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黑山攻略(上)

    ;

    得益于袁绍将目光完全放在了黑山贼身上,根本不会去想邺城此次能够顺利被攻破,河内方面也是出了大力气。.. 阅读

    许攸毕竟是袁绍最得力的谋士之一,又和袁绍私交不错,计划中这次去黑山虽然有吕布为“后援”,毕竟也充满了变数。经过一番推诿,在审配的举荐下,最终袁绍还是决定由这个计策的提出者逢纪,带袁绍前往河内向许攸传达袁绍的命令。

    明知道这个计策会令许攸记恨,同为袁绍麾下谋士,审配之心逢纪自知,两人本就不和,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两人之间更是降到了冰点。无奈袁绍的命令已下,逢纪别无他法,

    秦旭等人押送着近三千匹战马以及十万石有余的粮草,ri夜兼程,终于赶在逢纪的前面,顺利的进入到河内境内。

    “玲儿,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没想到好容易见到来迎的吕布,吕玲绮惊喜之下,下意识的就要扑到吕布怀中,没想到吕布后退了一步,根本无视了吕玲绮的撒娇,满面寒霜严厉的喝道。

    “爹爹……”

    从小到大,从没见过吕布这般严厉的说话,吕玲绮面对吕布严肃的目光,下意识的就往秦旭身后躲。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就咱这小肩膀还拿来当挡箭牌?而挡谁不好,挡吕老板?

    “主公,大小姐此次前往邺城,秦旭难辞其咎!好在大小姐平安归来,这个……”没办法,吕玲绮娇小的身躯,已经紧紧贴在了秦旭背后,透过秦旭的肩膀偷眼打量着吕布yin沉的脸庞,两团软腻压在秦旭的背后,传来一阵阵的温热,秦旭可不想吕玲绮缓过神来找麻烦,只能苦笑着对吕布说道。

    “哼!你休要与她说情,速速让开!”吕布这次没卖秦旭的面子,冷冷的说道:“秦旭你当然难辞其咎!玲儿出走,你怎不劝她回来?你以为军机大事是儿戏么?玲儿年幼,哪能容得这般胡闹?若非玲儿此次无恙归来,我定然不会饶你!”

    “我劝?我劝的回来才怪!你们老吕家遗传的犟脾气,你自己不知道?”秦旭暗暗腹诽,见吕布口气稍有松动,只得说道:“主公!大小姐这次可真没有胡闹,而且还立了大功,若不是她,我们恐怕不能这么顺利的回到河内呢。”

    “哦?”吕布的脸sè又缓和了几分。

    就知道你会这样!秦旭暗道。

    当下秦旭也不管吕布能不能听得进去,本着听天命尽人事,不给吕玲绮留下算后账机会的心思,将在路上整理的吕玲绮假扮人质,擒拿袁尚和吕氏兄弟的事情向吕布说了一遍。好在秦旭前世在商场混的口才颇好,此事又是亲身经历,说的真个是起转承和,jing彩异常,关键处天花乱坠,动人心魄,着重突出吕玲绮极似吕布般大智大勇,杀伐果断,又顾念队友之情,抢先断后等等,听得吕玲绮都瞪着一双星眸,怀疑的看着秦旭,真怀疑秦旭口中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

    见吕布一副认真听着的样子,jing彩处甚至眯着眼点头不已,秦旭心中也是暗吁了一口气,冲司马冒使了个两人之间约定好的眼sè。

    其实在回河内的路上,秦旭就已经考虑了不少种应对吕布见到吕玲绮之后的应对之策。

    这对父女是一对奇葩,不能用常人心思度之。

    而且这次吕玲绮玩的太大了。不用点歪招是绝对过不了吕布这一关的。

    吕布宠溺吕玲绮是出了名的,估计这次就算是发火也不过是因为担心吕玲绮的人身安全,看来只能在这方面下手。

    思来想去,只能捧,狠狠的捧,捧的吕布不好意思再提,吕玲绮才能过关,秦旭也就不必担心殃及池鱼了。

    只是这件事情只能找熟悉的人帮忙,否则单单以秦旭的影响力,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秦旭熟悉的人,也只有身边这些陷阵营兵士,老许稳重,不合适!孔二愣子?就冲这外号,还是算了!高顺?想都别想!

    看来又得找外号死猫的司马冒来帮自己和吕玲绮过这关了。

    司马冒自从和秦旭相识之后,也不知怎地,似乎各种缺德事情秦旭总是会想到自己,这次听了秦旭的计划之后,司马冒冷汗连连,真佩服秦主簿这胆子,连主公也敢涮,妄主公还这么护着他。

    可若是不答应,别说秦旭,估计吕玲绮知道自己不肯帮忙,那后果……

    得秦旭快要挤破眼睛的暗示,看看吕布越来越转好的面sè,司马冒心中一横,躲过一时再说,大不了挨军棍!当下司马冒在秦旭目光的鄙视下,横下心喊出了让他脸红不已的话。

    “大小姐威武!大小姐威武!”

    “大小姐威武!大小姐威武!”

