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黑山攻略(中)

    ;

    大汉朝初平三年六月,天下纷传,黑山贼袭破邺城,掠粮草军马无数,大获而归,更掳袁绍幼子袁尚,天下瞠目!

    老袁这是怎么了?

    三年前的那个意气风发,统帅十八路诸侯勤王的盟主袁绍,夺了盟友韩馥的冀州,又打败了与幽州牧刘虞不和的白马将军公孙瓒,正是威风正盛之时;谋士用心兵将用命,窥并州控河内,颇有雄踞冀州震慑河北之势,甚至一度生出过yu立新帝心思的一代雄主,谁能想竟然被区区一伙贼寇这么轻易的就把老窝给端了。

    黑山贼!作为袁绍心中难以忍受的一根毒刺,霎时间受到了各路诸侯的关注。

    作为袁绍的谋士,逢纪自然是知道自家主公此时的难处的,若是处理不好黑山贼的问题,别说作为有着四世三公声望的袁家可能会对袁绍失望,从而转向支持袁术,使得费了好大力气才成了气候的袁绍势力分崩离析,便是在邺城之乱中受到不小损失的那些河北世家大族,恐怕也会对袁绍产生极大的不满。

    所以这次到河内,逢纪虽然对被审配算计有些不满,但确实是下了大心思,要说服许攸,无论如何也要完成袁绍交代的任务。

    “元图,你这是要把攸往火坑里推啊!”在许攸住所的密室之中,听完了逢纪传达的袁绍密令之后,许攸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之前看的还算顺眼的家伙的脑袋拧下来。

    “子远兄,何出此言!”逢纪佯作不解,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道:“难道以子远兄看不出这计策之妙么?”

    “妙计?哼!”许攸眼中厉sè一闪,冷笑道:“黑山贼祸乱河北多年,朝廷剿之不尽,反而愈发壮大,却偏偏在你口中这般轻易?再者,此事若成,是你二人献计有功,若是不成,我许攸的xing命何在?”

    “子远兄此言诛心啊!”逢纪丝毫不被许攸话中冰冷所动,淡淡笑道:“子远兄虽然巧施妙计,借吕布之手,将黑山贼拖住了三天,但邺城始终还是被攻破了,主公的xing子,我想子远兄被小弟清楚的多吧?”

    “这……”许攸一时有些迟疑,作为袁绍的铁哥们,对袁绍那做大事惜身,见小利忘义的xing子自然是十分了解,若是同享富贵,袁绍自然是对这帮老哥们大方之极,但现在邺城之乱危及袁绍根本,急需一个替罪羊挡刀,许攸又是首当其冲,以袁绍的xing子……

    许攸被逢纪这一反问,心神失守之下,出了一身冷汗,竟然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子远兄不必这般姿态!”逢纪见许攸这般失神,心中大定,安慰道:“我与子远兄乃是同乡手足,自然不会如那审正南那般只顾讨好主公而弃子远兄于不顾,此事其实易尔!”

    “元图有何教我?”许攸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说道“黑山之事好商量,若是为兄能过的这一关,定然不会忘记元图大恩!”

    “不知那吕布是否同意与主公结亲?”逢纪见许攸这般姿态,也不急着催许攸答应,笑着拍拍许攸情急之下抓住自己胳膊的手,问道。

    “唉!”许攸也自觉失态,苦笑一声,叹道:“元图有所不知,那吕布端的不识抬举!本来在张杨的撮合下,吕布已有心动之意,对为兄也颇为客气;但却不知为何,仅仅一ri的功夫,竟突然像是换了个xing子,不但对此事言语敷衍,竟还令……还令一孺子将为兄好一番羞辱!当真是可恨之极!”

    “唔?子远兄所言孺子,可是那秦旭?”逢纪淡淡笑道。

    “元图竟然知晓?”逢纪的话中所露之意,竟是已经知道许攸在河内所受的“屈辱”,令许攸大吃一惊,问道:“元图才到河内,怎么会?”

    “子远兄,糊涂啊!”逢纪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对许攸说道:“看来若非小弟前来,怕是子远兄xing命不久矣!”

    “元图何出此言?”许攸听逢纪突然这般说十分的奇怪,顿时惊道。

    “子远兄难道还真以为那吕布拖住黑山贼三ri,是子远兄在主公面前表功的筹码么?”逢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难道说吕布并没有去截击黑山贼?”许攸不解道“可明明……”

    “子远兄身在彀中,难免不查,罢了,我向你引荐一人,你到时一问便知!”逢纪神神秘秘的说道。

    昏暗的密室之中,一个身材高大身穿吕布军将领甲胄的人出现在了许攸面前,令许攸大吃一惊。

    “你,你莫不是那……”许攸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此处见到此人,见逢纪在旁微笑,许攸满脸的惊疑不解。

    “末将宋宪,见过二位先生!”来人竟然是吕布军部将,在魏续奔逃之后代掌吕布亲卫营的宋宪!

