心怎么运走这将近三百吨粮草,没想到出了邺城城门之后就发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片马群。好在高顺的陷阵营兵士本就是控马高手,战马又训练有素,否则这两千多匹马还真不知道怎么被这三百多人控制。

    难怪刚刚明明听到地面颤动的声音,却只有一半陷阵营的军士进城。

    “这回成将军估计是要哭了!”吕玲绮完全没有刚刚诬陷秦旭被事主发现的自觉,笑嘻嘻的说道。

    高顺在同秦旭分开后,一路马不停蹄,直奔袁绍在邺城城外的马场,本就只剩下马夫和一小队士兵驻扎的马场,怎么会是高顺等人的对手,几息之间就被高顺带领陷阵营给包了饺子。

    感谢袁绍还知道自己同公孙瓒在骑兵方面的差距,没有傻到用老本去和公孙瓒拼骑兵,更何况袁绍还有专门用来克制公孙瓒骑兵的先登死士,以至于邺城附近马场中的最jing锐的战马没有被带走,白白便宜了高顺。

    看着一匹匹可以算的上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良马,被当成了驮运军粮的驽马,秦旭心情大好,没心思同吕玲绮这丫头计较关键时刻出卖战友的事情,笑道:“不单单是成将军,这回老袁也会哭了!”

    “呜!”

    “呜!”

    “莫走了贼寇!”

    “贼寇人少,活捉贼寇者,家主有重赏!”

    刺耳的号角jing报,突然响彻全城。袁绍军士和各大家族的家兵嘶嚷杂乱的声音也随风而来,听得清清楚楚。

    秦旭等人的动作终于还是被发现了,高顺进城时,四散奔逃的杂役也不是傻子,躲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高顺等人前来追杀,眼见小命得保之后,那还不赶紧上报领功。

    三四百人马轮番搬十万石粮草,最少也要来回五六次,最后一批出城的陷阵营兵士甚至都看到了城中赶来的兵士手中的火把。

    “秦旭,你和他们先走,我和高叔叔殿后!”吕玲绮脸上一丝害怕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有种十分兴奋的笑意,真不愧是吕老板的爱女,血脉中的好斗因子一脉相承。

    “玲儿莫要胡闹,随秦主簿快走!”高顺拒马横刀,说道。

    “呜!”

    “呜!”

    正当吕玲绮一脸不情愿的看着高顺的时候,突然西门方向城外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和号角声。

    “高将军,吕大小姐,不用争了,有人来救我们了。”秦旭脸上的紧张尽去,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