    还是孔二愣子实在,见司马冒得了秦旭的提示,喊得这么肉麻,许多陷阵营同袍看妖怪似的看着司马冒,本着顾念同袍之情,又是秦旭暗示,当下也跟着叫了起来。

    两人不顾脸面的嘶喊,满军皆惊。

    其他陷阵营兵士你看我我看你,见吕布似乎没有斥责两人的意思,都不是傻子,也跟着叫喊起来。

    一时间怀城郊外,此起彼伏的威武之声,倒是弄得此事主角吕大小姐俏脸通红,啐了秦旭一声,亮晶晶的眼眸妩媚的给了秦主簿一个大白眼。

    “好了好了!”吕布挥手止住众军士的嘶喊,脸上表情似笑非笑,古怪的在秦旭和吕玲绮两人的脸上扫视良久,道:“罢了,若是我不原谅玲儿,我的这陷阵营估计都要军心不满了。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呼!”秦旭吁了口气,正在心中庆幸这次玩笑般的将这件事给糊弄了过去,只听吕布又道:“既然秦主簿如此一张巧嘴,那玲儿娘亲那里,也烦请秦主簿去帮玲儿求求情吧!”

    “啊?”秦旭傻眼。

    顺利的将军马粮草运回怀城外的吕布军营,这么许多的军资,纵使将董卓的湄坞搬走大半的吕布也是满怀欣喜。粮草好说,这军马可都是袁绍jing挑细选的上等货sè,对于没有战马来源的吕布军来说,实在是很大的一笔收入。

    不过令老许等人奇怪的是,所有参加了这次行动的陷阵营兵士都获得了丰厚的赏赐,但这次立下大功的秦主簿,却好像是被吕布刻意的忘记了。非但连任何口头上的奖赏都没有,还被吕布抓去府中,呆足了半ri,再见时,无论谁问起此事,秦旭都是一副悻悻的模样,丝毫不漏口风。

    怎么能让人知道自己的糗事?秦旭暗暗嗤鼻。

    难道告诉别人,秦旭费劲了口舌又将对吕布所说对严氏和貂蝉说了一遍,得到的却是和吕布完全不同的反应?

    吕玲绮一进府门,就委委屈屈的被满面寒霜的严氏关了禁闭,临去时那幽怨的目光看的秦旭一阵发毛。

    或许是吕布对待秦旭的态度感染了严氏,之前秦旭受伤时就一副嘘寒问暖的样子,在说服吕布不要和袁绍结亲之后更是亲近非常,这次在听了秦旭版的吕玲绮单骑擒三将之后,那铺天盖地的一通埋怨和“教诲”,最后甚至连貂蝉和自秦旭回来就一副关心模样不时偷偷打量秦旭的蔡琰也加入了战团,轮番轰炸。看着吕布这天下第一猛将也落得落荒而逃的下场,没有吕布那么好身手的秦主簿,只好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只能当又进了一次大学课堂,听的昏昏yu睡。

    袁绍的使者逢纪终于姗姗而来,在秦旭回来两天之后来到了河内城。

    这两天内,张杨倒是来过一两次,这老好人听说了邺城被攻破的消息,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满口子的对吕布大加称赞,毕竟以三千jing骑拖住黑山五万大军三天,已经远远超出了张杨的意料之外。

    令秦旭感觉奇怪的是许攸,自从消息从邺城传来之后,许攸就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神神秘秘的,非但没有在吕布高调回城的时候出现,若非秦旭一直命越发有坏蛋头子潜质的司马冒在暗中关注着这大哥,还真以为许攸已经离开河内了。

    逢纪的到来很是高调,排场十足,袁绍也似乎受了邺城被黑山贼攻破的刺激,竟然派遣了两百名jing壮无比的先登营士兵为逢纪造声势。因逢纪没有见到吕布同行,使得张杨率领河内诸将出城二十里相迎都被正眼看过,直到见到一脸憔悴的许攸之后,逢纪才勉强同张杨打了个招呼,亲亲热热的同张杨一同登车,开进怀城。

    逢纪的这番做派和许攸之前对河内诸将的热情相比,实在令河内诸将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天壤之别。但形势比人强,谁也没办法,张杨这个老好人倒是没怎么在意逢纪的态度,处处依足了礼数,使得河内诸将以杨丑为首,暗中不满张杨的态度。

    吕布之前在张杨来邀请一同去迎接袁绍特使逢纪的时候,就明确的表示了拒绝。在结亲一事同秦旭的一番谈话之后,特别是袁绍的邺城竟然这般轻易的就被黑山军攻破,使得这位天下第一猛将对袁绍传说中的实力和人品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秦主簿,咱换个赌注成不成?”

    “嗯?你去问问大小姐答不答应?”

    “还有大小姐的事?”

    “废话,大小姐因为这事都已经被关了禁闭了,你说呢?”

    “唉……”

    就在逢纪浩浩荡荡的进入怀城时,吕布军的练兵场上,和秦旭打赌输了的成廉正不顾面子的像小了他十几岁的秦旭求饶。却被一众专门来给秦旭充场面的陷阵营士兵起哄。

    不得已,成廉垂头丧气的将秦旭请上马,哭笑不得的给秦旭当期了临时马夫。

    在众人的哄笑中,谁也没有发现,练兵场外一双yin狠的目光,正死死的盯在打趣成廉的秦旭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