    若是秦旭自此,见到这位大哥,肯定会大骂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在吕布军中ri子也不短了,怎么会忘记留意到他。

    “宋将军!元图!你们这是?”许攸毕竟是心思缜密之士,之前在军帐中也是底牌被秦旭得知,又心急邺城之事,才被秦旭那般羞辱,吐血三升羞于见人,此时见身为吕布亲卫营长官的宋宪出现在与逢纪密谈之地,又是这般样子,心中也隐约感到了些不一般的事情。

    “宋将军因不满吕布作为,对那秦旭也是恨之入骨,已经在某尚未到河内,请我代之向主公暗中投诚了!”逢纪一脸笑意,对宋宪说道:“子远兄尚且蒙在鼓里,宋将军不妨详细说说吕布所做的,子远兄所不知道的勾当!”

    “诺!”

    宋宪在魏续之后代掌吕布的亲卫营,一直在吕布身边,许多事情吕布都未曾瞒他。面对着许攸和逢纪,宋宪当下一五一十的将吕布如何威慑黑山贼三ri,时间一到立马撤军,兵卒马匹连根毛都没有伤到;前ri又随同吕布迎接秦旭,听到秦旭版的邺城被袭击经过以及吕玲绮如何将袁尚等三人擒获,又被秦旭丢给黑山贼作为挑拨两家仇恨的事情,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统统说了个明白。

    “啊!吕布!秦旭!我许攸不杀汝等,实难消我心头之恨!”许攸听完宋宪所说,哪里还忍得住!

    本来还有些感激吕布替他挡住了黑山贼三ri,让他在邺城之乱中的过失在袁绍面前尚且有转圜的余地,所以在吕布和秦旭等人回到怀城之时,存了避而不见的态度。

    现在听到这些,哪里还不明白,合着就他许攸是傻子,不但给了吕布出兵的借口,让吕布的“仁义”为世人所知道,而且邺城之乱若是被有心人细论下来,竟然令他许攸难辞其咎!

    难怪刚刚逢纪所说自己命不久矣!许攸听完宋宪所言,顿时心中怒气充斥,双目气的通红,须发似乎也要翘起来,死死的盯着宋宪道:“宋将军所言当真?!”

    “自然不假!”宋宪似乎对许攸怀疑的语气好不见怪,冷声道:“吕布听信谗言,妄逐大将,使得功臣蒙冤,壮士泣血!我兄何辜?我等自吕布从军便追随左右,历经大小百余战,忠心耿耿,从无怨言,却被逼得连夜奔逃,不得不屈身事贼以求安!为世人所骂,何其冤也?”

    听宋宪说的激动,许攸心中又信了几分,疑道:“不知将军所言令兄,乃是何人?”

    “子远兄,宋将军的生死兄弟,说来你也知晓!”逢纪淡淡的说道:“正是被那吕布逼反,开长安城门令吕布败逃的宣威将军,魏续,魏将军!”

    “原来如此!”许攸眼眸一转,冲宋宪深深下拜,道:“未曾想魏将军竟然受如此冤屈,若此事一过,攸定当上报主公,定要为魏将军平反昭雪!”

    “多谢二位先生!”宋宪一脸感激之sè,语带泣声道:“宪既已反正,自是袁公帐下之臣,若是二位先生有所差遣,宪纵然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只求二位先生定要为我那兄长……”

    “将军放心!”逢纪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已同将军同帐为臣,纪等自然会为将军奔波,还请将军暂回,莫动声sè,不要被那吕布察觉,这几ri还有要事,需借助将军之力。”

    “诺!宪定然不会令二位将军失望,只是……”宋宪刚要离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脸为难的看着许攸和逢纪。

    “将军若还有事,但讲无妨!”许攸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同仇敌忾之下,对宋宪也颇为友善,道。

    “多谢二位先生!有二位先生谋划,吕布和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孺子秦旭敢同袁公作对,定然命不久矣。”宋宪恭维一番,略有迟疑的说道:“只是我那兄长魏续,虽然屈身侍奉李傕郭汜二贼,却一直也对袁公心生仰慕,若是他ri来投,还请二位先生多多在袁公面前美言几句,莫要追究他附逆之罪。”

    “这个自然!宋将军不必担心,且放心回去,等我消息,相信不ri便会令宋将军得偿所愿!”逢纪和许攸相视一笑,袁绍还曾经想另立天子呢,又怎么会在意魏续这么个小人物是不是曾经投过贼?只是逢纪心中所谋,还需要借助宋宪这支“奇兵”,当下满口答应下来。

    “黑山贼!吕布!秦旭!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许攸在听到宋宪所言之中“秦旭”的名字后,狰狞而森然的眼眸中冷光一闪,心中暗道。